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

作者:東奔西顧
以你為名的小時光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番外一 鮮衣怒馬少年時

番外一 鮮衣怒馬少年時

「……」
半是誘哄半是寵溺。
江聖航氣不過團了個紙團扔過去。
江聖卓眼疾手快地躲開:「去吧去吧!反正你在家也沒事兒。」
江聖航正在看電視:「哼,叫誰二哥呢?你不是一直管喬裕叫二哥的嗎,終於知道我才是你二哥了?你改姓喬算了!」
喬樂曦正準備推門回家,聽到他問,想也沒想就轉頭回他:「廢話!當然是報理科啦!你呢?」
一句話也勾起了喬樂曦的興趣:「說的也是。」
喬樂曦哼哼唧唧著狀似閑聊,忽然話鋒一轉:「大哥,二哥是不是談戀愛了?」
江聖卓神秘兮兮地問:「你二哥是不是談戀愛了?」
喬樂曦終於不高興了,瞪了江聖航一眼,噔噔噔地跑到樓上去找江聖卓了。
兩人下了樓,發現客廳里只剩下江聖航一個人了:「二哥,我三哥呢?」
「那個,第二排第二個。」
大概是兩人的臉實在太像,而江聖航的心理素質又太過硬,於是江聖揚不知道給他這個早出生五分鐘的哥哥背過多少次鍋。
過了會兒,江聖卓忽然退了遊戲,伸了個懶腰:「累了,不玩兒了!」
兩人皆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可就算兩人想象力再豐富,也沒想到多年之後,他們竟然真的看到了戀愛狀態的江聖揚。
江聖航大概是太無聊了,在他身後叫喚:「喂,你去哪兒啊?」
喬樂曦盯著那張臉仔仔細細地看了會兒,完全不給面子不捧場:「沒看出來。」
喬樂曦審視般看著他:「沒說實話!」
「……」
「大哥!他打我!」
喬樂曦還在那裡驚嘆:「哇哦!平時斯文內斂的面癱一旦欲起來啊,真是,嘖嘖……」
喬樂曦踟躕半晌:「你真的覺得我二哥談戀愛了啊?」
大哥沒聽到,但他和江聖揚是雙胞胎,本就心有靈犀,這句話就這麼飄進了他的耳中。
第二天上午,喬樂曦站在江聖卓家樓下大聲叫他:「江聖卓!江聖卓!」
江聖航略一思索:「兩個弟弟都給你們家!兩個換一個!」
江聖卓目睹了一場教科書級的變臉,眼睜睜地看著面無表情低調內斂的三哥瞬間變成嬉笑怒罵、開朗張揚的二哥,然後又在沒人看見的地方變了回來。
江聖卓忽然有了不好的預感,他好像無意中助紂為虐了:「你要幹嗎?」
這個年紀的男孩子最討厭和女孩子玩兒,嫌她們礙事麻煩,但江聖卓可好,屁大點兒事兒都想著喬樂曦,恨不得栓在褲腰帶上,走哪兒都帶著。
任他再是眉清目朗,一開口就是那般遊戲人間的輕佻狂少年。
江聖卓咬著后槽牙,你不蓋我才熱呢!
喬樂曦聽他這麼說便又躺了回去,懶懶地伸了個懶腰,還不甚清醒地嘟囔著:「說要去的是你,不去的也是你……」
動作乾淨流利,一氣呵成,那副狠勁兩人從未見過,不過眼底的溫柔繾綣卻是騙不了人的。
潛台詞就是我什麼都沒看到什麼都沒聽到,你不要問我,我什麼都不知道,晚飯是我做的,我很乖,大哥你不誇我嗎?
「就碰就碰!」
如果問江聖航有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兄弟是種什麼體驗?
喬樂曦有求於人的時候態度特別好:「就是一個嫩黃色的球球啊。」
某日江聖卓看到書房房門大開,江聖揚站在裏面盯著幾幅字畫,來回徘徊,他探頭過去問:「三哥,你幹什麼呢?」
江聖卓內心立刻拒絕,不要!我改姓喬就和巧樂茲成真兄妹了!
