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8:神之戰魂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8:神之戰魂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赤明修神

第三章 赤明修神

李強若是聽到老人的話一定會很震驚,因為孤星等人去的地方就是鑫波角,可惜他和赤明魔尊已經被傳到戰魂的天地裡,根本就不知道外面的情況。
李強不顧一切地再次護住赤明魔尊。赤明魔尊全身亂顫,要知道聖實欖是神品,根本就不是黑魔界的魔頭能夠抵受的。
李強知道這傢伙崩潰在即,他取出一個玉瞳簡,快速將二十七個境界留在裡面,揚手扔給赤明魔尊,喝道:「想保命就趕快修煉!」其實他自己也沒有把握,不知道大神魔學了修神天薦章會有什麼後果。
赤明魔尊想了想,覺得李強說得也對,他咬牙道:「好,我們下去。」
赤明魔尊木呆呆地看著李強,無意識地說道:「哦,真的啊?那就修神,修神吧。」
李強一瞪眼說道:「你敢!」赤明魔尊怪笑一聲:「我有什麼不敢?哎,快點,小傢伙下去了。」李強低頭一看,只見小白已經一頭扎進銀色的海洋裡,他不再多說,立即緊跟過去。
李強心裡叫苦不迭,所有的壓力都由他承擔下來了,天鑒寶相輪的威力的確不凡,將射來的針芒阻擋在外,但是巨大的震盪使他連氣都喘不過來,他竭盡全力穩住寶輪。赤明魔尊狂喊亂叫道:「這是怎麼搞的,好厲害的化魔神光,這裡怎麼會有神界才有的玩意兒——」李強氣得大喝道:「你他媽的給老子閉嘴!」
赤明魔尊罵道:「我熟悉個屁啊,我熟悉的都是黑魔界的玩意兒,修真界的名堂雖然也瞭解一些,可是和這裡完全不一樣,這裡好像是戰魂設的地方,和神都搭上關係了,咱們還能怎麼折騰?奇怪了,先前我怎麼這麼衝動,忍不住就想出手——」他感到很困惑。
「救我!老兄,老李——老木頭——救我啊——這是——這是化魔神光啊!」赤明魔尊狂叫著。
那個老人邊退邊看,他難以置信地叫道:「他——他到底是什麼人?怎麼可能和戰魂的力量抗衡,怎麼可能啊?」幾乎所有的人都被紫色的光芒刺得閉上了雙目。
李強心裡叫苦不迭,他努力想將護臂的力量發洩出來,可仍被彩圈龐大的難以想像的力量牢牢地壓制著,他苦苦支撐著,第一次感到真正的危機來臨了。湧進護臂裡的神奕力越來越多,靠著聖實欖提供的能量,李強暫時還能支撐得住,但是他知道,若是不將這股力量發洩出去,自己的整隻手臂就有可能爆掉,那可就慘了。
老人搖頭道:「被戰魂移走了,具體是什麼地方我也搞不清楚。以前曾經有一個仙人來過這裡,也是和戰魂對抗,但是他非常厲害,最後終於逃脫了,唉,連仙人都無法抵禦戰魂的攻擊,何況我們這些修真者。我是神塔的代言人,你就叫我神老吧,老弟,你是哪裡來的?」
禁制神碑繞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停在赤明魔尊的身前,李強目瞪口呆地看著。只聽一陣清脆的破裂聲,無數道裂痕出現在神碑上,緊接著,神碑裡閃動著刺眼的白光。李強疑惑道:「這是怎麼回事?」
李強心驚之餘全力自保,護臂上的紫色光華漸漸地黯淡下來。一道青紫色的氣流盤旋著捲和*圖*書住李強和赤明魔尊,轟然一聲巨響後,兩人消失無蹤。
