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19:心鑒之花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生死鬥場

第二章 生死鬥場

納善說道:「我老納也陪小妹子去,不夜城的東西還是蠻多的,呵呵,我現在對這裡已經很熟悉了。」他很喜歡這個天真的小妹子,所以自告奮勇地做嚮導。
李強心裡暗讚,不愧是散仙,他蓄滿神奕力的手竟然被痕布夷擋住了。
納善是第一個衝進來的,他身穿銀白色的戰甲,顯得非常招搖。他依舊是原來那副長相,一臉的橫肉,只是臉上沒有了刀疤,那只瞎掉的眼睛裡竟然閃著懾人的寒光。看樣子他修到元嬰期後已經將所有的傷痕都去除了,只是還保留了光光的腦袋,一根頭髮也沒有。
和耿風爭鬥的高手大約只有出竅後期的水平。耿風比鬥的經驗極其豐富,加上他本身的修為也高,所以顯得很輕鬆。
「師叔!我是鴻僉!」
千赤鷗笑道:「小師叔,法術大比就是看誰更厲害,一般修為到了分神以上的都是宗師級的高手了,他們是不屑於參加這樣的大比來證明自己的,所以,分神期以上的修真高手不參加比試是個不成文的規矩,一般參加法術比試的以出竅期的修真者為多,元嬰期的則很少,除非他有很厲害的法寶。」
痕布夷的實力極強,所以他滿不在乎地選擇在生死鬥場比試,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控制爭鬥的局勢,誰知道,對手的後台竟然是李強,他真是有點懵了。
耿風笑嘻嘻的也要跟去,對魅兒來說,人是越多越好,她最喜歡熱鬧了。
那是一個雙層禁制的鬥場,分為裡外兩層,內層是牽掣禁制法,李強知道這種禁制是非常厲害的,外層只是一種普通的禁制。鬥場的範圍極大,至少有三個足球場大小。
痕布夷和李強一照面,不禁大吃一驚,他還記得這個神秘的小伙子。他稍一遲疑,耿風已經收回飛劍,向後急速飛退。
搞清楚狀況後,李強有點惱火了,這個痕布夷太過分了,憑著散仙的修為,竟然幹出這種沒品的事情。魅兒就像自己的女兒一樣,被別人欺負了,李強是無論如何也受不了的。
李強和痕布夷的動作一樣,不過他是抓向痕布夷的手腕,兩人的手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李強還不清楚生死鬥場是什麼玩意兒,他說道:「快帶我們過去。」其實他心裡並不著急,有靈百慧這種超級高手在魅兒身邊,加上還有小白的保護,魅兒是不會有事的,他倒是擔心納善和耿風會吃虧。
納善顯得有些狼狽,他身上銀白色的戰甲出現無數道裂痕,如果不重新修煉就要廢掉了。這小子氣得直哼哼,他看見李強過來,有些不好意思:「老大,唉,給你丟臉了,技不如人啊。」
李強知道俞鴻幫自己傳送回來的玉瞳簡肯定到了傅大哥的手上,他笑道:「一言難盡啊,不過,有這次經歷也是很難得的——」他簡單敘說了從天庭星被仙人追趕的經過,這一說就是大半天。他沒有提到靈鬼界的事情,還有一些不能說的他也一帶而過,即使這樣,也把這群傢伙聽得目瞪口呆。
李強說完後,問道:「傅大哥和侯老哥是在天緣城還是在重玄派?」
李強也沒有想到自己都已經做師祖了。他笑道:「沒關係,我收弟子的時候也沒有來得及和*圖*書徵求傅大哥的意見,哈哈,沒想到你也一樣啊,好,讓他們趕快過來吧。」
一行人進入生死鬥場。
李強站起身來,淡淡地說道:「帶我們過去。」所有的人都覺得渾身一冷。李強的樣子雖然很平靜,但是他流露出的冷冷的意味,讓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安起來。