喬樂曦看著他白皙的皮膚,嘆了口氣,不得不說,有些人啊,就是招老天爺待見,羡慕不來。
江母問他:「咦,今天起這麼早?」
江聖航扯著嗓子吼:「喂!老三!我在和你說話!」
這話她不敢明說,扯扯嘴角轉移話題:「其實也不是,我二哥對我大哥就很好啊。」
喬樂曦坐在自行車後座上努力舉著遮陽傘:「你曬不曬啊?」
屋內只有輕微的空調出風的聲音,襯得滿室一片靜謐。
江聖揚低頭換鞋,恍若未聞。
江聖卓不樂意了:「嘖,我從來不費那口舌,小爺我靠的是顏值好嗎?」
或許是太安靜了,她在床上翻來覆去打了好幾個滾都沒睡著,探手去床頭柜上摸手機。
目睹了整個過程的江聖卓對他嘆為觀止:「哇!三哥!沒想到你裝起二哥來竟然這麼像!可以以假亂真了!」
江聖卓抽空看了她一眼,笑了笑:「一會兒涼快了再去。」
江聖揚的臉上一直沒什麼表情,老神在在的樣子讓人捉摸不透他是在出神還是在認真聆聽,後來不知女人說了什麼,江聖揚清清冷冷的眉眼微抬,輕飄飄地掃了她一眼,下一秒就毫無預兆地忽然抬手拿下煙,把女人拉到懷裡壓著,捧著她的腦袋低頭用力吻了下去……
他眉眼間有一絲鬆動:「呵呵。」
話音剛落,就看到江聖揚從樓梯上走下來,還面無表情地看了江聖航一眼。
江聖揚竟然笑了一下:「一切都剛剛好。」
喬樂曦嘻嘻哈哈地安慰他:「弟弟妹妹一樣的啊!」
喬樂曦打著遮陽傘抬頭問:「你還沒起啊?」
「不行!就要撓你!哈哈哈……」
江聖謙頭疼,扭頭去問目擊者江聖揚:「怎麼回事兒?」
江聖卓一副吞了蒼蠅的模樣:「三哥肯和_圖_書定是撞邪了……快走快走……」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老三多好裝啊,做一個安靜的面癱就好了。
旁邊的江聖卓暗暗下決心,以後都不要招惹這個人了!也不要沒大沒小地叫他江聖揚了,以後還是乖乖叫他三哥吧!
不知道那個女人在和他說什麼,那個手眼通天的男人就那麼靜靜站著,臉上沒什麼表情,眼裡也不見不耐煩,反而難得地帶著一種別樣的輕鬆舒坦,似乎很愜意,只是平靜地聽著,風輕雲淡的眸子也不看她,也沒有任何回應,保持著一個姿勢許久未動。
江聖卓不服氣地嗆回去:「你二哥也是男人!」
那些年最溫暖的歲月里,都有你,那些最美好的時光里,都是你的名字,我的青梅竹馬。
國民二哥疑似戀愛引發全民關注。
江聖航哼笑一聲:「不服氣啊,不服氣我也是你哥,誰讓我比你先出來呢。」
江聖卓睜開眼睛看了一眼手機,才不到十點!
喬樂曦睨他一眼:「那不是和你一樣?」
喬樂曦咯咯的笑聲傳出去很遠,那種無憂無慮的開心隨著笑容溢出,伴隨著江聖卓的求饒輕哄,灑滿了整個青春。
江聖卓壞笑著去揉她的頭髮,直到揉成個小瘋子才鬆手:「你操什麼心!」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知道江家四少爺對他這個小青梅不太一般,畢竟是十幾年一起長大的情分,再是飛揚跋扈也是要給她幾分面子的。
房間里斜倚在書桌前的江聖揚正一臉專註地低頭看書,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偶爾翻一下頁。
喬樂曦看到紙盒上的logo就知道裏面是什麼了,笑嘻嘻地接過來:「給我的呀?」
眉眼靈動的少女小跑著進了家門,可少年依舊留在原地,嘴角噙著笑站了很久,直到夕陽完全沉到地平線以下,天邊的彩霞被漆黑的星空替代,他才轉身回家。
兩人大概都在替江聖揚操心,許久都沒說話。
「這不是不讓進嗎……真是的,不是和媽媽說好了嗎,要個妹妹,怎麼說話不算數呢……」
