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作者:晴朗海月
原諒我,當初不懂愛你:我是巨蟹座女孩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02

「兒子,你說吧。」
「哦,這樣啊。」
小恩閉上眼睛,一陣銀杏的甜香沁入心脾。她把眼睛睜開,把目光投向小區門口。小區的大門還沒有拆除,依舊破敗而親切,像一位歷經滄桑的老人,執拗地立在那裡。她閉上眼睛,彷彿看到了一場電影——
一晴抬頭看了看小恩,仍舊嗚嗚地哭個不休。
小恩扶著樓梯一點點挪動著雙腿下樓。軍訓運動量超大,女生們都累得要暈菜。小恩的腿部有輕度拉傷,一走路就扯著疼。
她睜開眼睛,薄薄的一層淚水在眼眸上流轉……銀杏樹葉碧油油金閃閃模糊一片,像是西方印象派的水彩畫。很美,只是有些晃眼,心裏有恍惚的蕩漾的傷感……
「我為什麼一定要接她的電話?她又不是我媽,又不是我女朋友!」
杜進扶住她胳膊說:「走吧走吧。」
坐了一會兒,方一晴回來,杜進便站起身來告辭走了。
他倆下了船,向著蘇州街的方向走去。
「噢,那你可得看緊點兒哈,現如今高富帥可是緊俏貨啊,可別讓哪個猛女給搶走了啊!」方一晴好心提醒說。
「好啦好啦,謝謝你的提醒,一起去圖書館看書去吧,別老說這些無聊的事了。」
小恩應聲出來,見杜進拎著個大大的購物袋。
「杜進,我們能不能商量一下,你知道,這麼多年來,也是媽媽在辛辛苦苦地撐著杜氏,公司也有我的一大部分,而且你現在還是學生,還不懂得經營,就把公司先交給媽媽打理好不好……」
又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天空呈現清澈透明的水晶藍,大朵大朵潔白的雲團在空中優哉游哉地飄浮著,像是一群懶散而自由的流浪歌手,又像是天堂里奇形怪狀的動物。藍天白雲映在鏡子般的湖面上,美麗如同流動的畫卷,在秋日明朗的陽光下波光瀲灧、自在悠閑。
「嗯,小恩,和你在一起我變得單純,就像又回到了十六歲。」他說。
「哦,那真不錯。你表姐是應該嫁個有錢人,她那麼現實,這回算是遂了願。不過,幸福不幸福的,難說。很多幸福都是表面,就是個傳說罷了。很多人覺得我幸福,開名車住豪宅,算是一個高富帥,可我幸福嗎?」他搖頭,苦澀地笑,「我真不知道幸福長什麼樣,它在哪裡呢?」
小恩望著他,不知說什麼好。
「為什麼啊?」
「是嗎?」小恩說,「真羡慕你們!」
「我還湊合,貌似不錯吧。呵呵。你呢,都準備好了嗎?什麼時候來北大報到?我去北京站接你。」
方一晴的態度真讓小恩覺得不可思議:「一晴,你這是何苦呢?」
杜進笑:「是啊,你就像是個透明人,清澈、純凈、美好,像這湖水。」
「還行,不過沒有三中門口賣的好吃。」她說。
小恩覺得地鐵像是一條悠長光滑的魚,在城市的地下呼嘯著蜿蜒穿行,很神奇很有氣勢。地鐵里的人多得出乎她意料,簡直難以想象。人挨人人擠人的,像是在貼肉餅。有的踩在別人腳上,有的一隻腳懸空待著,矮個子的臉貼著高個子的後背,要麼是一般高的兩個人臉對臉緊挨著,其中的一個一呼吸,對面的那個就能聞出對方早上吃的什麼東西。人流形成一個個旋渦,一陣一陣如潮水般涌動。沉悶的空氣里是人體和衣物、行李的混雜難聞的氣息。小恩和杜進面對面貼在一起,杜進一隻手拽著地鐵頂部的拉環,一隻手臂環抱住小恩的肩頭,生怕別人衝撞到她。小恩一隻手緊緊握住地鐵扶手,另一隻手輕輕扶住杜進的手臂。
「可人是會變的呀!書上說,男人是喜新厭舊的動物。」小恩說,發現一晴又要哭,不忍心,忙打住說:「好吧,就先相信他,給他一次機會,沒準兒過幾天他就會來找你的。」
杜進見狀忙迎上前去,拍著自己腦袋說:「哎呀,我把你們軍訓的事給忘了,該死該死!快上樓休息去吧,來,我扶你上去。」
「哎呀什麼青梅竹馬?越說越不靠譜,真的就是鄰家哥哥!」小恩說。
小恩指指床邊的椅子,對杜進說:「坐吧。」
方一晴甩甩長發,說:「哎,小恩,把嘴閉上,別跟條鯰魚似的。說說你和阿杜怎麼樣了,有實質性進展了沒有?」
「哈!這還不是最擠的呢!上下班高峰那才真叫擠,會生生把人擠成相片,還是S型相片!都說在北京上下班擠地鐵那得會武功!」杜進貼在她耳邊小聲說。
「算了吧,中學時代結束了,不能再當書獃子,你得接觸社會,增長實踐知識。」杜進說,「這樣吧,吃完飯,我開車帶你兜兜風,看看北京的夜景,怎麼樣?」
