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作者:晴朗海月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你幹嗎總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男人身上呢?那最終會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的。女人應該首先自立,把自己變成優秀的人,才能吸引到優秀的男人共度幸福的人生啊!
小恩見崔璨去意已決,只好說:「姐,你在外面可當心著點兒啊,羅子他不是個好人,你防著他點兒!」
「不,五百萬!」崔璨不容置疑地說。
小恩打開電腦,登上QQ,沒有他的留言,他也沒在線。
「你想怎樣?」崔璨說。
她爸爸也停止了用餐,擔心地望著洗手間。
崔璨怔了一下,臉騰地漲紅,眨眨眼睛有點尷尬地笑笑說:「呵呵,我說的是杜進他爸,他爸抽煙,隨他爺爺唄!」
「好吧,再不提了。那你以後怎麼辦?一中還能回去嗎?」
晚上,小恩放學一回家,舅媽就向她招手說:「小恩,過來過來。」
她媽媽先反應過來:「小璨你胡說什麼呢?」
「回不去了。我也不想再回去。我媽託人為我聯繫了北京一所私立高中,說是只要花一筆錢戶口也可以遷過去,高考的錄取分數線會比X市低得多。我媽要我馬上轉過去。我還在猶豫,要不要去。」他說。
「別別別,別報警!」舅媽忙阻攔。
沒過多久,崔璨那裡又開始「興風作浪」。
門衛在他們身後喊:「哎,你們倆哪個班的,有出門證嗎?」
這天中午,杜進在食堂吃飯,他與幾個男生坐在一起,邊吃邊聽幾個男生大侃昨天晚上電視上的足球賽。這時,崔璨衝著他走了過來,一邊走一邊向他招手,嘴裏喊著:「杜進,杜進,你出來一下!我找你有事!」
「當然,我說話什麼時候沒算過?」杜進冷冷地說。
「你幹嗎?」杜進擘手把酒杯奪了過來,「你這個時候喝什麼酒?」
兒子走後,杜夫人的心還在怦怦亂跳。她喝了口冰水,穩了一下心神,自言自語地說:「不行,我得趕緊找那丫頭去。」
崔璨定了定神,起身把門打開,一行人嘩地闖進來。
崔璨父親上前揪住女兒:「趕緊的,你給我滾回家!」
「好吧,我給你三天時間,三天以後,給我答覆,否則……」
杜進小聲說:「孫老師,我認為這件事涉及個人隱私,我拒絕回答!」
門衛被這兩個人不同尋常的氣場給唬住了,愣了一下。
等了十多分鐘沒有動靜。
「下午你姐回家來,說自動退學了,你舅舅一生氣,就打了她一巴掌,拽著她去學校找老師,你姐堅決不去,還說不在這個家裡待了,自己收拾東西拎著箱子就走啦。我沒攔住,到現在她也不回來,電話也不接,真是急死人啦!小恩你說她能到哪兒去呢?你快找找你姐去吧!」
一句話把家裡的幾個人驚得目瞪口呆。
崔璨父親怒不可遏地指著女兒:「你再胡作非為,我就把你打死!」
「你不能喝酒,想喝我替你喝!」杜進說完,把杯中酒一飲而盡。
「小恩,我想過了,如果你不願意我走的話,我就去三中,和你在一起。」他說。
「對不起,我姐要我替她向你道個歉,冤枉你了……」
「你能怎麼樣,大不了到一中鬧去,搞得我兒子被開除是吧?行,我送我兒子去美國讀書,有能耐你追到美國去!」杜夫人不屑地說。
杜夫人說:「那好吧,你自己去,照我教你的說,別犯傻啊兒子!」
「說啊!那女生已經退學了,看來事情是真的對不對?」
杜進走上前把角門嘩地打開,二人一前一後急匆匆出去。
杜進說:「要去你讓我自己去,別像押犯人似的押著我!」
「哎呀,她都給我看醫院的檢查結果啦!」杜進煩惱地說,說完咕咚一聲躺下死死閉上眼睛。
崔璨起身,沖杜夫人一笑說:「您清醒點吧阿姨,您要送兒子去美國,您兒子可得樂意呀!難不成您還綁架他去不成?」說完,拎起手袋扭著細腰走掉了。
「崔璨,先讓我見見我兒子,你是不是把他給……」
崔璨壞壞地一笑,說:「五百萬買您兒子的前途,不貴吧?」說完,把那張銀行卡放到手袋裡,說,「您還欠我四百八十萬,打到這張卡里就行了!」
看來表姐和杜進真是長大了,都已經有小寶寶了。長大了是件多麼複雜而不可思議的事情啊,而自己又是多麼幼稚!居然會以為杜進和表姐真的結束了,居然會以為他對自己……簡直幼稚可笑!哈哈,小恩你可笑死了!你幼稚死了!她在心裏嘲笑著自己。在紙上寫下「小恩,小恩」,然後在自己名字上發狠地打了一個個叉叉。又在紙上寫下「杜,杜,杜」,然後飛快地塗黑塗黑塗黑……
「哪件事?」杜進說。
「怎麼啦舅媽,我姐去哪兒啦?」小恩忙問。
「我要你好看!」崔璨惡狠狠地說。
崔璨一笑,說:「杜進你去吧,我和阿姨談談。」
說完,杜夫人向下屬交代了幾句工作,開著寶馬回了家。
他,他,他,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呢?他的目光那般清澈無邪,他的笑容那般溫煦明亮,整個人都那樣潔凈清爽,她一直在心裏將他的笑容當成是晶瑩的一抹陽光,將她生命里的幽暗照亮。可是,可是,他怎麼會做出這麼陰暗的事情?
