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骨灰

作者:白先勇
骨灰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歲除

歲除

賴鳴升突然掙扎著立了起來,在胸膛上狠狠地拍了兩下,沙啞著嗓子說道:
劉營長太太把那隻火鍋擱在飯桌中央,指著坐在桌上兩個青年男女說道。
賴鳴升說著便離開了桌子,擺了一個架勢,扎手舞腳地打起拳來,他那張殷紅的臉上汗珠子如同水洗一般的流了下來,桌子上的人都笑得前俯後仰,劉太太趕忙笑著跑過去,捉住了他的手臂連拉帶推地把他領到後面去洗臉,賴鳴升臨離開廳堂又回過頭來對劉太太說道:
「大哥,你再喝兩杯,回頭還熬得動夜嗎?」
「弟妹,我們老弟得到你這麼一位太太,是他前世修來的。你大哥雖然打了一輩子光棍,夫妻間的事情看得太多。你們這一對不容易,弟妹,不容易。」
「俞老弟,我賴鳴升倚老賣老,和你說句老實話。軍人天職當然是盡忠報國,可是婚姻大事也不可耽誤了。你看看你們劉營長這一對,是不是叫人眼紅?」
「怎麼,俞老弟,你沒有乾杯呀?」劉太太正要替俞欣斟酒的當兒,賴鳴升忽然瞧見那個年輕的軍校學生,酒杯裏還剩了半杯高粱,他好像給冒犯了似的,立刻指著俞欣喝道。俞欣趕忙立了起來,滿臉窘困地辯說道:
「『逛花園』——我賴鳴升最在行!」賴鳴升叫道:「不到天亮,今夜誰也不准下桌子。驪珠姑娘,你要和這位俞老弟談情說愛,你們在牌桌上只管談,就當我們不在面前好了。」
「弟妹——」賴鳴升伸手到桌面,又想去拿那瓶喝掉了一半的金門高粱,卻被劉太太劈手奪了過去,摟在懷裏。
「日本鬼打棗澤——老子就守在那個地方!那些蘿蔔頭的氣焰還了得?戰車論百,步兵兩萬,足足多我們一倍。我們拿甚麼去擋?肉身子!老弟。一夜下來,我們一團人不知打剩了幾個。黃明章就是我們的團長。天亮的時候,我騎著馬跟在他後頭巡察,只看見火光一爆,他的頭便沒了,他身子還直板板坐在馬上,雙手抓住馬韁在跑呢。我眼睛還來不及眨,媽的!自己也挨轟下了馬來,我那匹走馬炸得肚皮開了花,馬腸子裹得我一身。日本鬼以為我翹掉了,我們自己人也以為我翹掉了。躺在死人堆裏,兩天兩夜也沒有人來理。後來我們軍隊打勝了來收屍,才把老子挖了出來。喏,俞老弟,」賴鳴升指了指他右邊的胸膛,「就是那一炮把我半個胸膛轟走了。」
「老弟臺,大哥的話,一句沒講差。吳勝彪,那個小子還當過我的副排長呢。來到臺北,走過他大門,老子正眼也不瞧他一下。他做得大是他的命,捧大腳的屁|眼事,老子就是幹不來,幹得來現在也不當伙伕頭了。上禮拜,我不過拿了我們醫院廚房裏一點鍋巴去餵豬,主管直起眼睛跟我打官腔。老子撈起袖子就指到他臉上說道:『余主任,不瞞你說,民國十六年北伐,我賴鳴升就挑起鍋頭跟革命軍打孫傳芳去了。廚房裏的規矩,用不著主任來指導。』你替我算算,老弟——」賴鳴升掐著指頭,頭顱晃盪著,「今年民國多少年,你大哥就有多少歲。這幾十年,打滾翻身,甚麼稀奇古怪的事沒經過?到了現在還稀罕甚麼不成?老實說,老弟,就剩下幾根骨頭還沒回老家心裏放不下罷咧。」
「弟妹,」賴鳴升轉向劉太太說道,「你莫小看了這個娃兒,將來恐怕還是個將才呢!」
——一九六七年八月