兩年,不過是兩次銀杏樹葉變黃的時間,卻感覺是滄海桑田。小恩和杜進的家裡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光華里小區終於拆遷,她和舅舅、舅媽搬到了城西新建的一個高層社區。崔璨結婚了,嫁給了一個經營夜總會的有錢的老闆。杜進的父親去世了,在與夫人的一次爭吵中突發心肌梗死,搶救無效死亡。
這理論讓小恩聽得目瞪口呆。
婷婷掛了電話,不一會兒,人就殺了過來。
那日的天空的確是超常的藍,純凈的藍玻璃一般,開車的時候就動起來,感覺天空像海水那樣在流淌,讓人心情如同沐浴過了一般清新起來。以後,小恩經常會想起那日的藍空,似乎再也沒有過了,就連APEC期間的藍天也無法和那日的藍天相媲美。
北京站。小恩拎著行李隨著人流緩緩出站。潮水一般涌動的人群,烏泱泱一片,像是擠成團的正在大搬家的螞蟻。怎麼會有這麼多的人呢?她想。
「嘿,我的血淚經驗你還不當回事兒是吧!不當回事兒算了,到時候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哼!」方一晴拉下小臉說。
小恩的臉更紅了,說:「什麼老相好啊,就是我哥,鄰家哥哥。」
「會的、會的,他會來找你的。」小恩拍著一晴肩膀安慰她說。
「哦,方便嗎?」
杜進說:「對不起,婷婷,我十一真的有事兒去不了外地,你自己去吧。」
過了五站地,他們倆下了地鐵,上到路面。杜進提議去頤和園玩兒,小恩點頭同意。杜進便站在路邊伸手攔計程車。
星期六上午,小恩接到杜進的電話,說他在宿舍樓下等她,要帶她去玩。
「我真是個暖男嗎?」杜進坐起來,靠近她,看著她的眼睛,輕輕將她擁進懷裡,說,「小恩,讓我這個暖男暖你一生,好不好?」
「小恩,你說,我該怎麼辦呢?」一晴眼淚汪汪地看著小恩。
「不是。」
「哪裡俗?我可沒看出來!」和*圖*書他說。

07

小恩被逗笑了,說:「好的,不客氣,可我哪兒敢把你當奴隸呀?聽說男人都是從奴隸到將軍的。」
方一晴接著說:「現代社會就是個競爭的社會,我們從幼兒園到小學到中學到大學,不就是這麼一路競爭鬥智斗勇斗過來的嗎?現代愛情也是如此,沒有一對一的鴛鴦戲水,只有一對N的PK。」
「好的,那你陪她吧。有時間再聯絡。」
小恩臉紅了,說:「別亂講,不是男朋友,就是我哥。」
半年後,小恩收到了杜進的一條簡訊:「小恩,你還好嗎?我考取了北京JM大學。本來想回去看你,可我媽非要帶我去歐洲旅行。你過得怎麼樣,有什麼需要儘管和我說!」
小恩倏地臉色緋紅,說:「沒有沒有,你想哪兒去了!就是……KISS了一下。」
一晴擦著眼淚,小聲抽泣著說:「小恩,我可能要失戀了。」
「真是奇談怪論,又不是拍電影,談個戀愛要那麼刺|激幹嗎呢?快走吧,去晚了圖書館沒地兒了。」小恩說。
杜進說:「五點起吧,你把鬧鈴定上,我五點半到學校北門口接你。」
小恩聽得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兒,覺得方一晴簡直就是一個愛情戰略家。
小恩激靈一下,看了他一眼,他在對著她笑。他的笑真是迷人極了,像是盛夏午後明亮的陽光。小恩也衝著他莞爾一笑。他受了鼓勵,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杜進將一張百元鈔票放在咖啡桌上,說一聲:「我還有事,先走了。」說完,便向門口走去。
他們倆上了車。他把車開得很慢。路上車輛很多,走走停停。
接下來的幾天,小恩就陪著方一晴。兩個人一起去逛了動物園服裝批發市場,又逛了天壇和國子監。方一晴的情緒慢慢平靜了下來,她一直盼望著她的男朋友阿旭來找她,但是卻大失所望。
「當然,你是個暖男啊!」小恩笑著說。
「先別走,媽還有事和你商量。」杜夫人說。
方一晴打量了一下杜進,起身說:「坐吧,我正準備出去買東西。」說完,便背了個小包知趣地出去了。
「可不是嗎,氣味都不一樣,你們這兒一進門,是一股香水味兒,男生宿舍一進門,是一股臭襪子味兒。」
「是,我明白她也很難,可有些事不是說過去就能過去的,她和一個姓林的男人在一起,他不是個好東西,可她卻執迷不悟。算了,不說這些狗血的事!」他搖搖頭,「說說你吧,小恩,這兩年你還好吧,你舅媽和你表姐欺負你沒有?」
「媽,您想到哪兒去了!小恩是個孤女,她舅媽對她不好,她都快沒錢上學啦,她功課好人品又好,您就發發善心資助她一下怎麼啦?」杜進懇切地說。
