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8:神之戰魂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8:神之戰魂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戰魂禁碑

第一章 戰魂禁碑

軒轅易青舉起手中的玉瞳簡道:「我把內容轉到玉瞳簡裡了,是什麼東西我也不知道。」眾人頓時恍然大悟,李強慚愧道:「還是易青聰明,我們——呵呵,實在有些亂了手腳,好!了不起!」他這麼一誇獎,軒轅易青的臉都紅了。
堰千回疑惑地問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靈將靈帥?兩位大尊是誰?哎呀,我是不是眼花了,你怎麼可能隨便就讓靈鬼界的高手出來。」他看得頭暈目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禁碑很大,文字卻很小,三人雖都是了不起的大高手,也感到十分吃力。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了,終於,禁碑又再次震顫起來,眼看著彩光越來越黯淡,一聲沉悶的雷聲響過,禁碑化作萬點彩光消失無蹤,四周頓時一片漆黑,看不見天地,看不見任何參照物,只看見五人身上發出的光芒。
赤明魔尊突然說道:「快點記住上面的內容,強行記下!」
李強問道:「魅兒有空嗎?」
小白身子一閃,化作一道銀線向下方飛去。李強恍然大悟,他拍了一記腦袋,罵道:「我真是笨死了,前後左右上面都不是出路,出路原來在下面。」他帶著眾人急速緊追而去。
李強將情況簡單介紹了一下,他向軒轅易青要來玉瞳簡,遞給兩位大尊:「兩位能認識禁碑上的文字嗎?」鬼王大尊搶先一步拿到手中,仔細查看了一遍,說道:「我知道這是什麼文字,這是傳說中的神諭——」李強不禁大喜,連聲道:「說的是什麼?什麼神諭?」
赤明魔尊咧嘴道:「有什麼好奇怪的,我這個黑魔界的至尊不是一樣也跟著他嗎?告訴你,這傢伙絕對是一個怪物,哎,我的小魅兒怎麼不出來——」
那是一望無際翻滾起伏的紫色、白色、淡青色的雲霧狀氣流,每一種顏色都是那麼的明亮耀眼,李強抬頭看去,他們過來的地方已經完全失去了蹤跡。他運起神眼觀察了一番,苦笑道:「麻煩大了,我們已經到了紫色星球的表面,外層完全被一種奇特的力量禁制了,換句話說,我們出不去了。」
百盛真突然驚叫道:「下面是水!」他已經御劍飛起了。李強觀察了一下,發現所謂的平原實際上是被這些植物覆蓋著的水面,他撥開層層盤根錯節的根系一看,果然下面沒有一點泥土,而是清冽的純水,他隨手虛抓,一顆拳頭大小的水珠緩緩升起。軒轅易青說道:「這水真清澈。」李強將水吸到嘴裡,笑道:「這水很好喝,還有點甜。」
李強嘆道:「禁制的挪移實在是巧妙,看不出任何陣法的痕跡,想不上當都難啊,呵呵,好奇心真是害死人。我們先下去看看,也許能找到那塊禁制神碑的實體,總能想到解困的辦法的。」他從來都是很樂觀的,對這些禁制也並不在意,他還沒有吃過禁制的苦頭。
李強知道赤明魔尊在盤算什麼,他說道:「我們繼續向前飛,最好能找到那塊禁制神碑,一切的秘密都在那上面,只有找到禁制神碑,我們才有可能脫困。」堰千回說道:「這個地方很奇怪,連我們都踏進www.hetubook.com.com陷阱,被傳送到這裡來,這裡應該有很多的修真者才對,大家小心點吧。」
