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雙飛:始皇篇

作者:左晴雯
雙飛:始皇篇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折 一生 一世 一日 一夜 一顰 一笑 ——愛哉 第十一章

第三折 一生 一世 一日 一夜 一顰 一笑 ——愛哉

第十一章

「妳喜歡就好。好好收著,朕要去和大臣們商討冊封大典的要事,退朝後再來陪妳。」嬴政戀戀不捨地吻了羽蝶才匆匆離去。
羽蝶不由得怨起上蒼——
在口吐鮮血起一個月內,若找個男人交歡尚有機會獲救,但那個與她交歡的男人會替她死去——
「不行!」
「皇上,您別慌,我——」見嬴政一臉蒼白恐慌,羽蝶心如刀割。然,方啟口便又猛吐鮮血,這回吐得更為厲害,最後羽蝶終於昏迷不醒人事。
羽蝶深信,即使化蝶真是為愛被貶下凡的仙子,一生受盡斷掌咀咒折磨,但在遇到嬴政後,想必便毫無怨尤,更不會後悔。
留住一世情緣等妳依靠 不管人間滄桑多少紛擾
當年,化蝶公主是不是也像她這般,為生而斷掌的自己居然能遇到千金難換的有情郎而欣喜若狂?

「好精巧的對釵,簡直巧奪天工!已經夠好了,不必再重新打造了。」面對嬴政的情意,羽蝶除了銘感於心、全力回應外,更是分外珍惜。
羽蝶乘機抓住嫣翠的手,苦苦的哀求:
——
「好了,不哭,不哭。」
「不——不行——」羽蝶心痛欲裂的不住搖頭。
「妳再不說,我就秉明皇上。」
養大她的主人在派她前來行刺嬴政時,曾給她服下一種毒藥,若她在三個月內完成使命回去覆命,主人便會給她解藥;若超過三個月,毒性便會發作,開始猛吐鮮血。
嫣翠照做,掀起和圖書床圍,赫然發現床下藏滿沾染血漬的手絹。
羽蝶阻止她往下說:
「丞相大人且慢,不必叫御醫了——」事情演變至此,她就算想隱瞞也隱瞞不了,「嫣翠沒說錯,我已經沒救了——就算神仙菩薩也救不了我。」
激動之餘,羽蝶再一次口吐鮮血。
「別喊人來,求妳,嫣翠!」
準備婚禮的事在李斯和羽蝶的默契協定下,平安無波的持續進行。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回事!?」嬴政沒了主意,瞬間憔悴了許多。
羽蝶及時阻止李斯:
想著想著,羽蝶不覺幸福地酡紅滿面,然,一陣突如其來的暈眩,令羽蝶全身像被撕裂般劇痛,冷汗如雨直下,心口疼痛不已。
於是風裡的雨裡的尋找 只為換一次回眸的一笑
羽蝶總算暗鬆了一口氣。
在一陣噁心之後,溫熱的鮮血自心口泉湧而出,幸而嫣翠及時以手絹捂口,才不致於血漬四濺。
嫣翠並未應允,反而態度強硬的加以威脅:
「公主!?」嫣翠當下嚇著,轉身大叫求援,「來人啊——」
「嫣翠,住口——」羽蝶萬萬沒料到嫣翠會背叛她,大驚失色地想阻止嫣翠,卻突地心口一緊,接著鮮血便自口中泉湧而出,一次又一次。
羽蝶不想讓嬴政起疑,連忙強顏歡笑道:
「那我們一言為定。」這樣就行了。如此一來,她便能死得了無遺憾——
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她不能讓嬴政再受到任何打擊,死也和*圖*書不能!
「皇上——」羽蝶實在捨不得這令她眷戀的溫暖懷抱,奈何命運弄人,合該她命中無緣與心愛的郎君白首到老。
「不行!」羽蝶急了,脫口應允,「我告訴妳便是,不過妳得答應我不告訴任何人!」
她吐血了!?羽蝶赫然想起極重要的大事——
「別忙了,已經太遲了——主人當初會要我服下毒藥,一方面是為了確保我會確實執行任務,再者是要我把自己當成最後的武器,和皇上交歡好取皇上性命。可如今,一個月已過,即使我再和男人交歡也已保不住這條命,只會平白害死對方,多添一條冤魂罷了——」況且她亦不願為求保命,與嬴政以外的男人交歡,「換句話說,我已經沒救了,面對死亡已是遲早的問題——」
因為若換作她就是那舞蝶仙子,必是不會後悔——
「不要,我說!」羽蝶知道嫣翠這回真是鐵了心腸,無奈之下只好說出真相,「妳先瞧瞧床下。」
「公主——」嫣翠不敢相信,這樣太殘酷了!
「公主——」嫣翠連忙拿起手絹替羽蝶擦拭鮮血。
「真是漂亮!朕就知道這額飾一定非常適合妳。好好收下,冊封大典時記得戴上。」
這情絲纏綿圍繞 總難斷了
這著果然對嫣翠造成決定性的影響。羽蝶看得出嫣翠已無法拒絕她,語氣轉柔地說:
這天,羽蝶正和嫣翠在房裡嬉笑,談論著金飾的款式。笑hetubook.com.com著說著,羽蝶毫無癥兆的突地猛吐鮮血。
「不——」
不願一個人獨自蒼老 不願留妳在天涯海角
「化蝶。妳怎麼了?好端端的怎麼哭了起來?」嬴政又心疼又愛憐的忙著替她拭淚。
嬴政滿眼寵愛的拿著一串手工精細的純金額飾給羽蝶戴上,笑得合不攏嘴的直讚:
「為什麼如此待我?既然不該為我所得的幸福,為什麼要讓我意外擁有再殘忍的剝奪?為什麼?天啊——好殘忍——好殘忍——」
遇到嬴政之後的日子太過令她驚喜,以致於令她忘了這件大事,完全沉醉在倍受嬴政寵愛的幸福之中,渾然未覺。
「公主!?」
「皇上,請救救公主,公主她快死了!」
「我只是太過高興,所以才——」說著,眼淚又滾滾淌落。
今天便是羽蝶決定執行計策的日子。視死如歸的羽蝶和平常沒什麼兩樣,依然神情自若的和嬴政卿卿我我。共謀的嫣翠就沒那個好本事,打一早起便恍恍惚惚。
「化蝶——」
「傻丫頭,這本來就是妳該得的。」嬴政溫柔至極的哄著羽蝶,「後天就是我們的大婚之日,今後朕會讓妳更加幸福,幸福到沒有多餘的空閒流淚。」
羽蝶早已視死如歸,她唯一怕的是被嬴政發現,「聽著,嫣翠,這事除了妳,絕不能告訴第三者,尤其不能讓皇上知道!皇上失去化蝶公主之後的日子是如何令人心酸,妳該比我感受m.hetubook•com.com更深。難道妳忍心將這事告訴他,讓他再受一次打擊?」
「可是——」羽蝶一席話驚醒了嫣翠,但另一方面,嫣翠又無法眼睜睜看著羽蝶無聲無息的默默死去。
於是羽蝶抹幹淚水、收斂悲痛,將染血的手絹藏於床下,用力吸氣平順心緒,存心瞞過稍後進門的嫣翠。
「化蝶,妳快過來瞧瞧,這是朕方命人呈上來的『鳳凰對釵』,是要給妳在冊封大典時戴的,妳看看喜不喜歡?如果不滿意,朕立即再命人重新打造。」嬴政全副精神都放在婚禮和冊封大典上,精神極為振奮,天天神采飛揚。
羽蝶連忙擠出一絲笑意解釋道:
「快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否則我立即秉明皇上!」
「不——不——」羽蝶瀕臨崩潰的捂住嘴,潸然落淚。
「妳聽我說,」眼見嫣翠產生動搖,羽蝶打鐵趁熱的加把勁說服她:「我已想好最不會傷害到皇上的方法。我會在婚前找個適當時機假意行刺皇上,告訴皇上我早就知道化蝶公主的事,所以將計就計的取得皇上信任,好待在皇上身邊伺機行刺皇上。妳待我把該說的話說完再喚來丞相大人,待丞相大人趕至,我就佯作失風當場自盡。如此,皇上便會相信我只是心機深沉的刺客,不會再當我是化蝶公主轉世。這麼一來,皇上便不會為我的死傷心,他會繼續懷抱希望,等待化蝶公主的轉世,一切便皆大歡喜了。」
嫣翠再也按捺不住,不顧一切的猛地跪下,大聲的哭嚷:
「化蝶——」
不久,嫣翠回來了。
霎時,https://m.hetubook•com•com嬴政題在掛畫上的詞句清晰的飛入羽蝶腦海——
「嫣翠別叫,求妳——」羽蝶拼命阻止她,一急又是滿口鮮血泉湧。
「公主——」
日子一天天過去,羽蝶吐血的次數也愈來愈頻繁。
莫非——這就是她貪求不該得的幸福所招來的報應?
她這番說辭果然瞞過了嫣翠,只見嫣翠心疼的直為她拭淚,哽咽著哄她:
「公主,妳哭過?」羽蝶雖極力隱瞞,但紅腫未褪的雙眼仍逃不過嫣翠的眼睛。
「皇上先別心急。我只是覺得自己太過幸福,所以——」
「不行也得行,除非妳想害死皇上!」羽蝶無論如何也要讓嫣翠首肯。
當房裡只剩羽蝶獨處時,羽蝶不禁俯首低凝右手掌心,百感交集的凝神沉思。
羽蝶捧著鳳凰對釵,驚喜不已的連連讚歎:
「難道妳忘了化蝶公主死前,要妳代為會侍候皇上的請託?」羽蝶使出最後殺手。
無奈夜裡的夢裡的擁抱 醒來後只有無語的寂寥
「奴婢立即要丞相大人找個男人——」
羽蝶表情平靜的道出一切。嫣翠聽完,禁不住哭喊:
眼看羽蝶病情如此嚴重還極力隱瞞,嫣翠知其中必有重大原因,急著追問:
「妳去吧!」
「謝謝皇上賞賜。」羽蝶極為珍惜眼下的點點滴滴。過了今夜,她今生便再也無法品嘗這份寵愛了。想著想著,淚水不覺盈眶滑落。
一時之間,屋裡亂成一團,就連在場的李斯也為之錯愕,連忙召來御醫。
「公主,請喝碗參湯,奴婢把這對釵拿去收好再過來侍候您。」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