「行,兒子,我答應你,但你必須儘快動身去北京,而且去北京之前別再和那姐倆見面!」杜夫人考慮了一下說。
杜進皺起眉頭,不悅地說:「我不住他的房子,要去也去住校!」

04

「為什麼不能陪我去麗江玩兒,我機票都訂好了,能告訴我什麼事嗎?」婷婷一百個不甘心地說。
「小恩。」他向前緊走幾步,來到她面前。
他拉住她的手,輕輕地用力,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抱里:「小恩,你長大了!」
「小恩,靠近我扶住我。」杜進收收胳膊將她攬緊,關切地說,「是不是擠得難受?還受得了嗎?」
「噢,是嗎?」
小恩的宿舍里共有四個女生,小恩睡上鋪,下鋪是個叫方一晴的江蘇女孩。身材小巧玲瓏,臉龐甜美嬌俏,聲音清脆悅耳,說起話來語速很快,蹦豆兒似的。她沖小恩甜甜地一笑,兩個人就聊了起來,聊得很投機。小恩心情很好。
小恩心中一陣狂喜。她回復他說:「祝賀你啊杜進,我挺好的,期末又考了第一名,得到了三千元獎學金,另外每月還可以得到一千元的資助金,聽說是一個姓林的企業家資助的。我現在不缺錢了,什麼也不缺,你放心吧!」
「可我對你有感覺啊,你對我的感覺也是可以培養的嘛!你不給我機會,怎麼知道你會對我沒感覺?」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再怎麼說她也是你的一個朋友吧,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人家呢?」
「呵呵,可是這些在我眼裡都不是缺點啊,那是你的優點,小可愛之處。」杜進笑著說。
他又笑起來:「好吧,小恩,你真有意思。和你在一起,我真的好開心,我有好久都沒這麼笑過了。」
等紅燈的時候,手機又在振響,是杜夫人的來電。他皺著眉頭接聽:「杜進,你在哪裡呢?怎麼還不回家?」
「哈,是嗎?好事啊,你多年的美夢終於要成真啦!恭喜!還徵求我的意見幹嗎?嫁他去啊!不過,別想把公司帶走,那是杜家的公司,爸爸已經把公司法人和總經理都改成了我,看來爸爸對你的防備是對的!」杜進說。
她從他懷抱里掙出來,用手抹了一下眼睛,讓自己瞬間恢復平靜:「杜進,我們走吧。」
「是你大學里的同學?」婷婷追根究底地問著。
他把身體向後仰躺下去,讓陽光充分沐浴在臉上,含進眼睛里,望著天空,感嘆說:「啊,藍天,白雲,金色的陽光;遊船,湖水,心愛的姑娘。可真美啊,像是在夢裡。」
杜進站住,說:「那好吧,你自己進去,好好休息,下個雙休日我再來看你。」
「要去北京也行,你答應我一件事!」杜進說。
「我真的挺俗的,缺點一大堆呢,比如我也愛睡懶覺,害怕考試,會莫名其妙地傷感鬧情緒,我還很木訥,沒有情趣,不懂得怎麼和男生相處,還有……好多好多缺點,有時候我很自卑呢!」小恩說。
小恩笑。
「杜進,你這兩年過得好嗎?我怎麼感覺你不太好似的。」小恩認真看著他的眼睛說。他的眼睛里有憂傷,她感覺得到。
「你去幹什麼了?為什麼不接婷婷的電話?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杜進剛一進家門,杜夫人就一連串地質問。
「唉,一言難盡,我和我媽相處得……一直不太好。我爸的死和她有關。我總覺得是她害死了我爸。」杜進的臉上有了陰影。
看完升旗,他倆隨著人流在天安門廣場逛了逛,然後又去逛故宮和國家博物館。
「好吧小恩,我聽你的。可是,我不相信他會真的變心,以前他對我那麼好,他說過會對我好一輩子的呀!」一晴傷感地說。

06

「你有什麼和-圖-書事,連婷婷的電話也不接?她很生氣,你知不知道?」杜夫人一臉怒氣。
「是你媽喊你回家吃飯吧,怎麼不接呢?」小恩說。
她把具體時間告訴了他。
小恩說:「好啊。看升旗要起很早吧,要幾點呢?」
「我想通了,現代愛情就是要競爭的,好男人是稀有動物,好男人的身邊總是要有N個女人追著的,誰堅持到最後誰就會勝利!」方一晴說,「我決定再也不為阿旭哭了,我要微笑著和情敵鬥爭,鬥智斗勇斗美斗堅定。」
晚上,小恩給杜進發了個簡訊:「明後天我有事,就不陪你去玩了。」
杜進回復說:「什麼事,能告訴我嗎?」
「怎麼沒關係啊?當然有關係了!我喜歡了你兩年!Do you know?」婷婷漲紅了臉,口氣有點咄咄逼人。
「嗯。」小恩點頭說,「我已經打電話給原來的中學老師,讓她轉告那位好心人別再資助我了,我已經有能力自己賺錢,讓他把錢用來資助別的孩子。」
