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7:危機重重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7:危機重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販賣仙符

第八章 販賣仙符

那些在空中練習飛行的修真者也紛紛落下,跟在後面好奇地觀望著。巖壁上每隔七八米就是一個洞穴,有圓形、半圓形、方形和長方形的入口,各家的大門都不一樣,絕大部分門上都有簡易的禁制。順著迴廊走到頂端,在一個圓形的門口,英布利停下腳步,回頭說道:「博禹一家就住在這裡。」
內城的廣場還是老樣子,暖玉鋪就的地面蒸騰著絲絲熱流,和上次不同的是,廣場一側有很多打坐的修真者,周圍的店舖有很多修真者進出,顯得熱鬧非凡。李強因為剛從外城過來,對內外兩城的巨大反差感到有些不適應,這裡乾淨整潔,每個人的衣著都是那麼精緻華美,神態也顯得悠閒自在,看不出一點生活的壓力。
伸展出來的巖壁上佈滿了一排排大小不一的巖洞,從下方看縱橫交錯的通道都是用原木構架的,無數的通道平台凸起在巖壁上,平行的巖壁間有許多粗大的繩索相連,不時地有人沿著繩索往來於兩壁,看上去驚險萬分。整個峽谷給李強一種怪異的感覺,這種形式的居住方式讓他大開眼界。
很快,李強他們飛到巖壁的上層,落在凸出的原木迴廊上,上面明顯比下面寒冷得多,疾風掠過發出「嗚」「嗚」的怪嘯聲。
後面有修真者小聲嘀咕道:「是澹先生家,他們是來找澹先生的。」「英大嫂可厲害啦。」「哎,奇怪了,他們家不是被極塹崖趕出來的嗎?羅宗主怎麼會來?」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羅度雨的神情很是尷尬,他無法解釋什麼,自從他坐上極塹崖的三宗主位置後,還很少被人這樣議論過。
眾人坐下後,英布利低著頭默然不語,羅度雨臉上流露出些微不快,勉強笑道:「英老弟,怎麼?不歡迎我們嗎?」英布利苦笑道:「羅宗主,你吩咐的話英家都已經做到了——」羅度雨大奇,問道:「我吩咐的話?我吩咐什麼話?」
一個穿著黑灰色破皮袍的中年女人尖叫著從街邊的破棚子裡衝出來,她手裡拿著一根木棍,叫喊著打向赤明魔尊。所有人都傻了,赤明魔尊也懵了,竟被那個女人狠狠一棍子砸在腦袋上。赤明魔尊呲牙一笑:「既然敢打我,那我就不客氣了。」他手一揚就抓向那女人的頭。
李強也不在意,他取出幾大塊在碚靈山找到的勻淨赤石,雙手微微搓動,一團金光將勻淨赤石包裹住,又加了幾樣煉符的材料,他開始製作玉符料。由於他是用神奕力來凝練的,而且他學過軒龍的煉製手法,所以僅煉製出來的玉符料就已經不同尋常了。
一把團龍幣大約可以買幾隻雪孢了,那女人也不哭了,接過錢扭頭跑回棚子裡。李強心裡突然一陣不舒服,為什麼赤明魔尊殺那只動物的時候自己就不在意,難道那不是生命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心裡湧起一陣無奈的感覺。
英布利還不會瞬移,但是他知道能夠帶人瞬移的功力一定要超凡入聖才行,像他們這樣的家族修真者,很少能修煉到分神期的高度,對於李強這樣的超級高手,他是從心眼裡往外佩服。
鞏一符喊出兩塊仙石換,氣氛頓和圖書時活躍起來,有人喊道:「三塊!」李強說道:「老赤,你給我看著,是誰叫的價最高。」赤明魔尊從來沒見識過這種喊價的方法,他興致勃勃地嚷道:「我來!我來!誰要是敢耍滑頭,我老赤就吃了他!」這傢伙一開口就亂講話,好在這裡的修真者並不知道他就是黑魔界的大魔頭,還以為他是在開玩笑,沒人覺得害怕,只有羅度雨驚得直冒冷汗,赤明魔尊說要吃人,那可是真的要吃人的。
