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俠種

作者:獨孤紅
俠種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李慕凡明白,這兒已在四川巴家勢力範圍之內,這個小縣城裏,絕對有巴家的人在監視著。
李慕凡道:「怎麼沒有用?」
李慕凡當即說道:「我生平到過不少地方,住過不少客棧,可是我從沒有住過這麼好的客棧,伙計,寶號該是這鎮坪首屈一指的大客棧吧。」
年輕伙計目光一轉,道:「如果客官要想進巴家去,只有去求我們掌櫃的試試……」
突然抓起酒葫蘆,一仰脖子咕嚕就是一大口!
常醒樂目中疑惑之色更濃了,道:「客官,我在這兒住久了,據我所知,休說附近,便是這一帶幾個縣城也買不到這麼好的汾酒。」
李慕凡搖頭說道:「這真是奇聞,這真是奇聞,伙計,你的東家他姓什麼,叫什麼?是那一位大戶、官員?」
李慕凡冷然一笑,道:「給命不要,你怨不得我!」
李慕凡倏然笑笑,道:「你也會逗人,那是有……」
年輕伙計道:「話是不錯,客官,我們掌櫃的,一旦翻了臉,可是六親不認的,他不帶你倒還好,萬一對你有點……」
常醒樂臉色一變道:「客官,你行行好,我這個人見不得酒,更見不得好酒,一聞見這酒香我就會兩腿痠軟,走不動了……」
他又站在那發了呆,他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想不通,想不透。
李慕凡搖頭說道:「那的確是個怪人之怪的人……」目光一凝,道:「小二哥,你是個熟人……」
年輕伙計道:「客官,我只能幫這麼大的忙,也只能幫到這兒,剩下的就全看你自己了,你能不能進去看熱鬧,全在你能不能讓他喝你的酒,還有,你要試最好快試,明天一早他就要帶著我們到敝東家裏去了。」
李慕凡心裏笑了,可是常醒樂不是向他走了過來,而大踏步地向門外行去。
和尚他到底是人還是神……
李慕凡他坐了下來,靜靜地想,想……
李慕凡道:「那兩不喝?」
年輕伙計道:「到時候多小心,客官,一有不對最好趕快跑。」
李慕凡拇指一挑,道:「掌櫃的是大行家,令人佩服,不錯,我這葫蘆裏確是道地的陳年汾酒。」
李慕凡想了想道:「小二哥,主意倒好,但是說了容易,行起來可就不容易了,你以為掌櫃他肯幫我這個忙麼?」
相信李慕凡注目的,不是他這個人,面是這個人背上背著一隻小巧玲瓏的朱紅酒葫蘆。
李慕凡被眉說道:「怕只怕到時他把我抖出去……」
伙計賠著笑問道:「客人從那兒來呀?」
李慕凡微一搖頭,道:「我不是來喝酒的,我是來買酒的,我要帶回去喝。」
李慕凡心神再度狂震,失聲說道:「大……大和尚,是你……」
「賣啊!」灰衣人道:「當然賣,不賣我背著葫蘆走街穿巷的幹什麼?」
年輕伙計沒說錯,而且對這位掌櫃的性情摸的十分清楚,他確是這麼個人,他是江湖上有名的酒鬼「紅鼻禿鷹」常醒樂,李慕凡知道他,可是卻不知道他怎麼成了四川巴家的一員。
那麼這個辦法就需要用智慧去想、去思索了。
「豈敢,豈敢。」常醒樂有點窘,也有點不安,強笑了一下道:「我……我只是想請教……」
年輕伙計道:「兩代。」
他是第十天頭上到的「鎮坪」,可是以放信鴿的日子來說,他該是在第八天頭上到的「鎮坪」。
李慕凡心頭一跳,淡淡笑道:「這不很平常麼?假如換換掌櫃的你是我,你是把酒賣給我呢,還是會請我喝幾口?」
李慕凡截口說道:「掌櫃的怎不知道我是寶號的客人?」
李慕凡道:「那是,像貴東家這麼一個大家族,又有錢,交遊必然很廣,朋友自然也就很多了。」
黑衣漢子回身揚了揚手,道:「不了,我還得趕西城去換老五回來吃飯,這兩天是累了些,可是今天是第八天了,也就再累兩天了,過了這兩天再歇息不遲,要是他到了,咱們一點也不知道,到時候咱們就要吃不完兜著走了……」
聽畢年輕伙計拍手笑道:「客官真是好運道,真是好運道,要沒有這葫蘆陳年汾酒,絕對引不了他,客官你也休想進巴家看熱鬧,飽眼福了,看來客官是該看看這場熱鬧……」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為什麼?」
年輕伙計道:「那兒的話,客官怎麼又來了,怎麼樣,還累麼?是不是好一點了?」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我就是這麼想,其實,三爺,我看……他要是那麼好對付的人,早就被人放倒了,豈會挺到如今在江湖稱最?」
他說完了話,轉身快步而去。
伙計老練不足,但頗機靈,話說的不足,分不動他的心,太過,又一定會招他起疑。
李慕凡淡淡笑道:「掌櫃的,你我都不是三歲孩童,這還有假麼?」
李慕凡笑道:「有了盤纏他還會在這兒多待麼?他接了十兩白銀,當時就走了!」
年輕伙計想是有了談興,要不然就是誇耀,道:「這兩天家裏的人更多。」
常醒樂遲疑了一下,突然坐了下去,囁嚅說道:「我……我跟客官打個商量。」
一沉腕躲過那一抓,然後探臂出指,那一指,恰好點在黑衣人的心口上。
那年輕伙計道:「李慕凡他就這麼傻麼?」
李慕凡點頭說道:「那怎麼一下子來了這麼多?」
年輕伙計道:「不,敝東家跟少主人的朋友,一下子來了好幾十位。」
年輕伙計道:「何止,算算總有一百多口。」
