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為誰而若有所思 五

為誰而若有所思

總之,壬生忠見的冤魂化為鬼魂,每晚出現在宮中,每次都喃喃唸著自己的和歌,最後消失在紫宸殿方向……這則小道消息,傳到了皇上耳裡了。
知道忠見幽魂出現的人,都認為只要不傳至皇上耳裡,彼此心照不宣即可。
「喂,我不是說過不能這樣稱呼皇上嗎……」
去年春季,宮內的和歌競賽結束之後一陣子,壬生忠見的幽魂才開始出現在宮內。
時刻未到中午。凝聚在庭院草叢上的朝露,還未完全蒸發。
說他是和歌競賽慣手或許太難聽了,不過,在當時應可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和歌競賽人才。
「不用退席,博雅,你就坐在原地。這位訪客來找我的目的,跟你剛剛說的事並非完全無關。」
人們都猜測,大概是忠見的〈迷戀伊人矣〉和歌輸給兼盛的〈私心藏密意〉,他才會患上拒食症。
和歌競賽結束第二天起,忠見便臥病在床。他患上了拒食症,任何東西都無法下嚥,逐日消瘦衰弱。若是硬要他吞下食物,他就會嘔吐。
「迷戀伊人矣……我只自如常日行,風聲傳萬里,此情才萌發心頭,但望人人都不知……」
三十出頭時,他當上了攝津文書記錄地方官,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份卑職。以官位來說,是從八品上。
「簡單來說,因為宮內目前整體的氣脈,包括那個忠見大人的幽魂在內,都非常穩定。如果硬要排除無害的東西,攪亂了安定氣脈,很可能會發生其他怪事,或許會招來更惡劣的幽魂。」
壬生忠見是壬生忠岑之子,忠岑正是名垂青史的《古今和歌集》編纂者之一,忠見過世後,入選為三十六歌仙之一。
「你知道宮廷內出現忠見大人幽魂的事嗎?」博雅問。
「好像吧。」晴明右手支在下巴,點點頭。
「萬一皇上知道是式神在搗鬼,晴明啊,你的性命恐怕很難保。」
兼盛探病回來後,會向週遭人歎道:「那模樣,已經形同厲鬼。」
「是壬生忠見大人的幽魂吧。」晴明點頭。
那晚,工匠聽見遠處傳來某種聲音,起初以為聽錯了,傾耳靜聽之下,果然有聲音傳過來。那是男人的聲音。男人正悲切地吟詠和歌。
應和元年(西元九六一年)春季,為了壬生忠見幽魂的問題,源博雅來到晴明宅邸。
「忠見大人今晚怎麼沒出現?」
忠見只要在攝津聽聞和歌競賽,必定一路省吃https://www.hetubook.com.com儉用來到京城,四處兜銷自己的和歌。
「是的。」
「是要我想辦法?」
「讓式神每晚到那男人寢室,在他耳邊喃喃細語,叫他不要理會忠見大人,這樣好不好?」
即使總算吞得下稀飯了,也會立即嘔吐出來。全身消瘦到只剩下雙眼炯炯發光的地步了。
「那男人……」
「可是,皇上終於知道這件事了。」博雅說。
「什麼意思?」
我只自如常日行……風聲傳萬里……
換句話說,約是在天德四年宮廷和歌競賽宴會後的一年。
「是工匠看到了幽魂吧?」
他不會做些什麼壞事,只是出現,邊朗誦自己的和歌,邊在宮內散步,最後消失,如此而已。
忠見每次都租借曲殿房間,寄居在那兒。
不久,忠見的幽魂便出現於宮內。每逢深更半夜,忠見的幽魂會出現在和歌競賽地點的清涼殿附近,口中喃喃自語,茹泣吞悲地朗誦自己的和歌。
對忠見這種官位卑微的人來說,和歌競賽正是向殿上人推薦自己,並賺取外快的難逢良機。
「晴明,既然你如此說,那應該是事實吧。問題是皇上不這麼想呀……」
