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無翼蝙蝠

作者:黃鷹
無翼蝙蝠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回 黑牡丹、白芙蓉

第六回 黑牡丹、白芙蓉

雷鳳也覺得奇怪。
雷鳳呆呆的聽著。
蝙蝠竟然好像聽到雷鳳心中的說話,怪笑著接道:「你現在心中一定在暗罵,我這個瞎子實在該死了。」
他遂又怪笑了幾聲,雙手互搓,雷鳳看在眼內,一顆心不由怦怦亂跳。
那個聲音道:「連這些你也都忘記了。」
「你到底是誰?」
這個人到底是誰?
從他臉上的神情看來,他簡直就失魂落魄一樣。
那個聲音道:「為什麼?」
蝙蝠白癡也似的笑道:「我若是忘記,又怎會走來這裡?你這個人真莫名其妙。」
蝙蝠的怪叫聲在室內迴蕩,亦逐漸嘶啞起來。
「十二個女人?」
蝙蝠道:「你告訴我好不好?」
蝙蝠道:「這也是老人普遍有的毛病。」
蝙蝠終於將手停下來。
那個聲音忽問道:「那十三柄寶刀呢,現在在那裡,你是否記得起來?」
他的語聲充滿了恐懼。
「在那裡?」
蝙蝠道:「因為我已將那十三柄寶刀送給別人。」
那個聲音道:「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沒有答覆。
那語聲本來已經很奇怪,在恐懼之下,更顯得奇怪了。
蝙蝠道:「難道是別人帶我到來?」
那聲音道:「人老了,各種毛病自然也會多起來。」
那個聲音道:「她們叫什麼名字,你是否也記得起?」
十三處地方?
那個聲音道:「還有十二個。」
蝙蝠道:「諸如此類的辦法實在太多,即使假藉雕刻方面,在我之前,也有不少人動腦袋,只是沒有一個人,像我所做得這樣徹底。」
蝙蝠的臉上又露出了那種接近白癡的笑容,道:「這種工作卻不是容易做的。就準備方面,我已經準備接近十年。」
雷鳳暗自「哦」的一聲:「原來如此。」
蝙蝠怪笑道和*圖*書:「當然了,你以為,天下間真的有靈丹妙藥,能夠使人長生不老嗎?」
那柄小刀已收藏起來,雷鳳竟然不知道他收藏在什麼地方。
他是在問他那個「魂魄」。
那個聲音道:「我與你本為一體,怎會不知?」
對於方才他說過的話他彷彿已完全不復記憶。
一個人沒有魂魄,又將會變成怎樣?
那個聲音靜了下來。
蝙蝠茫然道:「我實在太老了?」
「所以我只有暗中進行,在不同的十三處地方,設下我私自的王國,絕對沒有人騷擾的王國。」
蝙蝠嘆息道:「我真的這樣老了。」
蝙蝠道:「人總會死的,有時候早死比較遲死更好。」
他癡笑著接道:「所以無論我人在那一省,都可以隨時繼續我偉大的工作。」
蝙蝠更惶恐,嘶聲道:「難道你竟然離我他去?你怎能夠這樣做?」
雷鳳的眼淚這時候已經流乾,只是瞪著一雙眼,茫然的望著那雙手。
她雖然痛恨這個人,對於這個人亦不無奇怪。
蝙蝠道:「所以很多人都希望能夠有辦法將自己的青春美麗保留下來,一直到死亡。」
那個聲音道:「那你告訴我其他十二個地址,看看可以不可以?」
那個聲音道:「原因很簡單,你並不是自己走來的。」
雷鳳心中暗罵道:「你難道沒有毛病?」
他雙手捧著腦袋,用力的搖了一搖。
他沉聲嘆道:「也所以有很美麗完全不能夠接受衰老的降臨,甚至不惜以死來保持自己的美麗,像這種人,男人比較少,卻不是完全沒有。」
蝙蝠喃喃自語的又說道:「人總會死的,就正如人總會老一樣,任何人都是這樣,一老了總會很難看。」
蝙蝠道:「我毛病是有的,卻不在雙手,hetubook•com•com也不在腦袋,是在一雙眼。」
「在……在……」蝙蝠道:「我很難告訴你在那裡。」
「你?」
雷鳳亦聽得一怔。
那個聲音道:「還有呢?」
那個聲音道:「詳細的地址,你難道都忘記了?」
他憐惜的撫摸著那具木美人,比方才撫摸雷鳳似還要仔細。
那個聲音接說道:「一個人總會老的。」
這句話說完,他忽然苦笑起來,道:「想不到,我真的竟然有這一天,記性壞成這樣子。」
蝙蝠脫口道:「她是的,你……你怎麼知道?」
一頓道:「這都是事實。」
蝙蝠搖頭道:「沒有可能的,否則我怎會來到這裡。」
「我已經將那些地方詳細的地址分刻在十三柄寶刀之上,即使我老得什麼也記不起,看見那十三柄刀,仍是知道那十三處的地方所在。」
蝙蝠空出一雙手,又準備怎樣?
