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幸福,狹路相逢

作者:寂月皎皎
幸福,狹路相逢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CHAPTER 10 江菲,你是幸福的豬

CHAPTER 10 江菲,你是幸福的豬

原智瑜性情豪爽仗義,處事練達圓滑,連酒席桌上麻將台上都懂得收放自如,合作對象由客戶升級為朋友的並不在少數。
看著人群漸漸恢復平靜,小秦才又探過頭來,低聲說道:「不過,我好像聽到一個比較可靠的說法。」
原智瑜倒是在線,大鬍子頭像野蠻滄桑,不過顯示忙碌。
他們就是兩枚稍一磨擦就會起火引爆的炸彈。
小秦悶下頭吐著舌小聲嘀咕:「沒有就沒有唄,你這麼大聲做什麼?」
原智瑜愣了一下,然後大笑,可那大笑已經完全不是原來的味道了。
她又發去了一條信息:「好吧,我太無聊才和你扯了幾句淡,哥們請無視吧!我閃人!」
她主動問小秦:「這事……有沒有什麼內幕可以爆料的?」
「吳捷要和許彥筠離婚?」
小秦聳肩,搖頭:「如果事先有消息,就算不上爆炸性新聞了,對不對?前天譚總還開了技術部全體會議,安排下面的工作呢,誰知道……」
江菲衝口說道:「別理那瘋狗,他急了,誰都咬。」
「你這個垃圾!」
只是言外之意,分明更坐實了原智瑜出賣公司機密的罪名。
「不清楚。」小秦朝她做個鬼臉,「不過我想應該與我沒什麼關係吧?大樹底下好乘涼啊,我才不擔心呢!」
現在創媒公司的客戶群,有一半以上是他經手過的。
「你才是蠢豬!」
就是她自己,每天經過市場部那空蕩蕩的辦公室時,心裏也好像被挖走了什麼。
出了片刻神,她決定還是挽回一下自己的形象。
許彥霖把手肘搭在座椅的兩側扶手上,交握著雙手靜靜聽著譚英南的話。
如果原智瑜是因為和公司鬧了矛盾離開,這部分人絕對可能會中斷兩家的合作竣。
「譚大姐,為什麼走?」
那麼,原智瑜呢?
許彥霖皺了皺眉,慢慢把桌上蜷著的長長的電話單子舉起,指向重重劃落的七八條黑杠,說道:「我不想輕易懷疑任何一個創媒員工的品行。可我還是想請原經理解釋一下,從接下標書後,本來和你沒什麼交往的東極公司市場部洪經理,為什麼不斷和你有通話記錄?上周四,也就是江菲把已經做好的方案轉給我們幾個傳閱后,你和他連著通了兩個電話,到周五,也就是招標當天的上午,你們的通話時間長達二十多分鐘。可以……給我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嗎?」
對話框關上了。
淡淡的桃紅,把她的面頰也染成了淡淡的桃紅,暈在淺淺的燭光里,鮮艷,奪目,讓許彥霖痴迷地凝視著,久久不願移開目光栗。
明知找他就是找刺|激,還去無聊地去問東問西。
她端詳著江菲比三年前更加神采出眾的模樣,笑著說:「其實是你這孩子傻。如果你多跑幾家專業對口的,比創媒更有前景的都有。眼不瞎的,都會把你留下。」
江菲只覺這密閉的房間越來越壓抑,越來越讓人窒息,忍不住又站起身,剛要開口問時,許彥霖開口了。
「原智瑜!」
就像他對於她,也是多少有點與眾不同一樣。
「哦!」
「出什麼事?」
江菲狠命掛斷電話,猛地把手機砸到自己床上,淚水差點就沒掉下來。
畢竟走的只是一個人,就是地位再重要,也不可能影響到一家公司的生死存續。
「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原智瑜大笑:「真的嗎?等我失了業,我就到夜店去試試,是不是真的連當牛郎都不夠格!」
周末,他在忙什麼?
