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為誰而若有所思 七

為誰而若有所思

淺綠原野望,野地似落霞
在忠岑眼裡,白色櫻花是悲哀的色彩。
開頭的詞覺得還不錯。但後面應該接「想來已來臨」或接別的詞好,忠岑猶豫不決。
帶來的旅費都花光了,沒錢回故鄉,忠岑只好來到睿山。
「我來了。」鬼魂每次都這樣說,「這回要寫什麼好呢?對了,這樣如何?」而且每次都興高采烈地幫忠岑創作和歌。
如此,一年過了,三年又過了……
爛漫香又豔,美哉櫻花也
「吉野?」忠岑跟著唸出來。
時已立春乎
我生長在貧窮地方官的家庭。……
就在忠岑百思不解時,朗誦同一首和歌的聲音又傳到耳裡。
自己除了寫和歌以外,沒有其他任何才能。而這唯一的和歌才能,竟然又比別人拙劣。
那聲音剛唸完一句,忠岑便接口唸出下一句。
「是嗎……」
「結果,那鬼魂也附身在兒子忠見身上,直到今日。」忠岑向晴明與博和_圖_書雅說。
若是有錢,不但可以得到更有力的門路,也可以增加推銷作品的機會。只是,忠岑不但兩袖清風,在京城也沒有門路與熟人。
「是呀。你那時內心很煩惱,認為自己缺乏和歌才能吧?」
「這首作者不詳的和歌,正是我的作品。」鬼魂提高聲音。
忠岑迷惘了一陣子,終於答應鬼魂的提議。
時值春季。正是野櫻盛開季節。山徑前方,可見已開的櫻花。
那時,事情就這樣而已。
「是我啊。前幾天,我們不是在睿山見過了?」聲音說。
為此,他曾經詛咒過父親的無能,更怨歎過自己的身世。時日一久,他逐漸知道自己其實也缺乏和歌才能。
「那時候的?」
聲音沒回答自己是誰,反而問忠岑:「怎樣?要不要我幫你作和歌?」
嗷!
「你自己不也是鬼魂?」
那年,忠岑又來到京城推銷自己的和歌,結果仍然力不從心,益發痛切領悟到自己的確缺乏和歌才能。
整座新綠山中,只有野櫻綻放那一帶輕飄飄包裹著一層朦朧白光。
「真的?」
「那就讓我作和歌。我來幫www.hetubook.com.com你作和歌,你再將我的和歌拿去參賽。」
往後不再寫和歌了。
「……薄霞緣何至。」某人的聲音結束了句子。
忠岑和著那莊嚴聲音,自己也跟著朗誦起來。
忠岑年紀輕輕的,便已經看透自己的才能。
忠岑想以和歌為生,於是,每逢和歌競賽,就仰賴比蜘蛛絲還要細微的門路,拚命推銷自己的作品。然而,每次都失敗了。
「當然可以,因為是我作的。」鬼魂回答。
「我死後,正因為太留戀這首和歌,才無法成佛,而成為現在的鬼魂。」
「立春……」忠岑唸出一個詞。
忠岑很喜歡寫和歌。雖然寫得不是很高明,但孩提時代以來便會創作還算不錯的和歌。
「想是想……」
「官位低實在不行,除非是高官,否則根本無法過正常日子。」這是忠岑父親的口頭禪。
回到攝津國,過了幾天,某夜,忠岑又在冥思苦想。原來他又想作和歌了。
「沒錯,我正是你們所謂的鬼魂。不過,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鬼魂。」
嗷!
算了,放棄和歌吧。如果這回能夠平安回鄉,大概不會再度和_圖_書上京了。
一首和歌漂亮地完成了。
「你知道《萬葉集》中那首『淺綠原野望,野地似落霞,爛漫香又豔,美哉櫻花也』的和歌嗎?」
然而,再如何絞盡腦汁,還是擠不出一句詞來。

這是一首傑作,而且,似曾相識。奇怪,到底在哪兒聽過呢?
野櫻枝頭因花瓣的重量而下垂,四周無風,櫻花花瓣欲繽紛飄落。
爛漫香又豔,美哉櫻花也
「是我,是我。」聲音回答。
「我的作品中,如今除了這首還留在人世,其他還有一、二首。而且都作者不詳,這真是悲哀呀,真是令人捶胸頓足呀。」鬼魂愈講愈激昂,「這樣的事能夠原諒嗎?」
鬼魂又說,你不是打算放棄和歌嗎?既然如此,這樣好了,和歌由我來作,你以能夠參加和歌競賽為樂,我以我的和歌能在競賽會場讓人朗誦為樂。這樣不是很好嗎?
「當然知道。那天。在睿山櫻花樹下,你不是朗誦了這首和歌嗎?」
這時,忠岑聽到不知傳自何處的莊嚴聲音。
只要聽到別人朗誦,便可和*圖*書以立即判斷出對方的作品水平。換句話說,可以分辨出傑作與凡庸之作。
忠岑察覺到這點。因此,他也深知自己的和歌才能到底有幾把刷子。
忠岑暗忖,難道是某個人們看不見,卻喜歡和歌的鬼魂?

「我?」
話雖如此,自己卻分辨得出和歌的優劣。
忠岑懷著如此心思爬山,爬著爬著,情不自禁潸潸淚下。

一定是鬼魂看到山中盛開的櫻花,對櫻花那壯觀的美一見傾心,而不由自主朗誦出自己熟悉的和歌。
鬼魂的聲音又說,變成鬼魂後,每逢看到漂亮櫻花,便會自然而然開口出聲朗誦起自己的和歌。
那聲音似乎來自眼前盛開的櫻花叢中。不過,又似乎是從櫻花樹上方傳過來的。然而,櫻花枝頭上不見任何人影,附近也杳無人跡。

「具有和歌鑑賞能力,與自己能否創作和歌,似乎是兩回事。」忠岑說。
薄霞緣何至
原來如此。原來是《萬葉集》。《萬葉集》中的確有這首作者不詳的和歌。
可是,無論忠岑再如何定睛細看,還是尋不著任何人影。https://www.hetubook.com.com

突然間,不知道從何處響起某人的聲音:「時已立春乎,吉野春日本遲遲……」
「你不想參加和歌競賽嗎?」
唸畢,櫻花樹幹上方突然灑落一串爽朗笑聲。
這是多麼美的景色啊……
「可以參賽嗎?」
小時嘗盡了貧窮的滋味,因而自懂事以來,我便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也要上京求取更高的官位不可。

淺綠原野望,野地似落霞
「是誰?」忠岑出聲問。
雖然作品還不錯,但僅是不錯而已,根本達不到可以參賽的基準。
看樣子,自從他領悟自己缺乏才能後,竟比往昔更寫不出任何一個字來了。
「和歌?」
時值深夜。
吉野春日本遲遲
壬生忠岑開始敘述起來。
真是奇怪。話又說回來,是誰在朗誦這首和歌呢?
「立春……」忠岑再度唸出聲。
鬼魂放聲大哭起來。


只是,即便對方是鬼魂,忠岑卻絲毫不覺恐怖。
那以後,每當忠岑接到和歌競賽的通知,鬼魂便會出現。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