蝙蝠接說道:「一個人的青春無論如何是保留不到永遠的,古來不少人求助於靈丹妙藥,成功的例子不是沒有,卻都是神話,退而求其次,將美麗的容貌保留下來,卻是可以的。」
也不知過了多久,蝙蝠霍的抬起頭來,近乎呻|吟,道:「我真的想不起來了,你告訴我好不好?」
一連幾聲「我」,他抱著腦袋,埋在雙膝間。
雷鳳盯著他。
整個石室又被黑暗吞噬。
那個聲音道:「勞紫霞是不是其中之一?」
蝙蝠道:「算不了什麼,那樣做,可以說實在有些多餘,因為我的記性無論如何都不會那麼差的。」
無論怎樣看來蝙蝠都不像是一個英俊的男人。
蝙蝠道:「我怎會忘記?」
雷鳳暗忖道:「你這種人早死了最好!」
雷鳳不能不承認。
雷鳳心中暗忖問:「又是什麼辦法?https://m.hetubook.com.com
那盞垂下來的油燈,也就在這個時候逐漸的微弱,終於熄滅。
「十二個很美麗、很動人的女人。」
那個聲音道:「你記得這麼清楚。」
他跟著道:「說出來你也許不相信,我年輕的時候,既英俊又瀟灑,絕不在任何一個美男子之下。」
難怪雷鳳驚駭。
「她們叫什麼名字?」蝙蝠怔住在那裡。
他緩緩吟道:「美人自古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那個聲音道:「這是一個好辦法。」
雷鳳心中的暗罵,蝙蝠應該是聽不到的,他卻好像聽到一樣,笑著接道:「我知道你一定不相信。」
然後又反手一拍自己的腦袋,嘟喃道:「該死該死,怎麼我的記性忽然變得這樣壞?」
雷鳳當然聽過。
蝙蝠道:「不錯啊。」
然後緩緩蹲下了身子,眼瞳中突然射出一種既惶惑,又痛苦的神色。
蝙蝠連連點頭道:「是極是極。」
蝙蝠忽然問道:「你可知我年輕的時候是怎樣子?」
雷鳳在聽著。
雷鳳居然感到一陣失望。
蝙蝠接道:「這些陳年舊事,不說也罷。」
蝙蝠道:「這也是無可避免之事。」
整個「室」又回復那種接近死亡的寂靜。
那個聲音嘆息道:「你想不起來?」
雷鳳心中又暗罵道:「該死的瞎子!」
蝙蝠道:「當然了。」
一頓接又道:「關於這方面,我好像已經對你說過了。」
蝙蝠吐了一口氣,接道:「最要命的卻是我這種工作,絕對是沒有人同情的。」
他嘆息接道:「而且美麗的女孩子也實在不多,在選擇方面也實在頗費心思。」
「那十二處地方……」他一頓,忽然又問道:「這裡到底又是在那一省?」
雷鳳只有聽。
蝙蝠怪笑道:「你知道我將和圖書那十二柄寶刀送給了什麼人。」
蝙蝠苦笑,忽然道:「幸好我已作好準備。」
「我!」
蝙蝠一問再問,仍然沒有答覆,他臉上陡然露出惶恐已極的表情,怪叫起來道:「你為什麼不回答我的說話?為什麼?」
那個聲音道:「真的麼?」
「我?」蝙蝠不由又怔在當場。
那個聲音道:「你已老得連那麼重要的事都忘掉。」
那個聲音道:「因為你實在太老了,你的精神已開始衰退,已接近死亡,已無法再與我結合在一起。」
「她們都是最美好的,而且都不同類型,有的環肥,有的燕瘦,有的……有的……」
好像這樣的地方,一個都已嫌太多。
蝙蝠的魂魄難道真的已以離開軀殼?