喬樂曦是對著別人時又乖巧又懂事,而對著江聖卓的時候才本性全露,根本就是個任性霸道的小惡魔,而江聖卓恰恰相反,對誰都是一副放飛自我流露本性的樣子,從不遮掩,可對喬樂曦總是個例外。
江聖卓抬頭看天看月亮看星星,就是不理她。
一開口就是滿滿的不在乎,和剛才慫恿她一起去時的期待雀躍相差甚大。
「爸!」
江聖卓竟然還得意了起來:「怎麼,嫉妒啊?」
江聖卓趁機跳出來點菜:「三哥,我想吃水煮肉片!」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什麼時候掛了電話睡著的都不知道。
江聖卓看她一眼,不說話了。
扔了手機,喬樂曦繼續在床上打滾。
生意談崩了,喬樂曦扶著樓梯扶手繼續往前走:「不換就不換。」
「行了行了,起了起了,你進來等吧!」
「又去江小四家蹭飯了啊?」喬燁把手裡拎著的紙盒遞給她,「給。」
喬燁一臉無奈地揉揉她的腦袋:「還要怎麼對你好啊,你就差上天了。」
喬樂曦一愣,回頭看他:「換我?」
「十點怎麼了,你快起啦!」
她笑著招呼喬樂曦:「樂曦來了?」
江聖航捂著胸口做了個深呼吸,轉頭問喬樂曦:「你說有這麼做弟弟的嗎?是不是做哥哥的特別吃虧!都要讓著弟弟!」
江聖卓回到家的時候,江聖航正站在江聖揚的房門口日常「調戲」他,可是聽來聽去就只有他自己的聲音。
喬樂曦噘著嘴:「聖航哥你也沒個哥哥的樣子啊!」
「大哥,你看清楚了嗎?真的是弟弟?不是妹妹?」
車子的路線立刻歪七扭八起來,還有江聖卓驚呼:「別撓!癢!我騎車呢,一會兒摔了啊!小姑奶奶,我錯了還不行嗎!」
江聖卓轉頭沖他揮了揮拳頭:「江聖航,你是不是閑的皮癢了?」
「你再找找啊,那是我大哥送給我的呢。」
過了很久,都沒人回應。
她看了一眼,笑著叫人:「聖揚哥。」
她沒說去也沒說不去,臉上一熱,狀似無意地低頭去翻手裡的書,江聖卓也不再說話。
太陽大的刺眼,江聖卓慢悠悠地騎著,還抽空回頭看了她一眼:「不曬,你自己打著吧。」
喬燁拿著水杯,忽而皺起眉,看著樓上一臉若有所思的模樣:「這小子不會真的談戀愛了吧?」
「不許碰!鬆手!」
他輕咳一聲,轉過頭不看她。
喬樂曦被逗笑,認認真真地告訴他:「其實你們還是不一樣的,聖揚哥沒你戲多,沒你那麼豐富的表情,話也沒你多,而且比你正經多了。」
她不客氣地坐到江聖卓旁邊的椅子上問:「找我幹什麼?」
江聖航覺得今天一定是和老三那傢伙鬥智斗勇過多,智商透支了。
那笑容怕是驚到了江聖卓,一種莫名的恐慌籠罩在心頭,他頭也沒回地往客廳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珍愛生命遠離書房遠離三哥!書房一定是要炸了!
也許這就是青春吧。
江聖航最討厭別人說他和江聖揚同一張臉,於是瞪著眼睛嚇唬她:「胡說!我明明比老三帥那麼多!」
明明是相當矛盾的神情和動作,由他做起來卻一點兒違和感都沒有。
和_圖_書樂曦呵呵嘲笑了一聲:「男人有什麼直覺,男人有的都是色心!」
喬樂曦立刻眉開眼笑:「聖揚哥,你真好!」
手機屏幕上躺著條信息提醒。
江聖揚點著下巴若有所思:「我在想爺爺最喜歡哪幅字畫。」
期末考的最後一天,下午考完最後一科就放假了。江聖卓順路送喬樂曦回家,走到她家門口的時候問她:「哎,開學就要分科了,你報文科報理科啊?」
床上枕頭上都是她身上的味道,清甜的水果香混合了少女的體香,若有似無恰到好處地勾引著他內心的蠢蠢欲動。
江聖卓正忙於激戰,頭都沒回,心不在焉地回了句:「嗯。」
喬樂曦則是愣住了。
喬樂曦看了會兒就開始打瞌睡,剛才睡不著,這會兒眼睛又睜不開了。腦袋一點一點地,最後一頭撞在江聖卓的身上才清醒過來,捂著嘴打了個哈欠往床邊走:「我在你床上睡會兒啊,走的時候叫我。」
心裏忍不住罵了句,大晚上的找個球啊!
