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無翼蝙蝠

作者:黃鷹
無翼蝙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回 蝙蝠

第一回 蝙蝠

茶寮中一眾鏢師趟子手兵刃紛紛撤出,「嗆啷」之聲不絕於耳。
語聲未已,一雙日月鉤已然撒在手中。
像雷鳳這樣的一個人,毫無疑問是保鏢這種行業的天才。
張半湖一愕,道:「蝙蝠?」
好厲害的毒藥!
有人說:蕭七乃是天下第一美男子。
雷鳳追問道:「蕭什麼?」
陶九城笑道:「你們女孩子的心事瞞不過我這個老江湖,好,很好,鳳姑娘也是時候了。」
陶九城打了一個哈哈,道:「到底薑是老的辣,你老兒這樣一說,我們倒是不好意思少給。」
陶九城、張半湖猛吃一鶩,循聲望去,就看見一個趟子手雙手握著自己的喉嚨,緩緩正向桌旁倒下!
蕭七
人看來卻是更美麗了。
在武功方面,他也是得天獨厚。
雷鳳不由自主一縮手,道:「你都看到了?」
蝙蝠冷笑道:「很快你就會知道是不是了。」
她的氣息也變得有些急速,就連秋菊都感覺到了,忽然問道:「小姐,你這樣緊張幹什麼?」
這兩人出身比雷迅、韓生更早,經驗豐富,武功也不錯。
老翁又是一疊聲的招呼道:「爺們自便。」
陶九城也沒有例外。
在三輛鏢車之上都插著一面三角小旗,鮮紅色,只繡著「鎮遠」兩個字。
老翁道:「這個他倒沒有說。」
天地間仍然是那麼蒼涼,雷鳳眉宇間的落寞卻不知何時一掃而空。
何況在他們的經驗之中,這還不是最槽的一間茶寮。
老翁連隨從袖中取出一封信來,一個趟子手慌忙接下,無須雷鳳開口吩咐,逕自送到雷鳳面前。
蝙蝠即時沉聲道:「這些蝙蝠都是真真正正的蝙蝠,至於我這個蝙蝠,雖然並不是它們真正的同類,卻是人間獨一無二的無翼蝙蝠!」
「噗噗」的振翼聲此起彼落,響徹整個茶寮。
幹鏢師這一行,本來就不容易出名。
張半湖接口喝道:「有種的告上名來。」
若說她有弱點,這相信便是她的弱點。
旁邊秋菊立時覺察,目光亦吸引過去。

一隊人馬這時候正在古道之上。
秋菊不由自主的嘆一口氣,那無可奈何之色卻更濃了。
因為他很多煩惱都是由此發生。
陶九城、張半湖也只是聽說。
因為告訴他們蝙蝠已死亡的並不是別人,正就是鎮遠鏢局的兩個總縹頭,雷迅與韓生!
陶九城忍不住再問道:「你究竟是誰?」
雷鳳道:「就是我們方才經過,在林外進口右側的天龍古剎。」
他們雖然並不清楚眼前這個無翼蝙蝠的厲害,但是一股無形的恐怖,難言的恐怖已經從他們的心底冒起來!