李強點頭道:「確實是個很古怪的地方,我們再試試看吧。對了,魅兒出關後讓她出來見我,呵呵,這小丫頭懂得多。」靈王大尊一聽到說起魅兒,兩眼都泛出光來,他興奮地說道:「魅兒真是了不起,修煉進度之快讓人驚嘆啊,哈哈。」鬼王大尊一臉苦樣,不甘心地說道:「我的功勞也不小啊,魅兒雖然修煉的是靈王,可是她和我最好,嘎嘎,嘎——吱——」
還沒等鹹木靈帥回答,赤明魔尊就喜翻了天,這傢伙比誰都著急,連聲道:「是啊,她有沒有空?有沒有空?哇呀——你幹嘛踹我?」李強說道:「你給我閉嘴!」
赤明魔尊跳起來叫道:「這有什麼難的,這根本就不是什麼陣法,只是唬人的玩意兒!哈哈,你們笨死了。」他雖然是胡說八道,李強心裡卻微微一動:也許這裡的確不是什麼陣法,但這裡到底是什麼呢?他繼續挖苦道:「哦,原來這不是陣法,那是什麼玩意兒?你若能讓我們這些人出去,那才算是本事,不然你就別嘰嘰歪歪的!」
鬼王大尊苦笑道:「具體內容看不懂,只能認識少數文字。」
李強送回兩位大尊,這才問道:「老赤,剛才你用小魔頭探路發現了什麼?」
赤明魔尊嘲笑道:「算了吧,不認識就不認識,還說什麼神諭,好玩嗎?我呸!」兩位大尊都不理他,知道這傢伙不太正常。靈王大尊說道:「我來看看——」他接過玉瞳簡查看了片刻,點頭道:「這確實是神諭,因為靈鬼界也有一塊神碑,只有我和老鬼能看到,嗯,你們看見的這塊禁制神碑,我也能認識幾個字。」
又飛行了很久,途中幾乎看不見人的蹤影。飛過青紫色的水草原,漸漸地,大片的樹林出現在眾人的視野裡。這裡的森林也很特別,樹葉的顏色不是綠色的,依舊是青色和紫色的,還夾雜些紫紅色和桔黃色,顯得非常的怪異和美麗。
他們兩人算是靈鬼雙尊送給李強的手下,因此一直守候在幻魔珠內,隨時聽從李強的吩咐。堰千回、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都是第一次見識到這樣的靈體,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出來。赤明魔尊卻大失所望,他以為李強會請魅兒出來,誰知道跑出來兩個靈體,他頓時就無精打采了。
李強喝道:「你給我閉嘴!堰兄是我們的同伴,不管他說什麼,你都別冷嘲熱諷的。」赤明魔尊真的閉上了嘴。堰千回笑道:「木子兄,沒事的,我就當這傢伙是瘋子,瘋子說話,我是不會生氣的。」這兩人說話的口氣越來越不對,都是夾槍帶棒的不省事。
赤明魔尊罵道:「沒有記?那你胡說什麼啊!」
堰千回看了看,有點不相信:「我看不出有什麼禁制,怎麼可能禁制整個星球?誰能有這樣的手段?」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都是初次出遠門,可以說一點經驗都沒有,只能默默地跟隨著,兩人這下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多麼的凶險可怕。
堰千m.hetubook.com.com回噗哧一聲,急忙扭過頭去,誰都知道他是在偷笑。赤明魔尊真是要被氣死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最受不了李強的挖苦。他氣哼哼地說道:「好啊,我就破給看!」他飛出天絲紫金巽,揮動血魔戟,無數紅色的小魔頭向四周散去。李強說道:「探路歸探路,不許傷害生命!」
李強手掐靈訣放出,鹹木靈帥和蟠仕靈將飄然顯形,兩人躬身行禮道:「見過大尊。」