原智瑜嘖著嘴,嘆氣,「江大設計師才氣比我高,頭腦比我靈活,嘴巴比我厲害,脾氣也大我十倍……女人,你吃錯藥了,來和我討教?」
譚英南聽了許彥霖的話,沒有立刻答應,只是嘆了口氣,低頭走了出去。
莫名其妙,她在傷心什麼?她又在失望什麼?
她還真是傻子了,才會認為自己對他還是有點與眾不同的。
她總是恃才傲物,總是喜歡看扁別人。
譚英南的丈夫也很有能耐,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負責人,家境很是不錯,早就可以呆在家做個生活優裕的全職太太,因為和杜雅薇私交極好,才繼續留在創媒任職。
啊,這傢伙在線?
這妞兒一定給氣瘋了,網都沒再上了,頭像已經灰了下去。
那個矮小的身影和寬大的辦公室看起來格格不入,看得江菲不但心裏作痛,連眼睛都開始刺痛了。
真的出事了?
許彥霖留意到江菲的困惑,雙手握著茶杯緩緩轉動著,無奈地嘆息:「可能這家運氣比較好吧,據說報價只比我們低了兩萬人民幣,其他方面也符合要求,因此最終選了他家。」
拿手一摸,濕淋淋一片。
罵了一大串,江菲消了些氣,轉頭看著一個接一個跳出的自動回復,好像在嘲笑著她的自作多情。
許彥霖微笑,「你不必愉悅我的眼睛。你大學時比現在胖多了,可我瞧著就覺得很可愛。胖的江菲,瘦的江菲,我都喜歡。」
後來混了個函授大專,覺得沒什麼意義,連畢業證書都沒去拿。
滑鼠移在發送按鈕上,卻和_圖_書久久沒有按下。
他為他的事業奮鬥,同時用已有的成功為他的及時行樂虛擲青春買單。
江菲聽得出神,不知不覺便順了譚英南的話頭問:「他……第一個月就創造奇迹了?」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原智瑜只是冷冷地看她一眼,哼了一聲,頭也不回地大跨步走了出去,重重地摔上了門。
「看好了,這是已經簽名的辭職信!」

他們雖是眾所周知的一對戀人,可到底談著公事,何況又當著許多人的面,也不方便稱呼得過於親密。
原智瑜……
許彥霖沒回答,只是保持著雙手交握的姿勢,冷冷地盯著原智瑜,臉色卻已微微發白。
原來都錯了。
江菲走近他,他的唇角微微綻出一絲微笑,抬手止住譚英南下面的話。
但願……你永遠是只幸福的豬。
江菲嘿嘿笑道:「證明你對於八卦的確很給力,已經到達平常人忘塵莫及的地步了!」
許彥霖倒似沒計較過繼母的態度,依舊謙和有禮,連對偷偷跑來吃紅的小弟弟也是笑容可掬,毫不猶豫地抽了幾張紅票子塞到他手裡。
又過了一星期,市場部辦公室才有了新主人,正是被許彥霖當時派在原智瑜身邊的「兩大金剛」之一。
原智瑜又是一笑,輕蔑,不屑,驕狂。
在同樣可以互利互惠的前提下,客戶必定會選擇與自己脾性相投相處愉快的對象合作。
原智瑜瞪著他,忽然又是一聲冷笑,爆出一句粗口,轉身便走。
她說完,總算有點明白了:「是不是中標的東極公司和我的創意有點像?」
他掃了眼號碼,送到耳邊,懶洋洋地笑著,「怎麼,吳捷,今天周末沒打牌?」
「問他想動誰啊?你瞧瞧,小姐妹們都在我這裏打聽內幕呢,結果菲兒姐你還跑來問我!」
在打遊戲?