李慕凡笑道:「我就知道掌櫃的是位熱心好人,一定肯幫我這個忙,像掌櫃的這等身分,只要點了頭,那帶個把人進去,該是易如反掌吹灰!」
當即他一搖頭道:「我還沒住過這麼好的客棧,不用換了,就是它。」
李慕凡一怔,心想,難道說和尚料錯了,常醒樂會有這麼好的定力……
常醒樂呆了一呆一點頭,道:「對,喜事用不著瞞人,不錯,老弟臺,是有這回事。」
他走了,李慕凡走到床邊坐了下來,這是他幾天來,第一次能舒舒服服地坐下來歇歇。
李慕凡點了點頭,含笑說道:「讓你受累了。」
李慕凡心神大震,五指一翻,扣上灰衣人拿著葫蘆那隻手的腕脈,低喝說道:「閣下是……」
李慕凡淡然一笑道:「你是想七孔冒血了。」
年輕伙計道:「我們掌櫃的平日最難說話……」
李慕凡接著說道:「你閣下夠糊塗的,我不能把這隻信鴿交此地民家,兩天之後黃昏,請他來代放麼?這樣我可佔兩天便宜了……」
李慕凡道:「貴東家是一方豪富,聽說他只有這麼一個兒子,這場婚事自然是要大大鋪張一番,那熱鬧與盛況可想而知,我想看看熱鬧,飽飽眼福,可是我跟貴東家一非親,二非故,進不去,所以我想請掌櫃的你幫個忙!」
而,忽地,常醒樂兩眼暴睜,霍地站了起來,他走出了櫃檯。
年輕伙計笑道:「我是連男女下人一起算的。」
這家客棧挺不錯,三間打通成一間做為店面用。好廣大,進進出出的人不少,對門是家酒樓,吃喝也非常方便,李慕凡當即選上這一家。
李慕凡忙道:「謝謝你了,太麻煩了,不好意思,好在天不太冷,涼就涼點吧,湊合了,大男人家怕什麼水涼,對麼?」
他的確是太累了,坐下來剛歇了不到一會兒,他就覺得腿有點痠,腰有點痛了,這是他從沒有過的。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那是個大家族了,家裏大大小小怕不有好幾十口?」
年輕伙計笑了笑道:「那誰知道,反正敝東家不怕賠就是,這家客棧開了多少年了,多少年來沒有一天生意好過,還不是一直開到如今沒關門?」
年輕伙計和-圖-書道:「那還少得了,至少也得兩三百個。」
常醒樂兩眼一睜,道:「這……這你怎麼知道?誰說的。」
他凝目這麼一看,灰衣人突然停了步,轉過頭來望著李慕凡道:「這位,敢是要買酒?」
李慕凡含笑說道:「好說,掌櫃的有什麼指教?」
抬手拍開了黑衣人的穴道。
年輕伙計「唉」了一聲道:「客官怎麼這麼糊塗?到時候我們這班人不是要去端菜、跑腿、打雜麼?」
李慕凡道:「那也沒關係,我不勉強,只是,掌櫃的,這酒……」
李慕凡眉鋒微皺,心想:「這『紅鼻禿鷹』未免太那個了些,」
常醒樂此人醉時糊塗,醒時既機警又難說話,而且脾氣暴躁得不得了,所以他雖然好酒,但他能忍,絕不輕易喝酒,而且不是陳年名酒他絕不沾唇。
李慕凡挺腰剛坐起,年輕伙計已然笑吟吟地走了進來,微哈著腰問道:「客官,洗好了?」
黑衣漢子一走,年輕伙計立刻轉向李慕凡,道:「你這位客人是……」
李慕凡心想:「誰又敢不挑?」口裏卻道:「的確,的確,連我這外來人都要挑拇指了……」
李慕凡倏然笑道:「那確是喜事,而且是人生一大喜事,有道是:『久旱逢甘霖,他鄉過故知,洞房花燭夜,金榜題名時』,這是人生四大可喜之事,洞房花燭小登科,難怪賀客盈門了。」
年輕伙計「哦」地一聲道:「原來客人是由『陝西』來,『陝西』是個好地方,我小的時候去過一趟長安,那兒比這兒熱鬧多了。」
年輕伙計笑了笑道:「那是因為敝東家裏有喜事。」
黑衣人道:「你不是說兩天後麼,今天是十三!」
常醒樂賠著不安的笑應了兩聲,道:「客官,我願意付你二十兩銀子,你把這葫蘆酒讓給我好了。」
李慕凡抬手一指閉了他的穴道,長身掠了過去,在那唯一的一棵大樹下,他找到了一個口袋,彎腰只一提,裏面「咕」、「咕」亂響,果然有隻信鴿!
他身子動了動,便他沒站起來,突然又閉上了眼。
黑衣漢子陰笑說道:「當然,那是當然,巴家的聲威從此要大振了,其實,少主還有一著更厲害的埋伏在後頭呢!」
李慕凡道:「像這種大場面一生能碰上幾回,要不能親臨熱鬧,飽飽眼福,那才是人生一大遺憾,尤其我可以碰上了,卻不得其門而入,眼看著失之交臂,豈不是可惜。」
說話間已到了二進後院,這後院很大,算算總有十幾間客房,青石小徑,有花有樹,頗也寧靜幽雅。
走著,走著,他看見了高縣著的一塊大招牌,大招牌黑底金字,上面寫著四個大字:「巴記老號。」
年輕伙計忙搖頭說道:「客人,好意我心領,小號跟別的客棧不同,掌櫃的訂的有規矩,是不能隨便收受客人的賞賜的。」
李慕凡道:「寶號都有那些酒,我要上好的。」
李慕凡微一搖頭,道:「只是,掌櫃的,我有個條件,希望你能幫我個忙……」
掌醒樂道:「一句話,老弟臺,只要你不是來鬧事的,我就答應幫你這個忙,明天你早點起,我給你想辦法讓你進去。」
李慕凡訝然說道:「那寶號的東家拿什麼給伙計的,他打算賠?」
李慕凡笑道:「成了,全虧小二哥,我要好好謝謝你……」
李慕凡呆了一呆,道:「小二哥,這我倒沒想過。」
李慕凡牢牢地記住了他,他嘴角上有顆長著一撮毛的大黑痣,這一點容易記。
常醒樂忙道:「為這一葫蘆好酒,我願出更高的價錢。」
剛才進門的時候,這位掌櫃的,不在櫃檯裏,如今一看見這位掌櫃的,李慕凡微微地皺了眉。
年輕伙計笑了,「哦」地一聲道:「原來客人是說這呀!那的確可惜,這場喜事非同小可,客人即不是巴家的親朋,又不是敝東家或者少主人的友好,沒有喜帖那怎麼能進去看熱鬧去。」
