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章

第六章

「去多久了?」他問。
皓禎凝視著吟霜,吟霜也揚起睫毛,靜靜的瞅著皓禎了。
吟霜細細的聽,眼睛亮晶晶,閃著無比的溫柔,聽得感動極了。聽完了,她握著玉珮,久久沉思。
這小蕊也十分節烈,居然跳進湖中尋了自盡。整個府中鬧得雞犬不寧,翩翩隻手遮天,承擔了所有的罪名,遮掩了皓祥逼奸的真相。皓禎明知這整個事件的來龍去脈,卻不得不幫著翩翩遮瞞,以免王爺氣壞身子,更怕家醜外揚。
下一次,他再來的時候,已經隔了好些天。那天,他來的時候,情緒非常低落。因為,府裡出了一件事,有個名叫小蕊的樂女,是內務府選出來,交給翩翩去訓練的。不知怎麼竟給皓祥看上了,皓祥挑逗不成,竟霸王上弓,占了小蕊的便宜。
阿克丹閉了嘴,不敢說話了。和小寇子退到偏房裡,吹鬍子瞪眼睛的生悶氣。皓禎這一等,就又等了足足兩個時辰,喝光了三壺茶,踱了幾千步的方步,看了幾百次的天色——,吟霜就是無影無蹤。然後,天色暗了,屋裡掌燈了。接著,窗外就淅淅瀝瀝的下起雨來了。皓禎這一生,還沒有嘗過等待的滋味,看著雨滴沿著屋檐滴落,他又著急,又困惑。吟霜舉目無親,能去什麼地方?會不會冤家路窄,又碰到那個多隆?越想就越急,越急就越沉不住氣——然後,吟霜終於回來了,和香綺兩個,都淋得濕濕的。一聽說皓禎已經等了好久,吟霜就急急的衝進大廳。她的頭hetubook.com.com髮濕漉漉的,懷裡緊抱著一個藍色的布包袱。
「去哪兒了?」他問。
「不知道,沒說。」
說完,他們兩個,就纏繞著滾進床去。
「那麼,是個胎記嘍?怎麼有凸出來的胎記?給我看看!」
他就在這種低落的情緒中,來到帽兒胡同,進了小四合院。
他輕輕褪去她的衣衫,吻,細膩的輾過那一寸一寸的肌膚。忽然間,他愣了愣,手指觸到她右邊後肩上的一個疤痕,一個圓圓的,像花朵似的疤痕,他觸摸著,輕問著:「這是什麼?」
一時間,皓禎只覺得一股熱血,在胸中翻騰澎湃。他看著吟霜那憔悴的面容,那熬了夜的雙眼,那欲訴還休的眼神,那輕輕蠕動的嘴唇——猝然間,所有的矜持全部瓦解,他放下繡屏,衝了過去,忘形的張開雙臂,把她緊擁入懷,一迭連聲的說:「吟霜!吟霜!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我這樣期望自己不是皇族之後,但願是個平凡人,但願能過平凡的日子,這帽兒胡同,這小四合院,就是我的天堂!吟霜,早已緊緊的、緊緊的拴住我這顆心了!」
「你別問了!」她笑了笑,很珍惜的握著那叢狐毛。「我就是想要一些狐狸毛。」
「是啊,」吟霜害羞的縮了縮身子。「我娘告訴過我,它像一朵梅花。」
「啊!」皓禎放下了燈,再擁住她。「你肯定是梅花仙子下凡投胎的,所以身上才有這麼一個像烙印似的記號,怪不得你仙https://m•hetubook•com•com風傲骨,飄逸出塵!原來,你是下凡的梅花仙子!你是我的梅花仙子!」說著,他的唇,熱熱的印在那朵「梅花烙」上,輾過每一片花瓣。他誠摯的、熱情的、由衷的喊出聲來:「吟霜,你是我這一生最深的熱愛,我,永不負你!」
「我娘跟我說,打我出生時就有了。」
她伸手摸了摸。
「吃過午飯就出去了,已經快兩個時辰了!」
他轉過她的身子,移過燈來,細看她的後肩,嘆為觀止。「你自己看不見,你一定不知道,它像朵梅花!」
「好吧!」皓禎也笑笑說:「不過拆拆弄弄的挺麻煩,就連玉珮放在你這兒吧,下次來的時候,再還給我!」
「要回去你回去!」皓禎對阿克丹一瞪眼。「我要在這兒坐著,我要等吟霜回來!」
「想那隻白狐,想當初的那個畫面,那隻狐狸,臨去三回首,它一定對你充滿了感激之心,說不出口吧!」她抬眼看皓禎:「這白狐狸毛,可不可以分一半給我?」
乖巧的香綺丫頭,慌忙溜出門去。張羅吃的,張羅薑湯,張羅乾衣服,張羅熏香——小寇子和阿克丹面面相覷,看著窗外夜色已深,聽著雨打芭蕉,不知道今夕何夕?只知道逃不掉的,就是逃不掉。
在吟霜的臥房中,羅帳低垂,一燈如豆。皓禎擁著吟霜,無法抗拒的吻著她的眉,她的眼,她翹翹的鼻尖,她溫軟的唇,她細膩的頸項,她柔軟的胸房——啊,吟霜,吟霜,心中千迴百轉https://www.hetubook.com.com,激蕩著她的名字。啊,吟霜,吟霜,懷中軟玉溫存,蠕動著她的青春。皓禎完全忘我了,什麼名譽、地位、公主、王府、顧忌——都離他遠去,什麼都可以丟棄,什麼都可以失去,什麼都可以忘記,什麼都可以割捨——他只要吟霜。吟霜,是生命中的一切,是感情上的一切,是一切中的一切。
