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作者:夢枕獏
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4:不空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轉章 風不停歇 二

轉章 風不停歇

灞橋邊,白樂天與玉蓮的月琴共鳴之物。
「這是?」
仰望天空。
丹翁轉身,跨步走向人群中。
空海和逸勢認識的丹翁,相貌已變得有如其他人了。
「不,我在想像丹翁大師的事。」
「空海,我一直在等你。」丹翁說:
「空海啊,我要向你致謝。托你的福,如果沒有你,我哪能擁有這樣幸福的日子。」
「嘴巴說,還不如直接看的。是這個——」
地面泥土,猶沾淚痕。
「那,我有一事相求——」
插入懷中的手伸出來時,握住一個與方才紙卷不同,用紙包裹著的物品。
白樂天如此說,遞交給空海之物。
「她死在我懷裡,像沉睡般逝去……」
〈長恨歌〉。
「或許有可能,」丹翁響應,「我走了。」
「一見到時,馬上就知道了。」空海回應。
「那個嗎?」
空海伸手入懷,取出一粒小石子。
打開紙卷,hetubook.com•com丹翁開始拜讀。
「丹翁大師的事?」
「今晚再告訴你。」空海說。
空海和丹翁依然站立對望。
看到空海確實收入懷中之後,「那,我走了——」丹翁道。
身影漸行漸遠。
「對了,楊玉環呢?」空海問。
「嗯。」
「雖然不到一年光陰,卻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日子。」
「能幫上你的忙,我歡喜之至。」丹翁說。
空海雙手捧取,說道:「我先保管了。」
讀畢掩卷。
「有朝一日,這陣風也會吹到倭國嗎——」
「逸勢啊,今晚說不定你會夢見四大天王踩你的可怖夢境。你小心點——」
彷彿很滑稽似地,老人的喉嚨深處發出了咕嚕咕嚕的低笑聲。
「是的。當作那件事的紀念,我本來打算將石子帶回日本,但如果能供奉在貴妃殿下的墓地,我認為更好。」
「在這兒。」和圖書
「風吹往何方,就往何方去,或許,也會到你的故國。」
「喔,那回事啊。哪裡,反正是你,你遲早也會設法解決,是我多管閒事了。」
「若沒在那兒相遇,今晚我打算去客棧找你們。」
「是啊。沒想到你也會做出這麼可愛的事。」
「我有個東西想作為供品,能否請您代我供奉在貴妃殿下的墓地——」
「丹翁大師,好久不見啊。」空海說。
兩頰順流下來的淚水,丹翁並未拭去。
「請把它帶到你的故國——也是晁衡的故國埋藏吧。先前,我說有事請託,就是這事。那兒本來就是我們和晁衡大人要一同前往的地方。我的頭髮也混在其中。」
「是呀,好久不見了。」
「請看。」
「什麼意思?」
「我的一生了無遺憾。且任風而行,四處飄蕩吧。」
「終南山附近的村子。僅有我知道——」
「請務必帶到。hetubook.com.com
「任風之所去。」
「青龍寺那件事。你操弄了珍賀的夢境。」
「玉環的頭髮。」丹翁回道。
「他若看到那個,或許會突然改變念頭。」
空海、逸勢同那位拄杖老人,一起漫步在洛陽市街上。
「不過,我們碰面得真巧。有件事我正想告訴你。」空海說。
「嗯。」
「真是了不起。」丹翁說:
「連同這首詩,就拿來供奉玉環吧。」
「是華清池的石子。」
「嗯。」空海頷首。
「那我就收下了。」
「什麼事?」
丹翁眼中流下淚水。
「且說,丹翁大師,楊玉環殿下的墓地在哪兒?」
「是的。」
「什麼樣的事?」
「我已全部默背下來了——」
那張臉孔變得柔和,絲毫沒有邪氣。
「不,如果丹翁大師沒有私下運作,今天我也不可能這樣回去,恐怕還得繼續待在長安。」
空海跨步走去。
「石和_圖_書子?」
「不過,真想不到你會有那樣的東西。」
丹翁淚痕已乾。
「是嗎?」
「是什麼呢?」
「過去了。」丹翁低語。
「石子呢?」
前次入長安之前,空海一行人曾投宿的地方。
「話說回來,丹翁大師,我必須向您致謝。沒有向您致謝就告別大唐,將會是我的遺憾。」空海說道。
「可以嗎?」
丹翁凝睛細看〈長恨歌〉,白髮在微風中搖曳。
「往生了嗎?」
靜默無語地,三人一起漫步在洛陽人群之中。
丹翁將〈長恨歌〉紙卷收入懷中。
「我聽到青龍寺大阿闇梨要回日本的風聲。我想,比起長安,在這兒用這樣的方式見面較好。」
「我本來打算今晚一起飲酒——」
「那樣的東西?」
「華清池的石子啊。」
「知道了。」
「與李白相比,白樂天又是不同的才能。他遲早會成名的吧。」
其後,臨別之際,「請您務必收下這個和*圖*書——」
丹翁頓步,向下俯視。
丹翁臉上浮現愉快的笑容,回答道。
一邊走一邊開懷大笑著。
「隨時候駕。」空海說。
「空海啊,你是什麼時候知道的?」逸勢問。
「算了。我不想讓你看到我二度的眼淚。」
「走掉了。」逸勢說。
「——」
「嗯。」
丹翁接過石子,收入懷裡。
「你要去哪裡?」
「正是。」空海點了點頭,說道:「請您收下〈長恨歌〉。」
隨即將頭髮納入懷中。
空海經逸勢這麼一說,「呵呵。」
丹翁再度仰望天際。
「致謝?謝什麼?」
逸勢雖已認出丹翁,但不能馬上會意過來。
「您現在就要走了?」
空海和逸勢站在原地,凝望丹翁的身影。不久,他便捲進人的漩渦,不知去向了。
「白樂天的詩作。」
微微一笑。「空海,哪裡奇怪了?」
一直饒舌的丹翁,忽然閉住了嘴。
「這是?」
空海自懷中取出紙卷。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