「你早就知道了?」hetubook•com.com
「帶他到這兒來吧。」
由於經濟拮据,每次上京參加和歌競賽時,他都寄居在朱雀門曲殿。曲殿是門警公務員住宿的地方,簡單來說,是門警值更室。
「這話怎說?」
忠見的臉雖然面向兼盛,但眼神卻視而不見。不但沒換過衣服,似乎也沒洗澡,身上傳出一股野獸臭味。
兼盛與忠見的年齡相仿,兩人均是三十出頭。忠見臥病在床時,兼盛還特地去探病。這時的忠見,已消瘦得如同皮包骨。
可見,壬生忠見在京城不但沒有朋友,也沒有能幫他介紹適當住宿的門路。
「因為訪客正是壬生忠見大人的父親,壬生忠岑大人。」晴明說。
「沒打擾你吧?」博雅問晴明。
女子來到晴明面前,微微頷首報告:「約見的訪客大駕光臨了。」
博雅還未語畢,窄廊另一端便出現一個全身裹著十二單衣、嬌艷動人的女子,往這邊走來。
晴明說畢,女子又微微頷首,往來時的方向退去。
不過,庭院深處那株野櫻古木,開滿了令枝頭低垂的櫻花。
隨著聲音傳來,工程進行到一半的清涼殿暗處也出現一道全身發出蒼白磷光的人影。
如同往常,博雅與晴明坐在面對庭院的窄廊。
和_圖_書必真的經濟拮据。
他朗誦著自己的和歌,穿過仙華門,穿過南庭,來到紫宸殿,消失。
迷戀伊人矣……
離八重櫻開花期尚早。
「正是如此,晴明……」博雅點頭。
目前,有眾多工匠在清涼殿工作。去年秋季,清涼殿因落雷而失火銷毀。為了重建清涼殿,宮內自去年開始就在進行土木工程。工匠的工作時間是早朝至傍晚。
雖然無風,淡桃色櫻花花瓣還是零零落落地飄落。
因而自十天前起,有幾名工匠會留在宮內直至夜晚,以便加班趕工。工匠在現場燃起篝火趕工,有時會工作到深夜。結果,大概是六天前夜晚,湊巧有三名工匠留下來趕工,就這樣撞見了忠見的幽魂。
「我也看過幾次忠見大人的幽魂,那是無言的幽魂。他根本不在乎其他人,只關心自己。事到如今,那幽魂其實也可說是必要的存在。」
「那,我先退席吧……」博雅欲起身。
並非許多人都看過他的幽魂,只有值班的人偶爾會撞見他。可怕雖可怕,但若是不出現,宮內人還會拿他開玩笑:
天曆七年(西元九五三年),正是天德四年的和歌競賽前七年,宮內也舉行了一場和歌競賽,忠見於那時用了眾多筆名參賽。之後,直至天https://www.hetubook.com.com德四年,每逢宮內舉行和歌競賽,他都參加。
「中午有一位訪客來,反正還有時間。」晴明望著博雅,背倚柱子,「有事嗎?說來聽聽吧。」
「然後呢?」晴明問。
那人影,口中吟詠著和歌,在黑暗中往前漫步而來。人影似乎沒察覺佇立在現場的三個男人,走過清涼殿前……
「正是。」
據說,忠見過世時,消瘦得如同幽魂,人們抱起屍體時,發現他的體重不到原本的一半。
博雅是突然來的,身邊沒帶任何隨從,單獨一人徒步來到這兒。這男人,身份是殿上人,卻偶爾會如此率性而為。
連續兩晚都發生同樣的事。
拐彎後,來到紫宸殿時,男人突然消失了。四周只剩下深濃黑暗。
一片花瓣飄落了,還未落在地上,另一片花瓣便已離開枝頭。
和歌競賽結束半個月,忠見過世了。
此情才萌發心頭……但望人人都不如……
「大概在苦心吟誦新作品吧。」
兼盛去探病時,忠見睡在只鋪著草蓆的病床上。他見到兼盛時,疲弱地起身,小聲唸著自己那首和歌:
「不過,因為皇上催促……」
男人邊吟詠邊往左轉彎。
「皇上很在意,下令要人想辦法解決……」博雅低頭,眼角往上斜視,窺視晴明的表情。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