方一晴說:「我才不信,不是親哥吧?瞧他看你那眼神,一看就是boyfriend!小恩你真行,這麼快就有男朋友了,是老相好吧?」
林婷婷是林英凡的外甥女,比杜進大三歲,畢業於英國愛丁堡大學,于兩年前回國,在林英凡的房地產公司做總經理助理。她慣常穿一身香奈兒OL職業裝,留時尚短髮,戴長款的鑽石耳環,開一輛紅色凱迪拉克,十足的職場御姐風範。
「真的那麼快樂嗎,和我在一起?」小恩歪頭看著他說。
「嗯,那就好,接著努力吧小恩,兩年後你考上北大沒問題,那時候我們就可以在一起了!」他又發來簡訊說。
吃完飯,他送她回到女生宿舍樓下,囑咐她回去后好好休息,然後獨自開車回去。
「可是我已經明確和你說過了呀,我對你沒有那種感覺,我們只是朋友。」
「算了吧,你可別去招她。」杜進說,「老說她幹嗎,說說你吧,這段時間還適應吧?和室友、同學處得都還好吧?」
「包子好吃嗎?」他笑著問她。
「我不要!」她跑開了,在離他大概十米遠的地方停住,說:「你要是非給我卡,我就自己坐公交車回學校去。」
「好好好,您別說了行嗎?」他不耐煩地打斷杜夫人,擺擺手說,「她千好萬好可她不是我的菜,我吃了會得胃病,所以您別在這兒亂點菜了行嗎?我累了,休息去了!」
小恩對方一晴說:「不好意思,我哥來了。」
「啊?那你,你就回來了呀?」
「哎呀,我說你煩不煩啊?這事和你有關係嗎?」杜進不耐煩地說。
「知道為什麼嗎?小恩。」他一邊開車一邊說。
「謝謝你,杜進。」小恩有點感動了,「要不,你進來坐會兒吧,現在就我和方一晴在,別人都出去了。」
「哼,那是你的愛情太順利了,太順利的愛情是乏味的,不夠刺|激!愛情只有加入競爭因素才好玩、才high!」方一晴也笑著說。
紅旗高高地升起來了,小恩仰著頭,七彩的霞光灑在她的頭髮上、臉上、睫毛上,她的眸子閃閃爍爍煥發著彩色的光芒,一張笑臉燦爛得如同盛開的向日葵。杜進情不自禁的吻了一下。
「我有事,我有自己的事,不行嗎?」杜進不耐煩地說。
「鄰家妹妹?你們,你們已經確定戀愛關係了嗎?」
「嗯,喜歡。」小恩點頭說,「這裏真美,尤其是這湖水,讓人一見心就舒展開了,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變得很清澈,像是變成透明人!」
「你笑得好看死了,真想親你!」杜進在她耳邊用更小的聲音說。
杜進停下來,說:「好,你上樓,我這就回去,晚上好好休息,明天上午我來接你去八達嶺。」
他說:「北京是個堵城,還是個霧霾之都,你得習慣。不過,今天的天氣很好,天空好像從來沒有這麼藍過。」
她說自己找阿旭的那個新女友阿曼談過了,對方表示不想放棄,要與她公平競爭。阿旭雖然當面向她表示不會與阿曼有更深的交往,但她明白阿旭是個性格搖擺的人,一定會背著她與阿曼再度交往的。
「不過,我感覺到了,和你在一起我是快樂的。以後可以經常和你在一起了,所以我離傳說中的幸福不遠了!」杜進笑著說。
還沒等到下個雙休日,而是第二天的上午,杜進便又來了,這次直接來到了小恩的宿舍門口,在外面高聲喊她:「小恩,小恩。」
「好吧!」杜進說,他在心裏嘆息一聲,「小恩,再見。」
「那就好,小恩,以後有什麼事需要幫忙一定要和我說,我不在就打電話給我,千萬別客氣,最好把我當奴隸!」他真誠而幽默地說。
「我可沒有那麼美好。我其實……挺俗的。」她說。
小恩說:「是有點累。」
小恩笑笑,向他揮揮手,轉身上樓去了。杜進看著她的身影消失,這才轉身返回。
「是以前認識的一個鄰家妹妹。」
杜進坐下,打量了一下宿舍的環境,說:「你們宿舍真不錯,乾淨整潔,比我們那兒的男生宿舍強多了!」
小恩說:「不用不用。」
「我媽不讓啊!算了算了,總是我媽我媽的,搞得自己跟個沒斷奶的孩子似的,小恩你可別誤會,我沒有戀母情結啊!她就是太強勢,管得我太嚴了!」杜進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03

杜進買下那隻水晶手串,把它戴到小恩的手腕上。小恩的手纖長白晰,配上那晶瑩剔透的水晶珠串,分外地潔凈美好。杜進覺得這隻手簡直在閃閃發光,他把它握在自己的胸前,久久不肯放開。
小恩點頭說:「好的,我陪你。」
杜進看著她,目光既驚詫又充滿欽佩,還有滿滿的憐愛:「小恩,你太獨立太要強啦!我叫你小強妹得啦!可是你知道嗎,完全靠自己賺錢上大學是很辛苦的,尤其在北京這樣消費水平巨高的城市,你會累垮的!不行,你必須接受我的資助,如果你把我當哥哥的話,你就拿著!」杜進執意要把那張信用卡塞到她背包里。