劉太太走過來,將身子插到賴鳴升和劉營長中間。
「俞老弟,我賴鳴升打了一輩子的仗,勛章倒沒有撈著半個。可是這個玩意兒卻比『青天hetubook.com.com白日』還要稀罕呢!憑了這個玩意兒,我就有資格和你講『臺兒莊』。沒有這個東西的人,也想混說嗎?你替我去問問牛仲凱:那一仗我們死了幾個團長、幾個營長?都是些甚麼人?黃明章將軍是怎麼死的?他能知道嗎?」
「是呀,」劉太太也笑著插嘴,「要不然大哥怎麼能把他營長的靴子都給割走了呢?」
「賴大哥,你老遠跑來我們這裏過個年,偏偏還要花大錢——又是酒,又是雞,還有那對大蠟燭,虧你怎麼扛來的。」
「驪珠姑娘,你莫心疼。幾杯高粱,一個小夥子哪裏就灌壞了?老實說,今晚看見你們兩個年輕人,郎才女貌,心裏實在愛不過,定規要和你們喝個雙杯。」
桌子上的人都大笑了起來,連劉太太也撐不住笑了,賴鳴升笑得一臉皺紋,一把將劉英拖到懷裏。
「賴大哥喝了酒的樣子真好玩。」驪珠咯咯地笑了起來,她向俞欣做了一下鬼臉,俞欣也跟著笑了。
驪珠紅著臉笑了起來,俞欣也稍顯侷促地賠笑著。驪珠是個嬌小的女孩子,鮮紅的圓臉上一雙精光滴溜的黑眼睛,看上去才不過十六七,可是她已經在陸總當了兩年護士了。俞欣坐在她身旁,腰桿子挺得直直的。他穿了一套剛漿洗過,熨得稜角畢挺的淺泥色美式軍禮服,領上別了一副擦得金亮的官校學生領章,繫著一條黑領帶,十分年輕的臉上,修剃得整整齊齊,顯得容光煥發,剛理過的頭髮,一根根吹得服服貼貼地壓在頭上。
「大哥說的甚麼話。」劉營長趕忙解說道。
「弟妹,你也太小看你大哥了。你大哥雖然上了點年紀,這副架子依舊是鐵打的呢。不瞞你弟妹說,大哥退了下來,功夫卻沒斷過。天天隔壁營裏軍號一響,我就爬起來了。毒蛇出洞、螳螂奮臂、大車輪、小車輪——那些小伙子未必有我這兩下呢!」
賴鳴升說著,也不用人勸,先自把手裏一杯高粱乾了,用手背把嘴巴一抹,突地又跳到了俞欣背後,雙手搭到俞欣的肩上,把俞欣上下著實打量了一番,說道:
「甚麼『割靴子』,表姊?」驪珠側過頭來悄悄問劉太太道。
「所以說呀!大哥還不肯認是老長官嗎?別說他該敬大哥酒,我也來敬大哥這個老長官一杯。」
「大哥,你請我一次客,我保管給你弄個嫂子來。我們街口賣香煙的那個老闆娘,好個模樣,想找老闆,大哥要不要?」
「要是我還能像他一樣,那個野女人——趕她走,她也捨不得走呀!」眾人都大笑了起來,賴鳴升又對俞欣道,「俞老弟,不是我吹牛皮,當年我綑起斜皮帶的時候,只怕比你還要威風幾分呢。」
「我看算了吧。賴大哥這一睡下去,不曉得甚麼時候才醒得過來。鬧了一天,我也累了。驪珠、俞欣,還是你們兩人出去玩吧,倒是白拘了你們一夜。」
「老前輩,我實在不大會喝酒——」
賴鳴升替自己也斟上了兩杯高粱,擎在手中,走到俞欣和驪珠眼前,慌得驪珠也趕忙立起身來。
「民國二十七年我在成都當騎兵連長,我們第五營就紮在城外頭。我們營長有個姨太太,偏偏愛跑馬。我們營長就要我把我那匹走馬讓給她騎,天天還要老子跟在她屁股後頭呢,生怕把她跌砸了似的。有一天李麻子到城裏頭去了,他那個姨太太喊了兩個女人到她公館去打麻將,要我也去湊腳。打到一半,我突然覺得靴子上沉甸甸的,給甚麼東西壓住了一般。等我伸手到桌子下面一摸,原來是隻穿了繡花鞋的腳兒死死地踏在上面。我抬頭看時,我們營長姨太太笑吟https://www.hetubook.com.com吟的坐在我上家,打出了一張白板來對我說道:『給你一塊肥肉吃!』打完牌,勤務兵來傳我進去,我們營長姨太太早燉了紅棗雞湯在房裏頭等住了。那晚我便割掉了我們營長的靴子去。」
