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骨灰

作者:白先勇
骨灰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青春

青春

——一九六一年三月
「我——要——抓——住——他——」老畫家痛苦微弱的叫著。他吃力的掙扎著抬起頭來,整個海面都浮了一層黏稠的白光,他看到少年白色的身體在海面滑動著,像條飛魚,往海平線飛去。他虛弱的伸出手在空中抓撈了一陣,然後又整個人軟癱到岩石上。水花跟著浪頭打到他的臉上,打到他的胸上。他感到身體像海浪一般慢慢飄起,再慢慢往下沉去。白色的光在他頭頂漸漸合攏起來,在昏迷中,他髣髴聽到天上有海鳥在乾叫,於是他突然記起有一天,在太陽底下,他張開手臂,欣賞著自己腋下初生出來的那叢細緻亮黑的毛髮。
「伯伯,我一點都不累,太陽底下曬得舒服透了。」他伸了一個懶腰,仰著面,雙手在空中劃了幾個大圈子。老畫家的心中驟然一緊,少年的一舉一動,都顯得那麼輕盈,那麼有活力,好像隨時隨地都可能飛走似的。他感到自己身上的關節在隱隱作痛,可是他咬緊了牙根,用力往岩石上爬去。少年一蹲一起,在活動腿上的肌肉,一直露著牙齒向老畫家天真的笑著。
老畫家乾斃在岩石上的時候,手裡緊抓著一個曬得枯白的死螃蟹。海風把沙灘上的畫架吹倒了,陽光射到了畫布上,上面全是一團團半黃不白的顏料,布和圖書角上題著「青春」兩個字,字跡還沒有乾,閃著嫩綠的油光。
絲——絲——沙啦——一個浪頭翻到了岩石上,白色的晶光像亂箭一般,四處射來,一陣強烈的昏眩,老畫家整個人虛脫般癱瘓到岩石上。岩石上蒸發起來藍色的水煙在他四周緩緩升起,他全身的汗水,陡然外冒。紅黑花格的綢襯衫全沁透了,濕淋淋的緊貼在他身上,汗臭混著雪花膏的濁香一陣陣刺進了他的鼻腔。太陽像條刺籐在他身上使勁的抽笞著,他感到全身都熱得發痛。他的心跳得愈來愈弱,喉嚨乾得裂開了似的。突然間他覺得胃裡翻起一陣作嘔的顫慄,在他身體旁邊,他發現了一群螃蟹的死屍,被強烈的日光晒得枯白。
早上醒來的時候,陽光從窗外照在他的身上。一睜開眼睛,他就覺得心裡有一陣罕有的慾望在激盪著,像陽光一般,熱烘烘的往外迸擠。他想畫,想抓,想去捉捕一些已經失去幾十年了的東西。他跳起來,氣喘喘的奔到鏡前,將頭上變白了的頭髮撮住,一根根連皮帶肉拔掉,把雪花膏厚厚的糊到臉上,一層又一層,直到臉上的皺紋全部遮去為止,然後將一件學生時代紅黑花格的綢襯衫及一條白短褲,緊繃繃的箍到身上去。鏡中現出了一個面色慘白,小腹箍得分開上下兩段的怪人。可是他不管自己醜怪的模樣和*圖*書。他要變得年輕,至少在這一天;他已經等了許多年了,自從第一根白髮在他頭上出現起,他就盼望著這陣想畫想抓的慾望。他一定要在這天完成他最後的傑作,那將是他生命的延長,他的白髮及皺紋的補償。
「孩子,我們休息一會兒再工作吧。」老畫家蹣跚的爬上岩石,向少年說道。少年正在白熱的日光下自我陶醉著。他看見老畫家爬上來,立刻展開了一個天真的笑容說道:
站在岩石的少年模特兒已經褪去衣服,赤|裸著身子擺出了一個他所需要的姿勢,在等著他塗下他的第一筆,然而他的手卻不停的在空中戰慄著。
然而他的第一筆卻無法塗到畫布上去。他在調色盤上將嫩黃、淺赭,加上白,再加上紅,合了又合,調了又調,然後用溶劑把顏料洗去,重新用力再合再調。汗水從他的額上流下來,厚層的雪花膏溶解了,他的臉頰上變得黃一塊,白一塊,皺紋又隱隱的現了出來。他想調出一種嫩肉色,嫩得發亮,嫩得帶著草芽上的膩光,那是一種青春的肉色,在十六歲少男韌滑的腰上那塊顏色,但是每次調出來都令他不滿。慾望在他的胸中繼續膨脹,漸漸上升。