過了幾天,小恩請了假,陪著崔璨去醫院做了手術,又在家裡精心照顧了她一個星期。
小恩沉下臉說:「姐,你放明白點好不好,如果不是我帶人找到你,警察也會找到你的!你這樣做是敲詐勒索,你懂不懂?你想進監獄嗎?」
他兜里的手機一個勁兒振動,他猜一定是媽媽在喊他回家,看了看手機屏幕,果然如是。他不想接,按下拒接鍵。手機沒完沒了不屈不撓地振動,真煩,他想把手機關掉,看一眼屏幕,來電顯示是崔璨的電話,他接了。
「不像話!」她爸爸氣得摔了牛奶杯,然後氣呼呼指著妻子說,「都是你慣出來的好女兒!趕緊幫她處理掉,別丟人現眼!」
孫老師一見他,就說:「杜進你來啦?來來來,坐下說。」
「那你也得幫我個忙。借我三百塊,我要買一瓶維維尼奧香水!」洛洛趁機打劫。
「你給我說實話,到底怎麼回事?孫老師剛才給我打過電話了,說你和崔璨搞出孩子來了,是真的嗎?」杜夫人怒氣沖沖地把兒子揪起來,質問。
這時舅舅從卧室走出來,面有怒色地說:「你給孩子支什麼壞招兒呢!小恩,別聽她的,勸你姐趕緊把孩子處理掉,別丟人現眼!你告訴她,如果不聽我的話,就給我從這個家裡滾出去,我沒她這個不要臉的女兒!」
「哦,那就去呀!這是好事,還猶豫什麼啊?」小恩真心替他高興。

02

杜進氣沖沖地說:「讓開!」
崔璨聞聽此話變了臉,說:「做掉?做掉幹嗎?我求之不得呢!寶寶來得正是時候,他會成為我的無敵小利器!這事你甭管了,上你的學讀你的書去吧,姐姐我要干大事去嘍!」
「你把我兒子怎麼了?你這是綁架你知道嗎?」杜夫人慌亂而氣憤地說。
「放心,你兒子好著呢,在我身邊睡得正香,不信的話,我拍張照https://m•hetubook.com.com片給你們傳過去。」崔璨說完,掛了電話。

01

「我退學,自動退學!」杜進提高聲音狠狠地說,然後揚長而去。
杜進眼前一黑差點一頭栽倒在地!「My god,傳說中的世界末日真的來了嗎?多麼狗血的橋段啊,怎麼就發生在我身上了呢?真想一頭碰死算了!」他想。
「可是,姐,你真打算……生下寶寶,當少女媽媽?」

07

「你怎麼知道我會不幸福?告訴你吧,從今後我的幸福生活就開始啦!」崔璨拍拍小腹說,「這個小baby就是我的命運轉折點,哈哈,我要憑著他來個華麗大轉身!再也不要住在這個小破房裡,再也不要過寒酸的小市民日子了!」
小恩不置可否地看著舅媽。
小恩走近表姐,小聲對她說:「姐,真的懷上了。」
崔璨說:「行,不給算了,你也別想讓你兒子好過!」
食堂里所有的人都被驚得瞬間石化,目瞪口呆地看著她和他。有個男生正在大口喝水,撲地一下全噴了。
「是你逼我的好不好!你天天不理我,當我是空氣,我懷了你的baby我怎麼辦?」崔璨向他發著連珠炮。
「崔璨那兒你放心,我想辦法讓她閉嘴。關鍵是你,一定要死不承認,否則的話,這學你就上不成了!」
「別跟我裝糊塗。」孫老師板緊面孔,「你和高一女生談戀愛,導致其懷孕。」
杜進轉身便走。
崔璨說:「放心吧小妹,我才不會在羅子這一棵樹上弔死呢!他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艘用來過渡一下的小船,暫時登上他是為了到達我成為貴婦人的終極彼岸,我會找到比他更壞、更強大的男人託付終身的!」
「是羅子的!」崔璨說。
杜夫人也不急不惱地說:「哼,別以為你糊弄住了我兒子就萬事大吉,他單純我可不弱智,你就是把孩子生下來要讓他認也得先做DNA,如果不是他的種,可別怪我們不客氣,我們會報警說你詐騙!即使孩子真是他的,也不過是個私生子,未必能進得了杜家的門。」
「你真爺們兒!」崔璨淚光閃閃地看著他,突然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說,「親,要不咱倆私奔吧!一起浪跡天涯去!」
她不行,她覺得心裏又亂又累。她擔心表姐,也覺得他不可思議。想起他,小恩的心就像海中央漏底的輪船一般漸漸浸入冰冷的海水,然後一點點翻沉。
「姐——你怎麼能退學呢?你能考上一中多不容易啊?」小恩真誠地勸說,「別怕姐,你的問題很快會解決的,我上午已經去諮詢過醫生了,是一位婦產科大夫,她說流產手術是做得越早越好,我已經求她幫你預約下周做手術。」
舅媽說:「小恩。」
「沒關係。不知道為什麼,懷上寶寶后就特想抽煙,估計是寶寶愛這一口。哈哈,還真是有遺傳基因哪!」
杜進不知如何是好,愣愣地看看母親,又看看崔璨。
已經夜幕低垂,街上華燈綻放,依舊車水馬龍。杜進茫然地看著迷離夜色,不知何去何從。
「我懷孕了!」崔璨突然間大聲說。
杜夫人坐下,開門見山:「崔璨,阿姨是來提醒你,別做嫁入豪門的美夢啦,別說你生一個孩子,就是生個十個八個的,杜家也不會接受你!因為我討厭你這樣的女孩子!做我的兒媳婦,你不配!」