大家正在閒聊中,忽聽外面有人慌慌張張地說道:「打起來了!打起來了!」
帕本說道:「師尊,若能獲得某個項目第一名的話,好處是很多的,如果是修真門派的弟子,就會得到門派的重用,若是家傳修真者,則可能被雲霄聖城選中,得到進一步提高的機會,甚至可能成為雲霄聖城的弟子,呵呵,我參加了兩屆這樣的比試,雖然成績一般,但是學到了很多東西。」
李強點頭道:「不愧是散仙!霄覺天的散仙痕布夷竟然無聊到來欺負我的妹子,好,既然到了生死鬥場,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了不起!」
李強好奇地問道:「元嬰期的修真者怎麼可能比得過出竅期?」
納善他們這些漢子對魅兒都很喜愛,她就像個小公主一樣,隨便怎麼說,他們也不生氣。
李強現在只想等孤星回來,那樣就可以準備莫懷遠和琦君煞的轉世了。他自認為這次應該可以安定下來修煉了,一直在外長期奔波,他覺得有些累了,也有些煩了,只想好好的靜修一下。
千赤鷗笑道:「這四個弟子還是師弟專門回到天庭星找來的,呵呵,花了很大的精力,他們的資質都相當不錯,修煉了沒多久就已經元嬰初結了,這次比試全指望他們了。」
痕布夷心裡後悔莫及,他故意吩咐手下弟子去招惹魅兒,就是覺得魅兒太奇怪了,她根本不像是修真者。因為他實在猜不出來她究竟是什麼,所以才吩咐弟子去試探的,誰知道手下那個弟子表現得實在太差勁,把對方的人惹火了,於是引發了這場爭鬥。
在不夜城比鬥是有規矩的,修真者可以爭鬥,但是不許在街道上,必須進入比鬥場解決,因為修真者之間的比鬥破壞力太大,為了不夜城的安全,這個規矩是很必要的,而且執行得很嚴格,如果爭鬥的雙方不聽勸阻,聖城的高手就會出面干涉。
納善點頭道:「是啊,要不是有這幫兄弟,我老納也撐不住啊。」
李強悄悄傳音給耿風:「老瘋子,給我狠狠地揍他,別管那個散仙痕布夷,把他整個半死就對了。」
納善衝到李強身邊,咧著大嘴一個勁地傻笑。還是趙豪最懂規矩,他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叩首道:「弟子趙豪拜見師尊。」鴻僉和趙治也跪下叩首。
李強笑道:「赤鷗,我打算在封緣星潛修一段時間,你放心好了,有什麼事情你只管說,我一定會幫你的。」他一口答應下來。
李強忙說道:「快起來,快起來,你們——你們都好嗎?」
靈百慧說道:「確實是真的,不過,他們似乎是在試探魅兒的底細,才故意這樣做的。」
一個弟子衝進房間,看見千赤鷗也在,慌忙施禮道:「呃,院主——是納師伯——還有瘋師伯和別人打起來了——」李強對此已經習以為常了,他笑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納善惹人了?」
牽掣禁制法是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同時禁制的,進入禁制場要通過幾個不大的反禁制小門。李強他們一走進鬥場,就聽見耿風快活的大笑聲,他正在和一個修真者鬥劍。老瘋子現在可了不得,打得對手連連後退。
那個弟子說道:「已經傳回消息了。」趙豪點頭道:「好。」
趙豪說道:「師尊,您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唉,弟子真怕再也見不到您了。」
耿風也是顧忌到對手裡面有一個散仙,他曾經在天庭星見過痕布夷,所以他也不多說什麼,只是拖住對手,等李強來做決定。當李強的話在耳邊響起的時候,他忍不住開心地大笑起來。
