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幸福,狹路相逢

作者:寂月皎皎
幸福,狹路相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CHAPTER 09 無懈可擊的戀人,是不是心中的完美

CHAPTER 09 無懈可擊的戀人,是不是心中的完美

「嗯?」
儘管江菲從沒把自己同美麗兩個字聯繫過。
接過又一捧毫無實際意義的粉玫瑰時,她嗅著清甜的花香,這樣安慰著自己。
許彥霖神色不大好,卻還是勉強對她笑了笑,略略一點頭,才平穩著口音繼續和原智瑜通話:「好的,我知道了。原經理奔波一天,也辛苦了,早點休息,有什麼事,咱們周一上班再說吧!嗯,就這樣,再見。」
這時他的手機響了。
江菲給他一提,倒是想起來了,問道:「那女孩長得嬌滴滴的,我見猶憐哪!你怎麼不把她收下?」
「因為我不喜歡懦弱得連最起碼的骨氣都沒有的員工。」
她忍不住扔開玫瑰,望向許彥霖。
也不知孫經理和她說了什麼,她很快從人力資源辦公司出來,走向總經理辦公室。
淺淺的燭光下,粉玫瑰被白綠的滿天星和碧色的玻璃紙點綴得華麗鮮艷,沒法讓人感覺出初戀的低調和青澀。
小秦點頭,「這家很變態,不過有變態的資格。小晏說參与投標的公司有好幾家蠻厲害的,原經理壓力挺大呢。」
「這叫閑事嗎?」
江菲慢慢地咀嚼食物,忽然便想起,如果她有很多錢,或者有許彥霖這樣的家世,她還會選擇許彥霖嗎?
還沒來得及回頭,身體已被許彥霖緊緊擁住。
江菲淡淡地笑著,望著那個女孩。
和吳捷走的近的,已有兩名中層中部被調離擅長的本職工作,去擔任行政部後勤主任之類的閑職,其他一時動不了的,也在不同程度上受到了壓制。
江菲盯一眼腳上那花了原智瑜五百八買來的涼鞋,不由望了一眼不遠處的市場部辦公室。
想叫那家店送過來,恐怕額外付的錢要比餐費本身還高,怪不得連食具一併奉送了。
「省減肥藥咯,而且吃不胖是女人最得意的事!」
江菲笑得握起拳頭去捶他的手臂,許彥霖只溫和地凝視著她,趁機握了她的手,在自己的掌中摩挲。
他們去的是一家中西合璧的餐廳,其實飯菜味道很一般,但這家擅長用幽暗溫馨的燭光晚餐和優雅深情的小提琴聲營造出浪漫纏綿的氣氛,因此很受小資階層的青年男女歡迎。
第二天江菲多睡了一個小時,到九點多才神清氣爽地來到公司。
她立刻抓住了她話中的重點,斷章取義地下了結論:「哦……明白了,在家也無聊,工作卻很有滋味呢!嘿嘿,菲兒姐,有許總陪著,加班也格外開心吧?」
江菲總覺得那小資得有點過頭的氣氛,和自己格格不入,但無疑她對那些地方的飯菜還是挺垂涎。
江菲匆匆掛了電話,見小秦幾乎把半個身體側到了自己這邊傾聽,不由沉下臉,罵道:「你個死丫頭,除了管閑事你還會做些什麼?有本事你這輩子別談戀愛,別讓我抓著錯處笑話,就算你狠!」
江菲早就餓了,一邊大快朵頤,讚不絕口,一邊問:「這家店什麼時候開始外送了?」
江菲忽然就想起了小秦說的話。
「不清楚。」小秦納悶,「小晏說……原經理好像認為最近公司可能會不太平,但不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和這次競標有關。」
正是前幾天找回被偷的錢包后,丟下受傷的救助者和小偷一走了之的年輕女孩。
江菲揉了揉悶疼著的太陽穴,想著這事多半是許彥霖怕她壓力太大,特地授意了,才這麼急著為她找助手。
法律層面沒做錯,那從道德層面呢?