小恩迷惑不解地看著舅媽,舅媽把臉上的喜色收斂起來,說:「小恩,這樣,你今天就別去上學啦,陪你姐去醫院做個檢查,看到底是不是真的懷上了。」
「行啦行啦,把你那些從勵志書上抄來的話收起來吧!我是個徹底的不可救藥的現實主義者,考得好不如嫁得好,這才是強有力的毋庸置疑的現實,這才是我信奉的人生箴言!」
杜進垂頭喪氣有氣無力地說:「可能是真的吧。」
回到家裡,崔璨父親一腳把崔璨踹倒在地,接著抄起門邊的皮鞋對著她狠狠暴打。
「我不用這樣的手段用什麼?小恩,你有本事考第一當學霸,將來考個清華北大留在大城市沒問題,可是我呢?憑什麼啊,除了憑一個女人的手段還能憑什麼啊?」崔璨振振有詞地說。
「阿姨您先進來吧。」小恩把杜夫人讓進房間,對杜夫人說,「我姐也不見了,我和舅舅、舅媽正想辦法找呢。」
她以為舅媽會因為這件事憂慮氣憤的,不想舅媽卻突然間面露喜色:「看來,我女兒真要時來運轉啦!我就知道她比我命好!我女兒是鳳凰命!」
「可是姐,羅子他不是個好人,你別對壞男人抱什麼希望!也許壞男人會給你短暫的幸福,但接下來他會給你長久的痛苦,他會把你帶進地獄的!」小恩說。
「杜進,你先別上課了,孫老師有事找你,你去她辦公室一趟吧!」地理老師開口傳了一道「聖諭」。
杜進把紙巾遞給她,說:「行啦行啦,別哭啦!我幫你想辦法。下午你不是和我媽談了嗎?都談什麼啦?」
杜夫人說:「二十萬還少?你搞搞清楚,做一個手術才幾千塊,你爸你媽三年的工資加一起恐怕也不到二十萬!」
杜進喝完兩杯酒,不一會兒,便覺得倦意襲來,大腦昏沉沉的,周身軟綿綿的,便躺到床上閉上眼睛休息。不一會兒,就沉沉地入睡了。
杜進皺著眉頭把車子放好,進到快餐店,來到她對面坐下,冷著臉問:「到底幹什麼?」
「小恩,替我去向他道個歉吧,從今後我再不會騷擾他了,讓他保重吧。我想過了,等我做完手術,養好身體,就去找羅子。與其抓著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死纏爛打,不如趁早放手,去找一個喜歡自己的人重新開始。」崔璨說。
小恩說:「我看一本書上說的,我覺得有道理。」
「嗯,嗯,我被我爸趕出家門啦,我現在無家可歸。你在哪裡呢?」
小恩有幾分猶豫地說:「姐,要不要和杜進商量一下?」
杜進發覺肚子在咕咕咕直叫,便走進一家小餐館,要了兩個菜幾瓶啤酒,皺著眉頭獨自吃喝起來。
崔璨一笑:「密碼倒是挺吉利,可二十萬少點兒吧?」
小恩點點頭。
杜進沉下臉,說:「什麼事?在這兒說吧!」
正說著,門外有動靜,接著傳來咚咚的叩門聲。小恩把門打開,見門外站著的是杜進的母親。杜夫人一見小恩便說:「小恩,你見我們家杜進沒有?」
周一下午,孫老師給杜夫人打來了電話,問杜進為什麼不去上課。
「你怎麼負責?」
小恩還想說什麼,崔璨揮揮手說:「行啦行啦,別再勸我啦!各人有各人的活法,誰也無法改變誰,咱們姐兒倆還是各活各的吧。你先幫我把肚子里的小包袱解決掉再說吧!」
小恩去學校上課。晚上,小恩回來,就見崔璨在收拾行李。衣服首飾擺了一床,正在把衣服一件件疊起來往箱子里放。
杜進從洗手間里出來,見崔璨正端著一杯酒欲飲。
「舅媽您別急,我想辦法找我姐。」小恩忙說。
她一連幾天沒有胃口。這天早和-圖-書上,一家人坐在餐桌邊吃早餐。崔璨吃了一口煎雞蛋就感覺噁心,然後跑到洗手間嘔吐。
「遺傳基因?」小恩不解地說,「可杜進不抽煙啊!」
「啊?你要出去住,舅舅、舅媽同意嗎?」小恩擔心地說。
「姐,你想通了?」小恩詫異。

06

「我都懷了寶寶啦,你以為一中那些古董老師們能容我啊?切,與其讓他們開了我,還不如我先炒了他們呢!再說這個破學我早就上夠啦,天天當學末,老師看不上,同學瞧不起,有什麼好留戀的!」崔璨一臉不屑地說。
「對對對,我去找電話簿。」舅媽急忙到寫字檯的抽屜里把本市的電話簿找出來。
「嗯,想通了,杜進說得對,他會為了孩子和我結婚,只要這個孩子真是他的。但是孩子出生前,我什麼都得不到。這個孩子留著也沒什麼用,還會拖累我,做掉算了!」崔璨一邊啃著蘋果一邊說。
崔璨對著沉睡中的杜進微微一笑,聽到他衣兜里的手機嗡嗡震響,便把他的手機取出來,看了一眼機屏,是他媽媽打來的,她把他的手機關掉,然後把窗戶打開,抬手便將手機扔出了窗外。
又是晚秋了,黃燦燦的梧桐樹葉落了一地,踩上去唰啦唰啦響,聲音有點凄涼而悲催。
杜進退出快餐店,去學校了。
兩人走到學校大門口,被門衛攔住了。
崔璨在家休息了幾天,有一天晚上突然對小恩說:「小恩,你不是說能幫我聯繫做手術嗎?你幫姐聯繫一下吧,我去把它做掉。」
小恩定睛看著她。
「天哪,原來杜進是被陷害、被冤枉的呀!他原來什麼也沒做,原來如此無辜,原來一直在受委屈。啊,我真是太該死了!怎麼可以那樣絕望地懷疑他呢!」聽了崔璨的這番話,小恩心中暗想,覺得自己糾結多日的心舒展開來,如同一把被舒展開的扇子,清風徐徐,連呼吸也暢快了許多。