一時間房間裡亂成一團。
魅兒抱著小白,纏著靈百慧要上街去玩,趙豪立即安排弟子跟隨,他吩咐那個弟子道:「魅兒姑娘和靈姑娘喜歡什麼就買下來,用古劍院的名字賒帳。」
千赤鷗大喜過望:「那實在是太好了!對了,小師叔,很快就要開始道術法術大比了,今年我們古劍院準備派幾個有潛力的弟子上去比試,能不能請小師叔先指導一下?」
李強心裡一動,魅兒是靈體,因為功候極深,她幻化以後,一般的修真者根本無法察覺,唯一的可能就是散仙痕布夷起了疑心,是他讓人來試探魅兒的。
李強也在瞬息間挪移過去。要知道在這個比鬥場中,除了散仙以上的高手可以瞬移外,即使是大乘期的高手也無法瞬移的。
千赤鷗解釋道:「比試分為很多項目,分得很細緻,這樣的大比在封緣星有很多年了,已經有了一套完整的比試規則,各個門派和家傳修真者都很瞭解的,附近星球的修真者也會趕來參加。一般分幾個大類的比試,元嬰期以下和元嬰期、出竅期的修真者都在各自不同的檔次上比試,只有一個比試是不分等級的,那就是最著名的法術大比,只要是修真者都可以參加,那不是比道術修為的,而完全是比法術。」
魅兒和耿風也上前和大家見禮。
千赤鷗並不知道魅兒是什麼人,他問道:「魅兒是誰?」
納善呸道:「呸!呸!師兄別亂說,什麼見不到了,我老納早就說過,老大一定會回來的,你看,說的沒錯吧。」趙治笑道:「師弟,你還是這麼貧嘴,小心老大揍你。」李強感嘆道:「終於回來了,呵呵,真有回家的感覺啊。」
「我——我是坦歌!」
李強覺得心裡暖暖的,他一個一個的打著招呼,察看他們的修真水平:「好,好,都踏入了元嬰期,來,大家坐下說話。」
趙豪笑道:「是我們金麟劍院的兩個弟子,還有銀鳳劍院的兩個女弟子,現在都在古劍院裡修煉,呵呵,他們都是我們去天庭星找來的好資質的弟子,其中兩個是我的弟子——還請師尊原諒——沒有得到師尊的同意,我就收弟子了。」
趙豪笑道:「師兄,你別著急,師尊肯定會幫你的,我師尊最熱心了。」他居然也會拍馬屁了。李強不由得對趙豪刮目相看,他笑道:「趙豪,看樣子你和赤鷗的交情不錯嘛。」
那個弟子跑到事發現場沒有見到什麼人,https://m•hetubook.com.com他急得滿頭大汗,四處詢問,這才知道他們已經進入了不夜城的比鬥場。
李強看了一眼,說道:「是陽雀符。」他用手輕輕一彈,陽雀符頓時化作一道青光,射出門外。李強笑道:「幸虧趕回來了,如果不能見到兩位大哥,我會很後悔的。」
魅兒笑嘻嘻地說道:「光頭哥哥,你比原來的樣子好看多了,不過,嘻嘻,你到了元嬰期,為什麼不徹底改變一下外貌?嘻嘻,魅兒知道你是最喜歡炫耀的。」這小丫頭說話無所顧忌。
痕布夷被李強說得啞口無言,他尷尬地後退一步,惱羞成怒地喝道:「好!那就比試一把!」
讓李強覺得奇怪的是,他們只是鬥飛劍,其他的手段一概不用,劍光將半個比鬥場映得一片透亮。
趙豪依舊很沉穩,他現在完全就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李強回想起初次見到趙豪時他還是一個老爺子的模樣,和現在的差別實在是太大了。
李強還沒有來得及去靜室,就見到匆匆趕來的千赤鷗,他現在的輩份比千赤鷗要高上一輩,本身又是古劍院的監院,所以他受了千赤鷗一禮。
李強不願擺出長輩的姿態,他很謙和地坐下來。
李強點點頭,他心裡也很感激古劍院的這些朋友。
千赤鷗是很沉穩的人,他抑制住內心的激動,請李強坐下。
聽到這一聲老大,李強的心都震顫了,雖然自己已經修神了,可還是忘不了這幫兄弟。
