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會說話的骷髏

作者:夢枕獏
會說話的骷髏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會說話的骷髏

會說話的骷髏

他覺得不可思議,朝那個聲音走去。
唉呀,話題拉回錢法師喜久五郎。
或許有人會說,這不是跟現在沒兩樣嗎,沒錯,就是如此,從前跟現在沒多大差別。
走著走著,喜久五郎的衣服突然被扯住。
「可、可是,這——」
「哦!賺大錢?」
「老實說,我把那骷髏帶來了。」
「咦……」仔細聆聽之下——
「我說的是事實,卻被你們當笑話,我的臉該往那裡放?好,賭就賭。」他對大家這麼說。
照字據上所寫的,喜久五郎的房子、土地、農田等財產都被瓜分,他身無分文地離開了。
「『沒的事,妳好好看清楚這個。』
喀、
有人正在吟誦《法華經》。
為什麼叫他錢法師呢?有兩個理由。
「沒錯。」
「哈哈,真是太高興了。」
沒想到迸出這個提議。
「今天好不容易等到您,我剛才出聲叫您,您都沒聽到。我怕您就這樣走掉,不知下次何時才能再見,情急之下趕緊咬住您的衣角。只是為了讓您停下腳步,請別誤會。」
「誰管剛才如何,現在事實就擺在眼前。」
落語裡有一個「骷髏」的故事,雖然提到骷髏,但其實是骷髏的鬼魂在說話,並非骷髏本身。
「就是您被骷髏叫住,跟骷髏說話的經過。」
「然後接受打賭的提議就行了嗎?」
「對。配合大家,不管賭和圖書多大都行。還要仔細記下賭注內容、交換字據,等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再把我從懷裡拿出來,放在大家都看得清楚的院子裡。然後只要我說出曾受您照顧的事情,那麼字據上所有東西就都是您的了。」
雙方交換字據之後,他笑容滿面地說:
「嗯……」
不過倒也不是毫無前例可循,在《今昔物語集》裡就有一段骷髏說話的記載:「貧僧死後,留舌於山林,每日吟誦佛經。」
所有人一同包圍他:
話說——
「喂,說話啊。」喜久五郎靠近骷髏的耳邊大叫,不過骷髏還是不開口。
「他瘋了嗎?」
大夥兒忍不住動手揍他。
「『不,我昨天真的——』
假設這互助會有十個人,每月聚會時他們各自帶妻子來,如此一來就有十個妻子。然後抽籤決定當晚可以任意換妻的男人…
「『我不曉得。我昨天一整天都在家,沒有人來啊。』
「『約好是昨天,為什麼妳晚來還錢?』說我是小偷,把我罵得狗血淋頭。
「南無妙法蓮華經南無妙法蓮華經……」
喜久五郎大膽地把骷髏踢到一旁的草叢裡。
「怎麼可能。」
喜久五郎撿起石頭用力丟向院子裡大石上的骷髏,黏髏裂成兩半,但是依舊不說話。
「好久以前,我曾受您大恩。我知道有人叫您壞心騙子、錢法師,很多人都討厭您。可是從前您對我非常好,我深知在您胸中其實有顆溫柔的心。從前承蒙您照顧,我一直惦記著要報恩、要報恩。沒想到人生無常,那年染上流行病,心願未了就離開人世。」
「是真的。」
他頭也不回正要往前走。
「說話吧。」喜久五郎對著它說,和*圖*書但是骷髏一聲也不吭。
據說是從前在山裡修行的一位老僧,死後繼續修行的意念強烈,所以留下舌頭繼續吟誦《法華經》。如果執念夠深,這種事情也有可能發生。
「真是可惜,真是可惜。」
「應該沒人會相信吧,肯定說您騙人、腦袋有毛病等等。到時候就請喜久五郎先生堅持這是事實。」
喜久五郎雖然氣得咬牙切齒,但立了字據在先,再怎麼不甘心也莫可奈何。
所有人的臉同時轉向院子。
某日傍晚,喜久五郎為了參加互助會,走到偏離鬧區的墓園附近。
「接著一定會有人提議打賭。如果是您自己提議打賭,反而會被懷疑有詐,所以必須等別人先說出口,這很要緊。」
「聽說他妻子也不知逃到哪裡去了。」
「照顧?是我做的嗎?」
自古以來,高利貸就跟貪念脫離不了關係,喜久五郎當然也不例外。
正當大家聊得起勁時,突然從院子裡傳來喀拉喀拉、令人發毛的大笑聲。
終於等到了——喜久五郎心中暗笑著說:
喀……
「誰叫他從前幹了那麼多壞勾當,現在都遭到報應了——」
「不然,打賭吧?」有人這麼提議。
喜久五郎用力點頭,隨即撿起骷髏放入懷中,朝互助會的地點走去。
「我們贏了。」
「呀——」
「我也要。」愈來愈多人加入賭局。
「那得寫個字據吧。」
喀、
「那麼就請您把我放在懷裡,帶我到那裡,然後告訴大家現在發生的事情。」「現在發生的事情?」
「你說什麼?」
「骷髏居然會說話,不怪才有鬼。」
喜久五郎臉色鐵青地說:
「你在說夢話吧!」
他被大夥包圍住。
昔日的攝州,亦稱攝津國——也就是現在大阪那一帶——有個叫丸橋的地方,住著一個名叫喜久五郎的錢法師。
「說得也是。」
「啐,這是和*圖*書——」
喜久五郎回頭看了、看,根本沒有人。