英布利上前敲門,半晌,沒有回應。李強用神識掃過,說道:「家裡沒人——」一個矮個子修真者從下面的迴廊飛上來,說道:「各位前輩,澹先生他們一家已經遷走了,是前幾天小勇悄悄告訴我的。」
鋪子裡人很多,鞏一符正在得意地大聲說著:「——只要有這種玉符,哈哈,不說是天下無敵,也鮮有對手了。哎,還有這枚玉符,這可是羅天上仙軒龍大人親手煉製的——有誰見過?仙符啊!還有這枚,這是木子前輩煉製的,可以與仙人的玉符相媲美了——呃,天哪!是木子前輩——」他忽然看見李強走了進來,頓時就懵了。
羅度雨揮揮手,那群人什麼也不敢多說,連極塹崖的三宗主都惟命是從的人,誰敢去惹?他們一個個老老實實地跟在後面,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了過去,十分招搖惹眼。
鞏一符立即叫道:「四塊!」他恨不得李強將所有的玉符都給他。羅度雨也忍不住了,說道:「二十塊。」李強大樂,又叫道:「還有誰開更高的價?羅宗主開了二十塊,有比他高的嗎?」在場的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先不說羅度雨出了幾塊仙石,就憑他在雪龍城的地位,哪個修真者膽邊生毛敢和他爭。
眾人面面相覷,木子他老人家簡直是空口說白話,他手中什麼都還沒有就開始要價了,實在是有點過分。鞏一符毫不猶豫地喊道:「我出兩塊仙石!」他曾經見識過李強的手段,根本不擔心他煉不出來,只擔心自己沒有足夠的仙石去換。
李強笑道:「下面是陣法刻劃,羅兄想要什麼性質的攻擊符咒?」羅度雨笑道:「前輩隨意吧,威力大一些的比較好。」李強點點頭,隨手在空中描畫出陣法,隨著陣法的刻劃完畢,一個球狀的金色雷陣已經成型。李強手指一點,輕喝道:「叱!」金色雷陣陡然縮小,一聲脆響,玉符落在他的手中。
英布利道:「這是前兩年由極塹崖的弟子傳來的,命英家驅逐英慧一家,不得讓其在內城居住,他們一家被驅逐到外城去了。我為此事曾經去拜見羅宗主,可是極塹崖的弟子不許我進去。」他的語氣很平淡,乾巴巴的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
英氏家族在內城,有極塹崖的弟子帶路,李強、羅度雨和赤明魔尊很快就來到英家大門前。守在大門口的英家子弟看見羅度雨到來大為驚訝,立即進去通報,同時打開大門請他們入內。李強四下裡打量,英家還是老樣子,看不出有什麼變化,院子裡有不少英家子弟來來往往,看見他們進來都好奇地張望著。不一會兒,英氏族長英布利www•hetubook.com.com迎了出來。
李強驚訝道:「遷走了?遷到什麼地方去了?」
相對於陡峭巖壁上的巖洞,峽谷地面上的建築就太亂了,房子建得亂七八糟,擁擠得就像是一大堆骯髒的抹布塞滿了地面。李強心裡冒出一個詞——「貧民窟」,他覺得這裡比貧民窟還要髒亂。
李強笑嘻嘻地說道:「當然是真的!對了,一塊玉符——看品質和功能大小,一律用中品仙石換,誰出的多就給誰。好了,現在開始,第一塊玉符起價一個中品仙石。」
羅度雨苦笑道:「極品仙石品鑒閣可沒有,就是上品的也不算多,霖明星現在不產仙石,都要到其他星球去挖掘,費用很高的。」赤明魔尊本來就是搗亂的,他露出一副鄙夷的神情:「看樣子是沒人巴結我老赤,哼哼。」
