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飄邈之旅22:厲禁天君

作者:蕭潛
飄邈之旅22:厲禁天君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赤光星耀

第九章 赤光星耀

乾善庸說道:「老弟,別奇怪,這裡離逆行通道實在太遠,很少有仙人跑過去。」他伸手向軒龍要過定星盤,同樣將那些標識出來的星球煉製到自己的定星盤裡。李強這才明白,為什麼仙人的定星盤裡有那麼多星系,他們就是靠這種互相傳遞的功能,才會越來越多的。
軒龍說道:「其實,這個好處不是一般人能夠得到的,沒有實力的人去那裡等於是送死,就像我,剛進入鑫波角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差點就完蛋了,這種好處不要也罷。」
李強好奇地將神識探進定星盤,果然在不遠的地方,有一個淡淡的金色小點在不停地閃爍。
他們兩人都是沒有星耀的人,也不知道如何操縱星耀,只好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半晌,赤明悶聲悶氣地說道:「什麼也看不見,他們是怎麼操縱星耀的?大哥,這一界太大了,沒有星耀可不行啊,會跑死人的。」
黛南楓御突然說道:「要是不告訴他鎮泰意元的事情,他也不會走的,可惜,這個老怪物臉皮真厚。」她有些忿忿不平。李強不由得笑了,心想:「不管修為到了哪個層次,只要是人,他就擁有人的一切特徵,所以,仙人也並不可怕。」
天蝕的臉色青白不定,他知道自己這麼做算是得罪了兩個羅天上仙,心想:「反正我一個人習慣了,和你們這些高手在一起活得太累,還是一個人逍遙快活。」漸漸地,他神態自若起來,說道:「如此,告辭了。」一道金光閃動,他瞬移而去。
乾善庸忍不住嘆道:「壇韶星——我聞名已久了,不錯,能到達那裡的一定是了不起的高手,我記得要穿過熏風帶才能到那裡。」軒龍點頭道:「不錯,我們去的時候只停留了很短的時間,孤星大人很著急,沒有等到別的高手結伴,我們自己就闖進去了。」
軒龍說道:「不是,星耀不能直接到達鑫波角,必須從焰星系穿過去,我們要先到古仙陣,從那裡可以將我們傳送過去。」
軒龍歪著頭說道:「赤光星耀可以越過大部分障礙,不過,最後一段距離必須要飛過去,那要花費很多時間,途中可以到壇韶星逗留修整,能夠到達那地方的都是了不起的高手。」
李強思考了片刻,覺得乾善庸講的話不實在,但是他不願反駁,畢竟他肯陪自己去鑫波角,不像天蝕找個理由就逃避了。他又問道:「鑫波角是什麼人守在那裡?為什麼他們這麼厲害,在我的印象中,仙人在這一界應該是無敵的了,他們竟然可以將軒龍老哥這樣的高手擊傷——實在是難以想像啊。」
李強已經學會了操縱星耀的靈訣,他知道要讓星耀停下來得耗去不少功力,而赤光星耀的速度奇快,要讓它停下來,可不那麼容易,乾善庸大約是怕功力損耗太大,才要求大家一起出手的。
李強對有什麼好處並不關心,他關心的是這些高手不要妨礙自己救人。
李強疑惑道:「不是說只有你們羅天上仙和天君這種高手才能去嗎?哪來的那麼多高手?」
李強看看乾善庸,又瞧瞧軒龍,最後又瞄了一眼黛南楓御。乾善和圖書庸不解地問道:「老弟,你這是幹什麼?」赤明咧咧嘴,笑道:「這還看不出來,他又在想糊塗心思了。」
李強說道:「別亂說話,我打算請教乾大仙人一個問題,再不說我就要憋死了。」他的神情很嚴肅。
乾善庸說道:「我們一共有六個人,實力相當不錯,我打算走捷徑過去,諸位有什麼意見?」
