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奴才跟了你們去!」阿克丹一步向前,大聲說:「保護你們,幫你們幹活!」
小寇子、阿克丹和香綺都默默的垂下了頭。
「好!豁出去了!」小寇子一拳捶在桌子上。「今夜摸黑走!我去幫貝勒爺收拾東西,香綺,你幫白姨太收拾收拾——」
「怎麼弄成這副模樣?簡直叫人不忍卒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把你整個人都變了樣?快說!」
皇上聽了這篇話,眼睛都直了。
「她怎會把你嚇成這樣子?」皇上驚愕之餘,怒氣陡然上升。「帶上來!立刻帶上來!看她有什麼法術可施!」
皓禎面孔雪白,衝上前去,對皇上跪下了。
「皇阿瑪!聽說你還不曾回宮,就趕來看我,我真是太感動了!請原諒我沒有在大廳接駕,因為——我實在不敢跨出這院子一步啊!」
大廳中,一條紅地毯長長的由內鋪到外,地毯兩旁,分列侍衛,整齊劃一的站著。隨著一聲「皇上駕到」,就應聲跪下。雪如帶著翩翩及眾女眷,全體匍匐於地。
吟霜奔上前去,從背後抱住了皓禎,顫聲說:「青絲可斷,我和你的情緣,永遠永遠不斷!」
皇上按捺住驚愕,扶起公主。一見到公主蒼白的臉龐,昏亂的眼神,憔悴的容顏,和那形銷骨立的身軀,皇上就激動起來了。
雪如這一個冒冒失失的舉動,使皇上也大出意料。他看看雪如,看看皓禎,再看看吟霜。鼻子裡重重的「哼」了一聲,他氣沖沖的說:「看樣子,傳言不虛!這女子有何等蠱惑功夫,才能讓你們一個個捨命相護!現在,誰都不許為她求情,我限你們三天以內,把這女子給我送到白雲庵去!如三日之內不見交代,就派人前來捉拿,立即賜死!」皇上拂了拂袖子,回頭再看公主。「至於蘭馨,我帶回宮去細細調養!等你們處理完了這段公案,再來接她!」
「抬起頭來!」皇上沉聲說,聲音威嚴極了。
於是,一行人浩浩蕩蕩,就到了公主房。才走進院裡,蘭馨公和_圖_書主已扶著崔姥姥和小玉,顫巍巍的跪伏於地。
「皓禎,你不要太難過,」吟霜咽著淚說:「說不定我是一隻白狐,你就當我是隻白狐吧!」
「福晉有所不知,」阿克丹滿面焦灼之色。「皇上是接到了皇后派來的信差,說什麼公主遭邪魔作祟,久病不癒,情況堪虞,皇上才要過來,親自一探究竟啊!」
「哦!我真的很想說,好!我跟你去!咱們一塊兒去浪跡天涯吧!可是——咱們真能這樣做嗎?這是違抗聖旨,罪在不赦,即使逃到天涯海角,真能逍遙法外嗎?而且,咱們走了,阿瑪和額娘怎麼辦呢?」吟霜想著雪如,想著自己肩上的「梅花烙」,更是別有情懷在心頭,真正是柔腸寸斷了。「咱們身為兒女,不曾孝順過爹娘,只是——只是——讓他們操了好多心——現在,還要一走了之,讓他們來幫我們頂罪嗎?」
「大膽!」皇上一聲暴喝:「我要你看我,你看何處?目光不正,媚態橫生,果非善類——」
「我——」吟霜一怔,淚霧迷濛。「可能是。我來報恩,我來還願,如今恩情已經報完,我的——期限已到,必須走了!」
「去吧!去公主房!」
王爺驚駭極了,怎麼也沒想到雪如會膽大如此!又忘形如此!怎會要替代吟霜去削髮為尼呢?他伸手想拉雪如,又不敢輕舉妄動,整個人都不知所措了。
「抬起眼睛,看我!」皇上命令著。
「這太不公平了!這太沒道理了!怎會發生這樣的事?皇上因一時的憤怒,卻決定了別人一世的悲苦!兩個相愛的心靈,卻注定不能相守在一起——這太沒有天理了!這樣的世界,我還能相信什麼?神嗎?佛嗎?菩薩嗎?它們都在哪裡呢?都在哪裡呢?」
「我也要去!」香綺拭了拭淚。
