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吟霜忙著收拾碎片,也顧不得燙傷的手。當然,再沏來的茶又太淡了,再度翻了吟霜一手一身。
怎能不動呢?於是,整個托盤又被掀翻了。
而阿克丹,更加響亮的「喳」了一聲,就磕下頭去。
「好了,不打擾公主!咱們告退了!」雪如說著,彎身行禮,帶著吟霜、秦姥姥、阿克丹、小寇子、香綺等人,就浩浩蕩蕩的離去了。
「奴才再去沏!」
小寇子沒命的去抱住阿克丹,急急的喊著:「冷靜冷靜!公主房不能硬闖呀!咱們去稟告福晉吧!你不要去呀!不行不行呀——」
公主心中一慌,面前站著的,畢竟不是吟霜或奴才,這是皓禎的親娘呢!是自己的「婆婆」呢!她勉強嚥了口氣,輕聲的說:「額娘言重了!」
「這樣說好!」公主哼了一聲:「去梳梳洗洗,弄弄乾淨,別讓額駙看到你這副鬼樣,還當我欺負了你!」
「奴才、奴才知道了!」吟霜急急的說,知道崔姥姥並非虛張聲勢,說的都是實情。如果公主真的豁出去了,恐怕皓禎也要遭殃。這樣一想,她就更加惶恐了。
「笨貨!」崔姥姥嚴厲的喊:「快把地擦乾了,再去打盆水來。」
這回,潑到身上的,是帶著火星的香灰。吟霜那件純白繡牡丹的新衣,已經慘不忍睹,又是茶、又是水、又是灰,還有好些個火星燃起的小破洞。
在公主房的天井中,吟霜十個手指,都上了夾棍,痛得汗如雨下。她呻吟著,哀喚著,顫聲的求饒著:「饒了奴才吧!求求你,我再也受不了了!請你,再給我機會,讓我努力的去做好——」
一連好幾天,真正知道吟霜備受苦難和折磨的,只有香綺。這小丫頭反正跟著吟霜,吟霜受折磨時,她總是沉不住氣,要上前「替罪」,公主以為她們是親姐妹,見這樣的「姐妹情深」,心裡也不是滋https://www.hetubook.com.com味。折磨一個和折磨一雙差不了多少,香綺就跟著遭殃。
「夾棍?」小寇子不相不相信的問。「公主要對白姑娘用私刑嗎?」
公主眼睜睜的看著雪如把人給救走,她只是睜大眼睛,拼命吸著氣,腦子裡一團紊亂,簡直理不出一點頭緒來。怎麼?
吟霜從不知道,當丫頭是這麼艱難的事。
「太燙了!」
然後,就輪到沏茶,捧著剛沏出來的、滾燙的青花細磁茶杯,裡面是公主最愛喝的西湖龍井。茶杯才送到公主面前,公主輕輕啜了一口,就生氣的將杯子摔到托盤裡,茶杯翻了,滾燙的熱茶潑了吟霜一手,吟霜慌忙縮手,杯子又打碎了。
「奴才不是刺客,奴才名叫阿克丹,是府裡的諳達,負責武術教習的!」阿克丹洪亮有力的說著,雙手握著夾棍向前一伸,「嘩啦」一聲用力拉開:「奴才願意代白姑娘用刑,懇請公主恩准!」
這樣想著,吟霜就心平氣和的承受著各種折磨。洗臉水在「太熱了」、「太冷了」、「太少了」、「太多了」——各種理由下,打翻一盆又一盆,好不容易,盥洗的工作終於完成了,又輪到侍候早餐。當然,餐桌是用不著了,吟霜舉著托盤。經過前面的折騰,手臂已酸軟無力,雖然拼命忍耐,托盤仍然抖得厲害。碗碟彼此碰撞,鏗然有聲。崔姥姥怒聲喝斥道:「不許動!」
阿克丹一腳踹開了小寇子,怒吼著說:「等你這樣慢慢搞,白姑娘全身的骨頭都被拆光了!貝勒又不在府裡,我不去誰去?我豁出去了!」
「笨!茶沏得太濃了!」
「你知道了,你就想想清楚!」公主說著,眼神凌厲。「只要額附有一絲一毫的不痛快,我會看著辦的!留你在府裡,已經是你的造化!你可別不知好歹!去hetubook.com.com胡亂搬弄是非!」
公主還沒緩過氣來,雪如已經站在她面前了。
「奴才絕不會搬弄是非,絕不會」吟霜誠摯的說:「奴才只一心一意的想在公主跟前當差,既然當不好,責打受罰,也是罪有應得,除了慚愧不已,別無二心!」
這樣,吟霜見到皓禎時,是一臉的笑,一臉的若無其事,只是拼命把他推出房,不敢「接待」他。皓禎雖然一肚子的狐疑與不安,卻一時間,抓不住任何把柄。事實上,自從吟霜進了公主房,皓禎想見吟霜一面,就已難如登天。再加上皇上最近的差遣特多,這「御前行走」的工作也多而忙碌。每天從朝中退下,已經晚上,再去公主房,不一定見得著吟霜,卻因去了公主房,而必須「歇下」,這才是另一種折磨。尤其,不知吟霜會怎麼想?