「不瞞你弟妹說,」那位姓賴的男客拍了一下大腿說道,「這對蠟燭確實費了我一番手腳呢。臺南車站今天簡直擠得搶命。幸虧我個子高,把那對蠟燭舉在頭上,才沒給人碰砸了。一年難得上來看你們一次,這個年三十夜定規要和你們守個歲。回頭熬通宵,點起蠟燭來,也添幾分喜氣。」說著他便呵呵地笑了起來。他那一頭寸把長的短髮,已經花到了頂蓋,可是卻像鋼刷一般,根根倒豎;黧黑的面皮上,密密麻麻,盡是蒼斑,笑起來時,一臉的皺紋水波似地一圈壓著一圈。他的骨架特大,坐著也比旁人高出一個頭來,一雙巨掌,手指節節瘤瘤,十枝樹根子似的。他身上穿了一套磨得見了線路的藏青嗶嘰中山裝,裏面一件草綠毛線衣,袖口露了出來,已經脫了線,口子岔開了。他說話時嗓門異常粗大,帶著濃濁的川腔。
「我知道賴大哥好這兩張,才特地把這一對留了下來。」
劉太太沉吟了一會兒,她打了一個呵欠,兩隻手揉著太陽穴說道:
「你吃完飯就乖乖的給我滾到床上去。還要守夜呢!」劉太太對劉英喝道。
「將來你想幹甚麼,小子?」賴鳴升詢問劉英道。
「怎麼不記得?」劉營長答腔道:「小軍閥李春發,我還吃過他的窩心腳呢。」
長春路底的信義東村裏,那些軍眷宿舍的矮房屋,一家家的煙囪都冒起了炊煙;鍋鏟聲、油爆聲,夾著一陣陣斷續的人語喧笑,一直洋溢到街上來。除夕夜已漸漸進入高潮——吃團圓飯——的時分了。
劉營長接口道。劉營長還穿著一身軍服,瘦長個子,一雙削腮,古銅色的面皮繃得緊緊的,被烈日海風磨得發了亮。他的鬢腳子也起了花。說話時和那個姓賴的客人一模一樣,也是一口的四川鄉音。
「媽那個巴子的!好一個細皮白肉的婆娘!」
驪珠早羞得滿面通紅,低下頭去。賴鳴升卻舉起了兩杯酒,向俞欣和驪珠祝了一個福,連著兩杯灌下去。
「這個我可不會說,」劉太太笑得掩了嘴巴,一隻手亂搖,「你快去問你們賴大哥。」
「將才?」劉太太冷嗤了一下,「這個世界能保住不餓飯就算本事,我才不稀罕他做官呢。」
「上禮拜我們教官講『抗日戰史』,正好講到『臺兒莊之役』。」俞欣慌忙解說道。
「那個龜兒子分明是個小軍閥!」賴鳴升把上裝的領扣解開,將袖子一撈,舉起酒杯和劉營長對了一口。他的額頭冒起了一顆顆的汗珠子,兩顴燒得渾赤,他轉向了驪珠和俞欣說道:
劉營長太太端著一隻燒得炭火子爆跳的銅火鍋進到廳堂來,一面對坐在圓飯桌上首的一位男客笑著說道。劉太太是一個四十上下的中年婦人,穿了一身黑緞子起紫團花的新旗袍,胸前繫著一塊藍布裙,頭上梳了一個油光的髮髻,臉上沒有施脂粉,可是卻描了一雙細挑的眉毛。她的一口四川話,一個個字滾出來,好像不黏牙齒似的。
賴鳴升並不等驪珠開口便湊近她笑得一臉皺紋說道:
「好小子!」賴鳴升伸出他那個巨掌在劉英剃得青亮的頭皮上拍了一巴掌笑道,「你賴伯伯最會放爆仗。等下子放給你看:電光炮抓在手裏爆!」
「那一仗真是我們國軍的光榮!」俞欣說道。
「驪珠表妹和俞欣也是難得。驪珠下午還在陸總醫院值班呢。俞欣也是今天才從鳳山趕m•hetubook.com.com來的,大概兩個人早就約好夜晚出去談心了,給我硬押了下來,等下子陪賴大哥一起『逛花園』。」