無數團閃爍的金光圍攏上來,那是化魔神光。李強心一橫,掏出一顆聖實欖塞進赤明魔尊嘴裡,喝道:「咬碎它!給老子修神!」這句話含著巨量的神奕力,猶如驚天的霹靂,震得赤明魔尊整個身子都在亂晃,他猛地咬碎了嘴裡的聖實欖。
赤明魔尊揮揮手道:「別逗了,我從沒聽說過黑魔界的大神魔可以修神,老兄,我現在才發覺,即使是大神魔也是很脆弱的,你有辦法的話就離開吧,哈,戰魂想讓我死,哼,我也絕對不讓他好過,大家一起完蛋——」他話還沒有說完,臉上就狠狠挨了一巴掌。李強臭罵道:「你還算是大神魔?窩囊廢!連死都不怕,還怕修神嗎?你沒聽說過大神魔修神?那你聽說過修真者修神的嗎?老子就是!」
巨大的吸力將兩人拽近禁制神碑的表面。赤明魔尊縮成一米左右的小人形,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李強真的會來救他,他只被化魔神光照射了二三十秒鐘,就足足耗去了他三分之一的魔頭力量,他從心底裡畏懼了。躲在李強滅天神甲的光芒中,他才覺得稍微好些,可還沒等他喘息過來,禁制神碑陡然再次爆發,無數銀白色的針芒穿射下來。
赤明魔尊晃動著血魔戟,搖頭道:「你以為這世上真有不死之身?太天真了吧,所謂的不死之身並不能代表什麼,就像我,被魔禁了不能身外化身,哼,死的可能就大多了,你也一樣——還是別大意的好。」從他的語氣裡,李強竟然感受到他的一份關心,大神魔居然也會關心人,李強覺得真是不可思議。
七座尖塔再一次發威,巨大的勁力死死地壓制著李強。
小白扭頭沖赤明魔尊叫了兩聲,李強大笑道:「好,罵得好!別管這傢伙,我們走。」小白討好地舔舔李強的手,縱身向下閃去。赤明魔尊笑罵道:「喝!竟然敢看不起我?哼!等我解開魔禁,我就吃了你這個小東西!」其實,他也是很喜歡這個小傢伙的。
四周無數團化魔神光急速湧向赤明魔尊,就在他開始修煉第一境界的同時,緊緊地將他包裹起來,李強同時出手,大量精純的神奕力如潮水一般湧入赤明魔尊的體內,他竭盡全力為赤明魔尊築基,不一會兒他就發覺赤明魔尊已經進入境界裡了,李強這才收手退開。
李強和小白卻一點事都沒有,他們沐浴在霞光中,覺得渾身無比舒適。眼看著赤明魔尊身上的魔頭急遽消散開來,在這一剎那間,李強幾乎沒有猶豫,他下意識地飛進神光中,用滅天神甲的光芒罩住赤明魔尊,頓時,化魔神光的威力立即轉壓到他的身上。
那個身穿金色袍服的老人嘆了一口氣,說道:「唉,和戰魂對抗——那是不可能逃脫的。」
不但李強覺得不對勁,連天獅神獸小白也察覺到不好,它忽然衝進天鑒寶相輪的青光中,撲到李強的腳下,兩隻小爪子抱著小腦袋,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赤明魔尊也不理會小白,他只覺得渾身瑟瑟發抖,這是他修煉成大神魔後從來沒有過的現象。
和圖書大量的靈力擴散開來,赤明魔尊陡然衝向化魔神光中,同時發出尖利的嚎叫。他不愧是大神魔,只在剎那間就將二十七個境界記憶下來,他終於下決心嘗試了。
突然,周圍的紫色波濤彷彿被狂風吹動,眨眼間消散一空,那座禁制神碑又再次出現。這次禁制神碑沒有發起攻擊,只是圍繞著赤明魔尊急速轉動。李強更加感到好奇,他抱著小白說道:「奇怪,神碑難道有生命?它轉什麼啊?」
堰千回心中更加不安了:「神老,我是霖明星的修真者,我是堰千回,請問我的兩個同伴能不能夠脫困?」神老苦笑道:「此地是這一界的三大神秘之地之一,一個是小霖天的幻星神陣,一個是鑫波角的天洞,還有一個就是此地——神魂尖,又叫紫魂星。堰老弟,說句實話,紫魂星這裡的一切都是由神之戰魂控制的,所以,你的同伴能不能脫困不是我能夠解答的。」
