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六

第三十七章 慟哭之旅

「沒錯,是橋。」空海說。
正是他們在徐文強棉田裡遇見的兵俑。
咕嗚。
一顆狗頭已從大猴身上,爬到絨毯上了。
「好久不見了,丹龍……」
「都怪我太魯莽了。」白龍一邊說一邊仰望夜空。
咕嗚。
「從這兒逃走。」
「沒用了,逸勢——」空海搖頭說道。
他的下半身留在絨毯這邊,上半身倒處妖獸群中。
空海早自懷中掏出一張紙。
狗頭、狗身蠢蠢欲動,正要爬上大猴的上半身。
「就用這個。」
咕嗚。
「一旦橋搭起來,就無計可施了。」
「是、是。」麗香猛點頭。
某人在半空中冷笑著。
「白龍大師!」
「把大猴的身體拉進——」
一根繩索,落在白龍腳下。
「你、你、你……」
黑暗中又有個物體現身,慢慢走向該處。
一邊踹踢狗頭,丹翁一邊問道。
掉到絨毯上時,發出聲響。
的確是俑。
滿身鮮血的白龍。
那兵俑悠哉地一步步靠近過來。
白龍的雙手已抓住繩索。
「空海,還沒好嗎?」丹翁問。
白龍伸出右手,拾起繩索一端,嘴唇貼靠繩上,低聲誦唸咒語。
「我是黃鶴……」老人說。
接過筆後,空海在紙上沙沙快寫。
是個和_圖_書老人。
「好了。」
「什麼?」
此時,朝天伸展的繩索,已升至高空彼方。
即使數度嘗試,仍然無法得逞。
最後,踏落絨毯之上。
此時,空海開口了。
麗香坐在貴妃前面,作勢保護。
空海還沒開口,大猴便搶著回答。
「你說太晚了,是怎麼回事?你說糟糕,又是什麼意思?空海。」
白龍繼續細聲唸咒。
笑聲慢慢地白天逼近。
「我現在……」
白龍的身子已攀升五、六尺之高。
「什、什——」
「唔。」
咕嗚。
逸勢拚命喊道。
也就是說,結界內外,已經搭上一座橋了。
大猴扭頭,眼珠來回翻轉,然後瞪視著白龍。
「橋?」
不,看來早已超過百歲的老人。
此時——
「太晚了。」
他身上裹著襤褸的黑色道服。
月亮高掛天際。
兩人都已站起來,微微沉下腰來,作勢戒備。
因此,若要將缺口再度封鎖,空海是不二人選。
空海注視仰臥在地、巨大的大猴軀體,回答道。
大猴用著彷彿他人的口吻說道。
玉蓮應了一聲,伸手取來方才使用過的筆墨。
月光下,某人正沿著伸向天際的繩索走下來了。
「往上?」
上頭是一https://www•hetubook.com.com輪明月。
根本不需要手指,眾人全看見了。
「吼——」
宛如蟾蜍的叫聲。
「是俑!」
是個彎腰駝背,宛如蹲踞在地上的老人。
咕嗚。
「我先上去。」白龍說。
若僅是狗頭、蛇屍等咒物,跨橋而來的數量有限,或踢或掃,總還有辦法應付。
換言之,大猴半身在結界之內,半身在結界之外。
兵俑停了下來。
用來封鎖結界缺口。
丹翁抬起腿,一腳將狗頭踹出結界外。
四周的狗頭、狗身、無頭蛇——這些咒物,均以這一座橋為目標,慢慢集結過來。
「空海先生,我該怎麼辦?」
蛇屍、狗頭等咒物,也都過不來了。
丹翁的聲音卡在喉嚨深處,發不出來。
喀。
「這人,身體是大猴,心卻不是。有人暗中操弄著他。」
那老人——黃鶴回道。
空海和丹翁抬頭仰望。
「如果要逃的話,可以往上……」
「什、什麼?!」逸勢叫出聲。
狗頭、牛屍,在月光下蠢動著。
他似乎知道老人是誰,嘴巴卻說不出話。
咕嗚。
冷不防——
「你打算做什麼?」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咕嗚。
懸空飄浮著。
玉蓮則支起腳,瞪視hetubook.com.com著那群想要侵入的咒物。