「那我送你回去,今天晚上早點睡,明天早上一起到天安門看升旗去,然後再去逛故宮,怎麼樣?」
「啊,還是青梅竹馬呢?那感情可就更瓷實了!」方一晴說。
她想在校園裡隨便找個小餐廳吃點便飯,但他非要帶她去學校外面吃全聚德烤鴨。
「哈哈,是吧。」他很開心地看著她,說,「記得一中門口也有一家包子鋪,也挺好吃的,現在想起來還流口水呢!」
「公司一直是我爸在撐著好不好,是我爸打下的江山hetubook.com•com,難道你要把它拱手送給姓林的不成?我不答應!我現在雖然還是學生,可我學的就是企業管理,正好可以學以致用,我有能力管理好公司,你放心吧!要嫁你凈身出戶嫁給他好了,看看他是圖你這個人,還是圖你的錢!」杜進說完,轉身走向自己房間。
「你不是去天津找你男朋友了嗎?怎麼回來了啊?出什麼事了嗎?」小恩坐到她身邊,關切地問。
「我們是好朋友嘛!你的事我當然要管了!快說嘛,是不是大學里的同學?」
「方便,你進來吧。」小恩說。
北大到了。校園真美,比她想象中的美得多,既有皇家園林的宏偉氣度,又有江南山水的秀麗特色。他陪她去辦入學的各種手續,然後將她送到女生宿舍,放下行李,又帶她去吃飯。
天安門和故宮是小恩最想去的地方,那是她小時候的夢想。
「對不起,我真的已經有了自己的心動女生。」杜進一邊站起來,一邊說,「我只能對你說一句,抱歉,可惜不是你!」
小恩笑:「你不住宿舍吧?」
「一次機會怎麼夠用?有個詞叫日久生情嘛!Failure is the mother of success.我們應該多些機會在一起啊!」婷婷堅持不懈地說。
「下個雙休日帶你去坐地鐵吧,然後逛頤和園,或者去你想去的任何一個景點。」他說。
「在他宿舍里,我撞見他正在和一個女生擁抱。」
杜進對方一晴點點頭。

05

她的心狂跳了數下,接聽:「小恩,小恩。」他的聲音沒變,好聽的男中音,聽起來驚喜而急切,「你還好吧?考上北大了是吧?我聽一哥們兒說了。不好意思啊小恩,我的手機換了新的,號碼也換了,那箇舊手機一直關著扔在一邊,剛才打開才看到有你的未接來電。唉,這兩年發生了太多的事,一直就在忙於應付,也怕你學習太緊張會影響到你,就一直沒和你聯繫……」
他看了她的簡訊想笑,回復說:「好吧,你照顧好自己。十一我帶你去玩。」
「杜進,杜進……」杜夫人在他身後不甘心地喊著。
「呵呵。」小恩笑,「搶走就搶走唄,能搶走的東西註定不是你的,是你的別人搶也搶不走!」
清香,如飲瓊漿,又有薄荷的清涼氣息,以及紅酒般的芳醇迷醉。
「時間還長呢,不急。你要有事就不要過來,雙休日我想在圖書館看書。」小恩說。
「什麼叫還行吧?到底有沒有啊?」
「我來給你送點東西。」杜進說,一面把購物袋遞給她,「裏面有些小吃,軍訓之前或是休息的時候吃一點會防止過度疲勞。還有跌打損傷的葯,如果受了傷就用些葯,別硬挺著。」
他笑:「呵呵,小恩,你真有意思。以後有你坐地鐵的時候,下次我陪你去。今天帶這麼多行李,就不去擠地鐵了,坐車吧。」
小恩回復:「舍友方一晴和男朋友鬧矛盾了,心情不好,要我陪陪她。」
杜進開著車在馬路上行駛。夜晚街上的車比白天少些,但仍是排成長龍陣,川流不息。車燈璀璨連成一片,如同浮在地面的銀河,是非常夢幻美好的景緻。
「沒有,我當時就很生氣,衝過去打了他一個耳光,他讓那個女生先走了,然後跟我解釋說是那個女生追他的,他一時沒控制住就抱了她一下。我當時氣壞了,就和他吵了起來,然後就賭氣坐車回來了。」
傍晚,杜進開車把小恩送回學校。小恩在校門口下了車,和他揮手說再見。杜進把車停好,在後面追上來,一直把她送到女生宿舍樓門口。
杜進實在無計可施,只好把卡收起來,向她招招手,說:「好吧好吧,我拗不過你,你回來吧!」
杜進說:「什麼事?」
一晴這才不哭了,坐起來。小恩為她遞上紙巾。
「怎麼了呀?」小恩問。
「當你孤單你會想起誰……」一陣微微憂傷的歌聲陡然響起,這是她的手機來電提示音。她從背包里取出手機,看了看機屏,怔住,手機上竟顯示著「杜進」。
小恩說:「是嗎?」她打開已經包裝好的綉品仔細看,然後說:「哎呀,還真是挺像的。」
「我想好了,等過一段時間適應了大學生活,課餘我就去打一份工,自己賺錢供自己讀書,那樣會感覺很好的,還會鍛煉自己的能力!」小恩說。

08

「那好。」