喬樂曦奮力抵抗,可奈何那人長手長腳地佔盡上風:「你不許碰我的腦袋!」
江聖卓開燈回來站在床邊,看了一眼便硬生生移開了視線,隨手從床角扔了條毯子蓋在她腰上。
「別看了!三哥要看過來了!要被他看到了肯定會把咱倆的眼珠子給挖出來的!」話音剛落,江聖卓忽然神色大變,「他真的看過來了,快跑快跑!」
後來房間里漸漸安靜下來,喬樂曦才睡了過去。
喬樂曦猶豫著拒絕:「不好吧……我跟聖揚哥都沒怎麼說過話。」
江聖卓在門口看到原本站在裏面的三哥一秒鐘二哥附體,驚慌失措地看著他們,指著桌上的災難現場急得團團轉。
曬到要化的夏天,大到刺眼的太陽,陰涼斑駁的樹影,帶著陽光和肥皂味道的白T恤,幾句半真不假的反話,一個你喜歡也喜歡你的少年騎著自行車慢慢悠悠地載著你,漫無目的地走在馬路上,空氣中除了蟬鳴和微風,還有他身上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沒有煩惱沒有憂愁,你們偶爾聊幾句,不說話的時候就聽他哼歌,說不過他的時候,還可以打他,他永遠不會還手,你知道他是那個怎麼都罵不走打不跑的……青梅竹馬,就像從小一起長大那樣,還可以這樣過幾十年,手牽手一起走下去。
「爸!」
喬燁也跟著笑起來:「你不是喜歡嗎?」
喬樂曦咬唇皺眉:「不是啊……就是覺得有些奇怪,我二哥那麼好,誰能配得上他呢……」
江聖卓也有些反應不過來:「我都沒見過三哥允許哪個女人站得離他這麼近過……」
過了會兒,喬樂曦拽拽他的衣角:「哎,江小四。」
喬樂曦吐吐舌頭,笑嘻嘻地跑回來:「差點忘了!」
江父在一旁看著四個兒子一臉嫌棄,中看不中用!
誰知那人聽了竟嘆了口氣,把書扔到一邊,轉過頭來看著她,懶洋洋的聲音隨即響起:「聖什麼揚啊,我是江聖航!」
江聖航還很不服氣,想也沒想就回了句:「你弟弟才不省心呢!」
江聖航無語:「嘖,你怎麼跟我們家那個小魔頭一樣!沒大沒小的!」
江父在病房裡陪著江母,兄弟三個就站在嬰兒室門口往裡看,還嘀嘀咕咕的。
喬樂曦抿了抿唇,很是無奈地攤攤手:「是分不清啊,長得那麼像,不說話的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罵完之後才反應過來,還真是找個球。
江聖航嘆了口氣:「算了算了,這個家我也是待不下去了,我去找你二哥玩兒吧!他在家嗎?」
喬樂曦搖頭:「不知道啊,他沒有說。」
喬樂曦乖巧軟糯地叫人,江夫人喜笑顏開地和她聊天。
江聖航又叫住她:「換你也成!我們家一直想要個妹妹呢!」
江聖謙從外面回來,一推門就看到這樣一幅場景。
江聖卓看她皺著眉,一副很苦惱的樣子:「你二哥都多大了,不能談戀愛啊?」
喬樂曦邊往樓上走邊回答:「沒有哦,我二哥出門了。」
江聖揚目不斜視地從他身邊走過,壓根兒都沒有搭理他的打算。
一出家門喬樂曦就後悔了,地面被太陽曬得滾燙,空氣中似乎還瀰漫著一股烤焦的味道,踩在上面就像是被架在火爐上,她挑著樹蔭走,一路小跑到了江家。
江聖航一臉得意:「別說五分鐘了,就是半分鐘,我也是哥哥。」
江聖航挑了一下眉:「你二哥是不是談戀愛了?」
江聖卓沒搭理他,吃了兩口早飯騎著自行車就出門了。
從放假開始她就沒怎麼見過江聖卓,剛才忽然和他對視了一眼,竟然沒來由的心跳加速。
「千萬別告訴爺爺!不是我乾的!是這幅畫先動的手!」說完便衝出了書房,不知躲到哪裡去了。
他戴著耳機看著電腦屏幕,不知道在幹什麼。
但是他並不打算把它還給喬樂曦,上了他的床就是他的了。
江聖航不樂意了:「他那是正經啊?那是面癱!不止面癱,還懶!懶得說話!」
少年白皙俊朗的臉龐原本沒什麼表情,此刻卻忽然輕扯嘴角露出一抹嘲諷的笑,緩緩吐出幾個字:「一個傻笑的話嘮,有什麼難度。」
包括……白天在他床上睡覺的那個。
笑完之後還輕飄飄地看了江聖卓一眼。
www.hetubook.com.com父挨個橫了一眼:「爸什麼爸!這群兒子就沒一個省心的!」說完略帶討好地看向一旁的江夫人,「老婆!」