羅度雨暗自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鬆弛下來。英布利畢竟是英家的現任族長,他也不敢過分追究誰的責任,得罪了極塹崖,後果會很嚴重的。能在內城居住的修真家族有很多無形的好處,最大的好處就是內城充滿了靈氣,在內城修煉,比在外城進境要快許多,沒有哪個家族肯隨便放棄這裡的居住地的。他說道:「我去請澹博禹夫妻回來——」李強打斷他的話頭道:「我親自去,你派一個認路的弟子帶路就可以了。」
羅度雨幾乎立即就明白了,氣得臉上的橫肉都顫動起來。李強也明白,這是假傳聖旨的把戲,他說道:「原來羅吉枰的氣量如此之小,修真這麼久了還看不開,怪不得剛才見到我就像見了鬼似的。」
費允特是一個初入元嬰期的修真者,他的神態顯得不亢不卑,畢竟能修入元嬰期的修真者,境界不會太差。他說道:「我們就在下面等著,羅宗主,有事請招呼一聲就好。」他雖然是外城專門的管事,但因為修煉的時間多管事的時間少,平時都是一幫手下在處理雜事,要不是因為羅度雨來了,他還不會出來。
羅恆應聲快速飛走了。李強說道:「我們走過去。」羅度雨為難道:「呃,一般修真者是不會從街道上走過去的,都是用飛的,這個——」李強不理他,自顧自從空中降到街道上。羅度雨無奈地說道:「我們也下去吧,唉。」他們緊隨著落在街上。
李強來到鞏一符身邊坐下,說道:「大家坐,今天沒事,我來做一次老闆,哈哈,煉仙符出售,想要的搶購啦!」別說是鞏一符,就連羅度雨和英布利都聽得目瞪口呆,周圍的修真者頓時一陣喧嘩。
街上又是一陣嘈雜,一群人從遠處跑來,很快,就來到李強他們面前。極塹崖的弟子羅恆從空中落下,指著來人道:「費允特來了。」來的這群人全是一副痞子模樣,一個個點頭哈腰地媚笑著,為首的傢伙居然是一個元嬰期的高手,大約就是費允特了。
赤明魔尊的手懸在空中,硬是不敢落下。那女人的棍子被反震落地,她號啕大哭起來。李強走了過去,隨手取出一把團龍幣,說道:「抱歉,我的同伴只是開開玩笑,這些錢賠給你。」赤明魔尊悻悻地縮回手,要不是李強阻止,他絕對和*圖*書要吸乾那個女人。
英布利領先飛了上去,李強幾人緊緊跟隨。周圍有不少初級修真者,有一些正在學習飛行,像李強他們這些不用飛劍飛行,而且飛行速度極緩的,一看就知道是高手。有人立即叫了起來:「大家快看,有高手來啦。」很快從巖壁的洞穴裡跑出不少修真者,有人驚叫道:「天哪,是極塹崖的羅度雨前輩!」
李強淡淡地說道:「小明,你敢!」
就在這時,只聽門口一個人說道:「這枚玉符讓給我吧,我出一百塊中品仙石。」
金光逐漸消散,一枚玉符料顯露出來。那是一枚橢圓形的玉符,形如一枚拉長的銅錢,一層淡淡的紅暈散射開來,雖然只是一枚煉製的玉符料,其完美的品質已經讓眾人傻了眼。羅度雨嘆道:「別說是用二十塊中品仙石換,就是再加一倍也換不到如此完美的玉符料。」
羅度雨感到非常尷尬,他站起來說道:「英老弟,是我疏忽了,我向你道歉,極塹崖負責在內城修建一座房子,請澹博禹一家回來居住。」他又對李強說道:「木子前輩,都是我的不對,吉兒惹的禍,該由我負責。」
羅度雨說道:「木子前輩,這裡比較亂,唉,雪龍城的人口太多了。」他吩咐身邊的一個弟子道:「羅恆,你去叫費允特過來。」
李強並不想追究羅吉枰,他覺得歸根到底這是自己和軒龍惹的禍。他說道:「正好我也要去奇龍城,順道去看看他們一家。羅兄,我想在你這裡換些中品仙石,呵呵,在霖明星耽擱得太久了,我也該回家鄉了。」說到家鄉,李強心裡微微一酸,哪裡才是自己真正的家鄉呢?這時候若是回地球,天知道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了。
李強說道:「好,羅兄、英兄、老赤,我們上去,其他人就散了吧。」
