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03:付喪神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俯臥巫女 五

俯臥巫女

「在下告辭了。」
兩人來到京城東方盡頭。
看樣子,至少有十年以上無人居住。
原來是間破廟。屋頂已腐朽不堪,部分牆壁也塌落了。
他膚色曬得黝黑,加上汙垢,整張臉又紅又黑,佈滿無數深長皺紋。獅子鼻,目光炯炯有神,宛如猛獸般發出黃光。
另一個男人是老人。白髮蓬亂,身上穿著不知多久沒洗過的骯髒公卿便服。
「你終於來了,晴明……」老人說。
「說得也是。」
老人不耐煩地伸出右手抓起黑蛇,擱在手掌中,然後舉到眼前,噘著嘴脣含住蛇頭,滑溜地一口氣吞下。
「果然是您。」晴明的鮮紅雙脣浮上微笑,「能夠下那種咒的,應該沒幾人,所以我猜想可能是您。」
「你不m•hetubook•com.com用轉過身來,不用讓我們看到您的容貌。如此,方才那名字,便只是我擅自猜測而已,沒人知道您到底是不是藤原兼通大人。若事情可以如此解決,我和博雅無意向兼家大人報告此事。」
「一定代為轉告。」
「別讓他進來!」破廟內傳出叫聲。
帶路的黑蛇正纏在老人腳邊。
聽到晴明呼喚自己的名字,背向入口的男人全身震了一下。
「為什麼要做出那樣的事?」
「是。」女人點頭,「主人說過,大概只有晴明大人能夠解決那瓜裡的毒咒。如果自己所下的咒被趕回來,而且有人跟在咒後面一起來的話,那人一定是安倍晴明……」
晴明與博雅不理會那叫聲和*圖*書,在女人催促下逕自走進破廟。
黑蛇在石頭間、樹根上,沿著小徑往上爬行。
「受人之託?」
「是。」
「晴明,這老人是那位……」博雅問道。
「您是說,為了消遣?」
是男人的叫聲,聽起來像是走投無路般。
「事情結束了。」
「受人之託呀。」
女人行了個禮,示意晴明進入破廟。
「正是那兒。」
黑蛇緩慢地爬進破廟。
「那就好。」
走著走著,偶爾可見人踏過的痕跡,也有看似某人欲用石頭搭出石階的遺跡。
雖然還未到傍晚,四周卻已昏暗起來。因為杉樹樹梢擋在頂上,陽光無法射進森林。
眼前這女人似乎是兜售瓜果的女人。
「吾人怎麼可能想出這種事?又刻意去和*圖*書做?」
約莫四十左右、眼睛細長的女人。
晴明正要行禮告辭,道滿又呼喚:「等等,晴明。」
「是蘆屋道滿大人……」晴明低聲唸出老人的名字。
「回去吧,晴明……」
「當然可以。晴明,你就向兼家大人說,這回的事完全是道滿的餘興。為了表示吾人的歉意,往後若是碰到晴明無法解決的問題,盡可來找吾人。想呼喚吾人時,只要在颳西風的夜晚,往空中拋出一百張寫著吾人的紙片便行了,三天之內,吾人必定會到兼家大人家宅邸打擾……」
進入山中後,不知不覺,四周已盡是杉樹。一或兩人也無法環抱的巨大杉樹神木,往天空直線伸展。
「是。」
「我也是受人之託。」
「我可以認為這件事和-圖-書就這樣結束了嗎?」晴明問。
破廟很小,一進去便是正殿,不過,沒有任何主佛。
「有這個打算。」
「什麼事?」
空氣變得沁涼如水。
對晴明與博雅來說,那老人並非陌生人。
森林小徑形成一道緩坡,持續往上延伸。
正是藤原兼家的兄長。
「你們已知道我會來?」晴明問。
「你真是聰明人,晴明……」道滿咯咯笑出來。
「是的。」晴明點頭。
「是呀,晴明,你這回的多管閒事,難道不也為了消遣?」
破廟內有兩個男人。
「久違了,晴明……」
「是嗎?」蘆屋道滿往裡瞄了一眼,「吾人早就向那男人說過了,無論是賀茂忠行或兒子賀茂保憲,誰出面都無所謂,但要是晴明出面,吾人就要打退堂鼓和*圖*書。」
「吾人只是消遣一下而已。」
「你會去那女人那兒吧?」
「喔。」
其中之一看似身份還算高貴,身上的服裝乾淨整齊,與破廟不搭調。此男人站在裡邊,背向入口。
「博雅,走吧。」晴明催促博雅,自己先轉過身走向門口。
「這回的結果又跟上次一樣。」
「到了,博雅。」晴明仰望小徑前方說。
是個女人。
「您是安倍晴明大人吧?」女人喃喃自語低聲問道。
兩人與黑蛇來到那建築物前。
晴明與博雅正打算跟著黑蛇走進破廟,冷不防,破廟中出現一道人影。
黑蛇依然以人步行的速度在地上往前蛇行。
「兼通大人……」晴明喚出那男人的名字。
「主人已在內恭候許久。」女人說畢,示意兩人進屋。
「沒錯。」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