即便「弘揚正氣」,也一定是明哲保身深思熟慮后的「弘揚正氣」。
江菲厭惡地分析著她的邏輯:「不是南京本地人,就不能去惹那些壞人?那我也不是南京本地人,我為什麼要幫你去惹那些壞人?眼睜睜看著壞人逃了,我並不會損失一毛錢!你一旦出了事,了解你的人當然沒人肯幫你,誰傻了才心甘情願被你推出來當出頭鳥挨槍,好讓你逃之夭夭呢!」
何況睡不安枕的原因讓她自己心虛,更不想別人猜疑了。
半個小時后,她又眼淚汪汪地走了出去,看來雖然見到了許彥霖,也同樣被許彥霖拒絕了。
原智瑜居然在辦公室里,隔著落地玻璃向外觀望,一副看好戲的姿態。
許彥霖狡黠一笑,「在自己的公司和_圖_書里,都沒法了解未婚妻的動向,我還當什麼總經理呢?」
她不好明著抗議,乾咳著笑道:「果然是總經理的派頭啊,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好像我這輩子就賣給創媒了。」
孫經理還是疑惑,乾笑道:「我本來還以為江小姐應該喜歡這類安靜聽話的屬下呢。」
可笑歸笑,江菲心頭還是有點失望。
早早吃了午餐,江菲抓緊時間睡了一兩個小時,下午精神果然好了些。還沒來得及開始手邊的工作,那邊人事部的孫經理已經叫人找過來了竣。
她無奈地甩開她的手,嘆氣道:「那麼,你去和孫經理說,我只是單純不喜歡你在我手下工作而已,並不在意你留在創媒,看他願不願意另作安排吧!」
這裏,的確不是親近佳人的好地方呢!
「誰家中了?」
許彥霖雖然從不在江菲面前提他和吳捷的矛盾,也很少說起他對於創媒未來的打算,但江菲也已經看出,許彥霖的確在想方設計要將自己的姐夫趕出公司,至少也要架空他對公司內部事務的干預能力。
而現在,關於許彥霖的許多評價,即便是心腹的小秦,也很少會和她提起了。
不過別的,這種事看不下去,條件反射,本能而已栗。
許彥霖微笑:「我就霸道,為你。」
許彥霖無奈,自然還是得捨命陪美女,這晚繼續陪江菲奮戰。
孫經理無奈笑道:「好吧,我相信江小姐的眼光,那就讓周小姐去辦下錄用手續吧。這位美女么……很抱歉,我們不能用你。」
江菲的臉赤燒起來。
「呵,許總經理,你這是意氣用事,公私不分。」
她隨手翻了翻她們的求職簡歷,依舊丟在桌上,指著那女孩說:「這個人,我不收。另一個就先到我那裡試用一段時間吧!」
江菲揣測著他這話到底是貶意還是褒義時,原智瑜已經走入電梯,向她擺了擺手,關上電梯門。
「好。」許彥霖點頭,「這幾天你也辛苦了,明天上午不要過來上班了,好好補下眠。」
對原智瑜來說,從許彥霖來到公司后,就是不太平的開始,何止最近不太平?
可她到底沒掃興到讓許彥霖把吃飯的錢去捐災區,然後跟著她去混大排檔。
江菲將文件夾一合,說道:「哦,孫經理可能誤會了,我要的不是這些安靜聽話的小女生,而是有個性有主見的設計師。如果只知道聽從別人的意見,還搞什麼設計,談什麼創意?」
他隱藏已久的深情。
花兒的小命?