不用別人提醒,你早就懂得怎麼去追求,怎麼去把握。
他嘲諷地說道:「我說呢,許少夫人怎麼就有空打電話給我了!原來這是幫著許公子套我的話來了!」
家庭背景,父母均為普通工人,收入剛夠自給,連兒子在南京買房買車都沒法貼個萬兒八千。
原智瑜嘆氣,「嫂子性情很好,似乎談上不能幹,你們單獨過日子,想那麼多幹什麼?」
好一會兒,他才嘆口氣,把手機扔到書桌上,移動滑鼠查看眼前的網頁。
「原智瑜,你真死啦?真當殭屍啦?」
不但空蕩蕩的,還隱隱作痛。
他的目光緩緩掃過在場的下屬,「何況,既清楚策劃方略,又清楚具體各組成部分報價的,全公司不超過四個人。」
江菲惱恨得直磨牙:「如果我是殭屍,我也要拖個年輕有為有財有勢的大帥哥陪我,誰要你這個沒人才沒錢財又沒姿色的蠢驢?扔到夜店當牛郎都沒人看得上!」
江菲難得有一天恢復了單身時代的自由自在,倒有種如釋重負的輕鬆,一覺睡到了中午快十一點,胡亂吃了點東西,把積壓了一周的臟衣服掃進了洗衣機,便爬在床上上網。
「問?問什麼?」
「誰喜歡他了?誰和他糾纏不清了?」江菲一巴掌拍在鍵盤上,面紅耳赤地吼了起來。
她跳起來奔到卧室,從凌亂的被褥中扒拉出自己的手機,火速撥通原智瑜的電話。
「我?」
許彥霖本來要她想辦法挽留原智瑜,結果原智瑜沒留住,她自己也要走了。
四目相對,原智瑜唇角彷彿彎了一下,眼神卻也是冷冷的,那絲笑意便好像是在嘲諷著什麼了。
許彥霖目注著她:「你覺得……你在宸華投標中的設計信息,有可能泄密嗎?」
「為什麼?就是你不打算藉助她娘家的財力,夫妻之間也得多商量商量吧?」
原智瑜彷彿鬆了口氣,將頭仰了一仰,用手指揉起自己的太陽穴。
譚英南忍不住笑了,「為了打動一個客戶,他曾連著五天去拜訪,到第八天去時,還被淋了一場大雨,發了幾天燒。」
千篇一律的回復,都是:「植物大戰殭屍中,勿擾!」
前方的沙發上,坐著設計部、人力資源部和行政部的部門經理,再就是原智瑜坐在最外側,懶洋洋地倚在沙發上玩弄著指尖一根沒點燃的煙,連江菲進來都沒有抬起眼來。
小秦正猜著這到底算是讚揚還是貶斥時,江菲的電話響了。
「譚姨,先聽聽江菲怎麼說吧!」
或者,只是下意識地感覺,這次競標失敗,即便他有先見之明,也多多少少有點責任,所以不該這樣輕鬆?
她一定是太無聊啦,才會莫名其妙去管他的閑事。
「還有,我聽說許總想趕走原經理,也有你的原因。」
他想起那個看起來無可挑剔的許彥霖,以及自己目前的困境,慢慢將滑鼠移到輸入框上,慢慢地打字。
整理客戶資料?
她以為是因為原智瑜的事讓他不開心,原來是姐姐那裡鬧起離婚來了!
誰是誰非誰比誰狠江菲情商不夠,暫時沒看出來;但她敢打賭,鬧到這樣的地步,恐怕誰也不開心。
「你…https://m•hetubook•com•com…你真無恥,虧得許彥霖那樣大度,沒中標寧可自己悶悶不樂,還勸你好好休息!你丫的良心被狗吃了?」
她迅速應對,以她慣常的剽悍:「你才是殭屍,你全家都是殭屍!」
許彥霖緩緩說道:「不只像,相似度達到八成以上。」
這還沒包括因原智瑜的離開而對日後的合作持觀望態度的客戶。
江菲低了頭吸著飲料。
江菲心裏想著,連忙否認:「不可能泄密。我們的電腦都有密碼鎖,重要資料也全是加密的。說起宸華的設計,周四我發給大家的文件就是加密的,而且附在郵件里發給大家的密碼和我自己電腦上的並不一致。」
市場部客戶的建立,固然離不開公司本身的實力和資質,但業務員的個人魅力也必不可少。
掛了手機,原智瑜對著電腦出了半天神,對自己下了論斷。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好吧,最近她和原智瑜起磨擦的機會比較少,可這似乎並不代表她在兩人的交鋒中落了下風吧?