「婦幼醫院啊!怎麼了?」洛洛眨著兩隻塗著厚厚睫毛膏的大眼睛說。
「怎麼,你是想不負責任嗎?」崔璨質問。
杜進不坐,低頭站在辦公桌前。
杜夫人走進快餐店,先對兒子說:「杜進,你去學校上課,我和這死丫頭談談。」
她母親和小恩忙上前將他拉開。
「的確是,的確是。」舅媽點著頭說。
小恩仔細看那張照片的背景,白床單,白枕頭,一角牆壁上有著印花的壁紙。
「滾出去,別在這兒惡搞!」杜進黑著臉對崔璨說,一邊迅速撤出食堂。
第二天,小恩帶著黑眼圈去上學。課間,她把同桌王洛洛拽到走廊拐角處,壓低聲音問:「洛洛,我聽說你媽是婦產科醫生,是嗎?」
「哎呀你煩不煩啊媽!」杜進煩惱地掙脫她的手,「我不去,說了老師也不信,崔璨有證據!」
小恩忙走到舅媽身邊,舅媽說:「你姐一回來就進屋把門鎖上啦,怎麼叫也不開。檢查結果怎麼樣,是不是真有啦?」
「舅媽,什麼事?」小恩怔忡了一下,問。
「姐,你怎麼把書扔在地上啊!」小恩一邊彎腰揀書一邊說。
此時,崔璨正在一中門口等著杜進。她來學校跟老師說了句要退學,便毫不留戀地走出學校大門,然後一直打杜進的手機,一直被拒絕接聽,她便埋伏在一中附近的一家快餐店的窗口等候。不久,杜進果然騎著自行車出現了。她忙把手伸到窗外,喊了聲:「杜進!」
他的手指摁在發送鍵上,待了半天,終於一閉眼發出去了。
杜進說:「你怎麼這麼任性,現在喝酒對你和寶寶都不好,拿來!」杜進把她手裡的酒杯奪過來,一仰頭咕咚咕咚再次將酒一飲而盡。
小恩不再理她,躺到床上睡覺,這一通折騰,天都快亮了。
「姐,你歌唱得好,可以考音樂學院啊,將來你可以當歌星!」
「這麼說,你姐懷的是杜進的孩子,對吧?」
「是嗎?」崔璨笑笑,不急不惱地說,「我早就料到您不會同意杜進娶我的,不過,現在是什麼年代您是知道的,您兒子要和誰結婚恐怕您說了不算?」
「小恩,你說的是真心話嗎?小恩,見一面可以嗎?小恩……」
崔璨也氣沖沖地說:「讓開!」
崔璨吐完,漱了漱口,從洗手間里出來,見幾個人都在關切地望著她,便說:「沒事,八成是懷孕了!」臉上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杜進看見了她,剎住車子,冷冷地說:「幹什麼?」
「你還真被你爸趕出家門啦?為什麼啊?」杜進等她坐在對面,便問。
崔璨點點頭:「你說的啊,在這兒說,你可別後悔!」
小恩驚得張大嘴巴看著她姐。
杜進聽罷果然氣涌丹田,說:「你別聽她的,我才不會去什麼美國。你放心,我的事她管不著!」
「啊,這裏條件還不錯嘛!」崔璨躺倒在床上說。
舅媽一聽這話也急了:「哎你怎麼說話呢,我還懷疑是你兒子把我女兒拐跑了呢!」
杜進只好退出教室,繞到孫老師辦公室門前,敲門進去。
「放心,我可沒綁架你兒子,你兒子好著呢,他喝多啦,在我身邊睡著呢!他是自願和我在一起的,他愛我,一切都聽我的。我們商量好了,要是明天拿不到錢,我們就一起浪跡天涯去,再也不回來!」崔璨冷笑著說。
「不用,羅子在樓下等我呢,他有車。」
第二天是星期六,小恩起床后做完早餐沒來得及吃就匆匆出去了。
「我送你吧姐。」小恩說。
「我要搬走啦!搬到我的公寓里去住。」崔璨一邊收拾一邊得意地說,「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羅子有出息啦,有一個大老闆給他投了資,原來的酒吧不做了,改成了一個大型夜總會。羅子當總經理,要我當副總,負責KTV,還安排了一個裡外套間的公寓給我住,過些日子還會給我配一部車!哈哈,全新生活就要開始嘍!」
崔璨把另一杯酒拿起來,舉到唇邊說:「就讓我喝一點點嘛!」
崔璨走上前去,抱著一棵樹氣喘吁吁地埋怨:「走這麼快乾嗎,要做暴走冠軍嗎?你要累死我啊!」
崔璨騰地坐了起來。
洛洛點點頭說:「是啊!怎麼了?」
電話一直不接。小恩便給崔璨發了個簡訊:「姐,你在哪裡呢?舅舅舅媽都很著急,杜夫人也在咱家,你是不是和杜進在一起,回個電話好嗎?」
她又真的擔心他會做什麼出格的傻事,半夜裡她悄悄起床,拿著手機到衛生間發了條簡訊給他:「別犯傻,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上午,小恩便陪著表姐去婦幼醫院做檢查。小恩去窗口取化驗單,年輕的女醫務人員冷著臉把一張薄薄的紙甩給她。小恩看了看化驗結果,上面寫的是幾個十號。小恩怯生生地問:「請問這是什麼意思?」「懷上了!」醫務人員冷冰冰地說,又鄙夷地看了小恩一眼。
「我想喝嘛!」崔璨說。
崔璨說:「在這兒說不合適,你出來一下吧!」
房間里安靜了下來。舅舅、舅媽都沒在家。
杜夫人氣得臉煞白:「你滾,就二十萬,再多一毛也不給!」