不知對方說了什麼,許彥霖忽然擰起了眉,放開了一直優雅扶著玻璃杯的左手,坐直了身體。
中午時,江菲收到小趙送來的一支價值不菲的眼霜,然後接到許彥霖的電話:「午飯後趕快睡一會兒。真吃不消我呆會安排別人來接手這項工作。」
想起那晚回去時和原智瑜彼此欣賞的目光,她悄悄地抽回了許彥霖掌中的手,悶著繼續她的豐盛晚餐。
她漲紅了臉,解釋道:「江小姐,我不是南京本地人,哪裡敢去惹那些壞人?一旦出了什麼事,連個肯幫我的人都沒有。我只是缺錢,單純地想把錢要回來。現在,我……真的需要這份工作,請給我個機會,好嗎?」
江菲喝了一勺鮮美的濃湯,愜意地感慨,「有道理。所以人人都想著錢,錢反而成了把人帶到墳墓的東西。」
同時她很疑惑。
她還在躲閃著她的目光,卻又冀盼地望向人事部經理,小兔般地膽怯著。

縱然許彥霖再三保證過市場部整體收入不會受影響,但在他重新制訂市場部薪金制度后,市場部職員拿的工資明顯縮水了不少;
所以遇到同樣的事,他們還是會出頭。
許彥霖早已睏倦,伸了個懶腰說道:「我懶得動了,你去幫我看下我辦公室的燈關了沒,我來關機。」
同時,部分規章制度的更改也讓削弱了作為市場部經理的原智瑜的權力,並另提拔了兩名較突出的業務主管作為市場部副經理。
無懈可擊的完美情人。
奇怪的是,這一刻她居然想起了原智瑜,想起了那晚片刻的溫馨相擁后,看著一對平凡的夫妻相視微笑著手拉手出去吃夜宵。
https://www.hetubook.com•com孩當然聽得出江菲的言外之意。
笑容很年輕,帽子的樣式很久遠,簡潔的無袖襯衣現在正壓在江菲的某個衣櫃的角落裡。
見他頓了頓,江菲嘿嘿笑著問:「原經理有不滿意的地方?」
已經很熟悉他的體息,可她還是莫名地驚慌。
「哦!」
回到自己座位,小秦很驚訝:「怎麼這麼早就來上班了?許總剛打過電話來,說你上午不來了,讓有事幫你處理下呢。」
「那麼……」許彥霖斜睨著江菲,一本正經地說道,「我會努力協助江女俠這樣的高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例外?你認識他們店長?」
周圍已經有不少人將同情的目光投向她,讓江菲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想吃小白兔的大灰狼。
她居然笑不出來,咧一咧嘴,低了頭從他辦公室的門口走過。
儘管他年輕有為,溫柔體貼,英俊瀟洒……
門關著,卻沒有鎖,裏面的燈倒是已經關了。
艷麗妖嬈,華貴雍容。
許彥霖一口湯差點嗆出來,失笑道:「看你還管不管閑事!狗拿耗子的事好像總少不了你!」
許彥霖沉吟片刻,說:「不會袖手旁觀。我會報警。」
江菲揉了揉發澀的眼睛,估計許彥霖也很久沒受過這種罪了,忙答應了,徑去他的辦公室。
事實上,這天許彥霖、譚英南、原智瑜等人看了江菲已經完成的大部分設計方案,再次進行對接后,已對拿下宸華的標書有了七八成的把握。
鋪滿整個屏幕的背景,是江菲目注遠方微微含笑的面部特寫。
其中首當其衝的是市場部。
江菲不服,「換了你,難道你袖手旁觀?」
江菲風格?