雷鳳嬌笑道:「約我在那兒會面的既不是和尚,相信也不是住在那兒。」
關於蝙蝠的傳說無疑很多,但都只是傳說而已,身歷其境的人絕無僅有。
兔死狐悲,五個兄弟倒斃在毒酒之下,他們無不想向眼前這個自稱蝙蝠的老翁討一個公道。
陶九城目光一轉,吩咐道:「大夥兒各自用茶,這位老人家的年紀已一大把,若是要他來招呼我們,可過意不去。」
陶九城、張半湖倒不在乎。
這個人和*圖*書現在也實在太有名。
她連隨壓低嗓子,道:「不知蕭公子找你有什麼事?」
雷鳳也不例外。
陶九城接吩咐道:「莫教這廝走出這個茶寮!」
那個趟子手有些奇怪,仍點頭道:「什麼事?」
老翁遂從喉嚨中發出了「吱」的一下笑聲。
老翁只笑不語。
但是到車馬走至,卻不請眾人進內,反而向領前的一個趟子手打聽道:「這可是鎮遠鏢局的鏢車?」
老翁一怔道:「也不少。」
風頗急,吹起了雷鳳外罩的披肩,也吹起了她束髮的頭巾。
信封內只有一張小小的字條。
她那匹座騎卻是白色。
即時又一聲,旁邊又一隻茶杯在地上碎裂,拈著這隻茶杯的是一個比較年輕的鏢師。
陶九城看在眼內,心頭又驚又怒,盯著那個老翁,厲叱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白馬紅衣,分外觸目,何況她身材那麼窈窕,相貌又那麼漂亮。
後面陶九城、張半湖兩個鏢師一直看在眼內,一臉奇怪之色,這下相望了一眼,雙雙策馬上前,陶九城遂試探問道:「鳳姑娘,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陶九城道:「即使不少,相信也都是趕路要緊,不會有幾個還有閒心留下喝茶。」
由那時候開始,即使是重鏢,除非鏢主人特別指定,否則都是由雷鳳押運。
她的嬌笑聲有如銀鈴,清脆悅耳。
眾人就像是走在血裡,尤其是雷鳳,一身紅衣鮮紅得有如鮮血,每經過楓葉濃處,整個身子就像是已融入楓紅之內,就像是已化為鮮血。
這番話出口,她臉上的神情就變得非就奇怪,是那麼無可奈何。
他的語聲嘶啞而低沉,很奇怪,驟聽來,完全不像是人的語聲。
因為他的手不知不覺已移向腰間那把大環刀上。
青驄玉馬紫絲韁,明珠寶劍白衣裳,這些年以來,也不知醉倒多少多情少女。
雷鳳一邊將信接下,一邊追問那個老翁:「那是什麼人?」
語聲甫落,人已倒下。
陶九城聞言心頭一動,奇怪的望著那個老翁,道:「平日這個時候好像並不很多人經過這裡。」
他們忽然發覺老翁的一雙眼睛已變成慘綠,就像是兩團鬼火!
茶杯脫手墮地,這個鏢師的右手亦反握住了自己的咽喉,一雙眼睜得老大,嘴唇哆嗦著,終於說出了一句話。
雖然是丫鬟,她待秋菊卻一直姊妹一樣,出入與共,而且授與武功。
那個老翁也正在望著他們,慈祥的笑容已變得陰森,眼神亦變得惡毒!
何況蝙蝠這個人已絕跡江湖多年,傳說中甚至已死亡?
雷鳳慌忙搖頭道:「沒什麼,只是一個朋友要見我一面。」
張半湖的一把大環刀與陶九城的一雙日月鉤,在江湖上薄有名氣,武功卻是在名氣之上。
這正是鎮遠鏢局的車子。
三輛鏢車,四匹健馬,二十七個人。
無情子劍動天南,斷腸劍之下從無敵手,也從無活口!
蕭七,有人說是一個俠客,也有人說是一個浪子。無論是俠客抑或浪子,在現在江湖之上,不知道這個人的相信不多。

老翁截口道:「蝙蝠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有時看來hetubook.com.com似乎就像是已經死了,其實仍然活著的。」
鎮遠鏢局的總鏢頭雷迅十年前奔馬江湖,一把魚鱗紫金刀連挑兩河十六寨,經過百數十次血戰,才建立鎮遠鏢局的聲威。
可惜任何人都難免有疏忽的時候,任何人也難免有自己的弱點。
古道,洛陽城外十里。
秋菊截口道:「誰說!」
老翁這時候又道:「茶方才泡好,爺們來得也正是時候。」
茶寮中有三張小小的破爛木桌椅,大概是開始的時候便是用它們了。
秋菊聲音壓得更低,道:「給不給我去?」
雷鳳「哦」一聲,目光落在信封上。
然而傳說中已經死亡的「蝙蝠」,現在竟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
她輕舒玉手,將字條從封內緩緩的抽出。
雷鳳今年還不到二十歲,走鏢卻已經五年。
老翁沉聲道:「我就是。」
那種慈祥的感覺已蕩然無存,越看也就越覺得不舒服。
她的視線,因為秋菊的開口已經轉落在秋菊的臉上,但迅速轉回。
第一年,雷迅、韓生緊隨左右,第二年雷迅仍然有些憂慮,到了第三年,就連韓生也放心了。
雷鳳搖頭道:「現在我怎會知道?」
「嗆啷」的一聲接響,張半湖那把大環刀亦已拔|出|來!