江聖航和江聖卓對視了幾眼,自髮結束打鬥,從沙發上下來。
喬樂曦想了想大概覺得可行,確認了一下:「哪個弟弟?」
心裏還腹誹著,這丫頭什麼時候開始有胸有腰有屁股的……
喬樂曦拖著他不走:「再看會兒再看會兒!」
江聖卓笑著回了自己房間,洗完澡一頭摔到了床上。
江聖卓無奈地張開眼睛,在床上摸索著,一邊找一邊問:「什麼樣的啊?」
喬樂曦在一旁搖旗吶喊,江聖揚間或從廚房出來觀戰,充當一下裁判。
喬樂曦一臉的孺子不可教:「大哥,你真是……懂事的一點都不可愛!你要和二哥爭著做我最喜歡的哥哥啊,這樣你們就會爭著對我好了!」
「爸!」
「哪個是啊?」
這個時間江家的長輩都沒在,喬樂曦進門的時候看到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個人,安安靜靜地在看書,只能看到半張俊朗沉靜的側臉。
他怒目看過去,那人站在一旁一派的輕鬆自得,還難得沖他笑了一笑,只是那抹笑頗有意味深長心照不宣的感覺。
喬樂曦點頭:「想吃啊,但聖揚哥不做的呀。」
「我真是……怎麼沒趁你小的時候掐死你呢!」江聖航咬牙切齒地說完,轉頭揚聲叫道,「江聖揚!你弟弟找你!」
不怎麼樣。
江聖卓一愣:「這些年不一向都是正事兒找三哥,吃喝玩樂找二哥,解決不了的麻煩才找大哥擺平嗎?」
她睡得很沉,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天都要黑了,房間里只剩下江聖卓一個人了。
江聖謙把嫌棄往下傳遞,遷怒離他最近的江聖航:「你弟弟沒一個省心的!」
夜裡江聖卓起來去洗手間,無意間動了下枕頭,然後就看到了那個球。
可是江聖航忘了,他的這個弟弟是個腹黑的貨,什麼栽贓嫁禍做起來根本不在話下。他用實際行動告訴了自己一個真理——
喬樂曦歪頭想了想:「大哥,如果你談戀愛了會告訴我嗎?」
喬樂曦瞪了江聖卓一眼,不好意思地開口:「聖揚哥,晚飯可不可以你來做,我想吃你做的飯……」
他聽到動靜摘下耳機,轉頭看過來,然後站起來去開燈:「燒烤哪天不能去,你要睡就睡你的唄。」
江聖航在一旁煽風點火:「小四,看到沒,這就是差距,你說如果我現在把你閹了,讓你從四弟變成四妹,你三哥會不會對你好點?」
喬燁倒了杯水,喝了一口才回答:「會啊。」
江聖卓指指旁邊:「屋裡睡覺。」
「你才不喜歡你大哥呢!我大哥也很好啊!」
喬樂曦搖頭:「不換不換,我二哥多少個都不換,要不換我大哥吧!」
江聖航扯扯嘴角:「我拿倆弟弟換個哥回來?我怎麼那麼想不開呢!」
「大哥。」
十幾分鐘后,她實在睡不著,也確實閑得無聊,起床洗了個澡就出門去了江聖卓家。
江聖卓則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聽我的!他誰都不給做,肯定做給你吃!」
「大哥!他打我!」
江聖卓一本正經地回他:「當然是有正事兒了。」
江聖航漫不經心地逗他:「正事兒也可以跟我說啊。」
「喜歡喜歡!我白天就特別想吃,但外面太熱了我就沒去吃,晚上你就給我買回來了。」喬樂曦踮起腳尖,拍拍喬燁的肩膀,「大哥!我決定今天喜歡你比喜歡二哥多一點。」
喬樂曦搖頭:「不去!天太熱了。」
喬樂曦碰碰江聖卓:「那真的是聖揚哥啊?會不會是聖航哥裝的?不過,那個樣子也不太像聖航哥啊……」
江聖揚被叫的心煩,從書房出來:「什麼事?」
江聖航不開心了,仰頭看著窗外的天空,一臉憂鬱地嘆了口氣:「既生航,何生揚啊!」
她一動,T恤便被帶著往上去,露出纖細柔軟的腰肢,白白|嫩嫩的一片,晃得人眼熱。
江聖揚不答反問:「江聖航呢?」
喬燁被逗笑:「你是我妹妹,他是我弟弟,我還爭這個?」
江夫人不冷不熱地掃過去,冷哼一聲:「這家的男人就沒一個省心的。」但一看到喬樂曦乖乖地坐在那裡立刻就心花怒放,還是喬家的小丫頭好,女兒是貼心的小棉襖,兒子是皮夾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除了好聽些一無是處!