江菲向他揮揮手,「我上樓啦,你快回去,記得到家后給我打個電話,我也好放心。」
下午忙得連軸轉,到傍晚才有空和許彥霖打聲招呼,告知晚上要繼續加班。
「記得上回我抓小偷傷了腳嗎?當時偷的就是這女孩的錢包。錢包要回來,我這裏還在和小偷鬥智斗勇呢,她那裡聽路人說報了案小偷可能會報復什麼的,不聲不響就跑了。我他媽差點被小偷倒打一耙,說我誣告忠良,陷害無辜!」
但江菲自己排了計劃,根本沒考慮過更改,依舊九頭牛也拉不回地一頭撲在工作上。
許彥霖不以為意,「我這裏一不是慈善機構,二不是選美團體,再怎麼嬌滴滴你見猶憐和我有什麼關係?」
許彥霖和譚英南等都看好宸華這次競標,原智瑜當面並沒表示過異議,但私下曾向小晏提起,並不看好這次競標。
許彥霖點頭,「放心,我是合格的校對員。」
她甩手想走時,女孩已拉著她的手,黑眼睛里滿是淚花,哽咽著說道:「孫經理本來還說,可以安排我在江小姐或其他主管手下試用一段時間,可江小姐說了那些話后,孫經理直接讓我回去,說不能用我。江小姐……我知道你是好心人,幫幫我好嗎?我父母都是普通工人,一個月的收入加起來不到兩千,承擔不了我繼續呆在南京找工作的各項開支。可我如果回去,那個小城更沒法找到適合我工作的公司。我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啊!」
這樣的情況下,有些細節和後來增添的附加要求有小出入也無關大局。
小秦久經熏陶,對於八卦有著獵狗一樣的敏感和警惕。
許彥霖微笑,「我也是個人原因。」
許彥霖苦笑,「錢還有這個副作用啊?」
許彥霖不緊不慢地說,「人沒法把錢帶到墳墓,為什麼不趁著年輕時多享受享受?」
江菲手心沁出汗來,嘴唇莫名地乾渴著,慌忙說道:「哎,我不做夢……你么,也別早早做夢,知道嗎?我手邊工作多著呢,有空再聊!」
江菲對這種用金錢堆積出的所謂浪漫不以為然。
江菲正沉吟時,內線電話響了。
「副作用挺大的。如果我有錢……」
也許江菲是異類,原智瑜也是。
江菲正要鎖上時,看到許彥霖寬大的辦公桌後面,綠色的落地盆栽被映上了一道道的彩色光線,幽幽地在黑暗中閃著光芒。
也許他才是對的,江菲已經見識到了害人者的無恥,以及某些「被害人」的無情。
這傢https://www•hetubook•com.com伙,竟是拿她的照片做的屏保!
「個人原因?」
「那你怎麼不收?」
得享受時且享受吧!
這也……太遙遠了些吧?
江菲偷笑:「也是,許總高屋建瓴,更容易發現細微處的差錯。順便幫改改錯別字吧,我打字快,不過錯誤率不低,以前都讓小秦幫我複查一遍才列印的。」
「什麼!」
孫經理皺眉,又將兩人檔案仔細看了下,疑惑問道:「為什麼?這女孩在簡歷里還附帶了她的一些作品,看得出來,挺有才氣的。」
有穿著職業裝一本正經的,有坐在電腦後皺眉苦思的,有在玄武湖扮著鬼臉的,有在紫金山迎風大笑的……
江菲很是同情她,可她到底沒有聖母瑪利亞的那種包容一切的高貴胸懷,絕不會因為同情心泛濫就願意讓一條凍僵的蛇窩在自己身邊。
那女孩到底沒能進創媒公司栗。
為你。
匆匆關機時,她有種偷窺他人隱私的不安,而被人戀慕多年的事實再次得到證明,又大大地滿足了她的虛榮心,讓她很是有些興奮。
那樣妍麗的姿態,比紅玫瑰還要熱烈奔放。
「江小姐,江小姐,請等等!」
她笑問。
「宸華的事?」
許彥霖以建立長期合作為目標,讓市場部以預算範圍內可以接受的最低標準進行報價,估計價格方面也會較佔優勢。
別人倒也罷了,近在咫尺的小秦早把手中正事丟了不做,一心一意地研究起她和她的電話了栗。
走了不多遠,只聽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伴著焦急的呼喚:
許彥霖想不出江菲由人及花的泛濫同情心從何而來,可不得不苦思下面是不是得換換花的品種了。
許彥霖真的是累了不想過來關燈關門,還是有意讓她過來,讓她看到他的屏保,他的桌面,以及……
江菲打開電腦,甩一甩頭髮,說道:「在家也是無聊,上午這一時半會兒的,也不值得去逛街什麼的,積壓下的工作又沒人替我做,還不如一早來呢!」