乾善庸接著說道:「至於我為什麼一開始不願意去鑫波角——原因很簡單,我不想見到孤星,現在願意去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你要去,天姑的話我是很信服的。」他還有一點沒有說,這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他得到了李強給的天神之怒,覺得自己也有資格去爭取一定的好處了。
乾善庸冷冷地說道:「天蝕,我不想說什麼了,就是老弟那句話——人各有志,不送!」
赤明笑嘻嘻地插話道:「大哥,我覺得你的好奇心太重了,什麼都要打聽,知道那麼多幹嘛,憑你的實力走到哪裡還不是橫衝直撞的,怕什麼啊?」
他不理睬赤明,問道:「鑫波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仙界的高手會接連不斷地過去,以前你似乎不大願意去,甚至提都不願意提到鑫波角,而現在你好像改變了態度,是不是因為天姑的原因?」
乾善庸不禁好笑:「我原本就有星耀,只是有楓御的幫助,我可以把它修煉得更快更好罷了,你沒有星耀——那還玩什麼?進來吧。」等到眾人全部進去,乾善庸又笑道:「老弟,以後有機會我送你一個星耀。」
乾善庸睜開眼說道:「在仙界星耀和定星盤都很容易得到,材料也很好找,在這一界就比較困難了,有幾樣材料是這一界沒有的,所以,也就無法修煉。」李強奇道:「星耀修煉成赤光星耀,材料反而能找全?」
李強急忙用神識查看,半晌,他驚訝道:「周圍一片空白,沒有任何記號,也沒有星球——」軒龍說道:「那是因為沒法標出,我的定星盤裡比你多一些,是我標記進去的,來,我幫你煉製進去。」他伸出左手拿起李強的定星盤,另一隻手抓著自己的定星盤,一道青光閃過,他說道:「好了,你自己再看。」
很快,兩人就將神識探出星耀外。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兩人同時收回神識,對視一眼後,赤明低聲罵道:「媽的,我差點收不回來了,大哥,你怎麼樣?」李強定了定神,說道:「有機會無論如何也要搞一個星耀,太爽了——」
軒龍說道:「天下最複雜的就是這一界和仙界——算了,這些不是我們所能關心的。」
很快,軒龍和乾善庸就回到劍霄殿,兩人的表情都很奇怪,乾善庸木著臉,仔細看就會發現,他的嘴角在抽動,即使有面具遮擋也能察覺到。軒龍似乎有些無奈的樣子,他歪著腦袋走到李強身邊說道:「老弟,我們該走了,鑫波角很遙遠的。」
乾善庸拋出星耀,一個很大的金色光團浮現在眾人面前。他的星耀和黛南楓御的不同,其中似乎夾雜著赤色光焰。軒龍驚訝道:「乾大人什麼時候修煉成赤光星耀了?這可https://www•hetubook.com.com是寶貝啊。」
天蝕也記錄標識了自己的定星盤,他搖頭道:「很少有仙人去的地方,我猜測也許連古仙人都很少去,連最基本的星路都沒有,可想而知那裡是多麼的凶險。」他想了想,終於說道:「乾大人——這個——我就不去鑫波角了,離開仙界太久了,我想回去看看。」
黛南楓御嬌笑道:「你還不滿意?本仙子都嫉妒了,你才修煉了多久,我們修煉一次經常都是百年之久,經過無數次修煉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你這小傢伙還不滿足!」赤明起哄道:「仙子揍他!」
黛南楓御笑道:「沒錯,這一界的神木之液仙界就沒有,這裡的材料反而能提高星耀的性能,這的確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天蝕苦笑道:「我——」乾善庸淡淡地說道:「天蝕,你不是開玩笑吧?」天蝕搖頭不答,他本來就是迫不得已才跟著乾善庸的,現在危機解決了,他就不想再涉險去鑫波角了。