江聖揚看了他一眼:「這樣啊,那就這幅吧。」
江聖謙嘆氣:「我說什麼?這群弟弟就沒一個省心的!」
江聖航笑哈哈地調侃著:「能讓你早起的除了地震大概就是樂曦那丫頭了。」
江聖卓一邊在遊戲里大殺四方一邊應付她:「一會兒周時攢了個飯局,找了個別墅去燒烤,一起去吧?」
坐在旁邊的葉梓楠和施宸對視了一眼,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
江聖卓想也沒想就回她:「你又不是女的。」
江聖航則是一副篤定的樣子逗她:「小丫頭,很有可能哦,你要有二嫂了!」
「看了十幾遍了!是弟弟!要不你們自己去看!」
江聖航轉頭問路人江聖卓:「他怎麼對什麼都沒反應,你說這個熊孩子是不是神經末梢沒長好啊?」說完又看向江聖揚自說自話,「不該啊,明明多待了五分鐘www.hetubook.com.com才出來的啊,我都沒事兒……」
喬樂曦腳下一頓,也不是很確定:「不是吧……」
江聖揚也沒躲,紙團打在他身上后彈開,掉到了地上,他還是沒反應。
喬燁一愣:「不知道。」
頃刻間,兩兄弟就在沙發上打得你死我活。
從小江聖航做了壞事兒被發現,第一反應不是跑,而是開始假扮江聖揚。
喬樂曦笑了:「那我不問了,我等二哥自己告訴我。」說完便高興地噔噔噔跑上了樓。
江聖卓把頭埋進枕頭裡,咬牙切齒地低吼了一聲:「磨人精!」
本來還睡得迷迷糊糊的人立刻有些清醒了,把那個小黃球捏在手裡垂眸看著。
江聖揚懶得理他。
那個女人背對著他們,兩人看不到長相,不過身材倒是挺不錯的。
江聖揚輕則不開口,一開口殺傷力就格外驚人:「為了搶這種事情,腦子沒發育好就出來了是嗎?」
江聖卓找到江聖揚的時候,他正在廚房倒水喝,臉上神情淡漠,手上動作自然,一點兒看不出剛剛做了壞事的樣子。
推門進去的時候,三個人果然正對著電腦打遊戲。
他大概唯獨對著喬樂曦才沒有起床氣吧。
江聖航思索了半晌,權衡了一番利弊後放棄:「還是算了,喬燁和喬裕會打斷我的腿的!」
可正主兒還偏偏什麼都沒覺察,大概是睡了一下午,晚上特別清醒,很晚了還給他打騷擾電話。
江家長輩都沒在,晚飯還沒有著落。
江聖揚不冷不熱地瞥了他一眼:「占我五分鐘的便宜有意思嗎?」
喬樂曦沖他笑:「謝謝。」
「我啊,當然報文科啊!畢竟文科班的美女多嘛!」
江聖卓在樓上聽到兩人鬥嘴,靈光一現,轉頭問喬樂曦:「你想不想吃三哥做的飯?」
喬樂曦踢他一腳:「你給我滾!」
於是江聖卓就趴在樓梯扶手上,喋喋不休地叫喚:「三哥?三哥!三哥三哥三哥!」
當年江聖卓沒出生的時候,三個人都盼著是個妹妹,後來江聖卓出生了,三個人很是受打擊。
江聖卓忽然眉飛色舞地調侃道:「你覺不覺得你二哥……嗯……有情慾了?」
肩上背著自己的書包,手裡拎著她書包的少年喊住她,晃了晃手臂:「喂!書包不要了?」
他大概會回答,也沒什麼體驗,不過就是在闖禍被抓包的時候,比平常人多了一種選擇而已。
喬樂曦深吸一口氣捂住了嘴,尷尬地笑了兩聲:「哦,聖航哥。」
馬上就要日落了,天空被夕陽的光輝渲染得炫麗壯闊,江聖卓就站在大片大片的粉紫色晚霞里,沖她勾了勾唇,面如冠玉、眉目如畫的樣子看得她心跳如雷。
房間里沒開燈,只能在電腦屏幕閃動的光里看到他稜角分明的側臉。
離開的時候,江聖揚走在最後,又轉頭看了一眼嬰兒房裡的弟弟,小聲說了句:「我也想要個妹妹……」
江聖揚對她倒是很好說話的樣子:「可以啊。」
那邊還在糾纏的兩個人繼續拉票。