在茶寮陰暗的樑上赫然倒掛著無數蝙蝠,「噗噗」在振翼。
也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慘叫突然在茶寮中響起。
因為他們大都是年輕人,大都不知道有「蝙蝠」這個人的存在。
「斷腸劍」蕭七的聲名,在江湖只有在「無情子」之上。
整條道路驟看來就像是浴在鮮血之中,美麗不錯是美麗,卻美麗得有點兒妖異。
這種生意本來就不是一種賺錢的生意,要置換過新的一批又談何容易。
張半湖這時候也顯然已想起了什麼,變色道:「老陶,你是說那隻蝙蝠?」
話說到一半,已經被雷鳳揮手打斷。
她笑著勒轉馬頭,一聲嬌叱,策馬向來路奔回。
桌上放著有茶壺茶杯,雖然很多都崩缺,但看來倒也非常乾淨。
陶九城盯著他,忍不住又問道:「你真的是那蝙蝠?」
「一定!」雷鳳頷首作應,一面將信套回封內。
老翁道:「什麼仇怨也沒有。」
人的眼睛怎麼會這樣?
他們一些也都不恐懼。
他有一個好師父——無情子!
才抽出一半,她的目光就凝結,神情也凝結,氣息也彷彿已經斷絕。
陶九城道:「好,不說不說。」四顧一眼,便待指揮鏢隊繼續前行,那個賣茶的老翁即時上前,欠身道:「爺們路上辛苦了,何不進內喝杯茶?」
雷鳳輕呼道:「誰說我緊張?」
雷鳳再問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秋菊忽然又問道:「會不會,是蕭七公子?」
陶九城一怔道:「天龍古剎?」
美與醜,本來並沒有一個準則,然而見過蕭七的人,無論是男人抑或女人,縱使與他有仇怨,卻不能不承認他實在英俊得很。
陶九城聽在耳內,如夢初覺,脫口問秋菊:「到底誰約鳳姑娘?」
張半湖插口道:「以我所知,那間廟宇早已荒廢,很久https://www.hetubook•com.com沒有住人了。」
林外天龍古剎,有事共商。
「無翼蝙蝠……」張半湖一聲呻|吟,握著大環刀的支右手不覺間已起了顫抖。
兩人的身形同時展開,左右一分,將那個老翁夾在當中。
楓林外有一座小小的茶寮,陳設很簡陋,卻是另外有一種風味。
將字條抽出一半,雷鳳已看見這個名字,也就是這個名字令她完全失去常態。
他忽然嘆了一口氣,道:「可惜聰明人都不長命。」
老翁陰森森的笑應道:「要命的。」
老翁只是笑。
信封上一個字也沒有,旁邊秋菊探頭望了一眼,道:「小姐以為是那一位姓蕭的公子?」
陶九城道:「姑娘能夠肯定?」
也就是蕭七本人。
陶九城那剎之間突然想起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失聲道:「你就是那蝙蝠?」
雷鳳正就是其中之一。
方才老翁的笑容看來是那麼的慈祥,現在卻好像有些陰險。
這一個傳說,陶九城張半湖倒是很相信。
何況雷迅的女兒雷鳳青出於藍,武功得金刀銀劍之長,足可以應付一切。
張半湖道:「不錯!」
老翁賠笑道:「多多少少,看爺們心意。」
雷鳳在後面不遠,聽入耳中,插口道:「老伯什麼事找我?」
他們都不知道「蝙蝠」的恐怖、可怕。
這其間,他那個結拜兄弟韓生的一支銀劍,當然也幫了他不少忙。
陶九城、張半湖只聽得怔在那裡,除了秋菊,其他的人也沒有例外。
秋菊呼道:「說到那裡去了。」
賣茶的是個古稀老翁,遙見鎮遠鏢局的車馬走來,已迎出門外。
她仍然在笑,那笑容卻是顯得有些苦澀,淡然以指甲挑開封口。
一陣陣「噗噗」的奇怪聲音,立時在茶寮中響起來。
