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新人生觀

作者:羅家倫
新人生觀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榮譽與愛榮譽

第七章 榮譽與愛榮譽

榮譽既不是名譽,又不是虛榮,更不是野心或榮寵,那麼真正的榮譽是什麼呢?我以為真正的榮譽,必須具備以下幾個條件:
人生的目的不僅是為生活,而且還需要榮譽的生存。榮譽是人格光輝的表現,也是整個人生不可分解的一部分。沒有榮譽心的人,就談不上人格;漆黑黯淡的過一世,這種生存有何意義?
愛榮譽乃是一種意志的傾向,行為的動態,是要以忠誠純潔的行為,去得到依於德性合於美感的承認的,德國的哲學家包爾森(Friedrich Paulsen)說:「我們不能想像沒有強烈的對榮譽之愛,而偉大的事業可以表現。」社會的向上靠此,人類的改善靠此,歷史的轉變也靠此。
我所提出的「榮譽」就是指英文的〝honour〞或德文的〝Ehrlichkeit〞這兩個外國字,本都含有人格的意義,在中文方面,很難找到適當的譯名,我現在譯作「榮譽」。
榮譽不是名譽,更不是「虛榮」。「虛榮」在英文裏面是〝vanity〞,也可譯為浮名。虛榮乃求他人一時之好尚,或是庸俗的稱頌,而即沾沾自喜,以為滿足的。虛榮的表現,就是好炫耀、好誇大,藉此以傳得他人對自己的稱贊。譬如女子常歡喜穿華美鮮豔的衣服,以引人的注意;男子則好出風頭,往往做了一次什麼會的主席,便自以為了不得,自以為是這小世界裏的「小英雄」。這都是虛榮在作祟。虛榮是從錯覺(illusion)來的。錯覺是虛榮的糧食,虛榮全靠他培養大的。所以錯覺一旦幻滅,虛榮也就隨之消散。榮譽則不然。他不是求之於外的,而是求之於內的,所以他可以自持、可以永久。西洋人www.hetubook.com.com說虛榮是女性的——但他不是優美的女性,是墮落的女性。男子何曾不好虛榮,不過女人較甚一點。普通女子都歡喜別人恭維他、捧他。如果男子要向女子求婚,最好多稱贊她幾聲「安琪兒」或是「天仙化人」,那她便很容易落到情網裏去了!這種虛榮,豈能和榮譽相提並論?
榮譽的觀念,在中國社會,卻太不發達了。為喚起一般人對於榮譽的認識和尊重起見,所以我特別提出「榮譽與愛榮譽」的問題來討論。
總而言之,榮譽就是人格,是人格最光榮的完成!
至於所謂「門第」「頭銜」「豪富」,那是更說不上榮譽了。這些都可叫做「榮寵」,而決不是「榮譽」。不過也有一種榮寵,是靠自己努力的成績換來的,不可一概厚非。譬如外國有些科學家,對於科學有重大貢獻,政府特賜他一個榮譽的頭銜,如德國大學教授得「政府樞密顧問」的頭銜一樣。這確是一種比較高貴的榮寵,雖然不是真正的榮譽。
第三必須是自足的,也是求諸己的。外界的稱許,如係實至名歸,也所不辭;譬如以科學上重大的貢獻而得諾貝爾獎金的人,若是他配得的話,當然可以安心接受,何用推卻?但凡事應該求諸自己,盡其在我,不必分心去獵取流俗的恭維。流俗的恭維,不但靠不住,而且在有榮譽心的人看來,反為一種侮辱。名畫家的畫,並不在乎有多少外行的人贊美,而貴乎能得一個真正內行的人來批評。所謂「千人之諾諾,不如一士之諤諤,」就是這個道理。即使內行的人也不稱許,自己仍可得到安慰。因為自己的天才得到發揮,在自己的努力中,就有樂趣存在。古今中hetubook•com.com外許多大藝術家,都是死後得名的。科學家也是如此。大科學家蓋白勒(Kepler)在他一部名著《Weltharmonik》序上說道:「你的寬恕我引以自娛,你的忿怒我也忍受;此地我的骰子擲下來,我寫成這本書給人讀,是同時的人讀或後代的人讀,我管他幹麼?幾千年以後有人來讀,我也可以等,上帝也等六千年以後才有人來臆度他的工作。」這種特立獨行的精神,也可說是一種孤寂的驕傲,但是這決不是驕傲。翻開一部科學史來看,古今多少科學家,在生前享國際大名的,除了牛頓和愛因斯坦以外,還有幾人呢?造化弄人,奇怪得很,生前最不求虛名者,往往死後最能得名。如果自己對人類真有貢獻,即使名不可得,又有何妨?世間真正的價值,常埋藏在無名者之中。許多汲汲求名的人,實在可以休矣。
第二必須能有所不為。有所不為,是人生最不容易做到的。「有所不為而後可以有為」,所以有榮譽心的人,對於標準以下的事,是絕對不幹的。至於那一切欺騙、狹小、鄙吝、偷惰,和其他種種「挖牆腳」的事,他更是不屑幹的。這正是孟子所謂:「非禮之禮,非義之義,大人弗為。」大人的對面是小人,是小丈夫,是賤丈夫。有榮譽心的人,是以「大人」自許的。
榮譽不但和「名譽」「虛榮」不同,而且和「野心」不同。「野心」在英文為〝ambition〞,他可說是一種男性的虛榮。男子大都好求自己政治的名譽,權力、地位、官階,以作個人自私的滿足。這種野心有時也能推動人去做有益的事,但動機仍是自私,所以很容易發生不良的結果。有些人野心一旦發m.hetubook.com.com作,便往往不問自己的能力如何,竟為所欲為,以求徼倖的成功。「小人行險以徼倖」,其結果鮮有不將自己的榮譽甚至身體埋葬於野心的灰燼之中。如果說野心是榮譽,那他祇是墮落的榮譽。