靈百慧也是第一次聽到這樣古怪的經歷,她現在才知道李強有多麼厲害,和他爭鬥交往的人不是仙人散仙就是大神魔。她心裡不禁起了一個很大的疑問:這個李強到底修煉了什麼,竟會如此厲害。
那個弟子緊張地說道:「弟子帶路。」扭頭便向門外狂奔。
李強說道:「她是我的小妹妹,呵呵,一直想要參加封緣星的大比,所以,赤鷗就用古劍院的名義給她報個名吧。」千赤鷗沒有任何意見,古劍院的規矩是,長輩吩咐的事情,晚輩除了去執行不能有任何疑義。他立即答應道:「是,小師叔。」
魅兒拉著靈百慧坐在李強身邊,納善一屁股坐在了李強的另一邊,他感慨萬分地說道:「老大,你一跑就是上百年,要不是我老納修真了,就再也見不到你啦——」
趙豪不好意思地搓搓手,說道:「師尊,師兄對我們這幫兄弟非常的好,他一直很照顧我們,我們在古劍院修煉了上百年,呵呵,大家就像是一家人了。」其實,李強還不知道,趙豪現在已經是古劍院金麟劍院的掌院了,在古劍院他的地位僅次於千赤鷗,他早就把自己當成是古劍院的弟子了。
修真者都是無所謂吃喝睡覺的,他們聊了很久才盡興,趙豪安排好靜室,請李強潛修。
李強瞇起眼睛向四周看去,心裡不禁微微一驚,他在對手的人群裡發現了一個熟人,那竟是霄覺天的散仙痕布夷。
趙豪問身邊的一個弟子道:「有沒有通知院主?」
比鬥場在不夜城一共有十七處,大小不一,納善他們去的是最大的那個比鬥場,又叫生死鬥場,一旦進入這個比鬥場,死活就全憑各自的本事了,所以,那個弟子一聽說他們進了生https://m.hetubook.com.com死鬥場,臉頓時就嚇白了。
趙豪說道:「別去想那些事情了,我不是也一樣,算了,好好修真吧。」他作為這些人的大師兄,自李強走後,一直在盡心盡力地照顧著這些師弟,所以,大家都很服他。
魅兒撲到李強的懷裡,氣呼呼地說道:「哥哥,他們欺負人。」小姑娘是很少告狀的,李強知道魅兒是真的生氣了,他問道:「魅兒,他們幹什麼了?納善,沒什麼丟臉的,輸了怕什麼,別哭喪著臉。」
說了一些客套話後,千赤鷗露出一副為難的樣子,他苦笑道:「小師叔,我師尊已經出去遊歷了,琦師伯也走了很久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到了哪裡,現在音訊皆無,唉,古劍院只有我一個人——」
李強不置可否地看著他。
千赤鷗也著急了,他問道:「為什麼要進入生死鬥場?」
李強走到納善身邊,發現納善受傷了。
痕布夷臉上青光一閃,一股巨大的衝力在他手腕上炸開。李強冷不防被頂得飛了起來,他在空中稍稍停頓,立即止住了身體。
後面還有幾個修真者都是李強從黑獄裡帶出來的人,大家七嘴八舌地互相問候著。
「師尊!師尊!我是趙豪!」
李強心裡尋思,魅兒要參加比試,她可以選擇什麼項目?看樣子只能參加法術比試了。他一心只想讓魅兒完成心願,卻沒有想到魅兒參加這樣的比試,對其他修真者其實是不公平的。
千赤鷗繼續訴苦道:「小師叔,你知道的,我這個人守成有餘開拓不足,小師叔這次回來能不能在古劍院多留一些時間?唉,幫幫弟子吧。」
千赤鷗面色一沉,喝道:「進來說話,什麼打起來了?」
那個弟子說道:「不是的,是有人對魅兒姑娘不禮貌,納師伯就發火了——」
「老大,我是趙治啊!」
李強聽了很感興趣:「完全是為了比試法術?沒有道術作基礎,法術也不會太出色的,如果是出竅期的修真者,法術怎麼可能和合體期的相比?」他以前就是法術高手,所以對比試法術特別關注。
李強又仔細看了一遍,發現除了痕布夷外,其他的修真者都是陌生的面孔,自己從來沒有見過。他心裡感到很奇怪,痕布夷還是上次在天庭星的時候見過,他當時是百黃老人請來的散仙,這次他到封緣星來幹什麼?