「大哥,你也是我的老長官,我先敬你一杯。」劉營長站了起來,端著一杯滿滿的高粱酒,走到賴鳴升跟前,雙手舉起酒杯向賴鳴升敬酒。
「老弟臺!」賴鳴升把只空杯子往桌上猛一拍,雙手攀到劉營長肩上叫道:「這點子臺灣的金門高粱就能醉倒大哥了嗎?你忘了你大哥在大陸上,貴州的茅臺喝過幾罈子了?」
「小鬼!」劉太太笑罵道:「由他去吧,拘不住他的了——賴大哥,快趁熱嚐嚐我炒的『螞蟻上樹』。」
「大哥當年是瀟灑得厲害的。」劉營長趕忙附和笑道。
「大哥只顧講話,我巴巴結結炒的『螞蟻上樹』也不嚐一下。你就是到川菜館去,他們也未必炒得出我這手家鄉味呢!」
「牛仲凱,是軍校第五期的。」
「老弟臺,」賴鳴升霍然立起,把劉營長按到椅子上,粗著嗓門說道:「這杯酒大哥是要和你喝的。但是要看怎樣喝法。論到我們哥兒倆的情份,大哥今晚受你十杯也不為過。要是你老弟臺把大哥拿來上供,還當老長官一般來敬酒,大哥一滴也不能喝!一來你大哥已經退了下來了。二來你老弟正在做官。一個營長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手下也有好幾百人。你大哥呢,現在不過是榮民醫院廚房裏的買辦。這種人軍隊裏叫甚麼?伙伕頭!」
劉太太說著先自乾了半杯酒,桌上的人個個都立了起來,一起趕著賴鳴升叫「老長官」,要敬他的酒。賴鳴升胡亂推讓了一陣,笑著一仰頭也就把一杯金門高粱飲盡了,然後坐下來,咂咂嘴,涮了一撮毛肚過酒。於是劉太太又開始替眾人添酒了。
「醉了,」劉太太把手裏的小洋刀丟到茶几上,對俞欣和驪珠搖了一搖頭嘆說道,「我早就知道,每次都是這樣的。我們大哥愛鬧酒,其實他的酒量也並不怎麼樣。」
「光榮?」賴鳴升哼了一下,「俞老弟,你們沒上過陣仗的人,『光榮』兩個字容易講。我們國民軍,別的仗不提倒罷了,要提到這一仗,俞老弟,這一仗——」
「慢點喝,大哥,莫嗆了。」劉營長趕忙遞了一塊洗臉巾給賴鳴升笑道。
「賴伯伯,等下來和我放爆仗,不要又黃牛噢!」
他這一拍,把火鍋裏的炭火子都拍得跳了起來,桌子上的人都嚇了一跳,接著大家閧然大笑起來。劉太太一行笑著,一行從火鍋裏撈出了一大瓢腰花送到賴鳴升碟子裏去。
劉太太盛了一大碗白米飯擱在賴鳴升面前。賴鳴升將那碗飯推開,把那碟花生米又拉到跟前,然後篩上一杯金門高粱,往嘴裏又一送,他喝急了,一半酒液淋淋瀝瀝瀉得他一身。
「我嗎?大哥在四川當連長,我正是大哥連裏的勤務兵呢。」劉營長趕忙補充道。
「我認得他,矮矮胖胖的,一嘴巴的湖南丫子。他也講『臺兒莊之役』嗎?」
「好大的口氣!小子要得。你賴伯伯像你那麼大,心眼比你還要高呢。」
「『臺——兒——莊——』,俞老弟,這三個字不是隨便提得的。」
劉太太又進去端出了幾盆火鍋菜來:一盆毛肚、一盆腰花、兩盆羊肉片子,還有五六碟加了紅油的各色四川泡菜。劉太太特地把一碟送酒的油炸花生米擱在賴鳴升面前,便開始替各人斟酒。
