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陰陽師14:醍醐卷

作者:夢枕獏
陰陽師14:醍醐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吹笛童子 二

吹笛童子

晴明開始述說。
「我怎麼說得出這種話?」
兼家覺得很有趣,到處說給別人聽,眨眼間,風聲便傳遍整個宮中。
「嗯。」
「有人吹笛吹得比源博雅好,這種話,怎麼可能在當事人面前說呢?」

「結果那女人假裝已入寢,不讓兼家大人進門。」
天已放晴,明月當空。
「你就高興吧。難道你要到處向人辯解,其實昨晚那笛聲是你吹的?」
晴明將背靠在柱子上,正舉起酒杯送至口中,聽博雅如此說,酒杯停在唇邊,開口問。
「不過,我總覺得有點怪,我應該高興,還是不高興呢?我完全糊塗了。」
信中寫滿了怨言,還責怪兼家大人是不是因患上惡疾才故意失約,真是位令人頭痛的人——云云。
「事情是這和-圖-書樣的。」
「那月亮很像剛出生的粉|嫩嬰兒……」
若與伊相見,郎君之病,終可以勿藥而愈。
據說,當時兼家命扈從停車,聆聽了好一陣子笛聲。
「不過,昨晚那笛聲確實非常美妙,簡直不屬於這世間所有。說到笛聲,源博雅大人的笛聲也相當美妙,但恐怕仍遠不及昨晚我所聞……」
紅唇微微浮出笑容。
「話說回來,昨晚真的很舒服……」博雅說。
和歌大意如此。
「那就置之不理吧。三天後,風聲自然會平息。」
「是啊,晴明,你怎麼知道這事?」
「在我面前?」
「一直下個不停的雨,到昨天傍晚不是停了嗎?」
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為伊消得人憔悴;和圖書
「西京有位女性是兼家大人往訪的對象……」
信中附有如上之和歌。
「什麼意思?」
「結果,到了夜晚,烏雲散開,月亮現身……」
「風聲?什麼風聲?」
「可是,昨晚的笛聲,博雅啊,原來竟是你吹的……」
「有道理。」
「後來呢?」
「出門後,卻又升起薄霧,蒙住了月亮,但還不至於難行,和圖書所以我就邊吹笛邊隨意走著。」
「是嗎……」
安倍晴明和博雅坐在窄廊,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酒。
你因為見不到想見的人,才患上相思病的吧。除非你實際與對方相見,否則將無藥可救。
對方把兼家失約的理由歸咎於疾病,且斷言是相思病,還聲明除非來見自己,否則別無他法。這封信的內容不但給對方留下後路,還保全了女方自己的面子,甚至有一種說不出的詼諧味道。
「然後呢?」
「可是,晴明和_圖_書啊,我沒聽到這風聲。」

此外,據傳兼家還如此說:
「我聽到風聲。」
「月亮實在太美,我就帶著笛子出門了。」
兼家全神貫注傾聽,最後聽出笛聲似乎傳自廣隆寺山門附近。
「嗯。」
「昨晚,兼家大人照舊出門前往女人住處。事前,雙方已交換和歌聯絡過了,兼家大人也在信中通知對方大約會在什麼時刻抵達。之後,兼家大人興致勃勃地出門……」
「別急,別急,我從頭慢慢說給你聽……」
「聽說,他在途中,就在女人住處附近,突然聽到笛聲……」
「聽說兼家大人挨了女人罵。」
梅雨在昨晚便結束,吹拂庭院草叢的風,出乎意料地乾燥。三三兩兩的螢火蟲在黑暗中翩翩飛舞。
晴明說畢,一口喝乾杯內的酒,https://m.hetubook•com.com擱下空酒杯。
「兼家大人所說『博雅大人也遠不及』的笛聲,原來是博雅本人吹的,看來連兼家大人也沒聽出是你的笛聲。」
晴明描述了傳遍宮中的風聲後,再道:
哎呀,今晚竟然碰上風雅人士的笛聲——
兼家聽了一陣子笛聲後,再前往女人住處,但抵達時,東方天空已開始泛白。
「我沒聽說這件事。怎麼回事?兼家大人挨女人罵,和我吹笛到底有什麼關係?」
酒杯若空了,一旁的蜜蟲就伸出白皙手指,舉起瓶子往空酒杯注酒。
「停了。」
「博雅,因為聽到這風聲的人,都不好意思在你面前說。」
「隨意走著?莫非,你一直走到廣隆寺山門……」
兼家回到自己住處後,當天中午,女人遣人送來一封信。
博雅點頭,舉起自己的酒杯送至唇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