「你能不能對婷婷熱情點啊?婷婷有什麼不好嗎?她又漂亮又乖巧,你林叔叔又寵愛她,雖說只是他的外甥女,可一直是當女兒養著的,將來林家的家產還不都是她的!你和她結婚,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出了頤和園,已經是下午四點,他們倆在附近找了家飯店吃東西。飯店裡人滿為患,好半天飯菜才上齊。
「你不認識。」
小恩說:「要不咱們坐公交車去吧,打車多費錢啊!」
「一個朋友?我認識嗎?」婷婷說。
小恩說:「還……還行吧。」
「怎麼了,是哪方面不好?」
星期六,方一晴真的乘坐高鐵去了天津找阿旭,第二天下午回來,便把戰績向小恩彙報。
「行行行,你願意住校就住校吧,咱快點動身去學校報到好不好?」
一晴還是哭。
小恩又笑:「我可沒那麼想,阿姨挺好的,你應該聽她的話。要不哪天我買點東西去你家看看她吧。」
小恩思忖片刻說:「一晴,你先冷靜一下,這事先放一放吧。我覺得如果他真的在乎你,會來找你向你道歉的。如果真的變了心,你就忘了他吧。」
小恩笑笑說:「還行,還能喘氣。」
這個星期,小恩他們一屆新生一直在軍訓中。軍訓要持續進行一個月。
她的淚水突然地要湧出,就像在地下埋藏了很久很久的一股泉水,一下子找到了出口,要噴涌而出。但,她不想讓自己在別人面前哭泣,尤其是在他面前。
「別這麼想啊杜進,都是過去的事情了。阿姨她也不容易。」小恩說。
杜進也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拎起她的行李說:「走,我送你去學校。」
「無聊嗎?談愛情無聊嗎?多有趣啊!多high啊!」方一晴一邊收拾書本一邊說。
「我想去坐地鐵,沒有坐過,想去體驗一次。」她站在車前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他和她就在人群里接了第一個吻。
小恩輕輕拍拍她的後背說:「別哭了一晴,和我說說怎麼回事,好嗎?」
第二天,杜進便隨母親乘坐動車去了北京。
十一很快就到了。杜進帶小恩先去乘坐4號線和*圖*書地鐵。
「哈哈,當然,你就是我的凈化器!沒有你,我會感覺自己蓬頭垢面,像個乞丐似的。」杜進也開玩笑的說。
杜進逗她說:「那我們倆也對唱情歌吧。」
她覺得自己險些幸福得要暈倒,要化掉。他也是同樣要醉倒的感覺。
小恩深呼吸了一下,聲音淡淡地說:「嗯,我明白,沒關係,你怎麼樣,還好嗎?」
杜進說完,便要回自己房間。
蘇州街有各種各樣南方風情的店鋪。小恩蠻喜歡,拉著杜進的手一個店鋪一個店鋪地逛。杜進想為她買點喜歡的東西。在一個綉品店,琳琅滿目的十字綉吸引了小恩,因為這些十字綉讓她陡然想起自己的母親。她看中了一幅圖案是一對少數民族青年男女在對唱情歌的綉品,杜進將它買下來送給小恩。小恩歡喜地接受了。
哈哈,杜進,你怎麼變成詩人了呢?書上說,愛情是可以讓一個大俗人變成詩人的。愛情?我愛上她了嗎?她愛我嗎?我們是在談戀愛嗎?他一邊開車一邊任思緒隨意地飄飛流淌……
方一晴正歪在床頭看時尚雜誌。
他的懷抱如此親和、如此溫存,就像那株銀杏樹,令人沉迷和陶醉。
「算是吧。」
「從杜氏公司里拿出一部分善款去資助小恩讀書,一直到她讀完大學,而且要以別家公司的名義來資助,否則她不會接受!」
這裡有很多首飾,各種各樣的手串、手鐲尤其多。小恩買了一隻紫檀木手串送給杜進。杜進把手串戴到手腕上,說:「以後會永遠戴著,直到化成骨灰。」
啊,這便是愛情的滋味嗎?甜蜜、浪漫、迷醉、眩暈,如果能一直一直這樣下去就好啦。可是,會嗎?美好的東西都是易碎的,幸福是泡沫,是幻覺,一覺醒來就會消失的吧?
「真的嗎,小恩?」一晴像個受傷的小女孩那樣看著小恩。
「兒子,你到底想怎麼樣啊,決定了沒有?這離高考滿打滿算還有六個月,不能再耽誤了!兒子,跟媽媽走吧,去北京,媽媽跟你一起去,你林叔叔已經把房子收拾好了,催過我好幾次了。」杜夫人對歪在床上的兒子苦苦勸說著。
他的樣子比以前竟是滄桑了許多。頭髮有些凌亂,有一縷稍長微卷,隨意地遮住右眼。一張臉仍舊帥得令人心動。但是笑容似乎和以前有所不同。米色的亞麻襯衫穿在身上十分好看。
杜進笑:「你真可愛,還想著替我省錢!哎,小恩,你是不是錢不夠花啊,在北京上學花銷很大的。」說著從衣兜里取出一張信用卡,遞到她面前:「這張卡你拿著,用錢就從上面取。」