李強笑罵道:「極品仙石?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你是不是故意搗蛋啊?」
鞏一符首先清醒過來,他大聲說道:「好啊,我們看木子前輩煉符。」他吩咐一個小學徒取來很多材料。羅度雨迫不及待地坐到李強的身邊,赤明魔尊把鞏一符擠開坐到了另一邊,他也喜歡看熱鬧。英布利挨著羅度雨坐了下來,店裡的修真者圍著李強或坐或蹲,都懷著極大的好奇心目不轉睛地看著。
李強笑道:「羅兄在這裡名氣很大啊,這些修真者是家傳的還是有門派的?」羅度雨微微晃動身形飛到李強身邊,說道:「這裡的修真者家傳的居多,每個嘉龍年各派都會來這裡挑選弟子,每個修真門派都在這裡設立教授場,尋找有好資質的弟子,我們極塹崖在外城有十一處教授場,呵呵,我有時候也會來這裡看看。」
外城是雪龍城的另一條峽谷,比內城要大很多,所有的凡人和低級修真者都居住在外城。那是一條半月狀長長的大峽谷,其形狀非常古怪,像一把半月狀的梳子,每一個梳齒都是一堵巨大的巖壁,排列得很整齊,就像是用法術清理出來的,從峽谷大通道上走過,只見一排排陡峭的巖壁宛如一座座整齊的高樓。
羅度雨小聲問道:「前輩,你真的要煉符出售?」他感到很困惑,像和_圖_書李強這樣的高手,根本就不需要這樣做,他應該不會缺什麼東西,即使是缺什麼,憑他的本事什麼東西找不到?不過,他對李強煉符也充滿了好奇心。
他們幾人當街落下,彷彿是一滴水掉進油鍋裡,人群頓時炸開了,不論大人小孩都轟然向後退去,就像李強他們是瘟神一般,唯恐避之不及。李強看看自己這幾人的裝束心裡恍然大悟,他們的穿著與這裡的凡人相比實在是太華麗了,每個人身上的衣物裝飾都精美異常,有的甚至還閃爍著淡淡的彩光。他苦笑道:「難怪修真者不會走到這裡來。」
李強說道:「別理他,還越說越來勁了。」羅度雨可不敢得罪赤明魔尊,誰知道這傢伙會幹出什麼壞事。李強說道:「我們回去吧。」他知道內城所在的位置,一圈金光攏住眾人,瞬間就挪移到內城的廣場上。
李強落在狹窄的街道上,這才意識到自己和這裡的凡人有多大的差距,他最近接觸的不是仙人就是宗師級的修真者,就連赤明魔尊也是黑魔界的魔尊,他幾乎都要忘了自己曾經也是一個普通的凡人,此時此刻,他心裡真是感慨萬千。
一些初級的修真者來回掠過李強他們,同時熱情地向他們打招呼。李強注意觀察,發現他們只是在兩壁之間來回飛行,和自己在天庭星剛剛開始學習飛行的時候一樣笨拙。
英布利一見李強和羅度雨,神色微微一變,上前施禮後領著幾人走進會客大廳。
赤明魔尊嗅嗅鼻子,低頭四處張望,他一眼看見一隻拴在木柱上的動物,那是雪龍城的特產雪孢,樣子很像單峰駱駝。他一把捏住雪孢的腦袋,將手指插了進去,只聽雪孢一聲悲鳴,瞬間被赤明魔尊吸得剩下一層皮。他開心地笑道:「這個味道還不錯。」手一鬆,啪嗒一聲,雪孢的一堆皮骨落在地上的泥水裡。
李強的做法讓羅度雨和英布利很難理解,憑他現在的身份,在霖明星只要他說一句話,不管是請誰,沒有哪個門派的掌門人會說不來的,可是他卻要親自跑去拜訪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實在搞不懂他是怎麼想的。
鞏一符紅著臉笑道:「木子前輩來了,我哪敢再賣弄?請進!請進!」他慇勤地招呼著。周圍的修真者立即讓出一條通道,很多人友好地與李強打著招呼。李強忍不住玩心又起,他也知道,長期的修煉使自己的人味變得越來越少了,所以一旦有機會他還是想多和人接觸接觸。
