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梅花烙

作者:瓊瑤
梅花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貝勒爺!」他坦白的說:「此時此刻,我們誰也顧不了誰了,只有各盡各的本分——」
皇上瞪著公主,震動得無言可答。
「你甚至不要我送你嗎?」吟霜喊著。
「吟霜!等我!等我!一定要等我——」
吟霜追著囚車急跑,終於給她追上了囚車,死命的抓住了欄杆,整個人都掛在囚車上了。
站在那兒,依然有一股浩然正氣。這樣奇怪的「死囚犯」,使群眾們看得更興奮了。
皓禎看到吟霜了,本能的,他想撲過去,但是脖子被圈住,整個人都動彈不得。他踮著腳。奮力伸長了脖子,急切的大喊:「老天有眼,讓我還能看到你!吟霜,為我珍重!為我珍重!聽到了嗎?要為我珍重呀!」
「維持住你心裡那個我!不必看著我身首異處!」皓禎撕裂般的狂吼著:「不要!我不要!你回去!快回去!」
「吟霜!」皓禎也喊著:「有情如你,我死而無憾了!你說出來的話,我都知道,你沒說出來的話,我也知道!我對你只有一個要求,要為我活下去!要為我報答阿瑪和額娘——」
吟霜全身縞素,白衣白裳,頭上綁著白色的孝帶,奮力衝破人潮,狂奔著追向囚車。
遠遠的鐘樓,鐘聲驟響。
「公主,巳時二刻!」
阿克丹和小寇子,立刻雙雙磕下頭去,激動的說:「貝勒爺!奴才們給您磕頭!」
群眾太驚愕了,被這種淒厲的身影所震懾,紛紛退避。
皓禎一見到他們兩個人,就也激動了起來。
「皇阿瑪,」蘭馨更重的磕下頭去:「你早已為我做過主了!蘭馨給你磕頭,蘭馨給你磕頭——」
皓禎和圖書無法再說什麼,已經被帶上了刑台。
「小寇子,阿克丹,你們不要送我!你們應該去守著吟霜呀!她被衛兵們拉了下去,現在不知道身在何方——」
兩人隔著囚車,忘形狂叫。這等奇異景象,使觀眾都看呆了。監斬官佟大人回頭一看,不禁又驚又怒,勒住馬,大吼了一句:「這成何體統?衛兵!拉她下去!」
鼓手開始擂鼓,鼓聲急響。
鼓聲越急。群眾都已鴉雀無聲。
「唷!來頭大著呢!是碩親王府裡的貝勒,是蘭公主的額駙,還是御前行走呢!」
「吟霜!」皓禎震動已極,嘶聲急喊:「這是刑場啊!你到刑場來做什麼?快回去!快回去!我不要你目睹我的死!我只要你記住我的生!回去!什麼都不要說了,回去!」
同一時間,公主在迴廊裡走來走去,走去走來。她那急促的腳步聲,和她那急促的心跳聲,匯合成一股音浪,在她腦中耳中,瘋狂般的回響著:「皓禎,皓禎,皓禎,皓禎,皓禎——」
腳步愈急,心跳愈急。心跳愈急,回響愈急:「皓禎,皓禎,皓禎,皓禎,皓禎——」
公主驀然止步,仰頭看天,太陽已向頭頂移動。
然後,他看到公主騎來的那匹快馬,他不假思索的縱身一躍,落在馬背上。拉起馬韁,就策馬狂奔。群眾們紛紛走避,又是一場大驚大亂。
群眾一陣騷動,見吟霜勢如拼命般殺出重圍,大家竟不由自主的讓出一條路來。
「皇恩浩蕩啊!」阿克丹喊著:「奴才叩謝萬歲爺恩典,叩謝公主恩典!」
吟霜明白了,了解了。和皓禎這番轟轟烈烈的https://m.hetubook.com.com相知和相愛,彼此在對方心中眼中,都是最完美的形象。她點了點頭,心領神會。帶著一臉的堅決,她眼神熱烈,雙眸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她清晰的、堅定的喊著:「我明白了!我這就回去!」她緊緊盯著皓禎:「我們生相從,死相隨!午時鐘響,魂魄和你相會!天上人間,必然相聚!」
「是!」衛兵們大聲應著,就衝上前去,拉住吟霜雙手,要把她拖下車來。吟霜的手指,死命扣住欄杆,徒勞的掙扎著,一面對皓禎急喊著:「我的話還沒說完——皓禎——皓禎——」
「——」
刑場上,差一刻就到午時。
吟霜已直撲台前。
佟大人跪著接了聖旨,大聲的朗讀:「額駙皓禎立即免罪釋放,不得有誤!欽此!」
「皓禎!你聽著!」她急促的、悲淒的、一連串的喊出來:「你我這一份心,這一片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鬼神萬物都是我們的證人——生也好,死也好;今生也好,來生也好,我都是你的!永遠永遠都是你的——」
忽然間,人群間傳來一聲尖銳而淒厲的呼號:「皓禎!等等我!我來了!」
「這麼大的來頭,怎麼年紀輕輕就犯了死罪呢?——」
「皇阿瑪,蘭馨跟你磕頭啊!蘭馨跟你磕頭啊!蘭馨跟你磕頭啊——」她不斷的說著,忘形的說著,不停的磕頭頭。
時辰未到,大家等待著。太陽正向頭頂緩緩移動。
「公主,巳時一刻!」
佟大人走上了監斬官的位子。