早是意料之事,許彥霖笑著回答:「我已經訂了餐廳。」
「報警?等警察來了,小偷早就跑得沒影沒蹤了!」
江菲一失神,笑罵:「霸道。」
後來晚餐是一家有名的西餐廳送來的。那家店離他們的公司挺遠的,送過來得繞上大半個南京城。但送來的晚餐的確不錯,牛排保持著剛煎好的爽口嫩滑,濃湯上飄著的蔬菜碧綠鮮艷。
他吻向她時,她抬頭看到了天空的一輪月。
江菲嘆氣:「勞碌命,不是雙休日就閑不住。咦,你怎麼知道我過來上班了?我坐下還沒五分鐘呢!」
眼前的女孩纖瘦可人,淚光盈盈,比江菲足足矮了一個頭,顯得楚楚可憐……
許彥霖看著自己空空的掌心,拿過刀叉又切起牛排,若無其事地岔開話題:「其實那女孩也蠻可憐的,跑到我跟前說了一大堆,意思好像再找不著工作快連回家的路費都不夠了。」
許彥霖凝視著江菲的神情,輕聲說道:「如果你喜歡這種玫瑰,我每天送你一束。」
這是她大學里曾經的衣著,這是她大學時代的照片。
但一幀幀圖片跳過去時,江菲許久沒能移動手上的滑鼠。
第二天,江菲頂了個黑眼圈上班,而準時來接他的許彥霖嘴唇動了動,濃眉皺了皺,並沒有說什麼栗。

許彥霖慢慢地將身體靠在椅背上,緩緩地笑了起來:「沒錯,我就是意氣用事,公私不分。我的地盤我做主。誰讓你不開心,我就讓他不開心。」
這天又忙乎到深夜十一點,才算完全搞定。
許彥霖微笑:「你不用賣給創媒。只要你願意,創媒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未來是你的。」
想起自己可以用羅筐來裝的大堆缺點,江菲沒法再挑剔他那些在別的女人看來絕對是優點的缺點,只是將那捧包裝精緻的玫瑰看了又看,看了又看。
她避無可避,笑著打招呼:「早,去客戶那裡?」
他看了看號碼,皺眉,好一會兒才按下接聽鍵,慢慢地放到耳邊,沉著地招呼:「喂……」
許彥霖看著江菲惘然若有所失的模樣,笑道:「想什麼呢?想白天那個沒有錢的求職女大學生?m•hetubook•com•com
「這裏的玫瑰,不便宜吧?」
江菲再也懶得理會,踩著高跟鞋「篤篤篤」地走向自己部門。
「東極。」
江菲笑了笑,「不用和我道歉,我不需要。從法律層面來講,你也沒做錯任何事,沒必要和任何人道歉。」
見她看向自己,才向她豎起拇指,作了個V5的手勢。
電腦沒關?
「去看一下吧,新招聘的員工有兩個好像不錯,江小姐可以再去考一考,沒問題的話可能就直接安排在江小姐這裏上班吧!」
他嘆口氣,低下頭喝著湯,「還有,承擔江女俠因江湖道義負傷后的一切善後工作,包括撥打110和120,以及救死扶傷后的宣傳報道,幫助江女俠弘揚社會正氣等等。」
提起電話,耳邊便響起了許彥霖清醇溫厚的聲線:「不是讓你多休息半天嗎?怎麼這就過來了?」
這天總算不用加班了,何況又是周末,許彥霖當然要把江菲約了出去好好慰勞慰勞。
「你不喜歡她,我當然不會讓她呆在公司讓你看著就不舒坦。」
她慌忙地推開他,急急奔向樓道,笑道:「我累啦,你也快回家休息吧!」
匆忙趕到人力資源部時,孫經理已含笑站起來向她介紹:「就是她們,資料都在這裏。這年頭,學歷高的人不少,但真正合適的還真不多。這兩位在大學里已經開始從事設計方面的實習,也算有一些經驗的,跟在江小姐後面多學幾天,應該能較快上手。」
江菲不以為意,「我說了,我不喜歡她在我手下工作,只是個人原因。」
「壓力大?」
江菲停好車,向走過來的許彥霖說道:「不早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
許彥霖啜著茶,燭光下的眸子深邃明亮,彎起的眼角滿是溫柔。
每次許彥霖帶她去的地方,必定溫馨浪漫,菜式也豐富可口竣;
的確,美麗得像精緻的西洋油畫。
踏出電梯,迎面看到原智瑜夾了大大的文件袋走了過來。
掛了機,許彥霖沉默了片刻,才低聲道:「我們沒有中標。」
女孩走到她跟前,向她深深地鞠了一躬,「江小姐,我知道我之前一走了之,太不厚道。我和你道歉。」
未婚妻?