「菲兒!」
江菲只負責技術和策劃,從沒過問過成本預算和對外報價,也只知道這個讓許彥霖卯足勁想拿下來的訂單數額不小,卻連總報價都不清楚,更別說各分項的報價了。

她衝著電話吼道:「誰幫他套什麼話?你把我當成什麼人,又把他當成什麼人?」
「不過也有人說許總厲害。說許總這回算是拔了眼中釘了,不但把吳捷的左膀右臂給砍了,還扣了頂洗都洗不幹凈的屎帽子。原經理出去再要找工作,被人打聽到這種事,鐵定會被回絕不要的。」
原智瑜無意識地移動滑鼠,又回到了江菲當年求學時的那一頁。
所以,不論小秦說什麼,外面又有多少流言,她也不相信原智瑜會是因為許彥霖的陷害而辭職。
江菲揉揉眼睛,確定自己沒看錯后,連著發去幾個表情,憤怒的,抓狂的,悲傷的……
「冤大頭!」
剛剛丟了那樣的一個大客戶,原智瑜還有心思打遊戲?
這身涵養,江菲嘆服。
也不怪許彥霖剛從國外回來就搬到外面獨住了,果然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江菲慌忙地應了一聲,扭頭向小秦說道:「也許……呆會我回來就能告訴你有什麼最新八卦了!」
「我無恥?我再無恥還沒夠上許公子那檔次!你就慢慢學著人家那檔次吧!小心學得慢了,不但成了傻子,還被當了槍子!」
江菲怒了,發去信息:「冤大頭,你被殭屍拖走了?」
好久沒聽說他的風流韻事了,而他對宸華投標結果的準確預測也讓江菲感到好奇。
離得越遠,彼此越安全。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小心殭屍吸干你的血,把你也變成個大殭屍!」
她不由轉過頭,看了原智瑜一眼。
刻意的像機器人一樣沒有平仄起仗的聲調,卻不難聽出喉嗓間憋著的笑音。
連著幾天,創媒公司的氣氛陰霾中透著詭異。
但許彥霖回答江菲的口吻已經柔和了許多:「除此之外,我沒法做別的推測。」
江菲,你不是蠢豬,你是幸福的豬。
江菲懶得聽她自怨自艾,自己到譚英南那裡打聽。
東極也是業內有名的廣告策劃公司,但規模比創媒要小些,軟硬體方面也要差些,按理不太可能報出比創媒更優惠的條件。
「可你不是從高中時就一直戀著她?因為她有心臟病,結婚四五年都不捨得她懷孕,她家人眼睛瞎了,看不到你對她的好?」
「討教?」
吳捷沉默了許久,才說道:「智瑜,我以一個過來人的身份勸你,如果你做不到把自己的尊嚴踩到腳底,千萬不要找比自己能幹太多的女人,也不要找家世過於懸殊的女人。齊大非偶,這是古代就有的教訓,血的教訓啊!瞧瞧,前兒我爸那邊急需用錢,我臨時借兩筆款子過去,幾天就還上了,還是被說成了我的天大罪狀,一家人都把我當成什麼人似的,只想壓得我在她家抬不起頭。」
「靠,我真有事和你說,沒死的話說話!」
周一,江菲來到公司,便覺得氣氛有點不對。
「是啊,傳得神乎其神,說菲兒姐你腳踩兩條船,一邊和許總交往,一邊還和一直喜歡著的原經理糾纏不清,被許總發現了,許總就千方百計要把他趕走了。」
「是男人給我滾出來說句人話!」
小秦見她一副迷糊樣,連連嘆氣:「菲兒姐,許總不是愛你愛得神魂顛倒嗎?怎麼他想什麼,你也不問問?」
開玩笑,她可在和公司簽過保密協議的,如果重要資料從她這裏泄密,她還用不用在這公司混了?
