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迷神 四

迷神

伊通之妻是藤子。
藤子是大和國人,也跟隨入宮任事的父親來到京城。
隨著笛聲接近,藤子內心也逐漸萌生另一種迥異於欣喜感情的不安。
藤子從格子板窗縫隙往外偷窺,只見伊通佇立在夜空灑落的月光中。
每到夜晚,藤子總會想起伊通溫柔的話語與那擁抱自己的手臂;碰到月明如水的夜晚,更會回憶起伊通的笛聲。
無論如何都要見丈夫一面。能不能幫她了結這心願?藤子向智德哭訴。
那笛聲,逐漸挨近。
雖害怕,又想見他。
「也難怪妳會害怕。因為不忍心看妳對我茶思飯想,我向閻王告假,好不容易才如此回來看妳,既然妳這樣害怕,今晚還是回去好了……」
是已成為亡靈,外貌變成鬼魂了嗎?或是像空氣那般、沒有軀殼的魂靈呢?
「我不知道鼠牛目前身在何處。即便知道,也無法保證他肯不肯善後。就算他答應了,恐怕又要花一筆錢吧。」智德的態度極為冷淡。
躺在被褥中輾轉不寐的藤子,和_圖_書無意中聽到不知從何處傳來的笛聲。傾耳靜聽之下,才聽出那正是曾經夜夜思念的伊通所吹的曲子。
「說已經向晴明透露了鼠牛大人的住處?」
「好吧……」智德點頭應允。
同已是死者的伊通相會,自己又到底想怎樣呢?
「於是,她便到智德法師那兒去求救。」
「那麼,您認識具有這種法力的大人嗎?如果,可以了結我的心願……」
未睹佳人影 愁腸寸斷冥途行
伊通說畢,再度吹著笛子漸行漸遠。結果,連續三夜,伊通都回來了。
「那麼,能不能請那位鼠牛法師再來一趟?」
「是誰?」博雅問。
「帶路者?」
「結果,藤子夫人便來哀求我想辦法。」
雖未特別拜人為師,卻吹得一手好笛。
笛聲,愈來愈接近了。
想到往後每晚都會發生同樣的事,連藤子也開始驚恐萬分。於是,藤子又跑到智德法師那兒,向智德法師哭訴:見不到丈夫沒和-圖-書關係,能不能讓那東西不要再來了……
「伊通不會馬上出現,大概需要五至七天,也許更久,十天才能出現也說不定。畢竟,從那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旅途很長。」鼠牛法師如此吩咐後,便告辭了。
那翅膀不是鳥類般的翅膀,而是蝙蝠。只是,那老鼠並非蝙蝠,確實是一隻小萱鼠。那隻有翅膀的萱鼠,微微揮動翅膀,在牛車前飛翔。
沒想到,藤子成為伊通之妻後的第三年,丈夫竟與父親一樣,害了時疫而過世。
年輕時便來到京城,由於小有才智,在宮中供職。
藤子欣喜若狂,翻身坐起,靜待笛聲來訪。

「你知道是誰嗎?」
往後,將無法再見到伊通,也無法依偎在伊通懷中,更無法聽到笛聲了……想到此,藤子便會淚流滿面,徒增心焦如焚的思念情懷。
「這是去年秋季的事。」晴明說。
老鼠身上有翅膀,啪嗒啪嗒地上下揮動。
「是的。鼠牛大人知道我們現在正要前往他那兒和*圖*書。」
心裡很害怕。
「可是,藤子夫人依然提不起勇氣開門。」晴明說。
藤子每夜都在等待……今晚回來嗎?還是明晚才會出現?然後,到了第十天……
「那是返魂術,我這種程度的陰陽師,根本無能應付。」智德說。

「為什麼?」
晴明不回話,瞄一眼垂簾外,喃喃自語:「看樣子,對方來了。」語畢,掀起垂簾往外觀看:「果然來了。」
她手邊多少有些父親與丈夫雙方留下來的財產。
看到伊通已寬衣解開裙褲腰帶,藤子更是睹物生情,懷念起過去的美好時光,反而無法開口回應。
他二話不說便收下錢,施行了法術。
毫無疑問,那聲音正是心愛的伊通。
夫妻之間,感情甚篤。
菅原伊通是河內國人。
「原來如此……」博雅點頭。
藤子從格子板窗縫隙仔細觀望伊通全身,果然發現他身上四處都在噗噗冒煙。
可是,就算伊通是死者,還是想見他一面。
藤子每夜以淚洗面。
每逢明和圖書月清風的夜晚,伊通時常吹笛子給藤子聽。
猶豫之際,門外傳來伊通的吟誦聲。
藤子表示,花再多錢也心甘情願。
「只因妳太想我,痛念之情化為火焰,令我夜夜讓火焰燒得皮焦肉爛呀。」
「不是吧,應該只說了發生了什麼事而已。像鼠牛法師那種法力無邊的人,不必說出我的名字,他也能看穿是我安倍晴明插的手。看他現在派來了帶路者,可見已猜出是我了。」
父親與伊通相識,基於此緣分,伊通結識了藤子,彼此陷於交換信件與和歌的戀情關係。某年,藤子的父親因染上時疫而過世,兩人也成為夫妻。
晴明邊說,邊掀開垂簾讓博雅看帶路者。
然而,藤子還是提不起勇氣開門。
「唔……」
最後,藤子終於痛不堪忍,就算丈夫已死,也要見死去的丈夫一面。
除了臉色蒼白外,伊通的外貌與生前毫無兩樣,令藤子愈加眷戀,也愈加恐懼。
「結果,智德法師不知從哪裡帶來一位法師……那法師正是鼠牛法師大人。」和圖書晴明道。
「的確知道。」
「大概是智德法師告訴他的。」
應該為丈夫開門,還是不該開呢?
翻越黃泉山 不堪寂寞獨哀哀
「鼠牛大人派來的帶路者。」
那晚,月色很美。
意思是:翻越了黃泉山,行走在冥途之路的我,之所以會如此悲哀,是因為見不到心愛的佳人……
「什麼來了?」
博雅從垂簾望出去,只見半空中漂浮著一隻老鼠,正往牛車前方的方向凝視。
「藤子呀……藤子呀……」門外傳來細微笛聲,「幫我開一下門吧……」
「話又說回來,並非任何人都能施展返魂術。在京城,除了我,頂多只有另外一、二人……」
兩種感情在藤子內心交錯起伏時,笛聲在家門前停止了。
丈夫到底會以何種容貌回來呢?
「真是抱歉……」智德搖頭回答,「在下無法讓死者復甦。」
鼠牛法師年約五十出頭,或許更年長。
藤子又表示,視情況,就算賣掉宅邸也無妨。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