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三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水面上形成道道波紋,月光隨著不停晃動。
像是小蟲子。
波紋愈來愈靠近。
終於——
滿溢的淚水沿著皺紋,從兩頰滑落,濡濕了袖口。
「我活夠了。」白龍喃喃自語。
強烈的腐臭,傳至空海鼻尖。
見到月光下起身的這些東西,空海終於明白來者是何物了。
「白龍,你到底期望著什麼——」丹翁問。
白龍說出這些話之時——最先察覺異樣的是空海和丹翁。
躍入池中的東西,慢慢自彼岸泅游而來。
「恨,也恨夠了……和_圖_書
裂肚中拖曳內臟的狗。
只有楊玉環還盡自仰望著月亮。
不全然是跳入水中的聲音。
波紋來到了這一邊。
「倖存的一方,殺掉楊玉環,再割喉自盡,那就結束了。」白龍說。
空海和丹翁望向池塘。
不是風,而是其他東西,在水面上掀起細微漣漪。
「……」
「不。」
空海和丹翁同時轉頭望向水池方向。
他也支起了單膝。
沒有頭顱的狗。
一片寂靜。
蟲。
月光下——水池彼岸草叢中,不知何物m•hetubook.com.com在蠢動著。
「你應該懂吧。不說你也應該懂吧——」
至此為止,始終安靜旁立的黑貓,突然發出尖銳叫聲。
「是、是什麼?」逸勢支起腿來。
楊玉環抬頭仰望明月。
像是某物躍入水中所發出的聲音。
「這不是我們的咒術。」
這樣的東西,不止數十、數百或數千,蠕動出聲。
丹翁和白龍答道。
若是個別發聲,絕對微弱得聽不見,由於數量龐大,遂成為有跡可尋的聲音了。
令人生厭的刺耳聲和*圖*書音,隨風遙遙傳來。
「你明明懂,啊,丹龍,你明明知道的,為何還要問?為何明知故問?是你死還是我亡?我們終將決一勝負。」
啪喳……
「空海,怎麼了?」
丹翁、空海及白樂天、楊玉環,誰都沒有開口。
牛。
「這是?!」空海驚叫出聲。
隨著空海的視線,逸勢望向水池方向。
篝火熊熊燃燒的鐵籠中,火星爆裂四散。
白龍並未擦拭眼淚。
濕漉漉的。
「……」
是難以計數的動靜——數量龐大的某物。
麗香也一樣。和圖書
「哀傷夠了……」
「咦。」
一片沉靜中,唯有白龍的聲音響起。
令人不由得寒毛直豎的跡象。
數量不是一、二隻。
馬。
微弱水聲傳來。
某物依次爬上岸來。
月光在池面上熠耀閃動。
聲音自彼岸逐漸接近水池,然後——躍入。
「解決?」
滑溜溜,滑溜溜的。
白龍隨即也察覺到了。
「……」
喵……
蟾蜍。
白樂天同樣盯著池面看。
無頭的蛇。
「不知道。」空海響應。
愈來愈近了。
啪喳……
啪喳……
啪喳……
hetubook•com.com「啊,你在說什麼?丹龍,你怎麼會問我這種話呢?」
濕漉沾黏的聲音響起,繼之,這些東西在此岸現起身來。
花朵香氣消融在黑暗夜氣之中。
「期望?」
白龍含淚望向丹翁。
正是慘死在「長湯」中的那些東西。
並非來自風的吹搖。
「剩下的,我只想做個了斷……」
「咦。」
爬行似的,宛如蛇行入水之時——
「我們在此相逢,是為了解決五十年前那件事。」
低沉、乾枯的聲音。
「丹翁大師、白龍大師,你們施展了什麼嗎?」空海如此問道。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