小恩說:「姐,你幹嗎總把自己的幸福寄托在男人身上呢?那https://www.hetubook.com.com最終會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的。女人應該首先自立,把自己變成優秀的人,才能吸引到優秀的男人共度幸福的人生啊!」
杜進皺皺眉,把手抽回,說:「行啦行啦,你先吃飯,吃完飯找個酒店住下,明天再說。」
「那是你姐的事,和你沒有半點關係,再說我已經原諒她了,從此後與她再沒有任何關係。這事再也別提了,好嗎?」他說。
崔璨怔了怔,心裏有點怕了,嘴上卻還強硬:「哼,富貴險中求,你懂什麼?我的事不用你管!」
「別急別急,舅媽,阿姨,冷靜冷靜。」小恩忙勸解說。
「我還好,你呢?」幾秒鐘后,他說。
小恩忙摁下免提鍵,只聽崔璨接著說:「請你轉告杜夫人,想要兒子就把500萬乖乖打到卡上,否則……」
「可我的青春無價啊,阿姨!」崔璨仰起下巴說。
酒店房間里,崔璨和衣躺在杜進身邊,把電視打開,拿著遙控器選電視節目。突然門外響起「嘭嘭」的敲門聲,接著傳來小恩的聲音:「姐,你在房間里嗎?把門打開好嗎?」
杜進面無表情地說:「我想好了,我尊重你的意見。你要把他做掉,我就陪你去醫院;你要把他生下來,我就和你結婚,這樣總行了吧?」
「姐,你這是要幹嗎去啊?」小恩問。
「那你是要對我負責了?」崔璨咄咄逼人地接著質問。
「啊,真的?」小恩驚得目瞪口呆。
杜進和崔璨一前一後急走,走到路邊的一排梧桐樹下,杜進站住。
崔璨坐在不遠處的椅子上沒事人似的看著來來往往的人流。
「否則,你就再也見不到你兒子!」崔璨說。
小恩說:「姐,你要改變命運應該憑自己的努力,不應該用這樣的手段啊!」
崔璨起身,見房間的壁櫥內放著一些酒水小吃。她取出一瓶威士忌,打開蓋子,把酒倒滿兩隻高腳杯。然後迅速從行李箱里取出一小包紙袋,撕開,將裏面的粉末(安眠藥物)倒入其中的一杯酒中,然後輕輕搖晃高腳杯。
他盯了她幾分鐘,說:「你真的,真的懷孕了嗎?」
小恩問:「姐,你怎麼啦?」
杜進煩惱而不知所措地說:「我……我,我不知道!」
她爸爸臉色陡然大變,衝著女兒厲聲問:「你說什麼?」
說得崔璨心裏「咯噔」一下,她沒想到杜夫人會這麼不好對付,要藉助高科技,還要搬出警方。
崔璨說完拎起行李走了。
讀完小恩的簡訊,杜進鬆了一口氣,心裏似乎好受了些。他在黑暗中睜著眼睛,苦思冥想到黎明時分,腦海里如同起了颶風,黑色的旋渦一陣一陣翻騰……
「你有病吧?」崔璨一聽這話翻臉了,「小恩,你是我媽還是我奶奶啊,你憑什麼管我的事?誰讓你給我預約做手術啦?滾滾滾,你少摻和我的事!」
「我說我可能懷孕了,懷孕了不懂嗎?」崔璨提高嗓門兒大喊一聲,然後轉身進了自己房間,嘭一聲關上了門,誰喊也不再理睬。
「否則怎麼樣?」杜夫人衝著電話喊了一聲。
他覺得自己簡直一身狗血,怎麼洗也洗不掉了。「小恩,你一定覺得我壞透了、噁心透了,是吧?完啦,完啦,一切全完啦!好不容易博得她一點點好感,這下全毀啦!而且以後,我很有可能栽到那個魔女手裡再難脫身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呢,乾脆死了算了!小恩,小恩,告訴我該怎麼辦?呸,你怎麼還有臉問人家小恩呢?干出這麼丟人的事,你怎麼不去死,去死,去死,去死!你怎麼不去死!!!跳樓,撞牆,割腕都可以!」他在心裏瘋狂地痛罵著自己,覺得簡直是墜入深淵,萬劫不復!
「二十萬!噢,密碼是三個八三個六。」杜夫人說。
「嗯。」他說。
然後把手機從書包里取出來,說:「我給我姐打電話。」
舅媽把手一拍說:「我的天!她還真懷了個富三代啊!小恩,我跟你說,你得勸住你姐,千萬要穩住,挺他幾個月再說。一定要讓杜家給個說法,要麼給一筆錢,要麼把人娶了,這虧不能白吃!聽到沒?」
「我在外面吃飯,你怎麼啦?」杜進說。
小恩說:「噢,那好吧。」
她媽媽也說:「小璨你怎麼啦這是?」
「在一個你們找不到的地方。明天上午十點之前,把500萬打到那張卡上,過期不候!」
小恩把崔璨拉進小卧室,關上房門。
「是你先對我做了不要臉的事!」崔璨寸步不讓地說。
崔璨擺擺手說:「算啦算啦,別再勸我啦!我就是個墮落少女,你就讓我墮落到底吧!墮落到底並不一定是深淵,也許會是桃花源呢!」
小恩以為表姐是在說氣話呢,便又低聲說:「姐,怎麼辦呢?要不,去聯繫醫生做掉吧!」
舅舅轉身走掉,上班去了。小恩還在那裡發怔,沒回過神來。
「我沒什麼可後悔的,有話趕緊說,不說我走了!」說完,欠身便要走。
崔璨笑:「行,你說的,等你上大學就和我結婚!你說話算話!」
「你怎麼知道是真的?」
崔璨氣呼呼地接著說:「我知道是你帶人把我找到的,要不是你,我的500萬就到手了!」
可是她真的能理解他嗎?真的不恨他嗎?真的有那麼大度嗎?