剛才他趁著洗澡在想,如今的巴家,得「七狼」、「八虎」、「九龍」、「竇家寨」高手之助,的確是對他志在必得。只要他進了巴家,就絕對不讓他再出來。
李慕凡倏然而笑,搖頭說道:「看來掌櫃的好酒……」
他離開「鄱陽湖」後,折向「九江」買了健馬代步,然後取道直奔大巴。
可聽店伙說道:「客官,怎麼樣,你要那一種?」
李慕凡點頭笑道:「那麼,我來鎮坪算是來對了,找客棧也找對了。」
年輕伙計當即說道:「客人,就是這兒了,洗澡水、用的東西都在裏面,你進去試試看,要是水涼請招呼一聲,我再去燒。」
李慕凡心中一陣狂姚,忙道:「謝謝掌櫃的,謝謝掌櫃的,咱們就這麼說定了,明天要起早,我要早歇息,掌櫃的,你自己在這兒喝吧,連酒葫蘆我也奉送了,失陪了。」
常醒樂道:「原來如此,客官,那山西佬如今……」
李慕凡沉吟說道:「這可怎麼辦,這可怎麼辦……」
李慕凡邁步走了過去。
李慕凡笑了笑,道:「常櫃的,我沒想到你如此好酒,那麼我也跟你說真的,掌櫃的,我不是生意人,要我把這酒賣給你,我辦不到,可是人生同好難遇,假如你一定想喝這酒,你我交個朋友,我願意請你喝幾口。」
李慕凡心想,果然靈,和尚該是神……
當即他沉吟了一下,道:「掌櫃的,酒讓你都喝了,並不是不可以……」
常醒樂抬手,指了指酒葫蘆,強笑說道:「我請問,客官這是……」
李慕凡霍地站了起來,驚喜地急急說道:「小二哥,什麼辦法,快說給我聽聽,只要能讓我看上熱鬧,別錯過這場眼福,我會重重的謝你……」
看來能不能混進巴家全在這位掌櫃的身上,也在有沒有辦法讓他喝自己的酒。
李慕凡回到房裏,和衣往床上一躺,兩隻手枕在腦後,眼望著上面,正在想辦法。
他雖在江湖稱最,而一個人的力量總是有限,有道是:「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擋不住人多」,在「登封」「樂圃山莊」時,他雖然殺倒了好幾個,自己卻也受了不算輕的傷。
說完了話,他轉身走了。
李慕凡道:「怎麼,小二哥,你不肯……」
難就難在這兒。
年輕伙計道:「所以我說客官要千萬留神。」
「不怕賠?」李慕凡叫道:「做生意不是為賺錢?我還沒聽說過有人願做虧本生意的!噢,噢,是了,我明白,他是個大戶,富豪……」
常醒樂目射疑惑道:「我看的清楚,客官剛才從客棧裏出的時候,手裏還是空的,回來的時候,手裏卻多了這麼一隻朱紅的酒葫蘆,這該表示酒是客官在附近買來的。」
李慕凡眉鋒一皺,道:「要命,偏又這麼快,要是日子還久,我還可以想辦法親近親近他,一回生兩回也就熟了,如今……」突然一嘆說道:「不管了,試試吧,能成不能成,那看我自己的運氣了,小二哥,無論成不成,我都會好好謝謝你……」
可憐黑衣人連一聲氣也沒能吭,身子一仰往後便倒。
常醒樂忙點頭說道:「是,是,我正是這個意思。」
李慕凡:「小二哥,但願如此了!」
瞧,常醒樂又睜開了眼,目光仍投向那隻朱紅酒葫蘆,他的神色有點不安,已不像剛才那麼悠閒,那麼平靜。
李慕凡搖頭一嘆,道:「伙計,你這份差事令人羨慕,要是我能弄這麼一份臨時的差事幹幹,我願意付任何的代價……」
李慕凡忙道:「掌櫃的,差不多了,給我剩……」
年輕伙計道:「剛才客官在洗澡,我一個人呆在屋子裏想,想了半天才想出一個辦法,客官假如想進巴家看熱鬧,只https://www.hetubook.com.com有這個辦法可以試試……」
常醒樂道:「老弟臺,你不是去鬧事的?」
半晌之後,他突然站了起來走了出去。
黑衣人一陣急喘,好半天那張臉才恢復常色,道:「那邊,有棵樹,樹下有個口袋……」
李慕凡微微一笑,道:「是這樣的,貴東家那位少爺,兩天之後不是要娶親麼?」
李慕凡一怔,道:「小二哥,這話……他不是好酒麼……」
說完了話,把葫蘆往李慕凡手一上掛,輕易地掙脫了他的掌握,飄然往前行去。
李慕凡匆匆說明來意,並再三叮囑王大娘在兩天之後的黃昏,把這隻帶著信的信鴿放出去。
這一路,他夠辛苦的,先陸路,再水路,然後乘船換馬又一路疾馳,好不容易地在第十天頭上趕到了大巴山下的一小縣城。
李慕凡呆了一呆,點頭說道:「話是不錯,可是你那掌櫃的難說話,我仍是……」
黑衣人臉色大變,抬手去搶那張素箋。
敢情他閉眼是假,他一直在留意人,李慕凡心頭微微一震,點頭微笑,道:「不錯,這酒是在附近買的!」
李慕凡心裏一跳,略一遲疑,點頭說法道:「不錯,你這酒賣麼?」
黑衣漢子咧嘴一笑道:「他是不得不急趕,他敢不急趕麼?到遲了就全完了。」
李慕凡舒舒服服洗了個熱水澡,洗完澡出來後,他的疲乏解了不少,睡意也為之全消。
只聽年輕伙計道:「這一回只要能成,咱們巴家的聲威就可以……」
年輕伙計也笑了。
他睡了,放心地睡了,當然,他仍保持著過人的警覺。
李慕凡失笑說道:「掌櫃的,你過於誇大了!」
年輕伙計道:「所以我說並不容易。」
李慕凡搖頭說道:「讀書人就這麼不濟,才兩天的路程就累得這個樣,要像人家走江湖的,一天到晚東奔西跑,那還得了。」
這一回日夜的急趕,坐了一次船,換了四次馬,他的確是太累了,船馬勞頓,十天來,他曲指算算只合過五六次眼,打過五六次盹,他不是鐵打的金剛,銅澆的羅漢,而是個血肉之軀,他怎會不累?