江菲聽到這消息時簡直無法置信。

他笑著說道:「我的確想說。我想說,許彥霖,你枉作小人!如果你先收一下郵件,而不是一大早就急急把我們找來開這狗屁的批判會議來定我的罪,你就會發現,我昨天就已經發了辭職信在你的郵箱!」www.hetubook.com•com
江菲目瞪口呆。
「哦?」
對方靜默片刻,然後是機械式的回答:「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他坐直了身體,「喂,我說吳捷,你有沒有弄錯?不管許彥霖那小子怎麼排斥你,他不會不認他那個姐姐,就是杜董……我估計她也只是想給你點教訓,想讓你認清你在為誰家辦事吧?以杜董對嫂子的疼愛,創媒的股份至少會留四到五成給她,你有沒有折算一下,那是多少人民幣?就是折成歐元,那數目也相當可觀吧?」
「哈,恭喜,名副其實了,這輩子都當了殭屍的冤大頭!」
連原智瑜也對他的離婚理論嘆為觀止。
譚英南站在許彥霖辦公桌前,半個身體前傾著,漲紅了臉急促地辯解。
「有數。你是不準備回創媒上班了吧?」
許彥霖扶了江菲到對面的沙發上坐下,依舊回到自己座位,拿手撐了額,默默沉思。
江菲聽到就頭疼,白了她一眼,說道:「你又管閑事!這不都過去了的事了?」
成串的獎勵和成排的褒揚字句,令人眼花繚亂。
「她未來的家產再多,和我有什麼關係?不對……有關係,她可能接受的財產越多,她那些娘家人對我也越提防,好像我娶她就是衝著她的錢財去的。如果不離婚,我就是長了幾百張嘴也說不清啊!」
曾經的創媒副總回答:「本來準備去了,聽到一些消息,又沒興緻去了。」
學歷,中專。
「嘁!」
他一把將辭職信甩到許彥霖臉上,冷笑,「老子早就不想幹了!拖到今天,老子只是想看看,為了趕走吳捷和我,你是不是真的能捨得故意輸掉宸華這樣的大客戶!呵,你還當真做得出!有沒有算過一年會因此損失多少的銷售額?臭小子,別看你讀了那麼多書,在老子看來,不過是包了一肚子草!」
許彥霖說的四人,如果去掉他和在幕後關注著創媒動靜的董事長杜雅薇,應該只有譚英南和原智瑜了。
「讓你呆在殭屍堆里,天天抱著殭屍睡!」
這樣文雅的男人,同樣能對喜歡的人說出這不加掩飾的赤|裸裸的表白……
「哦!」
「嗯,就是有點想不明白的事,想問問。」
她頓了頓,又嘆氣:「我雖然不管人力資源那塊,可看人的眼光還算準。無意間招聘進你們兩個來,都算是這一行最拔尖的人才了。」
這個數據看起來並不離譜,應該算是正常範圍內的波動。
江菲鬱悶,「你還有完沒完了?」
原智瑜點開一張空白簡歷,敲上自己的姓名,卻遲遲沒有寫第二行字。
「滾!」
許彥霖點頭,指指桌上的菜肴糕點,笑著說:「嗯,以後機會多得很,難得周末,我們先不為這事操心了。來,再吃點這個,據說是橄欖油炸的,低脂肪,不用怕發胖。」
這次原智瑜也震驚了。
工作經歷,兩年市場部銷售員,三年項目主管,三年市場部經理。
「丫的你別扯了,我有正事和你討教呢!」
不知道改變封閉八年的生活軌道,於他是對還是錯。
名牌大學的高材生,學生會幹部,英語六級,計算機四級,學校內外各類得獎證書無數,學生時代的社會實踐也有一大串,充分證明了這女孩不是個只會死搬書本的書獃子。
他甚至翻到了江菲大學畢業前夕發布的求職信息。
他疲倦說道;「其實我也只想查清真相而已。原經理是個人才,我根本不希望他離開。譚姨,你和他關係比較好,想法幫我挽留下他吧!——只要他不再做這種違背公司利益的事。」
一身的市井痞氣,唯利是圖,不擇手段,如果對方許以重金,這樣的事,說不準真的會做。
原智瑜冷笑:「你說你是什麼人?你再說他又是什麼人?什麼花花腸子,以為我不知道?真把我當傻子了!」
「什麼事?」
「屁個奇迹!」
「江菲,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江菲想起三年多前自己冒冒撞撞一頭衝進創媒的人力資源部的情形,依然對這位年近五旬還像大姐般親切的上司滿懷感激:「是啊,你們那批已經招聘結束了,孫經理當時還把我往外趕呢,可你一眼就認出我,說我看過我在設計聯賽的作品,想要我這樣的人才很久了,當即去找了杜董,破格錄用了。」
江菲終於停下了敲著鍵盤的手。
別說休息日,就是工作日他玩遊戲,也輪不到她來指手劃腳呀?