「你給我聽清楚!」崔姥姥在一邊接口:「在這王府裡頭,雖然王爺和福晉是一家之主,但是,大清的規矩,指婚以後,先論皇室的大小,再論家庭的長幼,所以呢,公主才是這個府裡地位最尊貴的人!別說你只是個丫頭,就算額駙、王爺、福晉,對公主也要禮讓三分!假若公主真的生氣了,府裡所有的人,都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大膽!誰說你可以進來?」公主大喝了一聲,眼光一轉,看到吟霜滿臉焦急,就嘴角一撇,笑了起來。「也罷,我正嫌燭光不夠亮,既然你想幫忙,就再拿兩支蠟燭來!」
「公主請息怒!」雪如喘著氣,直視著公主。那份「福晉」的尊貴,就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壓迫著公主了。「這阿克丹在府中三代當諳達,是王爺的左右手。皓禎六歲起,就交給阿克丹調教,皓禎視他,如兄弟一般。此人性格直爽,脾氣暴躁,凡事直來直往,想什麼就幹什麼。今天得罪了公主,固然是罪該萬死,和_圖_書但,請看在王爺和皓禎的份上,網開一面!要怎麼處罰,就交給我辦吧!不知公主,給不給我這個面子?」
「那麼承情之至!」雪如立刻接口:「這吟霜丫頭,我也一並帶走了!」
手一帶,整盆水就翻了吟霜一頭一臉。
夾棍一陣緊收,吟霜十個手指,全都僵硬挺直,痛楚從手指蔓延到全身,她忍不住,發出淒厲的哀嚎:「啊——」
小寇子驚愕的問:「香綺!你怎麼來了?」
「太冷了!」
一個新進門的丫頭,竟有皓禎垂憐,阿克丹捨命相護,還有福晉出面救人!她怎有這種能耐?她到底是誰?到底來自何處?有什麼背景身世呢?
就在此時,公主房的房門,被一腳踹開了,阿克丹巨大的身形,像一陣旋風般捲進,在宮女、太監、侍衛們的驚呼聲中,他挨著誰,就摔開誰,一路殺進重圍。直殺到吟霜身邊,他抓起了兩個行刑的太監,就直扔了出去,兩個小太監跌成一團,哇哇大叫。
到了晚上,公主叫掌燈。崔姥姥拿了兩支蠟燭來,要吟霜雙手,一手舉一支蠟燭。公主坐在臥榻上慢悠悠的看書,燭油就一滴一滴的滴在吟霜手上。不敢喊痛,不敢縮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吟霜一任燭油點點滴滴,燙傷了手,也燙傷了心。香綺再也看不過去,膝行到公主面前:「公主!請讓奴才代替吟霜姐捧蠟燭!」
「沒想到這吟霜丫頭,如此蠢笨!」雪如不給她開口的機會,就面罩寒霜,十分威嚴的說:「居然把公主氣得對她用夾棍!她原是我房裡的丫頭,沒調教好,也是我房裡出的差錯!我不能再讓她在公主面前,頻頻出錯,惹公主生氣!阿克丹!你還不『跪安』,杵在這兒幹嘛?」
「用刑?」阿克丹大眼圓睜,濃眉一豎:「什麼叫用刑?怎麼用刑?」
「先跪鐵鏈,吟霜姐已經吃不消了!現在,現hetubook•com•com在——現在叫傳夾棍,要夾吟霜的手指呀——」
從早上折騰到晚上,吟霜早已是披頭散髮,狼狽不堪,公主也累得七葷八素,沒力氣再出新招了。把吟霜叫到面前,緊緊的盯著她,公主坦率的問:「你是不是想找機會,到額駙面前去告狀呢?」
然後,吟霜學著燃香爐。這香爐是個精致的銅麒麟的嘴張著,香爐裡點起了香,煙會從麒麟嘴中出噴出來。輕煙裊裊,香霧陣陣,充滿詩意,又好看,又好聞。但是,吟霜做這事時,真是膽顫心驚,一點詩意都沒有。把檀香粉撒入香爐中,用火點燃了,再悶出煙霧來,才捧到公主面前,公主惱怒的一推:「誰說用檀香?我最恨檀香!我要麝香!」
吟霜知道自己的悲劇已經開始了。但她仍然存著一份天真的想法。公主是太生氣了,在這樣巨大的憤怒中,報復和折磨的行為是難免的。如果自己逆來順受,說不定可以感動公主的心。福晉不是已經暗示得很明白了嗎?自己的未來,是操縱在公主手裡啊!想要和皓禎「天長地久」,這是必付的代價啊!