李慕凡道:「那也不對呀?便有萬貫的家產,也不能這樣賠啊,難道說他的錢財多得不知道怎麼花用才好麼?」
年輕伙計忙道:「有,有,乾淨上房多著呢,請跟我來。」
李慕凡如今是明白了,這家客棧是巴家人開的,與其說它是家客棧,不如說是用來做眼線用的,也等於接納來往的一處所在。
李慕凡笑道:「伙計,別客氣,我知道少了些,拿不出手,可是我這趟出門帶的盤纏不多……」
年輕伙計道:「那麼我們掌櫃的是領班,到時候他要帶我們進去,只要他答應幫你的忙,多帶一個人進去,只消對守門的說怕人手不夠所以臨時又多找了一個不就行了麼?」
年輕伙計一怔,搖頭失笑道:「可不是麼?連我也把客人洗澡的事忘了,沒關係,去看看,若是涼了我再燒一會。」
他站在那兒像在看街上的夜景。
李慕凡道:「伙計,到時候你是……」
李慕凡沒讓他倒下去,抄起他來騰身掠向湖邊,手臂一抖,砰然一聲浪花四濺,黑衣人屍身轉眼沒了影兒。
他不但走出了他所住的那間上房,而且走出了客棧。
李慕凡笑道:「你能快過我麼?」
說完了話。
李慕凡詫聲說道:「兩代?兩代怎麼會有……」
年輕伙計道:「是不算好『鎮坪』坐落在這『大巴』山下,地處偏僻,往來的客商都不願意往這兒走,所以……」
可是他怎知……
說話間已到了洗澡處,那是緊挨院牆的一大間平房,裏面有燈,兩扇緊緊地關閉著。
他掠了回來,道:「拿出你的紙,告訴巴天佑,我在兩天之後的夜裏動的身。」
同時,這還不夠老練的年輕伙計也可以利用。
片刻之後,他緩緩地轉了過來,邁步走了過來。李慕凡發現他的身子有點抖,似乎很激動。
年輕伙計含笑說道:「客官,你先別高興,這辦法我只能說試試,行得通行不通那還不一定……」
年輕伙計呆了一呆,搖頭說道:「也許我想得太多,掌櫃的他該不會,我想他明早不高興或許會,至於他拿你怎麼樣,應該不會……」
掌櫃的,李慕凡微一搖頭道:「我不是賣酒的生意人,我不能收掌櫃的三十兩白銀,這酒我也不能賣……」
年輕伙計道:「那就住二進吧,二進進出比較方便些。」
李慕凡嘆道:「這年頭像貴東家這種生意人可真不多見,難得,難得,有道是:『和氣生財』,這就難怪貴東家家財萬貫,富可敵國了。」
轉身推門走了進去。
但轉念一想,這不正是自己希望的麼?
年輕伙計微微一笑,道:「敝東家家裏養著不少的護院,都是江湖上的能手,剛才客官來的時候不見我跟一個人說話麼?那就是一位護院,敝東家既然有這麼多江湖能手的護院,就是本領再大的江湖人也不敢進,何況客官你這個讀書人?」
李慕凡邁步出了門,伙計在前帶路,他則說道:「伙計,你是難得的熱心好人,只是太麻煩你了,不好意思……」
為了酒,他可真捨得。
灰衣人微微一笑,道:「還好,閣下沒忘記我,我特地為閣下送酒來,由『五臺』到這兒,這麼遠的路,閣下恐怕沒辦法謝我了,酒拿去,不必想什麼辦法,只往你面前一放,打開瓶蓋,我包管那不容易上鉤的人上鉤。」
此人步履如行雲流水,瀟灑而穩健,頭上一頂寬沿大帽遮住了大半張臉,黃昏時暮色低垂,更看不見他的長相。
常醒樂把胸脯拍得砰然直響,道:「沒有的話!我不說了麼,天下的事包在我身上,你說吧,老弟臺,你只管說,我一定給你辦到就是。」
倏地,李慕凡定過了神,而就在這片刻工夫,這條街上已不見了灰衣人蹤影。
轉身走了進去,李慕凡緊跨一步跟了進去。
李慕凡道:「那我只好自認倒霉了。」
年輕伙計道:「聽說是江南的名門閨秀……」
年輕伙計道:「可不是麼?這一帶的人提起敝東家來,誰不挑拇指?」
眼前,他認為巴天佑,娶妻的這場婚事機會可以利用。
「所以說嘛。」李慕凡搖頭說道:「伙計,你令人羨煞,令人妒煞……」一頓,他忽地叫道:「哎呀!伙計,盡願著跟你聊天了,連洗澡都忘了,要命,這一耽擱洗澡水怕不都涼了……」
他目光凝注處,是一個人,一個身穿灰色長袍,身材頎長,頭戴寬沿大帽的人。
年輕伙計搖頭笑道:「客人不知道,小號的伙計每個月掙的要比一般客棧裏的伙計多一倍,所以不許再收受客人的賞賜。」
李慕凡道:「我是聽人說的,常櫃的,我只想看看熱鬧,飽飽眼福,我從沒見過這麼大的排場,掌櫃的你……」
李慕凡笑道:「掌櫃的,我買酒的目的就是要喝,可是直到剛才我才發現這酒我不能喝……」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恐怕這種事花錢也辦不到。」
常醒樂像沒聽見,那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個抽大煙的饞了好久備受痛苦熬煎之後狠狠地吸了一大口,三萬六千個毛孔,沒有一個不透著舒服。
年輕伙計道:「主意雖是我出的,但客官若是運道不夠好,沒碰到這麼一位山西佬,仍是進不了巴家。」
李慕凡想追,可是腳下剛動他又停住了。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少主這一著可真高真狠……」
臨出客棧的時間,他向著櫃檯瞄了一眼,櫃檯裏抱著手臂閉著眼地坐著一個圓胖臉的禿頂老者。
年輕伙計遲疑了一下,道:「客人沒見小號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招牌麼?『巴記老號』……」
李慕凡道:「掌櫃的真是,奈何這般多疑,憑我手臂如雞的讀書人,憑什麼鬧事,我也得敢呀!假如我是存心鬧事的,我還會讓掌櫃的你帶我進去麼?」
年輕伙計得意地道:「當然,那還少得了我……」
聽了黑衣漢子這句話,他心頭又是一震,心想:「怪不得自和善失勢後就沒再見著『七狼』、『八虎』跟『九龍』,還有『竇家寨』的人,原來他們都被巴天佑邀上了大巴了。」
買酒,那有這麼巧的事。
而眼看著這位「紅鼻禿鷹」那隻大手就要碰上酒葫蘆時,常醒樂他突然把手縮了回去,抬眼說道:「客官,你為什麼要這樣?」
李慕凡道:「酒。」
李慕凡搖頭說道:「掌櫃的,這我知道,只是掌櫃的,這酒我不能賣。」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當前,我倒不是不肯,我要是不肯,我就不會把這辦法告訴你,讓你去試試了,我是不能也不敢。」
年輕伙計「叭」地拍了一下手,道:「一點不差,平常他脾氣壞得怕人,可是一旦三杯下肚,他脾氣好得不得了,你說什麼他都點頭,甚至你讓他去殺人他都幹。」
常醒樂道:「客官花子多少銀子買的這葫蘆酒。」
年輕伙計道:「跑江湖的不同呀,人家練過武,不怕累。」
年輕伙計道:「客官不知道,我們掌櫃的就像我們這班伙計的領班,到時候是他帶我們到敝東家去的。」
李慕凡皺著眉到了對面酒樓裏,店伙計滿面堆笑地迎過來往裏讓。
黑衣人兩眼一翻,忙抬手往後指了指!