是的,吟霜正是二十年前,雪如失落了的女兒。命運之神,揮動著它那隻無形的手,把這兩個生也該屬於兩個世界,活也該屬於兩個世界,死也該屬於兩個世界的男與女,硬給推進了同一個世界。
皓禎一肚子的著急和煩躁,此時,又揉合了一股油然而生的心痛,立刻就爆發了:「這個家什麼地方沒幫你打點好?你說!」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
「是!是!」吟霜急切的點著頭,眼裡充滿哀懇之色。「我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吟霜驚跳了一下,臉色更白了。
「你要這穗子?」皓禎詫異的問:「要穗子做什麼?」
「吃的用的穿的,我哪一樣漏了?就算漏了,你儘管叫常媽或是香綺出去買,你自己跑出去做什麼?」他像連珠炮似的,一口氣嚷嚷著:「就算你非自己去不可,也該早去早回。在外面逗留這麼久,天下雨了也不回來,天黑了也不回來,萬一再遇上壞人,再發生多隆搶人的事件,你預備怎麼辦?老天不會再給你一個皓禎來搭救你的!你知不知道?明不明白?」
那夜,皓禎沒有回王府和_圖_書
真正把皓禎和吟霜,緊緊拴在一起的,竟是多年以前的那隻白狐。
「想什麼?」他問。
怎會這樣呢?皓祥怎會變成這樣呢?這「出生」的事,誰能控制?誰能選擇父母呢?兄弟之間,竟會因正出庶出而積怨難消。王府之中,因有寶石頂戴,而輕易送掉一條人命?他想不通太想不通了。人,難道真是如此生而不平等,有人命貴,有人命賤嗎?
皓禎瞪著她,看到她髮梢淌著水,臉色蒼白,形容憔悴。
那天,吟霜看到了皓禎腰間的玉珮,和玉珮下的狐毛穗子,她那麼驚奇,從沒看過用狐狸毛做的穗子!皓禎解下玉珮,給她把玩,告訴了她,那個「捉白狐,放白狐」的故事。
吟霜緊偎在他懷裡,淚,不受控制的滾滾而下。
皓禎眉頭一皺,怎麼去了那麼久?能到哪裡去呢?他踱進大廳,坐了下來,決定等吟霜。阿克丹見吟霜不在,就催促著說:「既然人不在,咱們就早點回府吧!這兩天府裡不安靜,怕王爺要找人的時候找不著——」
吟霜聽到這兒,眼淚就滾出來了。站在一邊的香綺,再也忍受不住,衝上前去,就把吟霜懷裡的藍色包袱搶過來,三下兩下的解開了,把一個小小的圓形繡屏,往皓禎手中一送,急急的說:「小姐和我,是去裱書店,裱這個繡屏!因為老板嫌麻煩,不肯裱,小姐跟他好說歹說,求了半天人家才答應。她又不放心把東西留在那兒,硬要盯著人家做!這才等了那麼久,這才淋了雨,到現在才回來!」
偏偏那皓祥,和_圖_書不但不領情,還對著他大吼大叫,咆哮不已:「你不要因為你是正出,就來壓我!我一天到晚生活在你的陰影底下,都苦悶得要發瘋了!為什麼你娘是個格格,我娘偏是個回回?為什麼皇上把蘭公主配給你,而不配給我?我苦悶,我太苦悶了,這才找小蕊解悶,誰知道她那麼想不開!你少訓我,我會做這些事,都因為你!」
「就算你嫌家裡氣悶,你要出去逛逛,也最好等我在的時候,有人陪著才好,是不是?何況你熱孝在身,一身縞素,出了門總是引人注意,最好就待在家裡——有事沒事的,少出門去閒逛,畢竟,現在不是跟著你爹,在跑江湖呀——」
誰知道,一院子的冷冷清清,吟霜不見蹤影,常媽迎了出來:「白姑娘帶著香綺出去了。」
皓禎驚訝的看著手中那個繡屏,頓時怔住了。那繡屏上,繡著一隻白色的狐狸,尾巴高揚著,白毛閃閃發光。揚著四蹄,正在奔跑。一面奔跑,一面卻回眸凝視,眼睛烏溜溜的,脈脈含情。皓禎的心臟,「咚」的猛然跳動,白狐!儼然就是當初那隻白狐呀!連身上那毛,都栩栩如生!他驚愕得說不出話來了,抬起頭,香綺又搶著說:「自從貝勒爺留下那個玉珮,小姐就好幾個晚上都沒睡覺,你沒瞧見她眼圈都發黑了嗎?人都熬瘦了嗎?她用白狐狸毛,摻和著白絲線,日夜趕上,親手繡了這個繡屏,說是要送給貝勒爺——好不容易繡完了,又趕著去配框——小姐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哪兒還有閒情逸致,出門逛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