一清早,通往法場的這條大路,就擠滿了人,萬頭攢動,人聲鼎沸。大家你擠和圖書我、我擠你的想擠到大路邊上去,看一眼今天要被斬首的那個駙馬爺。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的,又叫又嚷,議論紛紛。
群眾們你推我擠,睜大了眼睛,吵吵嚷嚷,生怕錯過了這場「死亡」大戲。就在這等待的時刻裡,吟霜又追了過來,奮力狂奔著,她的白衣白頭帶,全在肅殺的秋風中飛舞,嘴裡,她不顧一切的狂喊著:「皓——禎——」
「聽說有寶石頂戴,是個小王爺呀!」
「皓禎!」她邊跑邊喊著:「我來送你了!我一定要見你這最後一面,讓你知道我的心意——」
皓禎一見阿克丹和小寇子,驟然間醒覺過來,頓時心驚肉跳。
「午時鐘響,魂魄相會!」他念叨著,破口狂呼出一聲:「吟霜!不——要——」
終於,囚車來了。監斬官刑部佟大人打前陣,騎著一匹棗紅色駿馬前行,後面跟著雙排衛兵,衛兵後面是囚車。囚車後面又是雙排衛兵。馬蹄、衛兵、囚車——衝開了圍觀的群眾。
皓禎被推到斷頭台刑具面前,刑具上有個凹槽,等著頭顱擱上去。劊子手站到了皓禎身後,手上的大刀迎著陽光閃熠。
「不許磕頭!」皇上一怒而起。「世上不是只有這一個男子,你還年輕,皇阿瑪會為你做主——」
皓禎昂首站在囚車裡。囚車的車頂,有個圓孔,他的脖子從圓孔中伸出,頭露在車外,身子在車裡,雙手負於身後,緊緊捆綁著。他雖然憔悴,卻不像一般犯人那樣蓬首垢面。雪如在天亮前還幫他梳了頭髮。他衣飾整潔,神情肅穆。
「午時鐘響,魂魄相會!天上人間,必然相聚!」他喃喃複誦著吟霜的和圖書句子,又加了兩句:「生而無歡,死而何懼?」
皓禎將頭放入凹槽內,引頸待戮。鼓聲乍止。劊子手舉起了大刀。
衛兵們四面八方,重重的圍護著刑台,以防意外發生。台上,劊子手已經在等候,鼓手也手執鼓槌,站在那面大鼓前,等著擂鼓。台下,圍觀的群眾仍在爭先恐後的伸頭伸腦,議論紛紛。在群眾前面與刑台之間,阿克丹和小寇子跪在一具棺柩前面,等著收屍。皇上特別恩准,看在皓禎曾為額駙的份上,允許碩親王府收屍下葬。對「斬首」的犯人來說,確是一項大恩。平常,首級是要掛在城牆上示眾的。皓禎下了囚車,被衛兵們推往刑台上去。
小寇子眼眶一熱,淚水已奪眶而出。
「公主,巳時正了!」
崔姥姥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廊下,眼光定定的看著公主。不時,就幽幽的報上一句:「公主,辰時正了!」
喊完,她一轉頭,就從來時的路上,飛奔而去了。
刑場正中,斷頭台像個猙獰的怪獸,聳立著。
「吟霜!回去吧!吟霜——」皓禎淒厲的喊著。囚車繼續向前走,人潮隨即掩至,吟霜的那小小的白色身影,已迅速的被人潮所吞噬。他不禁仰頭向天,自肺腑中絞出一聲哀號:「啊——」
公主返身,往御書房直奔而去。見到了皇上,她撲跪於地,磕頭如搗蒜。
「吟霜!」皓禎怒喊:「知我如你,怎不聽從我?」
「蘭馨——」他喃喃的念著她的名字。
皓禎全身一震,定睛對人群中看去。
他已從她那堅定的眼神中,讀出了她內心的毅然決然。驀然間,他覺得乍然解脫。不再激動,不再牽掛。仰頭看天hetubook•com.com,太陽正向頭頂移動,是的,「午時鐘響,魂魄相會,天上人間,必然相聚!」如果此生活著,未能盡情的愛。死去,總該魂魄相依了。
囚車到了刑場。
皓禎一路狂喊著,如飛般消失在道路盡頭。
群眾再度騷動。劊子手立刻抽刀退後。台下的阿克丹和小寇子,驚喜的抬起頭來,眼望著公主趕到台下,翻身落馬。
皓禎被推到刑具最前方,他跪了下來,臉上一無所懼。那刑具的凹槽就在眼前,不知有多少頭顱,已從這凹槽中滾落了下去。
「看呀!看呀!」群眾們推擠著,爭先恐後的跳著叫著,莫名其妙的興奮著:「是個好漂亮的年輕人呀——」
阿克丹和小寇子已經撲上前來,對公主倒身就拜。
群眾都嘩然大叫起來了,有的叫好,有的拍手,有的失望,有的跌腳,有的弄不清狀況,問來問去,有的嘖嘖稱奇,認為吟霜喊動了天,喊動了地——就在這一團亂中,皓禎被鬆了綁,不敢相信的站起身來,呆呆的看著那滿面淚痕,驚魂未定的蘭馨公主。
就在此時,公主一人一騎,飛快的趕了過來,手裡高高的舉著「聖旨」,嘴裡,瘋狂的大喊著:「有聖旨啊!有聖旨啊!有聖旨啊!」
她怎敵得過衛兵們的力氣,才喊了兩聲,已被衛兵們七手八腳的拖了下來。她乍然鬆手,整個人滾倒在地上,被衛兵們用長矛阻絕,爬在地上,無法前進。
皓禎看著她的背影,他沒有再喊她,沒有再說任何的話。
「不不不!」吟霜激烈的搖著頭:「只有這一句,不能依你!你生我也生,你亡我也亡!」
監斬的佟大人,大聲宣布:「午時正!行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