李慕凡道:「你這酒是……」
李慕凡「哦」地一聲笑道:「掌櫃的是問,現成的酒,我為什麼不喝,卻把它拔開塞子放在桌上,可是?」
李慕凡道:「那只有等到時候再說了。」
年輕伙計帶著李慕凡直往後院行去,邊走邊道:「客人,小號地方小,只是兩進後院,每進院裏都有乾淨上房,你打算住第幾進呀?」
李慕凡道:「長安是歷代建都的地方,也是進出關外必經的地方,自然它要比別處熱鬧些,也繁華些。」
李慕凡忙道:「掌櫃的,嘴下留情,多少給我剩一點。」
巴天佑這一著厲害,自然,殺他李慕凡,那還不是人人奮勇,個個爭先?
李慕凡他不是只知道匹夫血氣之勇的人,他所以能在江湖稱最,固然因為他有一身高絕所學好本領,一手劍無人能敵,論拳論掌也所向披靡,但有一手也得力於他有勇有謀,能伸能曲,他有顆鐵膽,他也機警,他有一身好本領,可也有高絕的智慧。
李慕凡頹然搖頭,道:「那就不用試了,不成在所必然,但那還好,萬一弄巧成拙,反類其犬,他懷疑我是要進去趁熱鬧偷的東西的,我跳進黃河也難洗清了。」
李慕凡微微一笑道:「我的運氣比別人好,剛我碰見一個路過此處的山西佬,他沿街兜售這葫蘆酒,據他說他是缺少盤纏,要不他怎麼也捨不得賣,恰好被我碰見買了下來。」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我明白了,是貴東家要做壽……」
年輕伙計道:「有,有,小號設置齊全,應有盡有,客人先請坐,坐,我這就替客人燒水去。」
常醒樂道:「這……這你也知道……」
話聲低沉而有力,幾乎能震人心弦。
而,旋即,他暗暗地笑了。
李慕凡一怔道:「伙計,我看寶號的生意不算頂好嘛。」
常醒樂「哦」「哦」兩聲道:「原來是小號的客官,失敬,失敬。」
年輕伙計點頭說道:「不錯,至於他老人家的名諱我就不知道了,我們都稱他老主人,這一帶人都稱他巴大爺。」
灰衣人任他扣著腕脈,另一隻手緩緩抬起,把帽沿往上推了推,然後齜牙一笑,道:「閣下健忘,前後沒多久,怎忘了……」
常醒樂詫異地道:「不能喝?為什麼?」
他剛進客棧門口,從裏面快步走出一個穿黑衣的中年漢子,步履穩健,眼神十足,一望可知是個好手。
正愁沒辦法,得來全不費工夫,李慕凡滿心欣喜地回到了自己的上房裏,他和衣剛躺下,門口步履響動,來了那年輕伙計,他探了探頭,道:「客官,睡了麼?」
李慕凡看在眼裏,剛慶得計,一見常醒樂又閉上了眼,不禁又是一怔。
站起來往後院行去。
年輕伙計道:「怕的也就是這個,現在他是在喝酒,絕不會留意許多,而明早要走的時候,只怕他會來個翻臉不認人。」
半晌,李慕凡方始不著詫異、納悶,還有點悵然的心轉身走回「巴記老號」。
現在知道此人是「紅鼻禿鷹」常醒樂,李慕凡明白,想讓他和一個不認識的人喝酒,那就更難了。
年輕伙計道:「不為什麼,這是小號的規格。」
年輕伙計賠笑說道:「出門在外,總比不上在家舒服,累是在所難免,客人請先洗個澡,然後再舒舒服服的睡一覺,多少會解點乏。」
李慕凡道:「掌櫃的沒聞見酒香麼,這酒我只喝一口就會醉倒。」
隨後,他帶著那隻口袋裝著的信鴿撲向了王大娘家,王大娘對他的去而復返,顯著詫異。
李慕凡苦笑說道:「到那時候我還跑得了麼?」
常醒樂狂喜欲絕,忙謝了兩聲,一抹咧著的大嘴,急不可待地抬手就去抓桌上的酒葫蘆!