李強突然加快速度,飛到小白身邊,他伸手抱起小白道:「我知道路了,你還是讓我抱著安全些。」他實在很喜歡這隻機靈的小狗,雖然小白是天獅神獸,但是李強總覺得它就是一條小狗,不願意它受到任何傷害。天獅神獸是最敏感的一種生物,它能很清楚的體察到李強的心意,它乖巧地伏在李強的懷裡,其實,是因為李強有它最喜歡的神人氣息,所以它才這麼快就被馴服了。
李強撫摸著小白身上的銀色軟毛,沉吟道:「這就麻煩了,要是被困在這裡,大約只有老堰能夠脫困,他只要修煉到大乘,就可以飛昇離開了,老赤,反而是我們兩個沒辦法離開。」小白舔舔李強的手,突然間,它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一下從李強懷裡閃了出去,來到天絲紫金巽的外面,扭頭衝著李強汪汪叫了兩聲。
只聽一陣輕輕的震顫,一曲奇異的鈴聲響過,禁碑陡然一暗,又再次放出光明。赤明魔尊大叫道:「這是最後一遍,無論如何都要記住。」果然,文字又再次不斷地閃現。李強、赤明魔尊和堰千回都有點緊張了,他們三個都知道,禁碑上記載的文字一定是重要的內容,雖然還沒有弄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錯過了再後悔可就遲了。
赤明魔尊兩隻耳朵陡然像車輪一般轉動起來,李強一見之下差點從空中栽落,他忍不住笑道:「老赤,你這是玩的什麼手段,耳朵竟然會這樣亂轉的。」堰千回扭頭一看,禁不住也樂了,這實在是太奇怪了。
李強和堰千回知道赤明魔尊可能發現了什麼,兩人立即凝神用心念記憶。百盛真的功力不夠,他根本看不見禁碑上的文字。軒轅易青可以清楚的看見,他一言不發,迅速取出一隻玉瞳簡,將看到的文字轉進玉瞳簡裡。
李強估計跑了足足有幾個小時,竟然連邊都沒有看見,周圍依舊一片混沌。以赤明魔尊的速度,幾小時應該已經跑出很遠了。
靈王大尊連聲道:「那是當然,你又不逼她練功,還經常陪她玩,她當然和你親近啦——」赤明魔尊眼珠都要掉下來了,他怪叫道:「魅兒是我的!」這傢伙被魅兒魅惑後,念念不忘的就是她。李強笑罵道:「什麼你的!他們可是魅兒的師尊,你發什麼神經,到一邊待著去!」
赤明魔尊冷冷地說道:「廢話!都困在這裡了,你這不是廢話嗎?」
赤明魔尊畢竟見識不凡,他滿不在乎地說道:「沒錯,我們暫時出不去了,這是他媽的神之禁!仙人來了也沒有用,也許就是為了禁制那個什麼神之戰魂?哈,我倒是要見識一下了。」和圖書他心裡還有一個企盼,就是希望能夠找到解開魔禁的方法,所以,他根本就不急著出去。
赤明魔尊發出一聲怪異的尖嘯,草叢中突然掠起無數怪異的飛禽,撲啦啦扇動著翅膀向四面八方逃去。赤明魔尊得意地笑道:「我說的沒錯吧,怎麼會沒有生命?我老赤一下來就發現了,這裡是一個生命旺盛的地方,你們沒有察覺到這裡的靈氣很足嗎?」
也不知飛了多久,赤明魔尊不耐煩地說道:「奇怪,下面也是無邊無際的,這是什麼怪地方啊。」堰千回沉穩地說道:「我感覺到下面有變化——」
魔焰以赤明魔尊為中心,一圈圈的向外延伸,像是無數盞青色的燈火,將黑暗的空間照亮。赤明魔尊將血魔戟一揮,喝道:「跟我來!」李強緊隨著赤明魔尊一路衝了過去。
赤明魔尊只微微一呆,立即就醒悟過來,他大喜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是她——老兄等等,讓我準備一下。」這傢伙也不管眾人看他的眼光有多奇怪,急忙將自己打扮了一番,拉著百盛真問道:「怎麼樣?我老赤漂亮嗎?」
極遠處有山脈顯露出來,赤明魔尊說道:「真是奇怪了,怎麼會沒有修真者——」李強說道:「山脈那裡似乎有動靜,你們仔細聽。」
李強又將注意力轉到禁制神碑上。那是一塊長方體的禁碑,邊緣呈不規則狀,碑體發出燦爛的七彩光華,晃得人眼睛發花,禁碑上被七彩光華掩映著的是流淌的文字,就像電影屏幕上的文字,從上往下移動著,顯得十分神奇。