擁擠嘈雜的人群在峽谷裡湧來湧去,有吆喝販賣雜物的小販,有扛著漁具的捕魚者,一群群穿著破爛的孩子在狹窄的街道上奔跑玩耍,街邊搭著各式各樣的棚子,裡面冒出熱騰騰的蒸氣,散發著古怪的食物味道,亂糟糟的氣息撲面而來,李強輕聲嘆道:「原來這就是凡人的世界。」
李強心裡有些煩躁,他不悅地說道:「幹嗎搞得驚天動地的,英兄,我們走。」他也不理會來的那些人,獨自一人向前走去。英布利苦笑了一聲,急忙跟上去道:「前輩,博禹他們住在最裡面,請跟我來。」他搶先一步,在前面領路。
英布利也是一愣,他招手叫來一和*圖*書個弟子,低聲交待了幾句。羅度雨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他當然聽到了英布利的話。不一會兒,那個弟子取來一塊玉牌,英布利說道:「給羅宗主。」羅度雨手拿玉牌稍稍查看,搖頭道:「確實是極塹崖的令牌,可是我從沒發出過這個令牌,這是哪裡來的?」
那人說道:「好像是遷到奇龍城去了,小勇還有些不樂意呢。」英布利嘆道:「我這個小妹子太倔強了,唉!」羅度雨尷尬到了極點,他心裡暗暗發狠,回去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羅吉枰,這小子竟敢如此膽大包天,怪不得他最近幾年的修真進度極緩,有此心病他如何能有進展。
眾人瞪大眼睛看著,李強修煉玉符料的方法是大家沒有見識過的。玉符料有兩種基本形式,一種是天然生成的,一種是煉製的,天然生成的優質玉符料是很難找到的,品質也參差不齊,天然的玉符料一般都是製作護身符等非攻擊性玉符,而煉製的玉符品質相對要差一些,質量卻可以控制,主要用於攻擊。
李強笑道:「鞏兄請繼續!呵呵,說得不錯。」
李強一眼看見鞏一符的鋪子,覺得很親切,他想起和軒龍在鋪子裡大煉玉符的情景,忍不住邁步走了過去。
赤明魔尊笑嘻嘻地說道:「這小子不錯,我喜歡,羅小子,把他讓給我如何?」他一向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可是沒人搭理他。
李強對這種事情並不在意,他笑道:「算啦,要你負什麼責,只要博禹一家沒事就行了,住哪裡不是住?你回去警告羅吉枰一下,別仗勢欺人就好了,這個脾氣不改,以後遇見厲害的對手,他就有苦頭吃了。英兄,請問英家住在外城的哪裡?」
英布利站起身來,說道:「我陪前輩走一趟。」
羅度雨正在尋思如何處罰羅吉枰這個膽大妄為的小子,聽到赤明魔尊的話,驚得冷汗都出來了,他簡直不知道說什麼好。李強問道:「澹博禹夫妻現在居住外城?他們還好吧?」他其實並不在意澹博禹住在哪裡,只要他們一家沒事,他就不會追究羅吉枰,像羅吉枰這種氣量狹隘的人,他才不會放在心裡。
街道漸漸變得寬闊起來,周圍的建築也越來越少,走過一道木柵欄,最後一堵巨大的巖壁出現在眾人眼前。和前面雜亂無章的巖壁相比,這堵巖壁顯得清爽了很多,整齊的木架一層層的排列著,巖洞雕鑿得一般大小,巖壁下方的地面上還種植了很多果樹和花草。英布利說道:「後面大部分居住的是初級修真者,博禹一家也在這裡。」
英布利知道李強神通廣大,沒想到他竟然還記得澹博禹一家,心中不禁感慨。他在極塹崖和家族的壓力下,無法保住英慧一家在內城的居住權,只好讓他們遷到外城居住,英慧是個很要強的女子,從此他們一家再也沒有回過英家,他也曾悄悄去探訪過,但是英慧沒有好臉色給他看,讓他很是傷感。
羅度雨笑道:「極塹崖的品鑒閣有仙石,前輩不用煩心,都有極塹崖負責。」赤明魔尊撇撇嘴,嘀咕道:「還真是大方——」接著又不甘寂寞地大聲說道:「老羅,能不能給我點上品——不,極品仙石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