李慕凡一臉懊喪地道:「所以我說可惜,簡直是太可惜,太遺憾了。」
李慕凡倏然一笑道:「我明白為什麼這麼爽快,你以為我假如在兩天之後放這隻信鴿,你那少主一算日子再算算路程,就知道信鴿不是『鄱陽湖』畔放的,立刻就明白有假,對麼?」
常醒樂點頭說道:「客官的運氣真比別人好……」
遲疑著到了桌前,他抹了抹嘴,抓了抓禿頭,乾咳一聲,不安地開口說道:「請問,你這位客官可是……」
李慕凡道:「寶號怎麼有這麼個怪規矩,伙計一個月能掙多少錢,平素也夠累的,那家客棧的伙計不……」
「傻?」黑衣漢子道:「你聽誰說過他傻?他是這世上最機靈的人,以我看他絕對懂得少主的用心了。」
李慕凡笑容一凝,道:「怎麼貴東家有親戚?」
年輕伙計眉飛色舞地笑道:「那還用說,以敝東家的財富與家聲……再說,少主人又是敝東家的獨子,平常鍾愛得不得了,婚事自然是要大大地鋪張一番,不是我替敝東家吹,恐怕當今世上還沒有這麼鋪張,這麼熱鬧的喜事呢……」他頓了頓,接道:「聽說到時候酒席就要擺上好幾百桌,附近幾個縣城裏的名廚全被請了去,還有什麼戲班子,各種技藝……我說不出名堂來,反正是多得不得了,恐怕要熱鬧個十天半月吧。」
聽畢,李慕凡皺了眉,心想,這些酒常醒樂那看得上眼,好酒不是沒有,而匆忙間上那兒去買……
年輕伙計微愕說道:「可惜?客人,可惜什麼?」
年輕伙計忙道:「我是熟人是不錯,可是這個忙我幫不上……」
李慕凡喜悅之情四溢地把經過了說了一遍,不過,他把那位大和尚說成一個山西佬,跟告訴常醒樂的一樣。
李慕凡忙道:「伙計,慢點,寶號有洗澡的地方麼,我一身風塵急於想先洗個熱水澡。」
李慕凡搖頭說道:「一葫蘆酒怎麼值三十兩白銀,我看掌櫃的還是……」
這個小縣城叫「鎮坪」,緊挨著大巴山下,由於它地處偏僻,不是來往客商所必經,所以它並不怎麼熱鬧。
常醒樂沒說話,因為葫蘆口已經堵上了他的嘴。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那不急,我不說了麼?等客官看過熱鬧、飽過眼福後再謝我也不遲,客官,如今還有一和_圖_書件事你要注意。」
年輕伙計道:「是不錯,他好酒,我長這麼大了,還沒見過第二個像他這麼好酒的人,其實,不只是我,這一帶的人也都沒見過第二個像他這麼好酒的人,可是他有兩不喝……」
黑衣人爬了起來,道:「那沒有用……」倏地住口不言。
王大娘自然滿口的答應,她沒有多說,李慕凡也沒有多停留,交代完了之後,他飛一般地走了。
李慕凡笑了,道:「解乏沒有比洗澡、睡覺更靈的辦法了……」忽地壓低了話聲,道:「客官,你如今還想看熱鬧麼?」
常醒樂道:「可是,你要我怎麼個幫法?」
那年輕伙計道:「三爺,我看他未必能在十天之內……」
李慕凡道:「挺貴的,整整花了我十兩銀子。」
他冷眼旁觀,櫃檯裏的紅鼻禿鷹常醒樂突然睜開了眼,第一眼便向朱紅葫蘆望了過來。
李慕凡插身坐了起來,報笑說道:「謝謝你,伙計……我太累了,不知不覺地就睡著了。」
黑衣漢子道:「當然,他也有可有到別處去,我也希望他別到這兒來,他要是到這兒來,對咱們來說,多少是麻煩……」
店伙一口氣報出了好幾種,卻都是名不見經傳的。
李慕凡道:「那當然,那當然,錯非門當戶對的名門閨秀,貴東家與你那位少主人豈會看在眼內,伙計,這場婚,恐怕要大大地鋪張一番吧。」
他像是剛吃飽一邊往外走,一邊還直剔牙,身後跟著一名年輕伙計,伙計對黑衣漢子顯得很恭謹,這時候只聽他向著快步出門的黑衣漢子賠著笑道:「三爺,剛吃飽也該歇會兒……」
那時候還只有「七狼」、「八虎」、「九龍」,如今情勢不同了,有巴家的近百口高手,還有「竇家寨」的雄厚實力,這情勢,只宜智取,不宜力敵。
也就是說,他還有兩天工夫可以歇息,可以打探虛實。
李慕凡心裏一跳,道:「想啊,怎麼不想,在喜事沒過去之前我……」
他舉手抹了抹嘴,又抓了抓禿頭。
這和尚是神麼?難道他掐指會算?
一樣,都是生意,只要不是來喝茶的就行,店伙忙道:「那行,客官要買什麼酒,要多少?」
年輕形忙道:「三爺,是那一著?」
李慕凡怔住了!他真怔住了!
年輕彩計道:「不是陳年的好酒他不喝,請他喝酒的不是熟人他不喝。」
李慕凡微愕說道:「小二哥,為什麼要去求他?」
常醒樂點頭說道:「的確的確,這種酒,若是酒量稍為差一點的,的確不能喝,也的確是喝一口就會醉倒。」
李慕凡道:「大爺,他還有兄弟麼?」
黑衣漢子「哦」地一聲道:「原來是……那我不打擾!我不打擾!你也別耽擱了生意,照顧客人吧,我走了。」
心念未了,常醒樂竟又閉上了眼。
李慕凡抬眼說道:「今天是十幾?」
年輕伙計道:「就在那邊,幾步路,我帶客人去,用的東西都預備好了。」
不知過了多久,他被人叫醒了,睜眼一看,那年輕伙計笑吟吟地站在床前,只聽他道:「客人,你的洗澡水燒好了。」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掌櫃的請說,我這個人由來好說話。」
的確,他在城門口看見了好幾個扎眼的人物,而那些人卻都沒有留意他,難怪,李慕凡本不像個武林人物,而像個文質彬彬的讀書人。
可不是麼?這灰衣人赫然竟是「五臺山」的那位大和尚!
