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終卷之章 長安曼陀羅 三

終卷之章 長安曼陀羅

對此,空海有切身痛楚般的體悟。
「是。」
「空海啊。」
要攀上頂峰,人必須依靠自己的雙足。因此,枴杖、鞋子、食物、衣物,都是想攀上頂峰的修行者所必要的。
「我要傳授的,不是金剛、胎藏兩部灌頂,也不是結緣灌頂、受明灌頂,更不是傳法灌頂。我現在要說的教誨,雖然不是這些灌頂儀式,卻比任何灌頂都要來得珍貴——」
「這些都得丟掉……」
不久的將來,空海的確可以回去日本了。
看見高掛夜空的明月。
空海也用冷靜的聲音回答。
「感激不盡。」
屋內,只有惠果和空海兩人。
惠果一邊看月一邊說。
不過——
惠果仰望空海。
「夜氣對您的身m•hetubook•com•com子可能有礙。」空海對惠果說。
惠果仰躺在床鋪上,空海隨侍枕畔,凝視惠果臉孔。
「空海啊,與你相遇,真是開心……」
「好美的月啊。」
惠果喃喃自語,旋即閉上雙眼,靜謐無聲地呼吸大氣。
「是。」
惠果說得毫不含糊。
無論何時回去,惠果傳承的密法教誨,也將隨同空海一道東渡。
語畢,惠果閉上雙眼。
「這道理無法以言語教導。」
「空海,我已經沒有東西可以傳授給你了。」
他的臉上浮現一抹微笑。
「是。」
「是。」
「可是,言語是必要的。儀式、經典、教誨、道具也都是必要的。」惠果說道:「此世間和*圖*書的所有人,並不像你一樣。對於跟你不一樣的人,言語是必要的。為了丟掉言語,或是丟掉知識,言語和知識也都是必要的。」
「空海啊,早點回去倭國也好。若有回國的機會,千萬別放棄。」惠果的話,充滿無盡的慈愛。
入夜——
然後,又睜開了雙眼。
「空海啊,在此地所學的東西,你必須全部捨棄。你懂嗎?」
「我懂,師父——」
「是。」
空海僅是靜靜地傾聽惠果說話。
「打開窗……」
「是。」
十二月的冷冽寒氣,湧入房間。
「是。」空海再度點頭。
「沒關係。這冷冽的感覺十分舒暢。」
月光照射在惠果身上。
「我的大限將至,如果沒www.hetubook•com•com有與你相遇,或許我會抱憾終生,而今我了無遺憾。」
惠果用冷靜的聲音說道。
惠果閉著眼睛說。
惠果所說的話,空海完全明白。
「今晚,我要傳授你最後的教誨。」
「你要把它們全部丟掉。」
對空海來說,獲授所有灌頂的那一刻起,所有的儀式和教誨都成為不必要之物。
「是。」空海點了點頭。
若惠果此時若說出「不要回去」的話,此言將成為空海回國時的重擔。
惠果靜謐無聲地呼吸著清冽的夜氣。
「人心深不可測……」
「不過,我先說明一點。那就是,雖然這些話出自我口中,卻是你曾經向我說過的。空海啊,也可以說,我教導你,有時反而是我本身m.hetubook.com.com向你求教。你也該懂得這件事的意義吧。」
僅有一盞燈火點亮著。
「是。」
因察覺這一點,惠果才對空海說出這番話。
「我也是。」空海答道。
燈火微微搖曳。
在日本國或是此大唐,為了對芸芸眾生傳達密教,言語、儀式都是必要之物。
「生和死都是一件事。出生、生存、死去——此三者兼備,才能完成生命。出生一事,死去一事,都是生命之不同表現罷了。」
「是。」
「我,不,許多人以言語、知識、儀式、書籍及教誨,將它玷污了——」
惠果再度睜開雙眼。
「一隻腳在聖界,一隻腳在俗界——然後,必須以兩腳支撐所謂自己的中心……」
「死,並不可怕。臨死之際,或許多少會和*圖*書感到痛苦,但這是每個人都得經過的路,這點痛苦應該忍受得了。」
惠果的視線移至空海身上。
空海只是點頭。
惠果說。
感覺眼眶一陣溫熱,空海說道。
遵照惠果所言,空海打開靠近惠果床畔的窗子。
「雖然我剛剛說要傳授教誨,其實,我想傳授給你的佛法,不用開示你也都知道了。」惠果繼續說下去:
「下探人心深處,在其底層之更底處——自我不見了,言語也消失了,僅剩下火、水、土、生命等,這些已無法命名的元素在活動著。不,此處連『場所』都稱不上。它無法用言語形容,是言語無用的場所。火、水、土、自我、生命,終於到達無法區分差別的地方。想抵達那地方,唯有穿過心的通路才能抵達。」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