陶九城目光一落,道:「好主意,我們索性就在這兒歇一歇,等等鳳姑娘。」
每一個人的面龐都已變得紫黑。
陶九城笑問道:「這個茶怎樣算?」
老翁道:「什麼鏢也沒關係。」
這個女孩子,除了武功高強,心思還相當周密,所以到現在為止,一直都沒有失過手。
雷鳳道:「就是我了。」一臉的詫異之色。
驚訝之色逐漸淡去,喜悅之色相應更濃了。
他們動念未已,蝙蝠已應聲道:「在你們死亡之前,我是絕不會離開這個茶寮!」
老翁道:「因為我要的不是鏢,是你們的命!」
那個趟子手不由得一怔。
她卻並沒有因此驕傲起來,始終是那麼謹慎。
雷鳳點頭,道:「不要緊的,對方不是壞人。」
眾人笑應著,三三兩兩圍上桌旁。
語聲一落,他突然撮唇發出了一下尖嘯。
雷鳳道:「我怎麼知道?」
「叮噹」的一聲,一隻茶杯遂從桌上滾落,碎裂在地上。
眾人循聲望去,目光及處,面色不由都一變,一個個目瞪口呆。
一望之下,她不由自主怔在那裡,半晌,脫口道:「怎麼真的……」
他重重一頓,接道:「知道我的人,都叫我蝙蝠!」
雷鳳笑道:「當然。」目光從陶九城、張半湖兩人臉上https://m.hetubook.com.com掠過,道:「鏢車勞煩兩位叔叔先行送進城中,我轉頭立即趕回來。」
因為在蝙蝠的手下,從來都沒有活口。
只有秋菊,卻是一面無可奈何。
動作同時間完全停頓。
秋菊臉更紅,輕聲道:「一定的。」
他們很少聽到雷鳳這樣笑,也很少看見雷鳳笑得這樣開心。
只有一個人一定否認。
秋菊也是一個很聰明的女孩子,立時閉上嘴巴,一聲也不發。
在兩人後面,是鎮遠鏢局的兩個鏢師,陶九城與張半湖。
陶九城面色一變,道:「但……」
秋菊失笑道:「還說不緊張,連我在一旁張頭探腦也不在意。」
鎮遠鏢局在洛陽,然而鏢走天下,黑白兩道的朋友大都賣賬,少有打它的主意。
陶九城接問道:「你可知我們這一趟保的是什麼鏢?」
秋菊英笑,笑得很神秘,低聲說道:「不說給你們知道,否則小姐發覺,有我受的。」
鷲訝中透著喜悅。
老翁道:「方才有位客官留下一封信,要我交給鎮遠鏢局的雷鳳姑娘。」
金刀銀劍,近年來已經很少走鏢,這並非他們年老力衰,乃是已沒有這個需要。
老翁道:「看來你也是一個聰明人。」
陶九城應聲打了一個寒噤,突喝道:「兒郎們小心!」
那是她的隨身丫鬟秋菊。
雷鳳這時候才回復正常。
這兩個人的說話,真實性實在無庸置疑。
陶九城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個老翁,道:「只是覺得這有些奇怪。」
有生以來,也只有一個人能夠令她這樣。
殘秋。
秋菊又問道:「那麼小姐去不去見蕭公子?」
傳說往往都會比較脫離事實,都比較誇大。
雷鳳的俏臉忽然亦自一紅,轉回話題,道:「這一次不知他找我到底是什麼事,也許其他人不便在場。」
陶九城道:「打我們這趟鏢的主意?」
「蕭七?」雷鳳脫口一聲,渾身一震,連隨笑道:「我與他不過一面之緣,以他的交遊廣闊,現在相信已忘記曾經認識我這個人,再說,大家向無來往,他無端找我作甚?」
雷鳳笑著接道:「若是能夠,見過他之後,我一定拉他來與你見一見。」
一種強烈的喜悅。
然後是署名。
一間鏢局能夠做到這個地步,情面是其次,實力卻是最要緊。
這一點也只是傳說而已。
那一股落寞也就更深濃了。
陶九城懷疑地望著雷鳳,道:「不是要獨自去什麼地方的吧?」
還未倒在地上,一張臉已變成紫黑色!