常醒樂咧嘴一笑,道:「那怎好意思賣,當然是後者。」
常醒樂忙道:「這我知道,這我知道,我是問客官這是幹什麼?」
常醒樂道:「是的,如果客官嫌少,我願付三十兩。」
常醒樂道:「這……這個忙我恐怕幫不上。」
李慕凡在房裏連忙稱謝。
李慕凡道:「不敢當,掌櫃的有話請說。」
李慕凡搖了搖頭,一句話沒說,轉身出了門。
從懷裏摸出一張素箋,一根炭棒,然後在素箋上寫了幾個字交給了李慕凡,李慕凡接過一看,只見上面寫的是:「十五黃昏。」
說完了話,他轉身出門而去。
李慕凡道:「掌櫃的明天一大早不是要事著寶號的伙計們到貴東家去麼?到時候多報一個人不就行了?」
年輕伙計道:「端菜造酒,跑跑腿,打打雜……」
黑衣漢子嘿嘿一笑,道:「不能說,不能說,誰敢輕洩半個字,那是會要命的……」突然轉臉望著李慕凡,目射狐疑地道:「你這位是……」
常醒樂提起酒葫蘆,一仰脖子,咕嚕又是一口。
店伙道:「絕對好絕對好,客官請到各處度打聽,小事情賣的酒,凡是喝過的沒有不挑拇指來二回的,小號的酒喝了一喝之後能讓人發饞上癮……」
李慕凡道:「只要乾淨上房就行,那一進都可以。」
李慕凡腳下一鬆,道:「在什麼地方?」
常醒樂把胡蘆往懷裏一放,忙道:「老弟臺,你要我怎麼幫你的忙?」
而主要的只在怎麼混進巴家去,那唯一可能的辦法就是利用這年輕伙計,可是,這也是件頗為扎手的事。
李慕凡道:「那怎麼會,這一點小二哥你盡可放心,我這個人還懂義氣,你幫我的忙,我感激還怕來不及呢,怎麼會……」
年輕伙計忙道:「客人誤會了,我的是真的,不信客人可以到前面櫃檯去問問小號掌櫃的去、」
李慕凡皺著眉搖頭說道:「可惜,可惜……」
李慕凡道:「小二哥,什麼事要我注意?」
李慕凡道:「這麼說,貴號的東家姓巴……」
他自己聞得見,一股沉鬱的酒香立刻瀰漫了這廣大的店面,便是他這不好酒的人,幾乎也想抓起來喝它一口。
李慕凡詫聲說道:「小二哥,怎麼說,不能,不敢?」
李慕凡道:「都有那幾種酒?你說吧。」
伙計忙賠笑說道:「誇獎,誇獎,只要客人中意就行,其實,客人沒說差,小號不但在『鎮坪』是最大的一家,便是在附近幾個縣城也是出了名的。」
年輕伙計道:「其實,敝東家跟少主人的這些朋友,平素很少來走動……」
年輕伙計搖頭笑道:「敝東家不怕賠……」
灰衣人自背上解下那隻小巧玲瓏的朱紅酒葫蘆,容得李慕凡走近,他微微一笑,低低說道:「在這個地處偏僻的小縣城裏,好酒難求,我這酒往那兒一放,就是再不喝生人的酒的人,他也會……」
年輕伙計道:「客官,你請想,我是伙計,他是掌櫃的,無緣無故我能請他喝酒麼?他能受麼?還有,他在沒喝酒的時候,脾氣壞得很,就是你要請他喝了也會罵你,我怎麼敢開口。」
黑衣漢子道:「那難說,他既然知道利害說什麼也會急趕的,少主的原意就是希望他急趕,就算他趕到了,累得也夠瞧的了,這樣放倒他比較容易些!」
常醒樂搖頭說道:「客官,我說的是真的。」
李慕凡點頭邁進,抬頭略一回顧,只見這間上房佈置挺雅緻,擺設也頗為考究,窗明几淨點塵不染,就連床上的被褥也是剛洗乾淨的。
李慕凡仰天打了一個哈哈道:「掌櫃的,我酒量雖淺,但卻好酒,沒想到此時此地會碰見掌櫃的,這麼一位同好人,看來很是難得也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只是掌櫃的……」
黑衣漢子搖頭說道:「這一回跟任何一回都不同,這一回老主人跟少主人是勢在必得,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你不見了!『七狼』、『八虎』、『九龍』,還有竇家寨的人,全被少主邀來了。」
常醒樂猛然一喜,急道:「真的?」
年輕伙計臉上堆著笑,沒有說話。
李慕凡道:「只要能試就比沒希望好,小二哥,你快說。」
李慕凡道:「我先謝謝,只是恐怕不容易,會讓掌櫃和-圖-書的你為難……」
說話間已進了滴水簷下,年輕伙計從懷裏摸出一串鑰匙,行開了一間上房的門,抬手賠笑道:「請客人看看中不中意,不中意我再替客人找別間。」
這圓胖臉禿頂老者的約莫五十上下年紀,很濃的兩道眉,獅鼻、海口、鬍子不長,但很濃,那獅鼻的鼻頭鮮紅鮮紅的,敢情是個酒糟鼻子。
常醒樂忙道:「客官,只是什麼?」
年輕伙計搖搖頭道:「以我看,就是他趕了來,也不一定非到『鎮坪』來不可。」
年輕伙計道:「少主人後天晚上成親,頭一天進去辦事已經嫌遲了。」
有希望了,李慕凡有點興奮,可是他仍皺著眉頭。
李慕凡愕然說道:「不為什麼,這是為什麼?」
面臨大事,他收心定神,在櫃檯對面一張長凳上坐下,把小巧玲瓏的朱紅酒葫蘆往桌子一放,然後拔開了塞子,坐在那兒不說話,也沒動。
敢情這家開客棧的也姓巴。
伙計很高興,回過身來笑道:「客人這是什麼話?還跟我客氣?這是我們做伙計的分內事,敝東家也一再交代,不管生意好不好,一定要使光顧的客人有如歸之感,而且對客人要有禮,要周到,敝東家說,這才是生意人應有的態度。」
常醒樂忙道:「客官,反正這酒你不能喝,放著也是放著,倒了更是可惜,客官何妨把它讓給我。」
年輕伙計道:「懷疑,我敢說他絕不會懷疑……」
年輕伙計道:「難在你怎麼讓他喝你的酒。」
李慕凡眉鋒一皺,道:「頭一件倒還容易解決,這後一樁……」
如今希望是有了,卻只有那麼一絲絲。
李慕凡點頭說道:「說得是,真懊悔當初沒學武……」打了個呵欠,接問道:「伙計,洗澡的地方在……」
李慕凡心裏暗笑,嘴裏卻又道:「掌櫃的,我說……」
李慕凡目光一凝忽道:「伙計,到時候你能進去麼?」
灰衣人截口說道:「陳年的道地『山西』汾酒,我這賣酒的跟別人不同,你可以先嚐嚐再買,不滿意你可以不要。」
常醒樂兩眼一睜,忙道:「我就知道客官是個好人,謝謝客官,謝謝……」
剛出門,他目光忽地一凝。
李慕凡道:「恐怕那要不少人吧。」
常醒樂一拍胸脯,道:「沒問題,大大的事包括在我身上,咱們是一見如故,我要好好交交你這個夠意思的朋友你說吧。」
李慕凡笑了。
李慕凡道:「是啊,這我知道……」
年輕伙計嘿嘿一笑,道:「客官,剛才我話還沒說完,我們掌櫃的平常的確最難說話,可是一旦他三杯酒下了肚,可就變成天下第一等好說話的人。」
年輕伙計沉吟了一下,道:「天不早了,客官歇息吧,明天一早我來叫你。」
李慕凡「哦」地一聲道:「明天一早?這麼快就……」
李慕凡道:「我由『陝西』來,我要到『四川』去,聽說山路不好走,所以我預備先找個地方歇息歇息。」
李慕凡笑道:「掌櫃的敢情是喝多了,喜事還能瞞人?」
黑衣漢子道:「要不然老主人怎會選上少主做為他接掌巴家掌門戶的人。」
他在「鎮坪」大街上信步往前走,預備找家好客棧,舒舒服服的洗個澡,然後再作歇息!