「請留步,喜久五郎先生。」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最後他的牙齒被打斷、眼睛被打腫、血流滿面地被轟走。
所謂互助會,就是俗稱的老鼠會。
「是你打算藉機騙我們的錢吧。」
「請留步,喜久五郎先生。」又聽到這個聲音。
「是的。就算死了,這恩還是要報,我想喜久五郎先生說不定哪一天會經過這裡,所以一直在此守候。」
那顆擱在院子裡大石上、裂成兩半的骷髏,竟然張開大嘴開心地笑著。
「各位,接下來可不能後悔嘍。」
「那你倒是說說看。」
他大聲說,但是骷髏依舊沒反應。
這個叫喜久五郎的錢法師與幾個里民搞了一個「互助會」。
喜久五郎把手伸進胸前拿出骷髏:
「真是怪了…」
「沒什麼這不這的,都寫下字據了。」
下次的互助會,除了喜久五郎,大家都在先前聚會的屋子裡聊天。
然後稍稍走遠些。
喜久五郎的身體不自覺地往前傾。
「『不是的,我昨天的確來還錢了,但是你不在。』
「請看。」
「我老早就看你不順眼了。」
「可是它剛才明明就——」
「不是的。」
「看到沒?」
「喂。」
一是雖然他沒有剃頭,但總是穿著和尚般的黑衣。另一個理由是,他靠放高利貸維生,在一大片土地上蓋了間豪宅住在裡面,但是每次借錢出去的時候,總像和尚唸經似地嘀咕著:
「居然有人在這種深山裡誦經——」
「媽的!」低頭一看,居然發現衣角被一個骷髏咬住。
「我就說骷髏怎麼可能會說話。」
不管大家說什麼,喜久五郎依舊堅持:
當喜久五郎把骷髏舉高時——
幾個人每個月聚集一次,以現代幣值來說,假設一個人繳五萬日圓,十個人就有五十萬日圓。然後把這五十和圖書萬全數交給其中一人,他可以任意使用這筆錢,這就是互助會、老鼠會。
竟發現有個骷髏在草叢裡轉啊轉,還有紅色的舌頭動啊動地吟誦著《法華經》。
「氣死我了,這骷髏居然擺我一道。」
「原來如此。」
以抽籤等方法決定用錢的順序。不論昔日或今朝,此舉盛行於各地。
「那我也要下注。」
正當大家七嘴八舌時,喜久五郎拿著骷髏慢慢走到院子裡,把它放在院子中央一顆大石頭上。
「這樣啊……」
「我知道有個讓您大賺一筆的方法。為了告訴您,我一直在這裡等您。」
「喜久五郎,你認了吧。」
打算邁步向前時——
「是顆骷髏。」
「我就是看見也聽見了。」
喀、
大家異口同聲地驚叫。
某僧侶步行於山林時,不知從何處傳來不似這世上的聲響。
「利息越滾越多,最後連財產、農田、房子都被他拿走了。我那可憐的先生久病不起,我也跟著含恨死去,沒人來弔喪,悲慘地曝屍荒野。如今終於報仇了……」
喜久五郎發瘋似地大叫:
「喜久五郎從懷裡拿出一張借據。
「骷髏會說話的確不奇怪。從前就有慈惠大師教白骨吟誦《法華經》的傳說,還有小野小町的骷髏也吟唱『秋風吹得我眼痛……』等例子。」
他很少走這條路,但是因為這天第一次在那一家舉辦互助會,所以喜久五郎正朝著目的地趕路。
「庫庫庫、喀喀喀、夸夸夸……」
「該不會想告訴我你的錢埋在哪裡吧。」
骷髏的笑聲愈來愈大,響徹庭院。
甚至有人如此提議,互助會這天成了賭博大會。
「喜久五郎先生,您現在要去互助會,是m•hetubook.com.com吧?」
這話說得才奇怪。
骷髏接著說:「喜久五郎先生,您想不想賺大錢呢?」
「然後呢?」
喜久五郎知道待會兒骷髏會說話,而且懷裡正抱著它,所以豪邁地賭上房子、土地、農田等幾乎所有財產。
因為大家都很討厭貪財的喜久五郎,這下子逮到機會,更可以罵個痛快。
「骷髏怎麼可能會說話!」
喀、
定睛一瞧,居然是剛剛黏在衣角、被踢到草叢裡的骷髏在說話。
不管他怎麼叫、怎麼摸,骷髏都不開口。
「看吧。」
「請留步,喜久五郎先生。」
喜久五郎如此這般敘述一遍之後,果真如同骷髏說,誰都不相信。
高利息不在話下,如果借錢的人晚一天還錢,他就馬上把那人從住處趕出去,將土地佔為己有。
「但也不代表它就會說話。」
「『延遲還錢的話,就算只晚一天,也得付這麼多利息。喏,這上面寫得清清楚楚。』
換作一般人,早就嚇得尖叫、落荒而逃了。真不愧是放高利貸的錢法師,相當沉得住氣。
從前就有鬼魂說話這種事,卻很少聽說骷髏會說話。
「哇——」
「喂,怎麼搞的?你剛才不是說了一堆話嗎?快說啊!」
「明明說話了!剛才這骷髏的確說話了!」
「不,我既不是狐也不是狸。如您所見,我就是一個骷髏,絕對不是什麼怪物。」
「他耍詐,早知道我就不該跟這種人借錢,真是後悔莫及。
「真是看不下去。」
「那個喜久五郎現在下落不明呢。」
「我是在丸橋賣油的源兵衛的妻子,我叫阿香。十年前我為了幫臥病在床的先生買藥,於是向錢法師喜久五郎借了點錢。約好還錢的那天,我去喜久五郎家,但他不在,隔天再去時,他居然說:
可不是骷髏正開心地說話嗎!
「該不會是狐仙還是狸貓想來騙我吧——」
「哈哈,真是開心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