從那些木美人與及四壁的乳|房、面龐、屁股、腰肢雙腳來看,也不知多少個少女被蝙蝠誘進來這裡的了,十三處地方加起來,那豈非數以千計?
蝙蝠叫道:「她們也是!」
雷鳳剎那間實在驚駭之極。
那個聲音轉問道:「那麼你若是忘記了那十二處所在,也不是一件值得奇怪的事情了。」
蝙蝠癡笑道:「我還不至老到這地步。」
他忽然舉起雙手,抱住了自己的腦袋,呻|吟道:「怎麼我全都忘記了?」
蝙蝠道:「當然真的了。」
那個聲音道:「到時候,眼睛也許就發花,耳朵也會變得半聾,就是血氣,也會逐漸衰弱。」
室內一些反應也沒有。
雷鳳一怔。
「當然可以了。」
蝙蝠怔怔的想了片刻,突然舉手力搥自己腦衰,道:「該死該死!」
「什麼準備?」
那個聲音道:「是。」
蝙蝠的話很快接上:「那其實很簡單,譬如說,將之畫下來。」
蝙蝠道:「誰?」
鬼才相信。
那個聲音道:「所以你的印象才會這樣深,和-圖-書雖然老得什麼也記不起來,仍然記得起她們。」
「什麼人?」
那個聲音道:「就是記憶力,也會衰退的。」
那個聲音接道:「山東黑牡丹,河北白芙蓉。」
蝙蝠癡笑。
那個聲音再嘆息道:「你仔細想想,總會想起來。」
「魂魄?」蝙蝠聳然動容:「我可沒有死,你若是我的魂魄,怎會離開我?」
蝙蝠即時嘆了一口氣,道:「現在的我卻實在太難看了,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都不像一個英俊瀟灑的男人。」
他接又嘆了一口氣,沉聲道:「這是有原因的,說來卻是多年的事情了。」
那個聲音道:「真的麼?」
蝙蝠癡笑道:「一個不就是在這裡了。」
接問雷鳳:「這兩句詩你相信也聽過。」
蝙蝠道:「那十三個地方當然就分佈在南七北六十三省之中。」
蝙蝠那雙手終於落下,卻不是落在雷鳳的身上,而是落在那具木美人之上。
他的說話不知何故又接不上去。
那個聲音道:「當然沒有的。」
他突然搖頭,道:「不,不是十三柄,是……十二柄,不錯,只是十二柄。」
蝙蝠忽然笑起來,笑得很開心,道:「這個我記得,這個我記得非常清楚。」
那雙手上上下下移動一會,蝙蝠突然又怪笑道:「你看我是否有些毛病!其實你心中在怎樣想,我是知道的。」
那個聲音道:「我也就是你是你的魂魄。」
那個聲音道:「你連那重要的寶刀都肯送給她們,可見得你是很喜歡她們的。」
蝙蝠陡地長身站起來,雙手亂抓,道:「你是我的魂魄,怎能夠離開我!」
這句說話出口,蝙蝠突然就一呆,他整個人都陷入沉思之中。
那個奇怪的語聲即時又傳來,問道:「那十三處地方到底在那裡?」
那個聲音始終沒有再響起。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