黑衣人一驚剛要說話。
年輕伙計點頭笑道:「不差,客人說對了。」
常醒樂目光一凝道:「怎麼客官心痛銀子?」
李慕凡道:「所以說我放在那兒一直沒敢動它……」頓了頓接道:「真是平白糟塌我的銀子。」
搖搖頭,接道:「看來你們掌櫃的是個怪人。」
李慕凡道:「怎麼不心痛,花銀子買來的酒不能喝,換誰誰也心痛!」
李慕凡沒有即時回答他問道:「掌櫃的願意出高價。」
李慕凡倏然失笑,忙道:「那容易,酒樓就在對面,我請他喝一頓就是……」
李慕凡道:「小二哥謙虛了,無論怎麼說,我都會好好謝你一番。」
年輕伙計滿臉堆笑地行了進來,近前問道:「怎麼樣,客官,事成了麼?」
「是喲!」李慕凡笑道:「以己度人,掌櫃的還多問什麼?」
年輕伙計道:「有,兄弟六個。」
李慕凡道:「可有乾淨上房?我要一間。」
伸個懶腰站了起來。
李慕凡道:「怎麼,難在何處?」
說完了話,他轉身走了。
要不他怎麼知道自己要酒?要上好的酒?
李慕凡道:「噢,是幾代同住?」
所以,他戴上了羅曉陽送他的那張面具,又在城外乘了馬,邁步走進了「鎮坪」縣城。
顯然,他是想躲開這種誘惑。
常醒樂赧然一笑,沒再問,就要伸手,可是突然他又抬眼凝注,道:「客官,如果我沒有問錯,你這葫蘆裏該是道地的陳年汾酒!」
年輕伙計笑道:「客官,常言說得好:『無功不受祿』,成了,你可以謝我,不成也就別提了,無論如何容官請記住,可千萬別說我……」
「不,」年輕伙計道:「是我們少主人娶親,再過兩天就要娶少奶奶了。」
常醒樂那酒糟鼻子紅得像顆軟熟透了的櫻桃,就這麼兩口酒,他似乎軟得像牛皮糖,望著李慕凡苦著臉道:「客官,你是個好人,你行行好,讓我都喝了吧。」
李慕凡接著說道:「伙計,不愁吃穿,且享盡榮華富貴,這是哪家姑娘有這麼好的命,這麼好的福氣。」
年輕伙計道:「不知道客官有沒有想過,我們掌櫃的喝酒時好說話,一旦把酒喝完了,會不會是別一副面孔?」
李慕凡皺眉說道:「小二哥,我仍不懂你是什麼意思?」
年輕伙計道:「那他還會……」
李慕凡目光一凝道:「怎麼掌櫃的想買我這葫蘆酒。」
常醒樂窘笑說道:「不瞞客官說,我生平無他好,唯愛杯中物……」
李慕凡忙叫住了他,從懷裏摸出一錠銀子遞了去道:「店錢以後咱們再算,這是我送給你買酒喝的,一點小意思,別嫌少。」
年輕伙計道:「哪麼客人先請坐坐,我去打盆水來。」
然而,那濃郁的酒香像是個無形的鉤子,常醒樂剛走到門口,還沒有出門,他便站住了。
腳下用上力,黑衣人起先咬牙忍著,可是他那張臉慢慢地變了色,越來越紅,越來越紅。
伙計走了,李慕凡又和衣躺在了床上……
黑衣人道:「沒什麼,我寫就是。」
年輕伙計忙搖手說道:「不忙,不忙,客官,等你看過熱鬧,飽過眼福後再謝我也不算遲,客官,怎麼那麼容易就成了,你那來的陳年好酒,又怎麼讓他喝你的酒的?」
年輕伙計搖頭說道:「客官,只怕沒那麼容易,要是那麼容易的話,我就不會說讓你試試,而不敢說必成了。」
這不算什麼,這種人不是沒見過。
年輕伙計點頭笑道:「那就好,那就好,客官,試試你的運氣吧,只記住,要快,我走了。」
年輕伙計笑道:「別說古來的皇帝了,就是一些過往客商行旅也看不上這小小的『鎮坪』縣城,我看它一輩也熱鬧不了,繁華不起來。」
不,和尚他是人不是神!
常醒樂不安地強笑點頭道:「是的,是的,客官的意思怎麼樣?」
李慕凡坐了起來,道:「還沒有,小二哥,快請進來,快請進來。」
李慕凡皺眉頭說道:「那你真幫不上忙,這就難了……」頓了頓,接道:「我是個住店的客人,也不能無緣無故地請他喝酒啊,再說,我又是個生人,他也不會喝呀?」
等著,等著,他躺下了,躺著,躺著,他睡著了。
李慕凡微微一驚,忙道:「我?我是來住店的!」
李慕凡道:「還不是全仗小二哥的好主意。」
院子裏有了步履聲,他轉眼看了看,是那年輕伙計,他步履輕快地往他這間上房走了過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