聽了他們的話,李強頓時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他最近自信心膨脹得很厲害,覺得自己幾乎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了,其實自己什麼都不是。他猛醒過來,低頭陷入沉思,很快就入定了。大家都沉默下來,乾善庸首先盤腿懸停在星耀中心,他也閉目修煉了。
黛南楓御搖頭道:「用乾大哥的星耀吧,我的沒有那麼快,而且他有神器可以加快速度。」
赤明突然睜開眼,不屑地說道:「搞什麼?神神秘秘的不像個男人!大哥,有件事情我忘記說了,花大妹子——就是花媚娘,帶著兩個徒弟回去了,她說她會想辦法去你的家鄉。」
在星耀飛起的一瞬間,李強發現劍霄殿外的山峰上飛起無數修真者,密密麻麻的劍光與星耀的閃光相互輝映,他只看了一眼,星耀便挪移而去。軒龍問道:「外面那些人都是你的朋友?」李強點頭無語。
李強倒是挺佩服天蝕的,這傢伙一點都不勉強自己,發覺不對掉頭就逃,這種人是最長命的,但是他不會有真正意義上的朋友,有危機的時候也只能憑著自己的力量解決,難怪他會從仙界跑到修真界來,看樣子在仙界他也沒有朋友幫忙的。
軒龍道:「仙人也是人,是人就有弱點,就有能力達不到的地方,這個世界太大了,我想即使是神人一樣也會有弱點的,所以,你不用奇怪,不管在這一界還是在仙界或者其他什麼地方,最強都不是我們這些人。」
李強再次探入神識,到鑫波角的路上果然多了十來個星星點點的標記,那是軒龍剛剛記錄的星球。他將神識退到鑫波角所在的星系外面看去,整個星系就像一個很長的蠶繭,外圍是薄薄的一層星光,中間一圈都是空白,中心部位稀稀拉拉的只有很少的一些星點,而在遙遠的另一端已經沒有什麼星球的標記了。
赤明眼睛一亮:「什麼好處?」
赤明大感興趣,問道:「哦,什麼是最強的?」
李強和赤明一齊叫道:「快教我!」
乾善庸嘆了口氣,說道:「仙界去的都是些什麼人?和_圖_書羅天上仙沒有前十的實力根本就不要想去,只有天君這種高手才有資格去鑫波角,還有就是古仙人,那些平時不知道隱居在什麼地方的古仙人,你想想——沒有好處他們會去嗎?」
李強問道:「現在不用操縱星耀了嗎?」
軒龍收手後說道:「操縱星耀是很簡單的事情,只有五六個固定的靈訣,還有就是要配合定星盤的使用。赤光星耀和我以前的光輝星耀一樣,會多出兩手靈訣,那是個人修煉星耀的特色靈訣,非主人不能運用,除非他傳授給你。」
天蝕一臉苦相道:「我先告辭了。」
星耀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像這樣超長距離的大挪移還是很費時間的。赤光星耀比一般的星耀快很多,即使這樣,要到達目的地,按地球時間算也要很多年了,好在乾善庸這些人都不是凡人,修煉的時候對時間的流逝是沒有感覺的。
軒龍解釋道:「不用了,這是長途大挪移,只要定好到達的地方,絕大部分時間都不用管它,只要到達後收起就行了。」李強心裡嘀咕:「還真是先進,不過,也就是我們這樣的體質才能承受,一般人恐怕在星耀啟動之際就完蛋大吉了。」他實在很羨慕,有了這個玩意兒,回家鄉就很方便了。
李強和赤明都是精明的傢伙,這種好機會他們是不會放過的。軒龍隨口傳授了指揮星耀的靈訣,非常簡單,兩人上手就會,然後軒龍又教兩人如何分出神識來校正方位。