猶豫片刻,她彈開窗口,輸入信息:「冤大頭,你在忙什麼呢?」
開放的格子間里頓時人人側目。
江菲好像鬆了口氣。
給原智瑜這樣惡毒地一通吼罵,許彥霖還是沒有趕他走的意思。
原智瑜將身體往後一仰,靠在電腦椅上前後搖晃著,鼻子里哼了一聲,說道:「我有什麼好準備的?偌大的南京城,還餓得了我?」
即便就為了拉攏這部分客戶的心,他也不可能用這麼激烈的手段逼走原智瑜。
她的眼睛忽然睜大了,「喂,菲兒姐,你說,她那次會議,是不是就是為自己離職準備的?你看看,她就是走了,只要按她制和-圖-書定下的工作進度,兩三個月內,就是技術部沒了頭兒,也一樣可以正常運作,絕對不會拖別的部門後腿。嗨,怪不得分配了這麼多任務下來!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一貫的風格,開門見山,說話不拐彎。
時隔多年,如果江菲再次亮出自己的履歷,後期參与過的若干有名的廣告策劃設計,更可以讓人肅然起敬。
「智瑜,你心裏大概也有數吧?」
是許彥霖,雖然聲音不高,卻有著異乎尋常的冷肅,截然不同於平時對江菲的溫文和親昵。
可這樣想著時,她的淚水卻越流越多。
「還有一個原智瑜呀。他比你早多了,大概……大概是八九年前的事了吧?當時還是二十齣頭的毛孩子,我看了他的學歷,問他,你是來應聘清潔工的嗎?他說,他不介意當清潔工,前提是他打掃衛生后能留在辦公室里學點東西。那時候,他的眼睛不僅又黑又亮,而且很乾凈,那樣直直地看著我,我也不知怎麼就鬼使神差地答應他了,不過是扔在了市場部,一邊培訓一邊試用。橫豎市場部試用人員底薪很低,他跑不完任務,拿不到提成和獎金,連吃飯都不夠。」
小秦迷茫地問江菲:「菲兒姐,你說原經理會出賣公司機密嗎?」
譚英南笑得白凈凈的清瘦面龐皺了起來。
「你自己也有個準備吧!」
周日許彥霖說要見兩個朋友,總算沒再約江菲。
下午許父帶他們在陽台搓麻將時,那位繼母一直在大聲地呵斥著上小學的兒子,怪他學習不用功,以後會不如哥哥有出息。
敲開許彥霖辦公室,她便有覺得有前所未有的沉重氣氛撲面而來,壓得她連呼吸都開始不順暢。
不知什麼時候,江菲已走到他近在咫尺的地方,手腳都像軟了。
「這個說法是一直跟著原經理的小晏說的。」小秦不厭其煩地搬八卦,「據說吳捷不想再看丈母娘和小舅子臉色,甩給許彥筠一紙離婚書,在外面租房子住著,正打算自己開公司呢。原經理想著和他一起干,的確早想走了,可標書這事,他真的沒使壞。」
反思宸華投標失敗的原因?