正打得如火如荼的兩個人聽到開門聲同時停下來,看到來人熟練地扮演無辜受害者,異口同聲地告狀,台詞都是一樣的。
江聖卓隨手一指:「就是那幅嘍,最近才畫好的!正是爺爺的心頭好呢,我碰一下都不讓!」
當警衛員和保姆進入書房的時候,房間里只有一個人站在那裡。
江聖卓匆匆洗了個澡,打著哈欠下樓吃早飯,驚得一眾人紛紛看他,連一向沒什麼好奇心的江聖揚都毫不吝嗇地給了他一個眼神。
江聖揚擺擺手:「去玩吧,好了叫你。」
江聖揚當下便卷了衣袖要進廚房:「沒事的,你就跟我妹妹一樣,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做。」
一個小時前,江聖卓問她要不要來他家吃午飯。
她摸到手機看了一眼時間,立刻跳了起來:「哎呀,都這麼晚了,你怎麼不叫我,不是說要去燒烤嗎?」
大概戰況太激烈,三個人時高時低地說著話,喬樂曦剛開始睡得不太安穩,不停地翻身。
喬樂曦想也沒想就懟回去:「你二哥才談戀愛了呢!」
江聖卓粗粗地掃了一圈,又把頭埋進枕頭裡,瓮聲瓮氣地開口:「找了,沒有。」
無辜的江聖航被揪到書房的時候還沒睡醒,揉著眼睛被罵得狗血噴頭,那絕對是他長那麼大被罰得最慘的一次。
喬樂曦不肯吃虧,立刻打了回去:「幹嗎!」
喬樂曦才進門,喬燁也回來了。
他滿臉鄙視:「這麼大的人了,還吃這個醋,真是幼稚!」
喬燁不接招:「你這個鬼靈精怪的丫頭!想知道自己去問,在這裏套我的話。」
江聖航瞪他:「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怎麼著,還要打我啊?」
「長得真丑!」
江聖揚頭都沒回,低低冷冷地拋給他一句:「管得著嗎你。」
江聖卓正被她撩得氣血翻湧,看都沒看直接回了句:「沒有!」
江聖航氣得直樂:「哪裡有這種弟弟!沒大沒小的小子!我打不過老三我還收拾不了你了!你給我過來!」
從小到大,回想起來真是一路的刀光劍影血雨腥風啊,也怪不得江聖航會發出這種感慨。
喬樂曦抬手打他:「我二哥才不一樣!你再亂說,小心我打你!」
喬樂曦看了看他露出來的手臂,明明什麼防晒措施都沒用,就那麼大hetubook.com.com喇喇地暴露在太陽底下,竟然和她差不多白,很不服氣地嘀咕:「最討厭你這種怎麼都曬不黑的人!不給你打了!」
江聖卓嘿嘿一笑:「三哥,巧樂茲有話跟你說。」
後面又是跟著一疊聲的「媽」。
江聖航知道,雖然老三沒說話,小小少年的臉上也是一貫的緊繃,但那緊緊皺起的眉頭還是泄露了心事,看樣子對這個結果也是不太滿意。
江聖卓倒是沒在意,眯著眼睛思索:「江聖航就算了,我倒是好奇三哥那麼悶又那麼冷的人什麼時候會談戀愛。」
「一天一變的。」
江聖航還在那裡挑逗他:「你二哥我在跟你說話呢,聽到沒有?」
江聖航大概也覺得不太好,轉頭問:「找你三哥幹嗎?」
一轉身看向剛進門的江父:「爸!您看他們!」
喬樂曦很快拿開丟了回去,嘴上還抗議著:「你幹嗎!熱!」
江聖卓給她出主意:「你說你想吃,他肯定給你做!」
「哎,江小四,你看看你床上有沒有一個嫩黃色的球球,我下午不是在你床上睡覺來著,回來發現頭繩上的那個球球沒了。」
書房是沒炸,不過江家老爺子的心頭好像炸了。
表情誇張,動作豐富,其餘兩個目擊者紛紛表示這是江聖航無疑了,更何況先動手的還是他最喜歡喝的飲料。
喬樂曦笑嘻嘻地坐在一旁偷笑看熱鬧,兩張一模一樣的臉,看他們吵架跟看真人版精分現場一樣,相當有意思。