軒龍、黛南楓御毫不猶豫地掐動靈訣。李強和赤明對視一眼,也掐動靈訣,只是兩人心裡都有點疑慮,不知道星耀能不能用神奕力驅動。靈訣放出去後,李強明顯地察覺到,一股神奕力隨著靈訣融入了星耀裡,他暗暗高興,知道如果有星耀的話自己完全可以使用。
李強毫不客氣地說道:「啊,太好啦,我要!」有了星耀就像有了自己的宇宙飛船,不管想到哪裡去都很方便。
李強撓撓頭:「古仙陣?也是傳送陣嗎?」乾善庸點頭道:「沒錯,古仙陣一般設在太空中,沒有定星盤是找不到的,你的定星盤裡應該有,就是淡金色的小點,這一界的古仙陣不多的。」
李強知道,花媚娘心裡還是記掛著傅山。他點頭道:「花大姐有什麼話給我?」兩人的叫法實在讓人摸不著頭腦,赤明叫花媚娘為大妹子,而李強卻叫她花大姐,赤明又叫李強是大哥,在場的人都搞不清這兩個傢伙在說什麼。
李強已經明白了,他說道:「自然的力量最強。」乾善庸笑道:「這小子領悟力夠強。進入鑫波角,最大的障礙不是鑫波角的那些怪人,而是鑫波角周圍可怕的環境,僅僅是迅沸流就讓很多仙人望而卻步,更不用說還有更厲害的玩意兒在後面。」
黛南楓御鄙夷地看了天蝕一眼,說道:「哼,我早就知道——」李強說道:「楓御大姐,人各有志,既然他不想去,我們就不要勉強了。」赤明再次睜開眼,哧哧笑道:「大哥,不好了,少了一個替死鬼啊,哈哈。」
這條捷徑只有軒龍真正走過,其他人都沒有見識過。軒龍說道:「那和圖書條路太險,我們過去的時候,全憑孤星大人的擂仙錘,要是沒有這件刑天仙器,那條路是走不過去的——」他想了想又道:「李老弟的神器威力應該不錯,但是他的功力和經驗都不足——」
李強對星耀一直很感興趣,他仔細打量著乾善庸的赤光星耀。乾善庸盤腿懸浮在星耀的前段,用靈訣來指揮,黛南楓御盤坐在後方,同樣也掐著靈訣,軒龍也做著同樣的事情,只有赤明和自己一樣,東張西望地四處亂看。
李強簡直哭笑不得,他習慣收集信息後進行分析思考,以便掌握全局的走向,為了救出師尊和莫大哥,他無論如何都要先搞清楚狀況,這是他做商人時養成的習慣。
天蝕滿臉輕鬆地站在一邊,鎮泰意元一直是他的一個心病,厲禁天君答應不再追究他,他終於鬆了口氣。他很想一走了之,但是礙於乾善庸的面子,他不好意思做得太過分,其實他一點都不想去鑫波角那個鬼地方。
赤明說道:「嘿嘿,她說了,讓你小子無論如何都要活著回家鄉找她,不然她饒不了你。」李強心裡一熱,說道:「去家鄉也好,那裡沒有什麼修真者的。」他也不放心花媚娘,雖然她得到了聖城的庇護,若是她能去家鄉,那裡沒有什麼修真者,憑著花媚娘的實力,她是不會有危險了。
黛南楓御笑道:「赤光星耀是在聖城修煉成的,花了很多功夫,僅僅材料收集就搞得暈頭轉向了,這一界的東西太難尋了。」李強笑道:「上次在霖明星的津陽城你讓他們收集材料就是為了修煉星耀的?哎,早知道我也收集一些來修煉了,我還沒有星耀。」
赤明壞笑道:「我也想要一個,這玩意兒在這一界很難搞到吧,除非用搶的,不然從哪裡來,我看自己修煉是不可能的了。」李強抬手給了他一巴掌,這個習慣還是在看管赤明時養成的。他喝斥道:「小明啊,有星耀的都是仙人,憑我們兩個的實力去搶,會死得很難看的。」
赤明嬉皮笑臉地說道:「大哥,你怎麼說話說一半,繼續啊。」
軒龍苦笑道:「我也不願意進入鑫波角,只是有些事情是由不得自己的,老弟,這次不僅要救出你的師尊和大哥,還要救出孤星大人,他們兩個的轉世還要孤星大人來辦,所以,你的任務就更重了。」
軒龍苦笑道:「哪有什麼捷徑?我是憑著光輝星耀強行穿越原路返回的,星耀因此被毀,但也擋住了絕大部分追兵,只有波御三聖使跟過來,不然就更慘了。」他並不諱言自己大敗的事實。