「小恩,你真的那麼願意我走嗎?」他問。
「還說呢,你媽還不是逼著我做掉孩子嗎?」崔璨一邊用紙巾揩著眼淚,一邊委屈地訴說,「給了我二十萬,要我做掉孩子,和你分手。還說就是我把孩子生下來,她也不會讓我和孩子進杜家,還說要把你送到美國去讀書,讓我再也見不到你!」
杜進簡直要崩潰:「你在公眾場所喊什麼啊?你還讓不讓我在學校里混?你不要臉我還要!」
小恩不知說什麼好。杜進……的孩子?這太奇怪、太荒謬了吧?
她馬上打出一句話:「不,你別來三中,你去北京吧!馬上去,別再浪費時間了!」她突然覺得很累,軟軟地趴在電腦前,再也不能打出一個字。
「沒錯,的確是羅子的。我跟羅子一|夜|情過,就為了這部手機。」崔璨把她的蘋果手機拿在手上掂了掂,苦笑著說,「想想我也真夠賤的!羅子喜歡我,可我不喜歡他;我喜歡杜進,可杜進不喜歡我!那天他喝多了,人事不省,是我把他弄到咱家來的,然後他就睡著了,睡得跟死狗似的,什麼也沒做,是我騙他說他和我什麼都做了。經歷過這麼多,我也看出來了,杜進他不是我的菜,吃了也會鬧肚子,我還是別再痴心妄想啦!」
「否則怎樣?」
「你去哪兒?先回學校吧!」崔璨在後面追著說。
「哈!真的中獎啦!好事,中午咱倆喝一杯去!」崔璨一聽便笑嘻嘻地說。
須臾,她把一張照片發到了小恩的手機上。大家圍上去看照片,照片上杜進正躺在床上睡覺。
這一天,小恩心裏忐忐忑忑,像是失魂落魄,一節課又一節課,老師走馬燈似的換,可究竟講了些什麼,小恩竟是一句也沒聽進去。這樣的情況於她還真是首次發生呢。
「不是威脅,我是被逼無奈。」崔璨說,「三天後,我得不到你的答覆,這件事會讓你媽知道!全校師生也會盡人皆知和_圖_書!」
「我在城西的興華飯店,你過來吧。」杜進說。
接著還要動手打小恩,小恩一把抓住了她掄向自己的手臂,說:「不許再打我!」
她想回復他:「我能理解你,也不恨你。千萬別做傻事!無論如何我都會是你的妹妹。」
一個人折騰得筋疲力盡,痛不欲生,他終於鼓起勇氣寫了一條簡訊給她:「小恩,我做了特別渾蛋的事,我對不起你,也對不起你姐,我知道你現在一定覺得我特可恨、特噁心。我已經罵過自己一千次了,真想死了算了。我頭疼得要爆了!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告訴我該怎麼辦?」
這天晚上,小恩因為在學校里幫著宣傳委員做板報所以回來得挺晚,到家已經晚上九點多了。剛一進家門,就感覺家裡氣氛不對,只見舅媽正愁眉苦臉地坐在沙發上嘆氣,舅舅沉著一張臉氣呼呼地坐在飯桌旁的椅子上。見小恩進來,舅媽便說:「小恩,你姐走啦,你想辦法找找她去吧!」
小恩又問:「她在哪家醫院上班?」
杜進看了看那張薄薄的紙,嘆了口氣:「好吧,你想怎樣?」
「別磨蹭了,趕緊走,我開車送你去學校!」
杜夫人氣不打一處來:「你這個死孩子要氣死我是吧?趕緊起來,去學校,找孫老師,把這件事說清楚!就說沒這回事,是那丫頭胡說八道的!」
她便又挨個打電話給酒店前台,問有沒有叫施小恩的在酒店入住。打到第28個電話的時候,終於有家叫豪邦酒店的前台說是有個叫施小恩的客人在此登記入住。
杜進思忖了一下,懇求說:「崔璨,你給我點時間,讓我好好想想行嗎?我現在頭疼,心裏亂極啦。」
小恩茫然地看著舅媽。
「這明明是綁架勒索嘛!我要報警!」杜夫人氣呼呼地說。
她真佩服她姐的好心態。
「五十萬?」
小恩被她說得雲里霧裡,不知表姐要幹什麼大事去。她要送表姐回家,崔璨說不用,把那張化驗單要過去,催著她去上學。小恩只好坐公交車去學校了。
「你姐一直在和那個叫杜進的男孩談戀愛是嗎?」
「你……」杜夫人又氣又急,想了想說,「好好好,你要錢是吧?可是這大晚上銀行都關門了,上哪兒去給你打錢,我們見面談行不行?你們在哪裡?」
「這孩子,沒聽明白怎麼的?」舅媽急切地說。
「算了吧,考音樂學院,那不一樣還得悶頭苦學嗎?唱歌唱歌,你知道唱歌有多辛苦嗎?嗓子都唱破啦,能有幾個能唱成歌星的!我才不做這白日夢,人啊,現實點吧,有了money比什麼都給力!」
「啊?」小恩吃一驚,「你要退學,為什麼啊?」
杜進皺著眉頭,轉身進了洗手間。
這邊廂,杜進來到教室,本來他知道應該先去辦公室找孫老師談談的,心裏又老大不情願,便先來教室探探風。地理老師正在上課,他低著頭溜進去,來到自己座位上坐下。見杜進一出現,全班同學的目光「唰」地一下像五十多盞探照燈似的集中射向他,杜進覺得他們的目光十分怪異,像是看一隻剛剛從動物園裡跑出來的怪獸似的,前排的女生還在那兒小聲八卦:「嗨,緋聞男主角出現啦!」剛才在黑板上奮筆疾書的地理老師轉身發現了杜進,也停止了講課,用一種奇怪的目光打量著他,看得他心裏直發毛。