阿克丹一面喊著,已一面衝往公主房。小寇子眼見拉不住,拉著香綺就直奔福晉房。
在這等混亂中,公主早嚇得花容失色。崔姥姥飛快的攔在公主面前,用身子緊緊遮著公主,慌張的喊著:「快保護公主呀!有刺客呀!有刺客呀——」
「可惡!」阿克丹一聲暴吼,拔腿就往公主房狂奔。
「公主在對她用刑呀!」
阿克丹和小寇子都跳了起來,定睛一看,來人是香綺。香綺髮絲凌亂,面色慘白,汗流浹背,已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你到現在還不明白嗎?」公主恨恨的說:「你怎麼做都做不好,你真正的錯,是不該存在,更不該進入王府!」公主看著行刑的太監們:「給我收!」
「快去救吟霜姐呀!」香綺緊張的喊,hetubook.com.com眼淚已滾滾而下。
這樣香綺也捧著蠟燭,一齊當「燭台」了。
蘭公主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瞪著阿克丹,在飽受驚嚇,又大感意外之餘,簡直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是!」吟霜趕快行禮退下,匆匆忙忙的去梳洗了。
一清早,伺候公主洗臉,就伺候了足足一個時辰。原來,公主不用臉盆架,要吟霜當「臉盆架」,崔姥姥在一旁「指點」、「調整」臉盆架的高低遠近。吟霜雙手捧著臉盆,跪在公主面前,臉盆一忽兒要高舉過頭,一忽兒要平舉當胸,一忽兒要伸舉向前,一忽兒又要後退三分。這樣,好不容易高低遠近都調整好了,公主慢吞吞的伸手碰了一下水。
此時,雪如一手扶著香綺,一手扶著小寇子,後面跟著秦姥姥,顫巍巍的趕來了。宮女、侍衛、太監、丫頭們全忙不迭的屈膝請安,一路喊了過去:「福晉萬福!」
「奴才——奴才不敢!」
「這——」公主嘴一張,身子往前一衝,想要阻止。
水又當頭淋下了。
「諳達」就是滿人「師父」的意思。兩人正談著談著,忽然看見一個小丫頭,飛奔著闖進武館,嘴裡亂七八糟的、氣極敗壞的大叫著:「阿克丹!阿克丹!救命呀!——阿克丹——」
阿克丹三下兩下,就卸掉了吟霜手上的夾棍,吟霜身子一軟,坐在地上,把雙手縮在懷裡,站都站不起來。阿克丹一轉頭,直眉豎目的看了公主一眼,就對公主直挺挺的跪下,硬幫幫的磕了一個頭。
這天下午,阿克丹和小寇子都沒跟皓禎上朝,因為已有王爺身邊的侍衛們隨行。兩人就坐在王府的「武館」中喝茶,一面悄聲談著吟霜,兩人都非常擔憂。這「武館」是「諳達」們休息練功,訓練武術的地方,一向是丫頭們的禁地。
秦姥姥響亮的應了一聲「是」,急忙上前去攙扶起吟霜。
吟霜匆匆忙忙,再打了一盆水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