堰千回精神為之一振,他急不可待地說道:「只要有修真者就可以探聽到這裡的情況了,我們快點過去看看吧。」
其實,赤明魔尊早就覺得不對勁了,可是他又放不下面子,只好勇往直前了。聽到李強的叫喊聲,他立即停了下來,收回小魔頭和魔寶,悻悻地說道:「這裡絕對不是陣法,竟然沒有邊際,這是什麼怪地方啊。」
赤明魔尊說道:「什麼他媽的神之戰魂,禁碑裡有沒有說出去的辦法?」他這話問到點子上了,眾人都看著兩位大尊。靈王大尊搖頭道:「這就不知道了,我們認識的字太少了,不過,兄弟,你得小心點,我感覺這裡是一處很危險的地方,好像很詭異。」
赤明魔尊也不理會李強的話,他隨手打出一件魔器,一出手就是一串青色的魔焰,魔焰向前燒了過去。李強看出了這件魔器的厲害,不由得讚道:「好傢伙,不愧是黑魔界的至尊,用的法寶都那麼特別。」
赤明魔尊嬉皮笑臉地上前請戰:「老兄,若是這裡的修真者欺負我怎麼辦?我老赤可不可以搞死他們?」誰欺負他他就要搞死誰,這就是黑魔界魔頭的脾性。李強懶得理會,說道:「到時候再說吧,別成天就想吞噬誰,你不嫌噁心我還噁心哩,走啦!」其實,這麼長時間相處下來,李強已經對赤明魔尊不太反感了,他知道這傢伙也是為了修煉,只是他的修煉方式是自己無法忍受的。
李強說道:「幾個字也好,是什麼意思?」
靈王大尊說道:「神之戰魂什麼的m.hetubook.com.com,好像是說這裡被禁錮了一個神的戰魂,具體是什麼我就說不清楚了。」鬼王大尊補充道:「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一個什麼星球被供奉給了這個神之戰魂,但這只是我的感覺,不知道對不對,畢竟認識的字太少了。」
其實,周圍的聲音很響,大風吹過時,青紫色的長草隨風倒伏,發出嘩嘩的聲音,不遠處也傳來潺潺的流水聲,只是沒有任何蟲鳴鳥叫,也沒有動物野獸的嘶吼聲。赤明魔尊說道:「有無數的生命,只是它們不發出聲音,奇怪。」
李強懷裡的小白突然變得焦躁不安,全身的毛髮似乎都豎了起來,它露出一口雪白的小尖牙,衝著禁制神碑呲牙咆哮。李強撫摸著它的腦袋安慰道:「小白,你發現什麼了?別鬧。」小白漸漸安靜下來,小腦袋不停地拱著李強的手,李強似乎明白了小白的意思,它是要自己注意看禁碑。
赤明魔尊一本正經地說道:「我這是魔耳魔探的手段,怎麼啦?沒見識!」沉悶的氣氛被他活躍起來,軒轅易青笑道:「前輩,你聽到什麼了嗎?」赤明魔尊點頭道:「似乎有震盪的感覺。」
赤明魔尊搖頭道:「似乎沒有盡頭,收放之間感覺很順利,也就是說沒有陣法的阻隔,這真是個奇怪的地方——可惜,要不是有魔禁我可以用另外一種血魔感應來試試,現在就沒有辦法了,我的手段被限制得太多了。」
李強大叫道:「老赤,這樣跑是沒有用的!停下來!」
堰千回有點悶悶不樂,他說道:「這裡似乎沒有人。」
大家幾乎同時都明白了它的意思,李強驚訝道:「小白知道出去的路?太好了,我們快跟上。」
赤明魔尊也笑道:「你小子還真聰明,這個辦法好!哎,我當時怎麼沒有想到啊。」
李強叫道:「大家小心,我看見了——」赤明魔尊奇道:「看見什麼啦,我怎麼沒有看見。」他不知道李強有一雙神眼,比他們都要看得遠看得清。李強隱約看見下方泛起紫色的光華,他加快速度,緊緊追蹤著小白。
沉默了片刻,赤明魔尊悶悶地說道:「我沒有記全,媽的,太多了。」堰千回也嘆了口氣道:「太快了,來不及記。」李強仔細回想了一下,說道:「我也沒有記全,我們可以湊一下,看看能不能補全——」