驪珠趕忙立了起來,俞欣替她穿上了她那件紅大衣,自己也戴上了軍帽,他又走到客廳一面鏡子前頭將領帶整了一下,才和劉營長夫婦道了別。驪珠和俞欣走到巷子裏時,看見信義東村那些軍眷的小孩子都聚在巷子中央,有二三十個,大和圖書家圍成了一個圓圈在放煙炮。劉家的兒子劉英正蹲在地上點燃了一個大花筒,一蓬銀光倏地冒起六七尺高,把一張張童稚的笑臉都照得銀亮。在一陣歡呼中,小孩子們都七手八腳地點燃了自己的煙炮,一道道亮光衝破了黑暗的天空。四周的爆竹聲愈來愈密,除夕已經到了尾聲,又一個新年開始降臨到臺北市來。
賴鳴升一面胡亂把衣服塞好,一面指手畫腳地對俞欣說道:
「賴伯伯答應十二點鐘帶我到街上去放爆仗的。」劉英望著賴鳴升焦急地抗辯道。
劉營長喝罵著伸出手去抓劉英,可是他已經溜出了門外,回頭喊道:
「我也沒有特別去買,」賴鳴升指著茶几上那幾瓶金門高粱說道,「是我從前一個老部下——在金門當排副,回到臺南,帶去送給我的。虧他還記得我這個老長官,我倒把他忘掉了。」
「你們教官是誰?」
「這幾瓶金門高粱也是賴大哥拿來的。」劉太太向大家宣布道,「大哥帶兩瓶來意思一下就算了,竟買了一打!我們這裏哪有這麼些酒桶子?」
信義東村五號劉營長家裏的燈火這晚燒得分外光明。原來劉家廳堂裏的窗臺上,正點著一雙尺把高,有小兒臂粗的紅蠟燭,火焰子冒得熊熊的,把那間簡陋的客廳,照亮了許多。
「你笑甚麼,小子?你莫錯看了伙伕頭。你賴伯伯從前就是當伙伕頭當起官來的呢!所以我說,老弟,你堂堂一個營長,趕著個伙伕頭叫老長官,人家聽著也不像。」
「大哥睡下了,」隔了一會兒,劉營長走了出來,壓低了聲音說道:「他要我替幾手,回頭他自己來接。」
賴鳴升說到這裏,怔了半晌,然後突然跳起身來把桌子猛一拍,咬牙切齒地哼道:
「大哥,你的話正合了我們韻華的意思。她連牌搭子都和你找好了。」
「你的福氣也不小,俞老弟。我們驪珠姑娘這種人材,你打起燈籠在臺北怕也找不出第二個呢。所以說你要向你們劉營長看齊,日後好好地疼太太。若是你欺負了驪珠姑娘,我頭一個要和你算賬。」
「哦——」賴鳴升點了點頭。突然間,他回過手,連掙帶扯,氣吁吁地把他那件藏青嗶嘰上裝打開,撈起毛線衣,掀開裏面的襯衫,露出一個大胸膛來。胸膛右邊赫然印著一個碗口大,殷紅發亮的圓疤,整個乳|房被剜掉了,塌下去成了一個坑塘。劉太太笑著偏過頭去,驪珠也慌忙捂著嘴笑得低下了頭。賴鳴升指了指他那塊圓疤,頭筋疊暴起來,紅著一雙眼睛說道:
劉太太笑得俯倒在桌子上,然後又轉過身來對賴鳴升說道:
「罷呀,賴大哥,」劉太太隔著桌子笑著叫道:「你逗逗那兩個娃兒算了,還要拿我們兩個老東西開胃!」
「他正講到日本磯谷師團攻打棗澤那一仗。」俞欣說道。
賴鳴升說著先自哈哈大笑起來,劉英也跟著他笑得發出了尖叫聲。賴鳴升又在劉英青亮的頭皮上拍了一巴掌說道:
「大哥的酒量我們曉得的。」劉營長陪笑道。
賴鳴升說到這裏突然變得口吃起來,一隻手指點著,一張臉燒得紫漲,他好像要用幾個轟轟烈烈的字眼形容「臺兒莊」一番,可是急切間卻想不起來似的。這時窗外一聲劃空的爆響,窗上閃了兩下強烈的白光。沉默了許久的劉英,陡然驚跳起來,奔向門口,一行嚷道:
「試著些呀,大哥,這是金門高粱呢!」劉太太隔著桌子叫道。賴鳴升卻三步兩跨地走到了劉太太身後,揮動著一雙長臂,佈滿了蒼斑的臉上,已經著了殷色,他把頭湊近到劉太太耳根下說道:
「老前輩也參加過『臺兒莊』嗎?」俞欣突然興沖沖地問賴鳴升道。賴鳴升沒有hetubook.com.com答腔,他抓了一把油炸花生米直往嘴巴裏送,嚼得咔嚓咔嚓的,歇了半晌,他才轉過頭去望著俞欣打鼻子眼裏笑了一下道:
「你可看到了,弟妹?日後打回四川,你大哥別的不行了,十個八個飯鍋頭總還抬得動的。」
「陸軍總司令!」劉英把面一揚,嚴肅地答道。
俞欣只得端起杯子將剩酒喝盡,年輕的臉上,一下子便紅到了眼蓋。賴鳴升連忙又把劉太太手裏的酒瓶一把奪了過去,直往俞欣的杯子裏篩酒,俞欣訕笑著,卻不敢答腔。驪珠坐在旁邊,望著賴鳴升陪笑道:
「賴大哥,他真的不會喝,前些日子喝了點清酒,便發得一身的風疹子。」
「弟妹,你這番好意我心領了,」賴鳴升朝了劉太太雙手一拱,嘎著喉嚨說道,「這份福,等我下輩子再來享。不瞞你弟妹說:就是去年我動了這麼一下凡心,才鬧到今天這個地步。去年退下來,我不是拿了三萬多退役金嗎?那筆錢給有錢的人看來呢,不值一個屁。可是我一輩子手裏還沒捏過那點鈔票呢。本來是想搞點小本生意的,哪曉得有個同鄉跑來拉線,說是花蓮那邊有個山地女人,寡婆子,要找男人。我去一看,原來是個二十大幾的小女子,頭臉也還乾淨。她娘家開口便是兩萬五,少一個都不行。一下子我便把那點退役金奉送了出去,外帶金戒指、金鐲頭,把那個女人從頭到腳裝飾起來。哪裏曉得山地野女人屁良心也沒得。過門三天,逃得鬼影子不見半個。走的時候,還把老子的東西拐得精光,連一床破棉被她也有本事牽得走。」
說得桌子上的人又笑了起來。賴鳴升進去以後,劉太太便在外面指揮著眾人將飯桌收拾乾淨,換上了一張打麻將的方桌面。她把麻將牌拿出來,叫俞欣和驪珠兩人分籌碼,她自己卻去將窗臺上那雙紅蠟燭端了過來,擱在麻將桌旁的茶几上。那對蠟燭已經燒去了一大截,蠟燭臺上淋淋瀝瀝披滿了蠟油。正當劉太太用了一把小洋刀,去把那些披掛的蠟油剔掉時,屋內的盥洗室突然傳來一陣嘔吐的聲音,劉營長趕忙跑了進去。
「老弟臺,」賴鳴升雙手緊緊地揪住劉營長的肩帶,一顆偌大的頭顱差不多擂到了劉營長的臉上,「莫說老弟當了營長,就算你掛上了星子,不看在我們哥兒的臉上,今天八人大轎也請不動我來呢。」
除夕這一天,寒流突然襲到了臺北市,才近黃昏,天色已經沉暗下來,各家的燈火,都提早亮了起來,好像在把這一刻殘剩的歲月加緊催走,預備去迎接另一個新年似的。
「我也要守夜。」劉營長十歲大的兒子劉英也在桌上插嘴道。
「甚麼話!」賴鳴升打斷了俞欣的話,「太太小姐們還罷了。軍人喝酒,杯子裏還能剩東西嗎?俞老弟,我像你那點年紀的時候,三花、茅臺——直用水碗子裝!頭一晚醉得倒下馬來,第二天照樣衝鋒陷陣。不能喝酒,還能當軍人嗎?乾掉,乾掉。」
「你知道嗎,老弟?」賴鳴升轉向劉營長說道,「李春發以為老子那次死定了呢。你不是記得他後來把我調到山東去了。那陣子山東那邊打得好不熱鬧。李春發心裏動了疑,那個王八蛋要老子到『臺兒莊』去送死呢!」
劉營長被賴鳴升按在椅子上,一直搖手抗辯。劉太太自己卻端了一杯酒走到賴鳴升跟前笑道:
「他們在放孔明燈啦。」
「大哥的話說差了,莫說你們哥兒原是患難弟兄,你賴大哥當官的時候,他還不曉得在哪裏呢。」
「驪珠姑娘,你賴大哥今夜借酒遮臉。你要聽『割靴子』?我就講給你聽我當年怎麼割掉了我們營長的靴子去。老弟,你還記得李麻子李春發呀?」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