兩秒鐘后,自動回復彈出:「植物大戰殭屍中,勿擾!」
許彥霖幾次流露出對市場部現狀的憂慮,她都盡量開解,並努力配合著那個討厭的矮小「金剛」的工作。
他曾以為這八年打拚還是值得的,現在看來,又有些不值。
江菲忍不住問:「鬼鬼祟祟的,又在做什麼?」
「聽說你在開標前就認為宸華的標不太可能中,為什麼?」
這時手機響了,其實只是個短消息的提示音。
「兩個?」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城市的另一個角落,原智瑜也正握著手機發怔。
可翻一翻往年的數據就會發現,這樣的季節,業務量應該提升百分之十左右栗。
還真把那晚他在樓道口的溫柔當真了!
她這是何苦!
辦公室里只剩下了獃獃站著的江菲和撐著額的許彥霖。
天一涼快,認識的朋友大概都出去玩了,QQ上沒有幾個在線的,連平時最八卦的小秦都灰著頭像。
很久,許彥霖低低地嘆息,「菲兒,我很累。」
「冤大頭,你全家都被殭屍拖走了?」
一時也說不出哪裡不對來,但每個人臉上有某種不安的凝重,連小秦都乖乖地趴在電腦桌前做事,偶爾打開QQ和人聊上兩句,立刻做賊似的很快又關上。
「泄密?」
以後再往市場部發郵件,不用再猶豫是打「原智瑜」還是「原智愚」,等哪一天重做了系統,不論是「原智瑜」還是「原智愚」,都會徹底消失。
她一走,其他兩位部門經理也打了聲招呼,很快跟著離開。
喝的是鮮桃汁。
江菲定睛再看,忽然便要吐血。
「我?」
「吳捷,你這個變態!」
「我相信原經理不會做這樣的事。共事這麼久了,誰和誰是怎麼樣的品行我想我還是清楚的。」
話沒說完,她的眼眶便熱了,許彥霖好看卻疲倦的面容也模糊了。
吳捷低低地咒罵著:「靠,說那麼多也不知是勸你還是勸我自己呢!其實我就喜歡她,就是捨不得她。可喜歡她就得放開她,讓她過比跟著自己更舒心的日子吧!何必讓老子看他娘家的臉色,還連累她得看自己弟弟的臉色?媽的我吳捷今天在離婚協議書上籤下字時就立下毒誓了,等老子賺了大錢,非風風光光把她重娶回來不可!嗯,只要她到時還沒嫁……或者嫁了,沒嫁我舒服,我都動手把她搶回來!」
但江菲寧願這個八卦從未發生過。
她轉身奔向洗手間,連背後許彥霖的呼喚都充耳不聞。
他那年輕的繼母對他們很客氣。
吳捷回答:「如果你喜歡她,卻不能讓她過上比原來生活更優裕的日子,就是男人的無能;如果因為無能她和你一起受到家人的嘲笑,那麼就不僅是你的恥辱,也是她的恥辱了。可如果男人依靠著她過上優裕的日子,再大的能耐也會被說成無能。」
他一心想拓展市場,怎麼可能把已經到手的高額利潤推到門外?https://www.hetubook.com.com
江菲有些明白她的疏離因何而起了,倒是很同情生活在這樣家庭中的許彥霖竣。
他慢慢站起身,居高臨下看著坐在老闆椅上的許彥霖,然後從襯衫口袋中取出一張紙,打開,正對著許彥霖。
更可惡的是,如果把她留言里的「殭屍」換成了「江菲」,似乎讓原智瑜在某種關係上佔了絕大便宜……
還是……在網上泡女友?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辦公室里一片靜寂。
原智瑜往外走得急,根本沒發現身後多了個人,冷不防撞上了她肩膀,把她撞得悶哼一聲,向後踉蹌了幾步,差點摔倒在地。
——客氣得近乎生疏,讓江菲舌頭打著捲兒叫聲阿姨,便對她敬而遠之。
八卦還是有,只是傳遞得更隱蔽更晦澀了。
江菲好像被人打了一耳光般臉上火辣辣起來。
他關了江菲的履歷頁面,然後移向和江菲的對話框。
「嘿,沒聽過戀字怎麼來的?變態的變上半截,加上變態的態下半截!不變態不是戀愛!」

江菲想著這些日子的努力,心裏也沮喪,但瞧著許彥霖悶悶不樂的模樣,估計他心裏更加失落,忙笑著安慰他:「不過是這家出師不利而已,如果找出原因,處置得好,以後還是會有合作機會的。何況另外兩家新發展的大客戶,目前不是發展得很不錯?」
她何苦!
