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劉邦:大風歌(下)

作者:王立群
劉邦:大風歌(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四章 馬背上的皇帝 只要高明不要光明

第二十四章 馬背上的皇帝

只要高明不要光明

除此以外,劉邦還懂得集中優勢兵力為己所用的重要性。垓下之戰,項羽只剩下十萬人馬,劉邦卻調集來六十萬大軍應戰,就算一人放一箭,項羽是超人也衝不出去。

最後,攻敵軟助

這個不用多說,關中、漢中、巴蜀都是劉邦集團鞏固的大後方,一直牢牢地控制在劉邦手裡,成為源源不斷的糧餉和兵源供應地。

三是見多識廣

從反秦到開創西漢帝國,再到馬不停蹄地平叛,劉邦打了一輩子仗,從四十八歲一直打到六十二歲。儘管後半生風光無限,終究勞累一生。這就像「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作詩也會吟」,長期的戰爭實踐不會打仗,也會打了。
所謂劉邦懂得指揮藝術,直白一點就是說他作戰不擇手段,光明的、陰險的、高尚的、卑鄙的,只要能獲勝就行了。正如我們前文所講,劉邦追求的是高明,而非光明。
在冷兵器時代,戰略要地至關重要。楚漢戰爭的戰場是在滎陽、成皋,這裡是從關東通往關中的必經之路。從滎陽到陝西的潼關,兩邊是崇山峻嶺,中間一個小通道,走到最西頭就是陝西跟河南的交界處函谷關,也就是今天的靈寶這個地方。也就是說,只要扼守住滎陽和成皋,項羽就進不了關中。劉邦的確這麼做和圖書了,逼得項羽很被動。

二是身邊高手雲集

另外,建立鞏固的後方根據地

一是悟性極高

韓信、張良、陳平、彭越、黥布,個個都堪稱著名軍事家,他整天和手下這幫會打仗的人切磋,就像打麻將一樣,搓的時間長了,熟了,能胡牌的機會就多了。

四是長期實踐

一個集團有集團的軟肋,一個人有一個人的軟肋。比如說項羽集團,它的軟肋在什麼地方呢?就在後勤補給線太長。西楚國國都彭城在今天江蘇徐州,而前線卻遠在滎陽,補給線跨越了江蘇、安徽、河南三個省。打蛇打七寸,劉邦就專攻項羽的後勤補給線,斷了他的糧道。
平定韓王信叛亂之時,劉邦帶兵三十二萬,韓王信只有幾萬人。劉邦絲毫沒把韓王信看在眼裡,但他仍然集中了幾乎十倍於韓王信的軍隊平叛,所以這個人知道集中優勢兵力再打,他的平叛幾乎每次都是集中優勢兵力來打。

其次,控制戰略要地

平定西魏王魏豹之時,先派頂級說客酈食其去勸降,勸不動,再叫韓信去打。滅齊之時,先派酈食其,酈食其一輛車,一個人過去,到那裡把齊王田廣說降了。和_圖_書但是後來很不幸,說降了以後,韓信使了個突襲,把酈食其也給害慘了。但起碼劉邦知道,如果能不戰而屈人之兵,那當然再好不過了,是最好的辦法。能夠不打仗,派一個人到那裡一說,你就投降我了,那不更好嗎?所以劉邦懂得政治攻心,政治爭取。
劉邦的高明之處在於,他非常清楚地意識到,決定戰爭成敗的因素絕不僅僅侷限於軍事對壘。高手過招,貴在出奇制勝,以最小的代價獲得勝利是劉邦軍事指揮的不二法則。在這方面,劉邦可以說是鮮招頻出,屢試不爽。
我們不深究劉邦的仁義,也不說他的痞性,這裡展現給大家的是一個政壇高手,一個兵家奇才。他之所以能成為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最根本的原因是手下有人——打政治仗有張良,打軍事仗有韓信,打經濟仗有蕭何,打口水仗有酈食其——打什麼仗有什麼人,安能辨其手中牌?那麼,劉邦手裡面怎麼會有那麼多牌呢?
其實,劉邦是邊學邊打,邊打邊學,徹底從實踐中磨練出來的。我們可以來看看以下四個方面:
當然,劉邦最終能夠稱霸天下,韓信等一大批具有卓越軍事才華的將領功不可沒,一時的鋒芒甚至蓋過了劉邦。但統觀全局,劉邦在軍事指揮上手段之豐富,考慮之細緻還是無www•hetubook.com.com人能及的。僅僅是一介亭長出身,能有如此卓越的軍事才能實在不易,他究竟是從哪裡學來的呢?
見的多了,經驗也就多了。劉邦晚年平定黥布叛亂,到那裡一眼就認出黥布擺的軍陣跟八年前項羽擺的軍陣一模一樣,心裡厭惡至極,因為這個陣勢,他曾經不知道吃過好多虧呢!這就叫見多識廣。