西洋人很重視榮譽;他們把榮譽看得比生命還更重要。假如你說某人無榮譽,他一定認為這是對於他最大的侮辱。為了榮譽問題而實行決闘,也是常見的事。這種決闘辦法的對不對,是另一問題,但他們對於榮譽的尊重,卻不可小看。英國人對於身兼樞密大臣的內閣閣員,稱作:The Right Honourable〞,不是恭維他是最高貴的,而是恭維他是最榮譽的。美國西點(West Point)陸軍軍官學校的校訓是三個字,就是「國家、責任、榮譽」(Country,Duty,Honour);這是他們在軍人精神教育上對於榮譽的重視。歐美許多學校的考試,還有所謂「榮譽制度」(Honour system):就是教員於出題以後,立刻退出教室,並不監考;他祇在黑板上寫一個大字,就是〝Honour〞(榮譽)。於是學生懍然於榮譽的觀念,不敢作弊。萬一有人作弊,不但學校立刻把他開除,而且這個人從此不齒於同學。(最近西點學生同時是全美冠軍足球隊隊員九十人,因考試抄襲而全體開除,任何人不能挽回,就是一例。四十年九月九日補注。)
人生是需要有榮譽的。不榮譽的人生,是黑漆漆的,無聲無臭的。有榮譽的人生,是高貴向上的;無榮譽的人生,是卑污低下的。禽獸才祇要生存,不要榮譽,也無榮譽的觀念。人應該是理智感情和品格發展到最高程度的動物;人不和圖書祇要生存,而且要榮譽。榮譽也可說是人類的專有品。所以英國的詩人拜倫(Lord Byrom)有兩句詩道:「情願把光榮加冕在一天,不情願無聲無臭的過一世!」
第四必須自尊而能尊人。真正有榮譽心的人,不但愛自己的榮譽,而且也愛他人的榮譽。榮譽不是傲慢,乃是自尊而能尊人。「子以國士待我,我亦以國士報之。」其實毀滅了他人的榮譽,自己的榮譽,也就建設不起來,在侏儒國裏,就算自己是長子,又有什麼意思?要做長子,就要到長子國裏去做,不要在侏儒國裏做!有榮譽心的人,一定能尊人、能下人。他承認人的能力,讚歎人的特長,尊敬人的善處。能適當的自尊,也能適當的低頭。上諂下驕的事,絕不在他的行動意識裏面。
說到榮譽,往往就要聯想到「名譽」。但是榮譽和名譽不同,榮譽不就是名譽。「名譽」在英文裏面是另一個字,即〝reputation〞。名譽是外加的,而榮譽卻是內足的。更明白一點說,名譽祇是外界的稱許,而榮譽則是內部發出來的光榮——也可說是光輝——與外界所加上的名譽相合而成的。所以榮譽具有內心的價值,較名譽還要可貴。西洋雖有名譽為第二生命的話,但榮譽卻簡直是第一生命,或是第一生命的一部分。不過,名譽和榮譽也有關聯。人是社會的動物,多少都需要外界的刺激,外界的鼓勵,外界的承認,才格外能自發的向上,自覺的求進步;所以人大都是要名譽的。「三代以下,惟恐不好名,」好名譽不一定就是壞事。蘇聯就常常採取以名譽來鼓勵人努力工作的方法。所以他選擇工作最努力的工人為「工人英雄」;用這工人的名字去名工廠,去名制度。對hetubook.com.com於到北極探險的人,也常常加以「英雄」的徽號;這都是用名譽來鼓勵人奮發有為的證據。這並沒有害,而且有益。中國的老子曾經問過一句話:「名與身孰親?」我想許多西洋人的回答一定是「名親」!
我們今日不但要提倡個人的榮譽心,和對於榮譽的強度的愛,而且要提倡集體的榮譽觀念。集體的榮譽觀念,就是個人對團體的榮譽之愛。譬如一個家庭,凡是家庭的各分子,都要努力保持一家的「家風」或「家聲」,不能做有辱門楣的事。又如一個商店,不肯賣壞東西,誠恐壞了他的牌子,也是出於愛護集體榮譽的觀念。再如一個學校,無論是教職員或學生,人人都應該知道學校榮譽的重要,不能隨便塌學校的台。實驗室裏未成熟或不真確的報告,不可輕易發表;因為這對於個人的責任的關係還小,對於整個學校的榮譽卻太大了。不獨以「長勝軍」或「鐵軍」著稱的軍隊,全部隊的長官和兵士,要愛惜他本部隊歷史之光榮;凡是「國軍」,誰不應該勇猛奮發,維護國家軍隊的光榮。擴而大之,一個社會,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要不沒落和毀滅,必須由構成他的分子,共同努力維持和增進他集體的榮譽!
第一必須能維持生命的莊嚴。「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有榮譽心的人,必定有不可侮的身體,不可侮的精神,不可侮的行為——簡單說有不可侮的生命。他的生命是完整的,不容稍有玷污。所謂「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為也!」他的理想的生命,是崇高,偉大,正直、堅強,所謂「仰之彌高,鑽之彌堅。」他的生命是高貴的、莊嚴的,所謂「赫赫師尹,民具爾瞻。」所以別人尊重他,而不敢輕視他;愛敬他,而不敢褻瀆他。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