兵俑也已逼近眼前。
無法跨步走上橋。
白龍從懷中掏出兩根針,握在雙手裡。
是人。
喀。
佝僂彎背,頸脖宛如木棍般細小。
喀。
「唔。」
那人臉孔正面朝下,彷彿一步步走在水平繩索之上,白天而降。
「黃鶴師父。」
老人鬚髯很長。
老人身影愈來愈大——
「喝!」
「我、我也來幫忙。」
玉蓮比預料中更鎮定地問道。
「空、空海,成功了——」
繩索卻沒掉落地面。
如此喃喃自語後,大猴緩緩仰面倒地。
「除了我們,應該沒人能讓那東西動——」白龍說。
「喳!」
八十歲——
大猴向後仰倒的方向,正是絨毯外側——令人厭惡的咒物屍骸堆中。
「糟糕!」
頭頂幾已全禿,僅有少許白髮糾結在耳朵四周。
貓形般矮小的老人。
「儘管殺吧!」
大猴的軀體,便是那座橋!「看——」
逸勢叫道。
而是人的笑聲。
老人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說道。
空海手上握住不知寫有什麼的紙張,站了起來。
「空、空海,他們要來了!」
麗香和楊玉環依然端坐不動。
逸勢伸手指向大猴後方。
宛如自月亮上墜落,有和-圖-書東西沿著繩索掉了下來。
「那是?!」玉蓮手指向繩索上方。
丹翁手上也緊握方才割指的小刀,擺好架式。
歷經歲月風霜的老人。
「他不是大猴。」
此時,天空某處卻傳來令人毛骨悚然的叫聲。
「啊……」
白髮與下顎鬚髯,隨風飄蕩著。
「殺了吧……」
丹翁終於叫出老人名字。
慢慢、慢慢地,宛如星點般渺小的身影,愈變愈大。
白龍走了幾步後,停了下來。
逸勢癱軟了下來。
咕嗚。
而且,那人並非手握繩索滑落而下。
為了讓空海有時間封住缺口,此刻,丹翁正拚命將狗頭踹踢出去。
繩索筆直地竄向月空。
白龍擲射出手上的一根針。
空海開口。
「我們終於相見了……」
「麗香,我一從上面示意,你馬上帶著楊玉環爬上來。」
低沉的話聲自半空傳來。
「空海,這人,殺了也沒關係嗎?」白龍低聲道。
那是不久前白龍自天而降時使用的繩索。
「我們先攀上去,隨後你們也來。我和你之間的事,待逃離這兒之後,再解決吧——」
這些咒物,在大猴身上不斷爬行,想要侵入這邊。
「大、大猴——」
九十歲——
「是。」
逸勢發出絕望的聲音。
「那是?」
白龍和圖書和丹翁同時叫出聲。
叫出聲的是空海。
大猴得意地嗤笑著。
原來不是蟾蜍叫聲。
大猴含笑以對。
笑聲再度響起。
短劍刺中他的胸部中央。
麗香奔到白龍跟前。
逸勢也用腳把再度侵入的狗頭踹出外面。
長約八寸的針,刺中大猴喉嚨。
是靈符——
「我也來,我也來幫忙!」
「空海,你看——」
懸空的繩索,滑溜地向天際竄升起來。
隨後,自天而降的是苦痛的呻|吟聲。
然後,鬆開右手。
但假如兵俑也侵入了的話——
「拿筆來——」空海吩咐。
老人以瘦削赤腳的腳趾攫抓住繩索,在月光下、暗夜中踩踏繩索而下。
「我是說,橋已搭成了——」
「大猴是橋——」
兵俑愈走愈近,正打算跨步上橋時,空海將手中的靈符放在大猴腳上,急促誦唸咒語。
劃下此一結界的人是空海。
「搭成了……」
他是沿著向天筆直伸展的繩索上,垂直走下來的。
令人恐怖的聲音再度從天際響起。
那是人。
不僅兵俑。
白樂天趕忙向前,用琵琶將爬進來的狗肚狗腸掃到外面。
空海和逸勢都曾看過的。
笑聲愈來愈大。
空海制止欲趨前察看的逸勢。
大猴吼了一聲,拋開子英頭顱,向前作勢扭住白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