彩圈急速波動起來,緊接著,尖塔再次射出一圈圈的彩環。停留在李強頭頂上的太皓梭終於被強大的神奕力催動,化作一抹金光霹靂一聲飛動起來,李強終於可以啟動護臂的力量,只見無數紫色的光芒耀出,彷彿火樹銀花盛開一般,將整個大地照亮。
堰千回看著兩人消失的地方,茫然失措地問道:「他們到哪裡去了?」
禁錮李強的彩圈發出極其刺眼的光芒,那個老人大吃一驚,他從沒見過有人能在戰魂的禁錮下行動,這實在令人難以相信。他大喝道:「大家散開。」上千名神殿侍衛迅速向尖塔退去,只留下李強和赤明魔尊兩人。天獅神獸小白自從李強出手後,就不知跑到什麼地方去了,根本看不見它的蹤影。
突然間,上次看見的那座虛幻的禁制神碑又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二人眼前,赤明魔尊大叫一聲,向後急速退去。禁制神碑陡然射出萬道霞光,一團金色的光芒死死纏住了他,赤明魔尊發出一聲驚天長嚎。
整個宮殿籠罩在紫色的光華中,天上翻滾著的紫色波濤竟然開始緩緩地下沉,不到十分鐘時間,就將大地淹沒,只有那座宮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護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空洞,無數的紫氣湧進宮殿巨大的柱子裡。李強他們誰也不知道,這就是戰魂的絕殺神陣。
整個紫色的世界都在旋轉,李強幾乎在第一時間就抓住了赤明魔尊,他喝罵道:「媽的,你這個混蛋!你要是死了,孤星老大會跟我沒完的——」赤明魔尊從來也沒有這樣清醒過,他咧嘴慘笑道:「老兄,我現在才能體會出你的心情,哈——真是有意思,這種感覺我曾經很討厭的,現在——現在我竟然會感覺不錯——」
堰千回飛到天絲紫金巽邊,他無法收取這件法寶,只能讓軒轅易青和百盛真出來,任由天絲紫金巽飄蕩在空中。堰千回無奈地搖搖頭,他心裡暗暗責怪自己,要不是自己覺得遠行路上太無聊,他們就不會找到這個神秘的地方來。他說道:「木子兄現在去向不明,易青和盛真你們暫時就跟著我,等有確切的消息再說。」
李強和赤明魔尊身上的束縛已經消散了,李強苦笑道:「www.hetubook.com•com老赤,這裡是幻境嗎?憑我的眼力竟然看不出來,奶奶的,這地方太奇怪了。」赤明魔尊腦袋轉個不停,他顯得很煩躁:「老兄,這個戰魂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太厲害點了吧,以我們兩人的神通居然也被搞得束手束腳,真是奇怪了。」
赤明魔尊立即沉浸在修神天薦章的第一個境界裡,和李強不同的是,他是立即修煉的。
赤明魔尊感到很難受,他咬碎聖實欖後才發覺這玩意兒厲害得無與倫比,和自己修煉的神魔完全是兩回事。化魔神光的強烈侵蝕,加上聖實欖無匹的靈氣,他要是再不修神,就憑大神魔的修為已經根本無法抗拒了。
赤明魔尊已經開始腐爛了,他眼中的紅芒亂閃:「看樣子——我永遠也達不到大神魔的最高境界了,可惜啊,也許是太清醒了,哈——」大團的黑紅色濃霧在他的身上忽隱忽現。
李強心裡也感到很好奇,大神魔修神會修出個什麼玩意兒呢?