杜進的眼睛看著前方迷離閃爍的夜色,感覺到微微的催眠般的眩暈,彷彿看到小恩甜美清新的笑臉在光暈中浮出,一晃一晃的,閃著斑斕而柔美的光芒,像是傳說中遠山的佛光。小恩,小恩,他在心裏輕輕地呼喊,你可知道,你是我的天堂,你的光芒可以將我內心的幽暗照亮。
「啊?」小恩吃驚地說,「為什麼啊,你不是說你們倆一直相處很好嗎?」
小恩的心狂跳起來,正要說什麼,船卻靠岸了,工作人員招呼他倆趕緊下船,因為有一長隊的遊客正在等待著。
「呵呵,我是個例外,甘願為你當一輩子的奴隸,做牛做馬萬死不辭!」杜進笑著說。
杜進笑笑說:「不想接,誰的電話也不想接,只想和你安安靜靜在一起,吃慶豐包子,說說話。」
來到宿舍門口,小恩說:「就到這兒吧。室友們都在床上躺著呢,男生去了會不好意思。」
五年前,她還是一個穿牛仔裙的小姑娘,背著書包走向門口,突然間一隻白毛小狗吠叫著從銀杏樹后躥出,向她撲來,嚇得她慌忙一閃,一個男孩子騎著山地車翼龍般地向她駛過來,將她撞倒在地。姿態輕盈,屁股生疼,藍色牛仔裙像一朵倒扣的喇叭花在濕漉漉的地面上盛開。他慌忙走過來,將她扶起……
直到小恩拿到了北大的錄取通知書,這才想著要給杜進打一個電話,可是他的手機仍在關機狀態。也許是他的手機號碼換了吧,也許是他已經忘記了我的存在。小恩想,在這個節奏飛快、信息爆炸的年代,兩年的時間足以使一個人大腦的內存更新升級多次。忘記一個人一點兒也不奇怪,合情合理。
「婷婷,請你給我留點隱私空間好不好?」杜進懇求說。
她向他微笑,伸出一隻手,輕聲說:「你好。」
「無聊,不如看書有趣!」小恩笑著說。
「嗯,都挺好的。」小恩點頭說,「軍訓累是累了點兒,可是很開心,教官們都很好,同學們也都挺好的,我們幾個室友相處得也不錯,已經很熟了。」
九月底,杜進接到了林婷婷的電話。婷婷約他十一去麗江玩兒,說是已經訂好了機票,請他一定要和她一起去。
「啊?我像是一輪小太陽,我有那麼強的光嗎?」他不自信地說。
小恩搖搖頭:「沒有,她們對我還好。我不用她們的錢,有個好心人一直在資助我。我們家的舊樓房拆遷了,搬到了新小區,房子比原來的大了兩倍,舅舅、舅媽很高興。表姐不怎麼回去,她嫁人了,嫁了個有錢的大老闆,好像很幸福。」
杜進也非要送小恩一款首飾,指著一隻翡翠手鐲問小恩喜不喜歡。那隻手鐲通體翠綠,閃著高貴瑩潔的光芒,沒有哪一個女孩子會不喜歡吧?小恩一看那七千元的標價,就搖頭說:「不太喜歡玉石的,太沉了。」然後指著一隻降價處理的水晶手串,說:「就這個吧,我喜歡水晶。」
吃完飯,杜進看著小恩問:「累了吧?」
「我給過你機會啊,不是陪你去歐洲玩過一次嗎?我們試著擁抱過,也接過吻,可我還是對你沒有那種感覺。這事總不能強迫吧?」杜進說。
小恩歪著頭想了想,說:「溫暖。你就像是一輪小太陽,每次靠近你的時候,我就會變得暖和起來。」
杜進的目光一直追隨著小恩,小恩的眼睛里也是一派水光瀲灧晴方好,她一直在對著湖面微笑。
林婷婷約杜進到學校附近的星巴克見面。
一晴眼淚汪汪地說:「本來是挺好的,可是我今天去學校找他,沒有提前告訴他,本來是想給他個驚喜,可他卻給了我一個驚嚇……」
她以為他會帶她去乘坐地鐵,可他卻是自己開車來的,開著一輛藍色的保時捷。
小恩咯咯咯笑起來。
她說:「我不愛吃烤鴨,我們去吃慶豐包子吧。」
啊,這便是愛情的滋味嗎?甜蜜、浪漫、迷醉、眩暈,如果能一直一直這樣下去就好啦。可是,會嗎?美好的東西都是易碎的,幸福是泡沫,是幻覺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覺醒來就會消失的吧?
「凈化?呵呵,做你的凈化器,我有那麼強的功能嗎?」小恩開玩笑說。
這是她的初吻。
「我要陪一個朋友在北京玩兒。」杜進說。

01

小恩又臉色緋紅,瞪他一眼,轉身走進另一家店鋪。
「啊?你連資助款都不要了?那你以後怎麼辦?」杜進吃驚地問。
他把目光投向小恩,說:「小恩,你知道嗎?每次在你身邊,我總有被凈化的感覺。」
杜進便和小恩一起進到她的宿舍。
杜進說:「嗯,大一的時候住過一陣子,後來我媽給我買了輛車,非讓我跑校,反正住處離學校也不遠,就不住校了。其實還是住在學校好,自由,和哥們兒在一起也開心。」
「你真聰明,是不太好。」杜進說,仍舊笑著,只是笑容不那麼明亮了。
「小恩,喜歡這裏嗎?」杜進攬住她的肩頭,輕聲問。
啊,我開始患得患失了嗎?網上說巨蟹女天生敏感,缺乏安全感,說得太准了!不過這樣也好吧,應該有失去的心理準備,這樣在失去的時候才不至於心痛到崩潰!