孫老師在電話里沉默了片刻說:「杜進媽媽,恐怕你兒子是在裝病吧?現在學校里風傳杜進和一個叫崔璨的女生談戀愛導致懷孕,那個叫崔璨的已經自動退學了,這事兒八成是真的。學校領導已經出面過問了,希望杜進能來學校一趟,把事情說清楚。」
小恩又用宅電給崔璨打了電話,這回崔璨接了:「我的確是和杜進在一起。」
杜夫人先衝進來,把崔璨一推搡:「我兒子呢?」
杜進在前面暴走,崔璨在後面緊緊跟隨。
「嚇,還涉及個人隱私!」孫老師氣笑了,然後又馬上繃緊了面孔,「這恐怕是涉及校風校紀問題!而且問題很嚴重,看來我是審不了你啦,你去吧,去找校長談去吧!最好把你家長叫上。我事先提醒你,你得有心理準備,你要還這麼強硬的話,搞不好會被開除,到時候別怪我這個班主任心狠!去吧,去給你爸媽打電話,然後找校長去!課你就暫時別上了。」
「啊?該不會是你姐把我兒子綁架了吧?」杜夫人更焦躁了,瞪起眼睛說。
崔璨把銀行卡拿在手裡,捏了捏那光滑的卡面,說:「這裏面是多少?」
杜夫人險些被氣暈,腦子裡亂亂的,沒了章程,只好先開車回家,考慮新的戰略戰術去了。
「洛洛,求你件事,你明天能不能帶我去見見你媽媽,我有點事想諮詢她。」小恩說。
小恩走到舅媽身邊。
杜進皺起眉頭:「沒什麼不合適的,就在這兒說!」
「別說這個了小恩,你姐已經發簡訊向我道過歉了,這事和你沒關係。」
同桌汪亞倫沖他眨眨眼,小聲說:「你還敢來呀,學校里正風傳你把一學妹的肚子搞大了,是嗎?」
她半天無語。
杜進還在那裡垂頭喪氣不動地方。
小恩早已習慣了他們的爭吵,並不理會,默默來到小卧室門前,掏出鑰匙把門打開,見崔璨正躺在床上,蒙頭呼呼大睡。
「當然,我會負責。」杜進小聲說。

03

接著是杜進母親的聲音:「死丫頭,快開門,不然,我真的報警了!」
「幹什麼?要你的答覆啊,已經過三天了呀!」崔璨理直氣壯地說。
崔璨把那張化驗單從兜里掏出來,甩給他,說:「你自己看!」
「回家,我沒臉再回學校!」杜進氣急敗壞地說。
「五百萬?」杜夫人大驚,「哈,你這是要搶銀行啊!胃口太大了吧?」
「杜進你在哪裡呢?」崔璨的聲音里似乎帶著哭腔。
「當然,不過是在生下寶寶以後,因為我爸媽要我上大學,等我上了大學,就可以考慮結婚。」杜進仍是面無表情地說。
崔璨指指對面的座位,說:「阿姨您坐。」
「可是,姐……」小恩還想苦勸下去。
杜進清醒的第二天就約崔璨出去了一趟,他倆談了很久,回來后崔璨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話也不說,飯也不吃。
「杜進下午去學校了,到現在也沒回家。剛才我給他班主任打電話,班主任說他自動退學了,可是到現在也沒見人影,電話也打不通,我來看看他是不是來你家找崔璨了。」杜夫人焦慮不安地說。
孫老師嚴肅地發話了:「杜進,你的事校長已經過問了,看來問題比較嚴重,你老實跟我講,那件事到底有沒有?」
「你還好嗎?」她在對話框里敲下一行字,然後按了回車鍵。
「行啦行啦,我知道他不是個好男人,你姐我也不是什麼好女人,誰防誰誰坑誰還不一定呢!你就別擔心我啦小妹,有時間關心關心你那個杜哥哥去吧,他是個好男孩兒,你是個好女孩兒,你們倆是一對兒,我就不再瞎摻和了!走啦!」崔璨說著,拎起收拾好的行李箱便向外走。
「那些破書啊,你要是喜歡就送你好啦,以後我用不著啦,姐姐我要退學嘍!」www.hetubook.com.com崔璨收拾著她的衣服說。
「姐,你怎麼懷了寶寶還抽煙呢?這對你和寶寶都不好的!」小恩覺得眼前的表姐真是不可思議。
杜夫人驚得手機險些掉到地上,忙說:「孫老師,怎麼會呢?我的兒子我了解,他絕不會幹出那樣的荒唐事!一定是那個丫頭在胡言亂語呢!您放心,我這就回家,讓杜進去學校找您把事情說清楚!」
「啊?」小恩大驚失色,「那,孩子是誰的?」
崔璨沒想到他會答應得這麼痛快,歪頭看著他:「真的?你說的是真的?你真會娶我嗎?」
杜夫人見她不說話了,便從背包里取出一張銀行卡,遞到崔璨面前:「想清楚了嗎小丫頭,不如把胎兒做掉,阿姨給你一筆錢,你要願意上學就接著上,不願上呢就做點小生意去!」
「死丫頭,別做美夢啦!」杜夫人突然出現在窗口,衝著崔璨恨恨地說。原來她一直開著車跟在兒子身後呢。
「記著把化驗單拿回來。」舅媽在趕去上班之前又對小恩囑咐了一句。
她哭了,在黑暗而寂靜的午夜洶湧而無聲地哭了。所謂淡定,不過是一種在人前的硬撐,畢竟,她只是一個少女,有著一顆柔軟脆嫩的心的少女。
快中午的時候,小恩回來了。崔璨正在收拾東西,把床上弄得亂七八糟的,堆得都是衣服和首飾,一冊冊課本和參考書胡亂地散落在地上。
「你說什麼?」孫老師愕然。
「姐,我真的是為你好!你不能退學,不能當少女媽媽,那樣你會不幸福的!」小恩苦勸。
杜進終於騎著山地車去學校了。
「你以為學校里還會有人不知道嗎?你真夠不要臉的!拿這種事兒炒作,以為自己是大歌星啊!」杜進說。

04