兩人懸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下方是無邊無際的銀色海洋,天空由古怪的深紫色雲霧籠罩著,一道金色的光透過紫霧灑在銀色的海洋裡,波光閃動中,金、銀、紫三色交織在一起,美麗得讓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漸漸地,銀色的水樣物質變成了紫色,而且越向下顏色越深。赤明魔尊微微有些不安,他躲在李強身後嘀嘀咕咕地說道:「奇怪,這裡真是很奇怪,怎麼感覺不太好啊,這個小東西想帶我們到哪裡去?」李強突然說道:「小心,馬上要到了。」他的神眼畢竟不同尋常,已經看見下面的情況了。
李強回頭看見赤明魔尊的模樣,不禁笑道:「老赤,你這副怪樣準備嚇唬誰啊?緊張什麼?虧你還是不死之身。」
軒轅易青和百盛真驚呆了,兩人面面相覷,半晌,軒轅易青說道:「無論如何,我都要等師尊回來。」百盛真雖然沒說什麼,但他用力點點頭,表示他很贊成軒轅易青的話。
李強抓住魔頭幻化的盆子向下倒去,只見一縷淡淡的銀色煙霧蒸騰而去,很像是在幻神殿裡見識過的輕靈之水。赤明魔尊收回魔頭,說道:「別管了,我們向外衝!」
赤明魔尊的眼神很奇怪,他喃喃道:「困住啦?唉,又困住了,這個倒霉的地方!還是黑魔界好啊——」他不停地嘀咕著,心神已經完全散亂了。李強注意到赤明魔尊的異常,尋思片刻,他明白過來,心中不禁感到震驚萬分:赤明魔尊即將散功了。大神魔散功,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他大喝道:「老赤,振作起來!」
李強突然想到一個問題:「奇怪,剛才我和小白都沒事,估計戰魂只是針對你來的,對了,你修煉的是大神魔——好,既然這樣,老赤——你願意修神嗎?」李強說完自己都嚇了一跳,這個想法實在是不可思議。
李強一咬牙拋出天鑒寶相輪,一輪銀色的星芒飛旋著漲開,震盪天地的轟鳴聲一連串地爆響,巨大的青色輪影緩緩地從李強身上升起。赤明魔尊明顯地覺得渾身一輕,他終於止住了飛散的魔頭,但他已是元氣大傷。
說話間,李強和赤明魔https://www.hetubook.com.com尊突然覺得下面一空。這是一個深紫色的空間,頭頂上方翻滾著紫色的波濤,要不是下方有強烈的吸引力,給人的感覺就像是紫色的大海在天上一樣,顯得十分的怪異。下方是一望無際的平地,孤零零的矗立著一座宮殿,宮殿的樣式和行星上的一模一樣。李強嘆道:「這才是真正的戰魂殿吧。」
赤明魔尊這次可是真的怕李強了,不是怕他用七字仙訣整自己,而是因為看到他剛才毫不猶豫地出手救助自己,才從心底裡感到懼怕。赤明魔尊是從死亡裡翻滾出來的大神魔,他當然看得出李強剛才的出手根本就是不假思索,沒有絲毫猶豫,就因為這,他知道自己修煉的大神魔出現了破綻,所以心裡的恐懼感很強烈,因為他很清楚,自己一旦對李強產生了感激之意,那就不再是純粹的大神魔了。
神老飛到三人面前,說道:「老弟,跟我們回神殿吧,也許戰魂會有神示的。」
赤明魔尊只覺得毛骨悚然,似乎感覺到下面的情況對自己不利。他手上悄然顯出血魔戟,全神貫注地盯著下面。李強扭頭道:「別大驚小怪的,下面沒有什麼危險的感覺。」赤明魔尊的腦袋搖得像波浪鼓,連聲道:「我有感覺,我有很不好的感覺,還是小心點好,哎,要是沒有魔禁,我才不怕呢,真倒霉!」
李強撓撓頭道:「老赤,呵呵,我最怕跑到這種奇怪的地方了,搞得人暈頭轉向的,連門都找不到,你怎麼樣?對這種幻境你應該比我熟悉吧?」
赤明魔尊身上的魔頭幾乎被化魔神光銷蝕一空,好在聖實欖補充的靈氣迅速讓他脫胎換骨了。李強看得很清楚,赤明魔尊修神雖然沒有天兆相助,但是他也開始重新塑形了。首先消散的是魔禁,緊接著是他身上那些黑魔界的寶貝,一件接著一件地爆散消失,慢慢地,一個瘦長的人形顯現出來。李強知道赤明魔尊要凝形了。