當老畫家快爬到岩石頂的時候,他覺得心房劇烈的跳動起來,少年的每一個動作對他都變成了一重壓力,甚至少年臉上天真的笑容,也變成了一種和-圖-書引誘,含了挑逗的敵意。老畫家匍匐在岩石上,緊攀著滾燙的石塊往上爬。日光從頭頂上直照下來,少年淺褐色的皮膚曬得起了一層微紅的油光,扁細的腰及圓滑的臀部卻白得溶化了一般。小腹上的青毛又細又柔,曲鬈的伏著,向肚臍伸延上去,在陽光之下閃著亮光。
太陽已經升到正中了,老畫家還沒有在畫布上塗下他的第一筆。日光像燒得白熱的熔漿,一塊塊甩下來,黏在海面及沙灘上。海水泛著亮白的熱光,沙粒也閃著亮白的熱光。沙灘上的大岩石不停的在冒水煙,煙色熱得發藍。整個海灣都快被蒸化了。
「赤|裸的Adonis!」老畫家低聲叫了出來。窩在他胸中那股慾望突的擠上了他的喉頭,他的顴上如同火焰一般的燙燒了起來。少年身上的每一寸都蘊涵著他所有失去的青春。勻稱的肌肉,淺褐色的四肢,青白的腰,纖細而結實,全身的線條都是一種優美的弧線,不帶一點成年人凹凸不平的醜惡。他不喜歡Gainsborough的穿著華美衣服的B1ue Boy。他要扯去那層人為的文雅,讓自然的青春赤|裸裸的暴露出來。暴露在白熱的日光底下及發亮的海水面前。他要和_圖_書畫一幅赤|裸的Adonis,一個站在冒著藍煙岩上赤著身子的少年。老畫家的手顫抖得愈來愈厲害了。太陽將熱量一大堆一大堆傾倒下來。沙上的熱氣裊裊上升,從他腳上慢慢爬上去。他手上的汗水,沿著筆桿,一串一串流到調色盤上。他在盤上急切的調著,可是他卻無法調出少年身上那種青春的色彩來。
「我一定要抓住他!」老畫家爬到岩石頂喃喃的說道。他看到了少年腹下纖細的陰|莖,十六歲少男的陰|莖,在陽光下天真的豎著,像春天種子剛露出來的嫩芽,幼稚無邪,但卻充滿了青春活力。他心中的慾望驟然膨脹,向體外迸擠了出來。他踉蹌的向少年奔去,少年朝他天真的笑著。他看見少年優美的頸項完全暴露在他眼前,微微凸出的喉骨靈活地上下顫動著。他舉起了雙手,向少年的頸端一把掐去。少年驚叫一聲,拚命的掙扎,他抓住了老畫家的頭髮用力往下撳,老畫家發出了幾聲悶啞的呻|吟,鬆了雙手,少年掙脫了身子,立刻轉身後跑,跳到水中,往海灣外游去。
海水向岸邊緩緩湧來,慢慢升起。一大片白色的水光在海面急湍的浮耀著。絲——絲——絲——嘩啦啦啦——海水拍到了岩石上,白光四處飛濺,像一塊巨大無比的水晶,驟然粉碎,每一粒碎屑,在強烈的日光下,都變成了一團團晶亮奪目的水花。少年赤|裸的身子和-圖-書,被這些水花映成了一具亮白的形體。
絲——絲——絲——嘩啦啦啦——又一個浪頭翻了起來,頓時白光亂竄,老畫家感到一陣搖搖欲墜的昏眩。他覺得上下四方都有一片令人喘息的白色向他逼近,他趕緊抓住了畫架。他看見站在岩石上的少年卻仍然仰著頭,閉著眼睛,做出了一個振振欲飛的姿勢。他的心中愈來愈急躁,他要抓住那少年青春的氣息,不讓它飛跑。他心中一直在催促:「要快,要快點下筆啊!」可是他的手卻抖得厲害。他焦急的搖了一搖頭,他實在塗不下去。海浪一個接著一個,啵!一下,啵!又一下,一朵朵亮白的水花在少年身後不停的爆炸。慾望在老畫家的喉管中繼續膨脹著,沙上毒熱的蒸氣薰得他的頭快要裂開似的。陡然間他發出了一聲無力的呻|吟,將調色盤上尚未調好的顏料,一大片一大片,狂亂地甩到畫布上去。少年仰著頭,海風輕輕的拂動了他的鬈髮。老畫家丟下了畫筆及調色盤,咬緊牙齒喃喃說道:「我一定要抓住他,我要把他捉到我的畫上,我一定要——一定要——」
老畫家緊捏住畫筆,全神貫注的想將顏料塗到畫布上去,可是每當筆接近布面時,一陣痙攣抖得他整個手臂都控制不住了。額頭上的汗水又開始一滴一滴落到了他的調色盤上。陽光劈頭劈臉的刷下來,四處反射著強烈的光芒,他感到了一陣白色的昏眩。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