李強點頭道:「這裡確實不是陣法,倒像是用仙術或神術形成的古怪空間,如果我們悟不通其中的關鍵,恐怕就真的要被困在裡面了。」
鹹木靈帥搞不清狀況,他恭恭敬敬地說道:「魅兒大人最近一直在閉關,聽靈王大尊說,魅兒大人已經快要修入靈帥體了。」李強心裡十分高興,他知道這一定是那顆聖實欖的功效。他說道:「那就請兩位大尊來一下,我需要幫助。」
穿過三色雲霧,五人緩緩落下。這是一塊神禁之地,還在空中的時候,李強就已經讚嘆不已,這是一個紫青色的世界,一望無際的平原上紫色和青色混雜在一起,大風掠過,大地上又泛起銀白色的光芒。等到落下後,李強才發現這是一種半人高的青紫色植物,有點像牧草,細https://www•hetubook•com•com長的葉面上泛著青色,葉片的背面是淡淡的銀色,嫩芽卻是紫色的,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植物。
李強將赤明魔尊拉進天絲紫金巽,說道:「老赤,還是先參悟一下禁碑的內容吧,你們難道都看不懂禁碑上的內容?」赤明魔尊搖頭道:「誰知道那是什麼玩意兒,沒見過。」堰千回也搖頭:「太陌生了,根本就是第一次見到,無從揣摩啊,要是在霖明星就好了,我可以到各派去詢問,再不然還可以查查典籍,可在這裡就沒有辦法了。」
不一會兒,李強打開幻魔珠,靈鬼雙尊飛了出來。鬼王大尊向四周張望了一下,嘎嘎怪笑道:「嘎,這是什麼地方——黑乎乎的,咦?好像是被困住了,兄弟,你又跑到哪裡玩了?這次又惹上誰了?」李強苦笑道:「我能惹上誰?你知道我的膽子最小了,走路都躡手躡腳的,生怕不小心踩死小蟲子。」
李強說道:「難道你懂?你說說看,這是什麼陣法?」
堰千回苦笑道:「這裡確實不是陣法,沒有遇見任何阻礙。」
鹹木靈帥和蟠仕靈將同時行禮,李強手掐靈訣將兩人送回。
靈王大尊意氣風發地說道:「兄弟,這裡是什麼地方?」李強苦笑道:「誰知道啊,這裡是一顆紫色的星球,我們被傳送過來後就困在這裡了。」
軒轅易青小聲道:「我記全了——」三人難以置信地看著他,李強疑惑道:「易青,你是怎麼記的?除了心念記憶法,還有更好的記憶方法嗎?」軒轅易青不好意思地說道:「呃,師尊,我沒有記它——」
百盛真被赤明魔尊搞糊塗了,他是個很老實的人,無法理解赤明魔尊為什麼會對漂亮不漂亮這麼在意。他老老實實地說道:「漂亮,真的很漂亮,可就是有點怪裡怪氣的,不知道是哪裡不對勁——哇,好痛啊,別抓我——」赤明魔尊急忙鬆開手:「你也太嫩點了吧,我還沒有使勁你就開始亂叫。」
李強三人輪流查看玉瞳簡,這次他們很快就記憶下來,可三人面面相覷,因為誰也不認識這種文字,都沒有見識過。李強覺得有點熟悉,但是想不起來在哪裡看見過,他苦思冥想了半晌也沒有結果,只好暫時放下。他對眾人說道:「我們試試看,能不能離開這裡。」
終於,赤明魔尊也看見了。其實,他若是沒有被魔禁的話,這裡沒人的修為能比得過他,能在黑魔界稱為魔尊的一共才有三個大神魔,他的實力是不容小覷的。
李強被堰千回所提醒,他說道:「我倒是能找到人幫忙。」堰千回愣住了,他難以置信地說道:「不可能啊,要是能找到人,我們就能夠脫困了。」
為了保險起見,李強揚手拋出天絲紫金巽,重新將眾人罩住,然後問道:「你們覺得這裡的陣法是什麼樣的?」堰千回道:「似乎是迷蹤陣——不對,迷蹤陣裡應該有東西,這裡混沌一片,又不太像——那應該是——」他越說越亂。赤明魔尊嘎嘎怪笑出聲,他大大咧咧地拍拍堰千回,搖頭道:「不懂就不要裝懂,明白嗎?」
軒轅易青說道:「是啊,好像也沒有什麼生命,真安靜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