軒龍說道:「你仔細查看一下鑫波角所在的星系,四周有些什麼?」
黛南楓御咯咯直笑,鼓掌道:「這小子終於明白了,嘻嘻,仙界也很大,青帝的確不能代表一切,只是他的勢力範圍很大罷了——」乾善庸急忙道:「楓御,別亂說話,青帝也是有大法力大神通的人。」
乾善庸微微一笑:「這不是問題,我新得了一件神器,應該能夠掃清路途上的障礙,要是繞道去鑫波角,天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咦,不對啊,軒龍大人是怎麼快速退回來的?難道還有更和*圖*書容易走的捷徑嗎?」
軒龍說道:「天君和羅天上仙確實有很強的實力,但是你知道嗎?不論在這一界還是在仙界,真正具有大法力大神通的人是很少出來的,他們有自己的規則。」
星耀和大挪移是不同的,好的星耀不但速度快,而且在星耀裡的人還可以說話,功力越高活動的自由度就越大,在星耀裡的高手若是願意,都可以提供星耀能量,所以,星耀裡高手越多,速度也就越快,尤其是乾善庸的赤光星耀。
李強說道:「我就忙著趕路了,像這種既能趕路又能修煉的機會實在太少了。」
赤明偷笑不已,他聽出李強是在挖苦乾善庸這些仙人沒有人味,不過,他從來都不承認自己和人有什麼關係,他一直認為自己是老魔。
黛南楓御則顯得心事重重,她有點羨慕天蝕能夠擺脫麻煩。她一言不發地站在劍霄殿邊,默默地看著外面的風景。
他突然發現大家看自己的眼光都怪怪的,奇道:「怎麼?有什麼問題嗎?」
乾善庸突然打斷道:「別鬧,馬上就要到了,大家幫我。」
李強心裡感嘆,笑道:「我懂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只是有人願意張揚,有人願意低調,看樣子,青帝和七君還有你們這些羅天上仙——」他突然住嘴不說了,免得乾善庸和軒龍難堪。
乾善庸說道:「你問吧,只要能告訴你的——我一定說。」言下之意就是不能說的一句都不會說,他的意思大家都懂。
軒龍笑道:「你不經常修煉嗎?」
乾善庸看到李強流露出的笑意很是不解,稍稍思索了片刻,他恍然大悟道:「老弟,仙人也不都是你想像的那樣,天蝕只是一個怪物而已。」李強笑道:「天蝕既然已經走了,他是不是怪物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我倒是覺得他人味比較重。哈哈,走啦,楓御大姐,還是用你的星耀吧。」
軒龍歪著腦袋說道:「走了也好,不然在路上三心二意的容易讓大家分心。」
李強豪氣沖天地說道:「好,我們去看看,鑫波角到底是什麼玩意兒!」其實他心裡一點把握都沒有,若是這次仙界無人前往,他還不覺得鑫波角有多麼厲害,就是因為仙界來了這麼多高手,他反而對鑫波角疑慮重重了。
星耀懸停在一個陌生的星域裡,當乾善庸收起星耀時,李強被眼前壯麗的太空景色震撼了,眼前的星系就像一縷燃燒的火焰,巨大的火焰從左下方飆到右上方,火焰的赤紅色是由密集的星光結成的。他問道:「這就是鑫波角嗎?」
軒龍將鑫波角所在的星系標識給大家,李強在定星盤裡做好記號後,仔細查看路途,他驚訝地發現,鑫波角極其遙遠,僅僅在定星盤裡就越過了好幾個大的星系,所謂的捷徑根本就不近。他疑惑地問道:「這就是捷徑?」
乾善庸首先清醒過來,星耀是他的,所以他留了一絲神識在操縱著,接近目標後他就清醒過來,緊接著軒龍、李強、黛南楓御和赤明依次醒來。李強只覺得神清氣爽,他伸了一個懶腰,說道:「我發現這樣的修煉實在是很舒服,難得啊。」
軒龍一揮手帶著乾善庸挪移而去。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