江菲還在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中。
原智瑜也正抬眼望著她。
可他卻心虛般立刻將滑鼠移到對話框的右上角,點上紅叉。
原智瑜居然敢拐著彎兒罵她是殭屍!
計算機,基本的office操作和CAD、PS等圖文製作軟體都會,無證書。
譚英南正戴著老花眼鏡收拾東西,聽她問著,從眼鏡上方盯了她一眼,笑了起來,「江菲,我記得,你當時也是我招聘進來的吧?」
許彥霖一驚,立刻站起身來,迅速向她走去竣。
財務部的數據統計,這個月的業務量比上個月下降了百分之九點五。
江菲嘿嘿地笑:「我才不怕發胖,喜歡吃的都會盡量吃。做人得對自己好,何必為了愉悅別人的眼睛委屈了自己?」
可這時忽然又有條爆炸性新聞傳出。
許彥霖的確有才,相信市場部走上正軌后,一定會很快恢復元氣。
發過去,緊跟著又是個再見的表情,正準備關上對話窗口時,嘀嘀聲連著響,又跳出了兩條自動回復:
這樣的道理,連江菲都懂得,她相信機敏過人的許彥霖也一定會想到。
一加一減,立刻顯露了人才流失的負面作用。
她的目的,就是幫好友或好友的兒子把創媒更好地發展下去,絕對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
「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負責技術並在吳捷離開以後臨時負責著市場部的副總經理譚英南辭職。
在感情上,他們從未有過交集。
撥通后,她憤怒大吼。
回復:「冤大頭被江菲拖走了,冤大頭全家都被江菲拖走了!」
江菲吃驚,怪不得許彥霖這幾天一下班就匆匆回家,也不太約她出去,說是母親那裡有事呢!
「我還沒成變態,證明我沒有戀愛?」
「我……已經讓律師起草離婚協議書了。」
可她的確有才,她的確有從門縫裡看人的資格。
但市場部的換血並沒有改觀原智瑜走後創媒業務量日漸滑坡的現狀。
小秦吐舌:「其實我也不知道。上周小趙就悄悄和我們講,公司可能有較大的人事變動。剛一早許總就把譚大姐、原經理、孫經理他們好幾個頭頭都叫去了,估計……會出點什麼事吧?」
「再不改手動,我咒甩你的女朋友從新街口排到中央門!」
想起對方報價也只比創媒高了兩萬,江菲心裏也發冷,疑惑地問向許彥霖:「許總認為……公司有人出賣了這些信息?」
以不變應萬變,且立於不敗之地。
沙發上的幾個人面面相覷。
「江菲,你不是蠢豬,你是幸福的豬。」
是一個大型的求職網站。
她也奇怪了,原智瑜打遊戲和她有什麼關係,她是哪裡跑出來的無名火?
英語,能熟練以口語與人交流,無證書。
手機又響了。
「嗯,那就好。你先看著吧,我這裏也在籌備自己的公司,不過目前資金材料和各項資源都差得很遠,也不知道後面辦不辦得成,先不叫你來了。沒把握的事,我不想拖你下水。」
「什麼叫過去了的事啊?我聽到他們都在議論,說原經理厲害,想走了還來這麼一手,不但可能帶走了部分老客戶,連潛在客戶都黃了!」
「你繞口令呢!」
江菲醒悟,抱著頭不想說話。
可有機會重新來過,他大概還是只能這樣走下去吧?
江菲白了她一眼,翻著這周的工作計劃,感覺自己分明是快給壓得趴到地上的一叢老黃楊,還能指望為別人遮風擋雨?
「我沒和她說。」
原智瑜笑了起來:「你現在才想著自立門戶啊?早做什麼了?就不知道你們家那位大小姐支持不支持?」
周六是在許彥霖父親和繼母那裡度過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