首先,政治攻心,先禮後兵

這話從何說起?你看,張良經常拿《太公兵法》跟人探討,他說給劉邦聽,劉邦立刻就能明白,說給別人聽,別人都雲裡霧裡。這麼說的話,劉邦至少比一般人智商高許多了。
我們再來看一個例子。在劉邦封的異姓王中有一個人,和我們說的那個最優秀的軍事家韓信同名,這個人我們稱他為韓王信。劉邦對這個韓王信還是比較重視的,為什麼重視他呢?因為他有一個好的出身,他是韓襄王的後裔,雖然不屬於正枝,但畢竟是韓氏血脈,有這麼一重身分在,所以劉邦不得不重視。楚漢戰爭時期劉邦先是許封他為韓王,打下韓地後就讓他在韓國舊地正式上任。這個人曾經在滎陽保衛戰當中當了叛徒,他可是投降了。滎陽保衛戰死了多少人?紀信被項羽殺了,還有兩個人光榮就義了,一個是周昌的哥哥周苛,另外一個是樅和_圖_書公,三個人都死了,只有一個人被活捉了,就是這個韓王信。他被活捉了,他為什麼能活呢,他投降了。投降了項羽,後來又逃回來,劉邦照樣重用他。為什麼?身分,他是韓襄王的後裔,是正牌的韓王。當時的韓國在今天的洛陽向南,南陽向北一帶,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時刻威脅著西漢關東的統治中心洛陽。因此天下一安定下來,劉邦就立刻把這個韓王信拆遷到山西太原以北去守邊。戰略要地不能輕易留給別人,所以說劉邦懂得控制戰略要地。
根據史料記載,漢三年平定魏王豹叛亂的時候,劉邦派酈食其去勸降。酈食其失敗歸來,劉邦問道,魏國大將是誰?酈食其答,大將是柏直。劉邦說,乳臭未乾的小子,擋不住我的韓信。接著又問,騎兵將領是誰?酈食其答,騎兵將領是馮敬。劉邦馬上說,他是秦將馮無擇的兒子,是個賢人,但抵不住我的騎兵將領灌嬰。再問,步兵將領是誰?答曰,步兵將領是項它。劉邦說,他也抵不過我的曹參。劉邦鬆了口氣,「吾無患矣」。我沒什麼可擔心的了,這一仗肯定能打贏。果然,韓信帶著曹參、灌嬰橫掃西魏,戰爭結果完全印證了劉邦的話。這就是軍事家的預見能力。
應當說,劉邦指揮作戰的宗旨只有一個:只求目的,不計手段。儘管如此,我們和_圖_書不得不承認,這個人是懂得戰爭特點、懂得廟算的重要性、懂得指揮藝術的。所謂指揮藝術,就是看什麼對象,打什麼仗。對方是商人就收買,對方多疑就反間,對方後勤補給線長,我打你後勤補給,這個人各種打法都會,所以最終劉邦平定天下還是有它的道理的。
在彭越的騷擾下,項羽不得不屢次回兵打通糧道。一次,他命大司馬曹咎守城,並告訴他無論如何不能出兵應戰,只要能守十五天等自己回來就行了。結果曹咎守了五、六天就憋不住了,為什麼呢?因為劉邦找了一幫人在城下辱罵。剛才我們說了,人都有軟肋,曹咎這個人就是受不了這種氣。罵一天忍了,罵兩天忍了,三天、四天都忍了,第五天火山爆發,把項羽的交代拋到九霄雲外,硬是帶兵衝了出去,最後兵敗自殺。
想拿住別人的軟肋,還得有看穿人心的本事,劉邦在這方面道行頗深。平定陳豨叛亂的時候,劉邦聽說陳豨的部下多是商人出身,祖上都是做生意的,那就好辦了,富二代的軟肋不就是錢嘛!果然,金銀財寶一送上,這幫人眉開眼笑,轉手就把他們的頭陳豨送到了劉邦面前。叛亂之事迎刃而解。
劉邦不僅懂得用錢收買人心,還懂得用錢排除異己。他給陳平重金,支持他使反間計,迷惑項羽,逼走了范增,弄垮了鍾離眛。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