「啊,真有了啊?你們那個了嗎?」方一晴八卦地問。
她終於擺脫了人群的擁擠,扔下行李,站在離他半米遠的地方凝望他。
「那你再搬回去住校啊?」小恩說。
一晴抱住小恩懇求:「小恩,這幾天我心情不好,你陪陪我行嗎?」
小恩搖頭說:「不去了,今天我真的累了,以後吧。」
「他們在同一所學校,對阿曼來說,那是天時地利呀,再加上人和,那是勢必要完勝於我,可是只要他們不結婚就不算修成正果,我要堅持到底,哪怕三人行、四角戀也要忍耐到底。四年後大學畢業,會有新的命運重組,我會和阿旭到同一個城市工作,那個時候再一決勝負也不遲。」方一晴信心滿滿地說。
小恩吃一驚,忙上前問:「一晴,你怎麼啦?」
「別不好意思啦!有個男朋友還算什麼事兒嗎!告訴你,我也有個情哥哥,是我高中同學,我們已經秘密好了三年,說好上了大學就公開戀情的。只可惜,他考到天津一所大學去了,我們成了異地戀,不過,沒關係,我們會接著好下去的。」方一晴大大方方地說。
「好,我會努力的!」她笑著回復他。
終於擠到了門口,她一眼看到了站在出站口的他。他在對她微笑著招手。
她來到光華里小區的銀杏樹下。這裏的原住宅樓已經被拆成一片廢墟,只有這兩株銀杏樹依然如故地保持著淡定清雅的風姿。八月底,樹葉還是蔥鬱碧綠的,生機勃勃地沐浴在金燦燦的陽光中。抬頭望去,細細碎碎的陽光透過葉片的縫隙閃閃爍爍,仍是令人陶醉和迷失。
「我已經告訴過她了,我今天有事,不能陪她去玩,她還要不停地打電話,我有什麼辦法?」
「我不會放棄的!」婷婷在他身後大聲說。
十一假期結束的最後一天,方一晴對小恩說:「看來阿旭的確是變心了,可是我不甘心,我決定了,即使他是陳世美,我也要把他給爭取回來。下個星期六我再去找他。」
「在路上,一會兒就到。」他說,放下手機,繼續開車。好心情像驚飛的小鳥一樣忽地不見了。
她笑。
「好啦好啦,就到這兒吧,你回去吧。」小恩催促他說。
「啊?」小恩吃驚地看著她。
「是我和你林叔叔的事。」杜夫人說,「上個月,你林叔叔和他老婆正式離婚了,是為了我。今天上午,他已經和我談起我們的婚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徵求你的意見。」
看升旗的人里三層外三層,多得數不清。他和她擠在人流的旋渦里,他貼著她的後背,將她擁在自己的懷抱里,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她。
兩個女生有說有笑向圖書館走去。
狂歡的人群,悠閑的白雲,古雅的景觀,現代的浪漫。心似陽光下的一泓湖水,波光粼粼,蕩漾著滿滿的飄飄搖搖的小幸福。
「因為你來了。」
「你怎麼又來了啊?」小恩說。
一頓飯,他的手機響了三次,他只是看看機屏,都沒有接聽。
「那是誰?」
兩個人打車來到頤和園。手拉手遊了萬壽山,然後坐船賞昆明湖。雖然遊客摩肩接踵,但景色也的確美不勝收。兩個人都興緻盎然。
「是女的嗎?你……交女朋友了?」
「算是……有了吧。」
小恩倏地臉色緋紅,瞪了他一眼,扭過臉去看著地鐵門。
小恩倒了杯水遞給他,說:「是嗎?」
小恩給杜進發簡訊,要他這段時間別再來看她,更不要買東西給她,因為影響不太好,別人會以為她在談戀愛。
沒有人注意到他們。這是節日里一個歡樂的早晨,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幸福。
第二天早上,他和她一起來到天安門看升旗。
杜進扶著小恩一步步走回到五樓。
杜進說:「你可真會買,上面的那個男人鼻子和嘴巴像我,那個姑娘的眼睛和笑容很像你。」
小恩伸手推開他的卡,拒絕接收:「不,我不缺錢。真的,前兩年那位好心人一直在資助我,花不完,我就自己攢了一些錢,足夠用一陣子了。」
她其實是一個心思縝密、敏感多慮的女子,即使置身在幸福的海洋也會有隱隱的憂傷。
小恩說:「在愛情方面,我和你觀念不同,我信奉的是心中有者終須有,心中無者何必求。你一定覺得我老土是吧,好吧,我的確老土。」
然後他問:「哎,小恩,說說,我給你的感覺是怎樣的?」
「別別別,我可不需要牛馬,你還當我哥哥就行!」小恩說。
他開車載著她,在學校附近找到了一家慶豐包子鋪,要了兩盤包子和幾碟小菜。
「兒子,你是不是喜歡那個小恩啊?真要命,你跟她姐的事剛消停點兒,你可不能再去招惹妹妹呀!這要傳出去,在別人眼裡杜家公子都成什麼人了?」杜夫人滿臉焦慮地說。
方一晴笑著對小恩說:「他是你男朋友吧?可真帥啊!」
「知道自己老土就不能變現代點嗎?」方一晴說。
兩年後,小恩果然接到了北大的錄取通知書。
小恩來到宿舍門口,聽到裏面似乎傳來嗚嗚的哭聲。推門進去,見是方一晴正趴在床上大哭。
小恩是從舅媽的嘴裏知道這個消息的,知道的時候葬禮已經結束三天了。小恩給杜進打電話,打了多次,電話一直關機。小恩去他原來的家裡找過他,但是大門緊鎖,鄰居說杜夫人早已搬去了北京,杜氏公司總部也遷至京城。她又發了一條簡訊問候他,他沒有回復,此後他也沒有與小恩聯絡過。小恩因為忙於高考,也沒有再主動與他聯繫。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