彷彿又回到了來時的那顆行星上,有了上次的經驗,李強和赤明魔尊都緩慢地走著,赤明魔尊神情極度不安,他不但手持血魔戟,而且還顯出了大神魔的本相,現在可不是耍酷的時候,一切保命要緊。
一人一魔一獸,一個奇怪的組合,他們這三個不管是人是魔還是獸,都是有大神通的傢伙。李強的滅天神甲將周圍的銀色物質遠遠逼開,形成一個巨大的空洞,小白身上的銀色毛髮發出柔和的白光,它迅速地向下潛去。赤明魔尊最會偷懶,他躲在李強的身後,亦步亦趨地緊跟著。
李強突然發覺天鑒寶相輪緩緩飛來,赤明魔尊一離開寶輪,戰魂似乎就放棄了攻擊李強的意圖。李強收回寶輪,抱起小白,靜靜地看著急遽變化的赤明魔尊,他知道自己已經盡力了,如何修煉就要看赤明魔尊的運氣了。
赤明魔尊緩緩地飛到銀色的海面上,小心翼翼地放出一個尺長的魔頭,那只魔頭化成一隻盆子,盛了一盆銀色的海水,飛到赤明魔尊跟前。李強也飛了下來,只見盆子裡的水就像水銀一般,在盆子裡打著旋。赤明魔尊用手撈著:「這是什麼玩意兒,好像不是水啊。」銀色的海水彷彿空氣一般,手和-圖-書沾上去沒有任何感覺。
說話間,一道銀光閃過,天獅神獸小白突然出現在李強身邊,它縱身一竄躍到李強的懷裡,撒嬌地嗚嗚叫著。李強大奇:「咦,你是怎麼進來的?剛才你跑到哪裡去啦?」小白汪汪叫了幾聲,李強和赤明魔尊幾乎同時聽懂了它的意思,赤明魔尊怪笑道:「你竟然有這種本事?好啊,那帶我們出去吧。」
最慘的是赤明魔尊,他修的大神魔雖然懼怕神的力量,卻又與之有著某種說不清的聯繫,被彩圈禁錮後,他也是極力掙扎,可是越掙扎得厲害,彩圈的力量就越大,他叫也叫不出來,又無法掙脫禁錮,眼看著李強似乎有脫困的跡象,他真要急瘋了。
禁制神碑似乎越來越大,神碑上的文字猶如流星雨一般飛速砸向天鑒寶相輪。天獅神獸小白在禁制神碑下撒歡打滾,它似乎很享受這裡的氣息。李強也不敢用大威力的仙訣,他實在吃不準這裡的環境,只盼著能熬過這次莫名其妙的攻擊。
李強心裡也覺得奇怪,自己出手一向都是很慎重的,這次卻沒有任何考慮就出手了,好像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他說道:「算了,別去想為什麼出手了,我們還是想辦法離開這裡吧。」
李強俯身抱起小白,說道:「老赤,還是一起行動吧,這地方散開了可不好找,好歹我們三個的力量也夠強大的了,遇見危險,我們也能抵抗。」在這種神秘莫測之地,他已經不自覺地把赤明魔尊看成是同伴了。
李強心裡後悔極了,早知道彩圈的禁制如此厲害,就應該往嘴裡扔一把聖實欖,無論如何也要將禁制破掉。他還不知道,如果他真敢像吃炒豆一樣吃聖實欖,也許能夠破掉彩圈,可是他自己也會像彩圈一樣被爆成粉末,化為灰燼的。
天獅神獸小白撲到李強懷裡狂叫起來,它也感受到了壓抑的氣氛。
赤明魔尊茫然地抓住玉瞳簡,說道:「老兄,把我放出去吧——哇哈哈,哈哈哈哈!」他忽然化作一道血色長虹,強行衝進紫色的世界裡。李強一呆,他也沒有想到赤明魔尊竟然不願連累自己,這似乎不是大神魔應有的習慣。他不及細想,隨手往嘴裡扔了幾顆甘神露,其實他是想吃聖實欖的,慌忙中卻拿出了甘神露,他將小白留在天鑒寶相輪裡,自己挺身追了出去。
李強突然覺得身上一輕,禁制神碑發出一聲霹靂巨響,陡然向後退去,緊接著,李強發現自己被美麗的紫色包裹著,天鑒寶相輪發出的銀色星芒將他們護住,他試圖移動寶輪,可那沉重的感覺就像是被焊在鋼柱鐵地上一般,根本就無法移動分毫。
赤明魔尊就像一隻發現危險的猛獸,只見他身上湧出濃濃的血霧,不安地說道:「這地方不對!感覺不對!你——老兄,你下去吧,我在這裡等著。」連大神魔都感到不安的地方,李強也不由得警覺起來,雖然他還沒有察覺到什麼。
所有的人都遠遠躲開了,尖塔也重新啟動了防禦。李強的護臂越來越亮,突然,從尖塔頂端射出七顆光華四射的光球,環繞著李強急速轉動起來。李強覺得自己像是被絞進了一台巨大的研磨機裡,全身的神奕力被急速消磨掉。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