她緩緩卻堅決地搖了搖頭。
「那你打個電話,再叫她回來吧!」
那女孩睜大了黑亮的眼睛,無辜的眼神讓孫經理看著都有點可憐,一臉愛莫能助的神情。
恐怕她也不會因為他暗戀她多少年便決定接受他。
不論公司資質,還是合作媒體、業務團隊,以及人脈關係的必要運作,創媒在已知的幾家競標單位里都是比較突出的。
「哦……」
這種人就是稱不上忘恩負義,至少人品讓她不敢恭維。
江菲皺眉,「我怎麼聽說我們奪標的可能性很大?各方面的工作已經做得很到位,公關那部分……以原經理的能耐,應該也沒問題的,他在擔心什麼?」
江菲不是記仇的人,但她絕對鄙薄這樣的行為。
原智瑜點頭,舉起手中的文件袋,「下午我就直接去競標現場了。剛看了你趕出來的那部分……」
她明明沒給過他這些照片,也不知道他從哪裡弄來的。
「不用不用。」
不過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又是公司里說了算的人物,想法從和她要好的同事那裡弄些私密照片,應該也不難吧?
江菲嘿嘿一笑,「行,不許少我加班費,不許扣我工資!」
江菲連聲拒絕。
江菲嘆氣:「這家的確牛B,不然這麼苛刻複雜的條款,早把人嚇得不敢參加競標了。」
「是,原經理請說。」
在江菲和許彥霖交往以前,她常聽到有人戲稱這兩人是許總放在市場部的兩尊金剛,專為「鎮壓」原經理而去。
「別……我沒事,我就是重眼泡,睡得少一點眼皮就腫,眼圈就青。看著難看些,其實沒覺得怎麼累。」
江菲嘆服:「沒結婚就這樣雞婆,等結婚後,也不知怎麼樣呢!希望到時千萬別在我跟前跟蒼蠅蚊子一樣嗡嗡嗡嗡,到你老公面前嗡嗡嗡嗡……看他受不受得了你這個女唐僧!」
這花語,一定弄錯了吧?
「能力也不錯,設計上有點天份。」
「不滿意?」原智瑜笑了起來,「這麼有江菲風格,我怎麼敢不滿意?」
初戀的感動,銘記於https://m.hetubook.com.com心。
不過,她看著手邊積壓著的活計,還是嘆氣道:「彥霖,訂一份晚餐到公司吃就行啦,一來一去,不但浪費汽油,還浪費時間。」
女孩手足無措地把手掌在有了些褶皺的套裙上揉著,低聲道:「我知道這事是我不對。可我一定會好好工作,至少工作上不會讓您失望的。」
江菲打開燈,過去看時,果然是屏保在閃爍。
以她務實並充滿銅臭氣的眼光來看,花這樣的錢買個感覺,還不如捐給玉樹災區的孤兒買幾件冬衣,幾套課本,才不算浪費資源。
「有些東西,是無價的。」
後期的工作他已插不上手,就讓江菲把已做好的方案傳了一份在小秦電腦上,讓他看下整體效果。
私歸私,公歸公。
江菲自己開的漢蘭達回家,可許彥霖因夜太深,怎麼也不放心,開著車一直送到江菲樓下。
江菲一窒,忙察看了下四周。
晶瑩透亮,碎碎的淺芒有點扎眼竣。
「噗,你真浪費!」
可她已經怎麼都想不起,自己什麼時候拍過這樣一張照片,又是什麼時候有過這樣溫柔靜謐的神情。
「平常不外送。」

許彥霖哭笑不得,操心起他的汽油費來了,是好事還是壞事?