「白狐啊!」公主小小聲的說了出來,說出口膽子就壯了些。「皇阿瑪,你看,道長給了我好多符咒,我把裡裡外外全貼滿了,這樣,那白狐就進不來了。所https://www.hetubook.com.com以,我現在身體已經好多了,也許我的氣色不大好,不過假以時日,我會慢慢恢復的!請皇阿瑪不要擔心!」
吟霜腦中,轟然一響,伏在那兒,萬念俱灰了。皓禎更是如遭雷擊,面色慘變。兩人都還來不及反應,雪如已撲上前去,「咚」的跪下,慘聲哀求:「皇上!臣妾斗膽,請皇上責罰臣妾,施恩吟霜吧!這家宅不和,皆因臣妾領導無方,管理不善,與吟霜無關呀!臣妾願削髮為尼,潛心禮佛,每天持齋頌經,以懺悔罪孽,但求吟霜免罪!」
阿克丹奔進王府,奔到雪如面前,撲跪下去,就大聲的稟報:「皇上帶著王爺和兩位貝勒爺已經進京,皇上要順道來探視公主,所以王爺派我先行趕回,通知府中快快準備,恭迎聖駕!」
皓禎震動著,清醒了。一時間,啞口無言。
「回皇上,名叫白吟霜!」皓禎無奈的說。
皇上瞪視著皓禎,心裡頓時明白了。
「是!」吟霜揚起睫毛,眼中不自禁的充淚了。她被動的、怯怯的看著皇上,那眼睛是水汪汪而霧濛濛的,一對烏黑晶亮的眼珠,在水霧中閃著幽光。
「住口!」皇上見皓禎對吟霜這樣情深義重,不禁更加有氣,轉頭看一公主,只見公主那對目光,竟痴痴的落在皓禎身上。皇上心中一緊,已做了決定。「不管白吟霜是人、是狐,她以邪媚功夫,迷惑額駙,引起家宅不和,已失去女子該有的優嫻貞靜,和品德操守,原該賜死!今天看在額駙求情的份上,免其死罪!著令削髮為尼,青燈古佛,了此殘生!」
雪如嚇得直跳了起來。
「皇阿瑪不要生氣,」公主瑟縮著說:「我——我——我前幾天是病得很厲害,但是,現在已經好多了,不礙事了!那——那隻白——白——」她四面看著,害怕的又縮回了口。
皓禎聳動著肩膀,無法回頭,無法看吟霜。
皇上說完,帶著眾侍衛,往門外就走。
皇上聽了,實在困惑。抬www.hetubook.com.com眼一看,不禁嚇了一跳。原來,院中的圍牆上、樹木上、太湖石上、花窗上,以及正房的窗窗格格,鏤花門的片片扇扇,全都貼滿了黃色的符咒。這等奇異景象,不只驚呆了皇上,也驚呆了王爺,和跟隨在後的皓禎和皓祥。王爺飛快的看了雪如一眼,眼中盛滿詢問,雪如回了哀傷無奈的一瞥。皓禎暗中深吸口氣,面色就整個陰暗下去。皓祥皺皺眉頭,心中又氣又急,不知家裡又出了什麼狀況,生怕自己會遭「池魚之災」。
同時間,在靜思山房,皓禎正站在吟霜面前,緊緊握著她的手,一臉激動的說:「吟霜,咱們逃走吧!」
這天晚上,整個王府中,除了公主房以外,處處燈火通明。
「逃走?」吟霜痴痴的看著皓禎。
吟霜這一生,好幾次被人命令「抬起頭來」,但都沒有這次這樣,令人膽顫心驚,嚇得神魂俱碎。吟霜抬起了頭,仍然垂著睫毛,眼光只敢看地面。
吟霜的心,頓時粉碎了。她抱緊皓禎,哭著說:「從來沒有一個時刻,我這樣期望自己是隻白狐!如果我不是人,而是隻狐,那有多好,那有多好——我真想,鑽進你的衣袖裡,追隨你,陪伴你,今生今世,再不分開——」
這天,阿克丹騎著一匹快馬,直抵碩親王府。
「立刻給我帶上來!」皇上一聲令下。「我倒要看看,這白吟霜是怎樣一個女子!」
雪如不禁變色。但是,現在什麼都來不及細想,只有趕快命府中眾人,準備在大廳接罵。
於是,皇上帶著公主,連同崔姥姥、小玉等宮女,一起回宮去了。那公主不情不願的跟著皇上離去,還不時的回頭看皓禎。而皓禎,在這麼巨大的晴天霹靂下,早已魂魄俱散,心神皆碎了。
此時,早有小太監,用細瓷黃龍杯,盛著最好的碧螺春出來。皇上輕輕啜了口茶,身後眾人鴉雀無聲。王爺、皓禎、皓祥雖是久未回家,這時,全都不敢和家人目光相接,個個筆直站著,目不斜視。雪如和*圖*書心中像擂鼓般七上八下,卻苦於沒有任何機會和王爺交談。