吃過晚飯,江聖卓溜達著送喬樂曦回去的時候,正好碰到喬裕回來,先他們一步進了門,兩人只遠遠看了一眼。
江聖航倒是相當贊同地點了點頭:「喬裕啊,這年月像喬裕性格這麼好的人已經不多了,對了,我用我弟弟換喬裕怎麼樣?」
「切!」她翻了個白眼就要回家。
喬樂曦瞪他:「哎呀,和你說話呢!」
準備避去廚房的江聖揚逃跑未遂,淡定轉身裝乖,扯了扯身上的圍裙,一臉事不關己的江三少連道:「我不知道,我在做飯,我也是剛剛出來。」
喬樂曦回神,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江聖卓樂了:「哈哈,江聖航那傢伙談戀愛有什麼可奇怪的,他那個人皮相好,又慣會哄人開心,整天騷話連篇,撩天撩地撩空氣,不談戀愛真是糟蹋了。我前些日子才聽說件事兒,你猜我二哥有個外號叫什麼?騷柔小哥哥,哈哈哈!」
喬樂曦嘰里咕嚕地轉著大眼睛腹誹,也沒見著你讓人家啊,你明明就是打不過你弟弟。
他揉著眉心沒精打采地回答:「巧樂茲說要去一個什麼展。」
冬日的午後,人來人往的街角,一身便裝的江聖揚單手插在褲兜里靠牆而立,另一隻手裡捏著黑色的皮革手套,嘴裏漫不經心地咬著支煙,眯著眼睛目視前方,聽著旁邊一個女人說話。
江聖謙似笑非笑:「說得不錯啊,你也是我弟弟。」
「我手機忘了拿了要回家拿,你好了來我家叫我。」
他一打開窗戶,熱浪就迎面而來,他揉著腦袋問:「幹嗎?」
餘下三人也一齊看過去,賣巧裝乖。
「大哥!這小子整天沒大沒小地挑釁我,你倒是說句公道話啊!」
江老爺子的心頭好像被某人最喜歡喝的飲料毀得面目全非。
江聖卓忽然碰碰她:「哎哎哎!」
「……」
她在心裏嘲笑了一聲,吃午飯?你大概才剛起床吧?
兩人站在樹下打鬧了半天,後來實在受不了蚊子的圍攻才各回各家。
江聖航氣得血槽立刻空了一半:「你腦子才沒發育好呢!」
江聖卓煩躁地揉了把頭髮:「大姐啊,現在才十點!」
喬樂曦吃完午飯就躺在了床上準備午睡,窗外蟬鳴陣陣,刺目的陽光從窗帘縫隙鑽進來,一切都昭示著室外的高溫。
暑假剛開始沒多久,就進入了一年中最酷熱的時節,過了剛放假時的新鮮勁兒,日子便只剩下百無聊賴。
喬樂曦呵呵冷笑。
江聖航眯著眼睛一副有情況的模樣:「又不在?怎麼最近一直看不見人影,這麼熱的天他出門幹什麼?」
喬樂曦從旁邊的書架上隨便抽了本書翻著,一副沒精打採的樣子:「你們一堆男生的飯局,我去幹嗎?不去!」
江聖卓挺起胸脯:「男人的直覺啊。」
江聖揚是在晚飯前回來的,一進門就聽到江聖航欠扁的聲音:「老三啊,晚上你做飯吧,怎麼樣?」
「你不是不喜歡你大哥嗎?丟就丟了。」
說完就往門外走,一副要出門的樣子。
喬樂曦嚇了一跳,繼而有些委屈:「沒有就沒有嘛,那麼凶幹什麼。」
「……」
江聖揚難得露出一抹笑,跟喬樂曦打招呼:「來找小四啊,他在樓上,和葉梓楠、施宸開黑呢,快上去吧!」
當你一直招惹一個人而他一直沒有反應的時候,你就應該適可而止了,因為他在準備放大招。
不過才幾天沒見,他好像又長好看了,那雙眼睛眼型漂亮線條飽滿,笑起來的時候眼尾勾起一個飛揚的弧度,深邃且勾人。
江聖航趴在沙發靠背上皺眉:「都十幾年了,我說你這丫頭還是分不清嗎?每回都認錯。」
她撓著他腰上的痒痒肉,惡狠狠地開口:「不嫉妒!就是覺得你特別討厭!就沒見過比你更討厭的人了!」
「大哥!江聖航他打我,你到底管不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