蝙蝠遂又一聲尖嘯。
老翁目光緩緩的從兩人臉上掠過,終於回答道:「我當然也有姓名,可惜就算說出來,你們也沒有印象,因為我那個姓名,已經很久沒有用了。」
這句話說完,又發出了「吱」一怪笑。
老翁反問道:「這位爺何以如此說話?」
陶九城接道:「就是和尚據說也沒有。」
他從不因此自傲,卻往往因此煩惱。
做保鏢這種工作,餐風宿露,是很平常的事情,這更就算不了什麼。
那種笑聲亦絕不像是人所有,最低限度,到現在為止,陶九城、張半湖兩人都沒有聽過。
陶九城瞠目結舌。
這片刻之間,又已有三人倒地。
在她的一側,www.hetubook.com.com緊跟著另外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是一個青衣女孩子,年紀看來最多只有十六歲,臉上猶帶著一些稚氣。
然後她的目光又凝結。她的神情看來逐漸在變動,變得很奇怪,很奇怪。
老翁沉吟道:「半個時辰也有了。」
陶九城沉聲道:「蝙蝠人在這裡!」
老翁道:「是一個很英俊的公子,聽他說,是姓蕭。」
素白的信紙上只有短短的一行字。
眼前的「蝙蝠」,到底是否真正「蝙蝠」?
既因為他的英俊,也因為他的武功。
陶九城鑒貌辨色,再想想秋菊與雷鳳的說話語氣,恍然道:「莫非是鳳姑娘喜歡的……」
眼看著,雷鳳一騎逐漸去遠,迅速消失在道路轉角之處。
剎那間,他們都不由生出了一個疑問。
雷鳳都看在眼內,嘆了一口氣,道:「他真的使我們女孩子如此動心?」
陶九城一怔,道:「哦?」
陶九城道:「姑娘到底要去那兒,總得給我們說一聲,就是總鏢頭問起來,我們也好有個交代。」
她的臉頰忽然一紅,眼神不知何時已變得朦朧起來,就像是籠上一層霧。
她一身紅衣,披肩也是紅色,頭巾更紅,就像是血一樣。
蕭七青出於藍,更勝於藍。
張半湖面色一變再變,道:「那麼鳳姑娘……」
秋菊苦笑道:「嗯。」
雷鳳反問道:「你去幹什麼?」
陶九城日月鉤遂一揮。
眾人轟然回應。
秋菊紅著臉,道:「我可沒有見過他,但聽別人說,見過他的女孩子都很難忘記他。」
秋菊訥訥道:「我……也想見見蕭公子。」
所以,雷迅、韓生對她現在已完全放心。
張半湖一直在旁邊看著、聽著,忽然間亦生出了與陶九城一樣的感覺,而且顯然還比較尖銳。
「茶中有毒!」
喝茶的也就只得五個人,無一倖免。
陶九城、張半湖不由自主的由心寒了出來。
蕭七!
老翁只是笑。
老翁道:「你們可有一位叫做雷鳳的姑娘?」
她緩緩的策著馬,腰雖然挺得那麼筆直,螓首卻低垂,也不知是周圍的環境影響抑或什麼原因,人看來落寞得很。
陶九城道:「武林中就只有那隻蝙蝠!」
秋菊立即道:「小姐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不跟別人說。」
陶九城心念一道:「莫非是為了我們小姐?」
陶九城忽然覺得這個老翁的笑容與方才顯著的不同。
「不錯。」老翁沉聲重複一句:「蝙蝠?」
他喜穿白衣,用一支三尺三七色明珠寶劍,也就是斷腸寶劍。
兩旁大都是楓樹,楓葉秋紅,殘陽斜從枝葉縫中灑下,分外絢爛。
陶九城、張半湖怦然心震,霍地一齊回頭,盯著那個賣茶的老翁。
雷鳳笑叱道:「鬼丫頭,嘴巴上小心一點!」
黃昏將近,西風漸緊,落葉紛飛,天地間說不出的蒼涼。
張半湖脫口問道:「我們與你到底有何仇怨?」
美麗而妖異。
雷鳳笑聲不絕,笑容有如春花開放,天地間的蕭索,也彷彿因為她的笑聲完全消散。
老翁立刻一疊聲的「請」,將眾人請進茶寮內。
雷迅火霹靂脾氣,韓生亦快人快語。
尖嘯未已,群蝠亂飛。
當眾人的視線都隨著轉了過去,大都是一臉的詫異之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