雪如神情慘烈,目瞪口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那——那——」雪如震顫著:「好,我們要怎麼辦?要怎麼辦呢?」
「白狐?」他愕然說:「哪兒來的白狐?」
吟霜熱淚盈眶的看看皓禎,再看看三個義僕,終於投入皓禎的懷裡,把皓禎緊緊一抱。
雪如抓著王爺的手腕,迫切的搖著,苦苦的求著:「你再想想辦法吧,好不好?你明兒進宮去,再求求皇上,請他開恩!吟霜才二十一歲,和皓禎情深義重,塵緣未了,送進尼姑庵裡去,豈不是冒瀆了青燈古佛!你去跟皇上說,咱們想盡辦法來彌補公主,勸皓禎回頭——只要能留下吟霜——」
「原來是你那個小妾!叫什麼名字來著?」皇上問。
「皇上」皓禎一急,就跪著膝行而前,倉皇伏地,冒死諫辭:「皇上開恩!吟霜絕非如傳聞所言,請皇上明察!公主玉體違和,是臣的過失,不是吟霜的罪過,請皇上降罪於臣,我自願領罪,以替代吟霜——」
「回皇上,公主有些兒玉體違和,動作緩慢了一些,我這就去通知公主,請她立刻前來——」
「你——是——嗎?」皓禎再問,一字一字的。
「怎麼辦?」王爺一瞪眼,果決的說:「皇上雖給期限三天,咱們一天也不耽誤,明天一早,就把吟霜送到白雲庵去!」
「對!」皓禎用力的點點頭。「沒有人能幫助我們了,我們必須拯救自己的命運,除了逃走已無別的路可走了!我不要活生生和你拆散,不能忍受你削髮為尼。逃吧!咱們逃到外地,逃到一個不知名的小地方,隱姓埋名,去過一夫一妻的簡單生活!」
轉眼之間,皇上果然駕到。
「你是嗎?」
「你好糊塗!」王爺忍不住對雪如嚴厲的說:「你難道還不明白,這事已經毫無轉圜的餘地!今天咱們都在刀口上掠過,全仗著公主在辭色之間,對皓禎仍然一片痴心,皇上才沒有把我們全家治罪!現在不過是https://m•hetubook•com.com把吟霜送入白雲庵,已經是皇恩浩蕩了!你不要不識相,禍闖得已經夠大了!現在,吟霜好歹有條活路,你再得寸進尺,她就只有死路一條了,你難道還看不出來,皇上對吟霜,實在是想除之而後快的嗎?」
吟霜面如死灰,髮亂釵橫,神態倉皇。跪在皇帝面前,她匍匐於地,雙手橫擺於地面,額頭輕觸著自己的手背,動也不敢動。
皇上愣了一下,怎有如此美麗的女子?後宮佳麗三千,都被這女子比下去了。怪不得蘭馨鬥不過她!「色」字一關,幾個男人能夠逃過?要救蘭馨,必須除掉這個女子!管她是人是鬼是狐是仙!皇上死死瞪著吟霜,目光如電。吟霜在這樣的逼視下,神色越來越倉皇,心跳越來越迅速——她惶恐的眨了眨睫毛,目光就無法停在皇上的臉孔上,而悄悄的垂了下來。
「叩見皇上!」雪如和女眷們齊聲說:「起來吧!」
「是!」雪如帶著女眷站起,個個垂手肅立。低頭斂眉,不敢抬眼平視。
「皇上要親自駕臨王府?真的嗎?」
室內靜了片刻,然後,皓禎猝然衝開去,用力的捶打著牆壁。
「白什麼?」皇上大聲追問。
「這白狐之說,完全是怪力亂神,一派謠言!皇上天縱聖明,千萬不要聽信這種無稽之談——」
「免了!」皇上一伸手,做了個阻止的手勢:「等我喝杯茶,自己去看她罷了!」
皇上在大廳正中的椅子上落座。王爺、皓禎、皓祥,和隨身侍衛太監們侍立於後。皇上抬眼,環視一周,沒有見到蘭馨公主,心中狐疑,就沉著聲問雪如:「這蘭馨,怎麼不曾前來接駕?」
皇上喝完了茶,立即就起身。
「恭送皇上!」王爺和家眷們又跪伏在地。
於是,吟霜被好幾個太監,押了過來。
「皇阿瑪!」公主急了,慌忙說:「不要帶她來這兒,千萬不要帶她來這兒,我——我現在和她井水不犯河水了,我躲在這院子裡很安全,您老人家千萬別把她再弄來——現在道長也不在這兒,沒有人制得了她——」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