她那串兒「嗡嗡嗡嗡」學著《大話西遊》里被羅羅嗦嗦的唐僧逼瘋了的孫猴子說話,配著她瞪大的茶褐眼睛,刻意扁起的嘴巴,蓄勢待發勾起的雙手,倒是和周星馳的孫猴子有幾分神似,引得小秦捧著肚子笑得喘不過氣。
江菲聳聳肩,皮笑肉不笑:「不好意思,我這人很小氣,公司出了名的。我不願意和你這樣的聰明人共事,很抱歉。也許你可以回去找找孫經理,讓他安排另一個適合你的崗位?」
她神秘兮兮地四面張望了一下,低聲說道:「說不準,我還比你和許總早結婚呢!」
江菲忙阻止,很沒品味地評價道,「玫瑰花還是長在地里最漂亮,香得也時間長些。我又不會養花,老是忘了換水,養我那裡簡直是謀殺。嗯,其實送花也是在謀殺花兒的小命呢!」
江菲盯著她,皮笑肉不笑:「你現在很閑嗎?」
許彥霖苦笑,為駛近的一輛車讓開道路。
江菲已一眼掃到了坐在對面沙發上的兩個年輕女孩,正覺得其中一名很眼熟時,那女孩也正匆匆地低下頭去,局促地將手按緊在沙發上,不敢和她對視。
小秦吐舌:「我才不狠!不過我才沒傻到讓滿公司的人知道我談戀愛呢!」
但他還是立刻答應下來:「好,我就這訂兩份晚餐過來。」
小秦一吐舌頭:「不閑,不閑,我一點都不閑。剛一早過來就把昨天你發來的郵件列印出來,交給了小晏,幫著他挨份兒裝訂整理,拿給譚經理、原經理過了目,又送到許總那裡簽字,蓋章,然後密封。」
她移動滑鼠,返回操作系統。
也許,他也是無懈可擊的完美丈夫。
「哦,哦……」
江菲皺眉,停下腳步,望向急急奔來的那女孩。
許彥霖笑著點頭,伸出手來,像要撫摸江菲的面龐,卻又自覺地頓住,將手插回口袋,輕聲說:「你這人吃再多也不胖,可稍微一累好像就會瘦。我怎麼覺得加了幾天班,你消瘦了好些?」
他是真正的聰明人。
如果把一些細節草草敷衍過去,第三天江菲就不用加班了。
女孩猶豫著走開。
「東極?」
她很誇張地伸出一雙手,晃著十隻手指,「這家也太牛了,那麼厚的投標資料,還要一式十份,小趙蓋章蓋得都不耐煩,讓我們自己蓋呢!按得手都疼!」
「不是浪費,是享受。」
江菲轉身要走時,只聽耳邊有人壓著嗓門低低喚道:「菲兒!」
「不過總有例外。」
如果真有這樣的事在許彥霖跟前發生,他所做的,一定是報警或者看著別人出頭,自己從旁協助。
許彥霖切著牛排,斯斯文文地將一小塊放到自己口中,「他們店長認識人民幣。」
最後兩個字很輕,寂靜的茶水間隔絕了外界的喧囂,卻似乎只聽到這兩個字在彈跳。
她似笑非笑地向那女孩睨了一眼,「而且安靜聽話和懦弱怕事是兩回事。這個女孩……」
連救人也救得四平八穩,無懈可擊。
「個人原因。」
江菲立刻想起了這女孩是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