「滾!」杜進小聲喝道,然後伸出手衝著汪亞倫的頭狠狠拍了一掌。
小恩心裏有些發堵,想想說:「她是和他有來往。」
「好吧,再加十萬,三十萬,總行了吧?」杜夫人讓步了。
她記得自己的身份證一直放在寫字檯的抽屜里,便跑去翻找,果然沒找到。
等了半天,並未等到小恩的回復。

05

「坐下,坐下。」舅媽說,「我問你點事。」
崔璨睡了會兒懶覺,起床吃了早餐,懶洋洋地坐在妝台前化妝。今天她要給自己化一個冰紫色系的貴婦妝。
杜夫人又要報警。小恩忽然靈機一動,說:「我姐會不會用我的身份證登記的房間?」
吃完飯,二人在附近找了一家中檔酒店,開了一個雙人間入住。
二十分鐘后,崔璨便現身了,手裡拎著只紅色的行李箱。
「哦,你在啊?」她慌忙說。
崔璨向他招招手:「你進來進來!」
「你就別問了,洛洛,幫個忙好不好?」小恩懇求說。
崔璨擘手就給了小恩一耳光,恨恨地說:「別在這裏裝好人!你又壞我的好事!」
「放心,爸媽那我都打過招呼啦,我媽沒意見,我爸說管不了我,隨我去。」崔璨說。
「到底什麼事啊?看你神神秘秘的?」洛洛好奇地問。
小恩對著電話簿上酒店類的聯繫電話挨個打電話給前台,詢問有沒有叫崔璨或杜進的人登記入住。可是打了一百多個電話,得到的回答竟都是「對不起,沒有。」
又聽到她母親的聲音:「小璨,快把門打開!」
然後,崔璨便去酒吧找羅子去了。
杜夫人揪著杜進的耳朵把他揪起來,逼著他去學校。
舅舅、舅媽又吵了起來。
「不是。」杜進低頭說。
「當然不會!我才不會那麼二,孩子我不會真生的!我只會把他變成小金人!你放心,過不了幾天,杜夫人肯定會來找我的,而且會拿著一張銀行卡!」崔璨胸有成竹地說,然後她從兜里掏出一盒555煙,取出一支,點上,猛吸一口,然後優雅地吐出一個裊裊的煙圈。
這些天,一直忙著崔璨的事,顧不上上網,也沒顧得上問候他一聲。其實,她一直很擔心他,不知道他怎樣了。
小恩接著說:「這樣就好辦了,本市的中檔酒店不過就那麼幾十家,我們可以對著電話簿挨個兒打電話詢問前台。」
「杜進,你給我起來!」杜夫人見兒子仍然躺在床上,一副無精打采、半死不活的衰樣子,就知道很可能真的出事了!
崔璨笑了:「你個小破孩兒,怎麼知道這麼多高深的道理,好像你經歷過似的。」
杜夫人衝到床邊,衝著熟睡中的兒子大聲喊叫:「杜進,杜進,媽媽來啦,你醒醒,醒醒!」
杜進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他瞪著崔璨的那張臉。她竟然化了個煙熏妝,塗著一圈黑色的眼影,眼睛黑暗而空洞,像是通向腐敗地獄的隧道。她真讓他頭疼。
天哪,他居然在線,隱身中。
「沒有啊阿姨,杜進怎麼了?」小恩心裏一驚,忙說。
「用不著找校長,我退學!」杜進突然果斷地說。
「和他商量幹嗎?」崔璨把蘋果核扔到垃圾筒里,拍拍手說,「實話告訴你吧,這個孩子不是他的,和他半毛錢關係也沒有!」
崔璨向床上甩了甩頭:「你兒子睡覺呢!」
小恩忽然間滿眼淚水。
小恩也說:「阿姨,您先別報警,事情鬧大了對誰都不好。您放心,我會找到他們的,你們仔細看看照片,他們肯定是在本市的一家中檔酒店裡。」
「真是個借錢狂,好吧好吧。」小恩無奈地說。
杜進出了學校大門,騎上自行車飛速狂奔。從城南一直飛騎到城北,再從城北騎到城西,直到車子猛撞到一株大樹上,連人帶車摔倒在地。自行車輪撞扁了,他爬起來接著一路狂奔,像電影里的阿甘那樣狂奔,狂奔,狂奔,一直到筋疲力盡,再也跑不動,他才停下來,呼哧呼哧喘氣。
「不行,這個數!」崔璨向杜夫人伸出一隻手。
「你威脅我?」杜進瞪著崔璨,說,「我最煩別人威脅!」
杜進在家裡躺了三天三夜,和他母親說自己頭疼。杜夫人以為是他上次被打留下的後遺症,要帶他去看醫生。杜進堅決不去,不吃不喝地就在床上躺著,也不去上學。
杜夫人忙說,杜進頭疼,正要給老師打電話請假呢。
「還不是因為你嗎?」崔璨紅著眼圈說,「我爸嫌我出了事丟人,又不同意我退學,一生氣就把我罵出來啦,說是從此和我斷絕父女關係,再也不管我啦,我可怎麼辦呢?」說著,眼淚潸然而下。
可是,可是,彩雲易散琉璃脆,世間好物不長久。
「小恩,你姐的事你清楚吧?」
「哦。我還是覺得很對不起你,我姐做得太過分了,我做得也不夠好。」她說。
崔璨愣住,小恩對她這麼強硬還是第一次。
這邊廂,小恩獃獃地盯著手機看他的簡訊。她實在不知道該和他說什麼。
杜進低頭不語。
舅媽急了:「胡說什麼啊你?小璨都十八歲了,該談婚論嫁啦,攀上個富二代那是她的本事,怎麼不要臉啦!你要臉,當了一輩子屌絲男,翻不了身,你想讓女兒跟你一樣啊?」
小恩的心裏轟隆一下,心裏越發地堵了,有點犯噁心。她扶著牆壁,做了個深呼吸,穩了一下心神,然後拿著化驗單走向表姐。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