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爬行鬼 二

爬行鬼

女子說是主人貴子的舊識,這倒沒什麼問題。只是,她為什麼知道自己是貴子府邸內的佣人?
「基於難言之隱,我無法親自到貴子小姐宅邸。請大人千萬幫我這個忙。」
第二天早上,遠助便辦完了事。
「是這樣的……」
宅邸主人是某達官貴人的情人,名喚貴子。
妻子細女看到遠助回來,歡天喜地,在看到丈夫手中的盒子,問道:
「什麼東西跳出來?」
回頭一看,只見橋頭佇立著一位頭上披著罩褂的女子。
直瞧了一眼,便「哇!」地大叫一聲,用力拋出盒子。
鮮紅雙脣欣欣自得的微笑:
揭開包裹在外的絲綢,裡面出現一個鑲上精美螺鈿花紋的漆盒。
「那就萬事拜託了。」女子深深行禮。
遠助循著血跡走出茶室,來到走廊,發現那東西已從木板門縫隙中鑽出去了。
「我在此等大人歸來的目的,正是想託大人將這個轉交給貴子小姐。和_圖_書
幸而將近滿月的月亮正從東方上空升起,藉著月光,遠助片刻不停的走著,終於在深夜前回到自己家。
「兩天前,偶然看到大人渡過這座橋往東行,那時,看大人身上的裝束輕便,猜想大概兩三天便會回來,便在此地等待……」
細女不禁大叫,聲音傳到遠助耳裡,他也起床了。
「你叫什麼名字?」遠助問。
細女終於下定決心,翻身爬起,點著燈火來到茶室。
「有事嗎?」遠助問女子。
語畢,女子深深行禮,轉身離去。
是女人的聲音。
奇怪,方才通過橋頭時,明明不見任何人,然而眼前卻出現一位女子,想必是自己急著趕路忽略了女子吧。遠助如此暗忖。
說完,便將盒子擱在茶室內的架子上。
「請原諒我現在暫且無法稟告,等貴子小姐打開盒子,一切就會明白了。」女子回說。
「咦,那是什麼東西?」
用那麼和_圖_書漂亮的絲綢包裹著,到底是什麼盒子呢?
「怎麼回事?」
女子回說:「我曾經數次路過宅第,所以知道大人的容貌。」
「是。」女子點頭,回說:「我和您的主人貴子小姐,往昔有過泛交之緣。」
有位姓紀、名遠助的男子。
遠助舉著燈火照亮妻子所指之處,驚見地上有一條好像某物爬行過,又像拖著什麼的鮮紅血跡。
啥?
回到茶室,細女總算可以開口說話,她向丈夫說:
愈想愈覺得奇怪,愈想愈氣憤,愈想愈睡不著。
女子鬆開抓住罩褂的手,伸進懷裡,取出一個以美錦包裹、類似信盒的盒子。
遠助問妻子,但妻子細女的嘴巴宛如鯉魚一張一合,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伸手指著地板一處。
「哎呀!」
遠助放棄尋找女子,抱著盒子往前走。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遠助慌忙回說:「沒什麼,不是大不了的東西,你別介意和*圖*書。」
雖有三天時間可以讓他辦事,但女主人吩咐的事其實花不了那麼多時間。
她將燈火擱在一旁的架子上,伸手取下盒子。
細女一時衝動,打開了盒子——
盒子有東西蠕動,一個黑色的怪東西衝出盒外。
遠助來到茶室一看,發現妻子四肢發軟,跌坐在地上,全身直打哆嗦。
女子將盒子硬塞到遠助手中。
「大人……」
本來可以在大津多住一晚,第三天再回到宅邸即可。不過,只要趕在當天進京,遠助便可以先回自己家,在細女身旁休息一天。一想到此,遠助就決定動身踏上歸途。
算了。
來到離京城不遠的鴨川橋附近時,太陽已下山了。
接著又說出令人心驚的話:
遠助又覺得很奇怪。
遠助不得已只好繼續前進,跨出兩三步後,又在意起那女子的事。回頭想叫住女子,拒絕她的請求,女子卻已不見蹤影。
由於女子頭上披著罩褂,遠助hetubook.com.com看不見她的全部五官。只能隱約看到白皙下巴與鮮紅雙脣。
此時太陽已西沉,四周昏暗不明。
她本來就是嫉妒心強的女人,竟認為那盒子一定是丈夫在旅途中買來打算送給某女人的禮物。
這時,傍晚已過,夜色更加濃重了。
然而遠助的妻子在丈夫因長途跋涉而倦累不堪、呼呼大睡後,仍惦記著那盒子,輾轉不寐。
遠助抬頭望向架子,蓋子掀開的盒子還擱在架上。遠助伸手取下盒子,探看盒內。
他是美濃國人,在四條堀川附近某宅邸當門房。
原來如此。
遠助不由得收下了盒子。
遠助心想:不知收下盒子後會發生什麼事,便打算將盒子還給女子,正欲開口拒絕時,女子已比他先一步說:
待遠助舉著燈火再度仔細端詳,才看清楚裡面裝著兩顆連眼皮一起挖出來的眼珠,以及一根連帶陰|毛剜下的陰|莖。
渡過黃昏時分的鴨川橋,遠助聽到有人在叫hetubook.com.com喚自己。
「不知道。我嚇了一大跳,根本沒有看清楚。」細女奄奄一息地說。
他沒有勇氣繼續追蹤下去。
「為什麼要等我回來?」
「盒子……我打開那盒子,裡面跳出一個恐怖東西……」
「目前只能告訴大人一件事,那就是將盒子轉交給貴子小姐之前,無論如何都請大人千萬別打開盒子。萬一打開了,對大人是有害無益……」
當初受聘上京時,他同妻子細女一起來。
這女子似乎在此地等了兩天,既然如此,這兩天的時間,應該足夠讓她來回貴子宅邸一趟了——遠助在內心如此暗忖。
遠助問了女子。
某天,女主人貴子吩咐遠助出門辦事,於是遠助來到大津。
「為什麼不自己送去呢?」
「那麼,萬事拜託了……」
沙沙!
遠助平常都在四條堀川宅邸任職,但只要一有機會,便會回到西京自宅,與細女一起過活。
「老實說,我想託您帶一樣東西給貴子小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