千赤鷗接到消息後非常興奮,凌鈞巖老院主在外出遊歷的時候就吩咐過他,等李強回來,最好能留他在古劍院鎮守一段時間,給古劍院的弟子做些指導,所以,他接到李強回來的消息後,一點都沒有耽擱,立即就趕來了。
門外突然安靜下來,然後就聽一聲怪叫:「咦,老大的聲音?哇,我有沒有聽錯?」
趙豪這下放心了,他和李強不一樣,對師命他是不會有任何違抗的,不論師尊是對還是錯,他都會無條件的服從,而李強則不同,他對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的判斷和做法。
李強笑道:「趙豪,我回來的消息別到處說,等到道術法術大比結束後,我就該閉關修煉了,呵呵,我也不知道還能在封緣星住多久。」
納善摸摸光頭,神情有點難受:「是他們一個修真者調戲魅兒——」
耿風劍訣一轉,使出了全和_圖_書身解數,對面的修真者頓時手忙腳亂起來。
納善摸摸光頭,嘿嘿笑道:「小妹子,我老納倒是想改外貌的,哎,當時正好準備回家看看,我老納生怕回去後沒有人認識了,就保持了原貌,沒想到外貌大改變的機會只有一次啊,可憐在這幫兄弟們裡面——我老納是最醜的一個——」眾人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李強驚訝極了,他打斷納善的話頭道:「什麼?什麼?調戲魅兒?」他在修真界待了這麼久,別的事情見了很多,但是有道行的修真者調戲女孩子,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所以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怎麼可能?
只聽一連串的爆響,那人被老瘋子的飛劍連續擊中,戰甲也破碎開來,飛劍根本無力反抗,眼看著就要被耿風毀去肉身,那人驚慌地大叫道:「快救我!」
痕布夷站在人群裡,面帶一絲微笑,正看著場中爭鬥的兩人。
他突然嬉皮笑臉地用肩頭拱了李強一下:「老大,講講你在外面的經歷,讓我們也長長見識,傅老爺子曾經告訴過我們,你到了一個很遙遠的地方,叫——嗯,叫什麼的——對了,霖明星,那個地方好玩嗎?」
李強問道:「哦,是誰去?」
只見人影閃動,從門外竄進幾個人來,接著就是一通亂叫:「哇呀,是老大,啊——」
痕布夷臉色一變,他沒想到老瘋子真敢下狠手。他陡然瞬移到耿風身前,伸手抓向他的飛劍。耿風看得很清楚,卻怎麼也躲不過去,他氣得大吼起來。
納善帶著魅兒和靈百慧上街沒多久,千赤鷗帶著古劍院的幾個高手就趕到了。
等李強他們趕到的時候,小爭鬥已經演變成大規模的打鬥了,而且已經不在事發的現場,而是進入比鬥場了。
趙豪說道:「師祖和侯老爺子都不在封緣星,他們留下話說,如果你在最近幾年裡回來,還有可能見上一面,再遲的話,在這一界恐怕就很難見面了。我這裡有一件師祖留下的法寶,只要師尊回來,用這個就能通知師祖。」他取出一隻黑色的鳥狀法寶,遞給李強。
李強心想,這種比試很像家鄉的大型運動會,只是這裡比試的是修真。他笑道:「如果取勝有什麼好處?」
鴻僉的話不多,他一直坐在一旁靜靜地聽著,這時候忍不住感嘆道:「自從來到封緣星我才知道,這裡的修真條件實在是太好了,我在坦邦星修真的時候,除了晶石多一些,其他的就沒有什麼了,連可以相互切磋的修真者都很少遇到,要想提高修真水平,實在是很難啊。」
李強站起身來,衝著外面說道:「納善啊,你怎麼還是老樣子,進來讓我看看。」
兩人僵持了片刻,大約也就十幾秒鐘,痕布夷已經是欲哭無淚了,李強手上蘊含的勁力簡直變態到了極點,他覺得自己就像是要融化了,那種古怪的勁力是他從來也沒有見識過的。
李強問道:「納善,家裡好嗎?」
李強說道:「魅兒也想參加,嗯,就讓她參加法術比試吧。」
納善苦著臉說道:「不好,回去太遲了,連最小的女兒都成老太婆了,唉,基本上沒有什麼認識的人了,我老納從此就死心塌地的回來修真了。」他的話似乎觸動了大家的情緒,屋裡頓時安靜下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