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127小時

作者:艾倫.羅斯頓
127小時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14/他的卡車在我們這裡

14/他的卡車在我們這裡

「幾乎是立即更新,都是幾個小時內的最新交易,就看商家如何提交他們的交易批次。」

艾倫告知朋友要到猶他州偏遠地區健行,可能行走七十號州際公路,最後卻音訊全無,並未如預期在週二時回到工作崗位。失蹤時應為獨自一人,最後現身的時間是四月二十四日。目前推測可能會在猶他州或附近的停車場。
史堤夫想了一下,直覺地告訴艾卡隊長:「我相當確定他就在你的郡內。」
媽媽和我一樣,非常不善於等待,一直焦躁不安的她很快就放棄了守夜,並開始研究那張清單上相關的聯絡機構與方式。
公共安全局的一名飛行員泰瑞.馬瑟在早上十點四十五分接到搜救支援電話,艾卡隊長請他先在郡西北部、離馬蹄鐵峽谷飛行距離約一百一十公里的杭廷頓機場,順道載他手下的一名警官葛瑞格.方克登機,再一同前往峽谷進行搜救。
下午兩點五十分,泰瑞將直升機調頭,快速從馬蹄鐵峽谷往登山口方向飛行。他只剩下半個小時的油料,必須降落再起飛。他先將兩位警官放在登山口,之後再飛二十分鐘到峽谷地,在莫亞布補給油料。
我的卡車在馬蹄鐵峽谷被發現的消息,在早上九點三十七分傳到艾略特那裡。接下來的一個小時,他都在用手機傳達這個突破性的進展,對於那些在等待的親友們而言,這是個新希望的展開。瑞秋從亞斯本發電郵給我在咆哮山谷的朋友們。史堤夫在早上十點三十一分和傑森.哈樂戴進行聯絡後,在一個小時內就已協調好兩組我的朋友、搜救同事,還有阿布奎爾克和洛斯阿拉莫斯的登山好友,擬定了立即開車到馬蹄鐵峽谷的計畫。史堤夫打電話給艾卡隊長,通知已有一個來自阿布奎爾克山區救援聯盟的小隊準備好了。艾卡隊長向史堤夫保證,他很歡迎他們加入搜尋的行列。
鹽湖城土地管理局的賴瑞.薛克福特和媽媽通過電話後,就積極聯絡其他局裡的人,以確認是否有收到這份尋人通知。對媽媽來說,喬治雅和賴瑞的積極行動,是穿透絕望的兩道光芒,她已很厭煩聽到其他人說「這種事一直都有」、「他最後會出現在某https://m.hetubook.com.com個地方」的敷衍說法。她焦急等著艾卡隊長重回工作崗位,那樣她才可以和他討論關於搜索進度的事。艾默立郡的艾卡隊長也是在這過去二十四小時裡,最樂於伸出援手也幫助最多的人。
格林用無線電通知在停車場正準備要走進峽谷的同事們,他們確認卡車仍然在那裡,同時也核對了汽車牌照。格林打電話給艾卡隊長,「他的卡車確實是在我們這裡。」
週日一早,媽媽就分別打去土地管理局、警察局與公共安全局等單位備案,當她最後和里奇菲爾德公共安全局的調度員喬治雅聯絡上時,儘管聲音已經非常疲憊,仍然語帶感情地解釋,她這位失蹤的兒子雖然總是我行我素又沒什麼錢,但責任感還是有的,除非發生很重大的事,不然不至於無故曠職。
蘇在社團聽到媽媽的求救消息後就立刻趕過來,聽到媽媽的轉述後大家雖又哭成一團,但隨即很快就振作起來,準備接下來更重要的事。而當她們備妥傳真機以及搜集來的傳真號碼準備大量發送時,媽媽的手機響了。打來的人是峽谷地國家公園代理主任管理員史堤夫.史汪,他其實在這個小時才剛加入調查行列,也是第一次和媽媽通話,卻帶給了媽媽好消息。
「金額呢?」
艾卡隊長撥了通電話給峽谷地迷宮區入口處的漢斯弗雷管理站,詢問紅色豐田Tacoma卡車的相關事宜。管理員格林.薛里爾接了電話,立即認出車子的規格描述,因為那輛卡車打從週末開始就一直停放在馬蹄鐵峽谷。
國家搜救協會的指導方針,是協助事件指揮官評估失蹤目標的緊急狀況,以目標人數和目標年紀、健康情況、設備還有經驗,再加上天氣、地形以及該地區的救援紀錄為參考要素。
在國家公園管理局和艾默立郡警方協助指揮事件應變時,史汪和艾卡隊長則為了馬蹄鐵峽谷的搜救工作,正請求直升機、搜救犬、一支登山小隊、地面人員和騎警搜尋小隊的支援。史汪先指派兩位調查員調查我的相關資料。他們鍵入我的名字搜尋後,就可從我的個人網站中,看到那些登山計畫、峽谷探險旅行報告以及相關相片www.hetubook.com.com。他們推論我是個經驗豐富且喜愛戶外活動的人,但不一定熟悉馬蹄鐵峽谷附近地區,這成為了失蹤目標個人資料評估的要素之一。
席格斯孔洞有列在艾卡隊長的清單上,但他還沒有派任何人去,因為那裡過於偏遠,從城堡山谷開車要將近三個小時,他說:「那裡比較遠,我白天人手較多,會過去看看。還有什麼可以建議的嗎?」

艾卡隊長和韋恩郡的指揮官副警長道格協商,道格同意召集他郡上的搜救團體,包括一支馬隊,好加快地面的搜尋行動。雖然是艾卡隊長自己要求展開騎馬搜尋,但他開玩笑表示:「有直升機在空中,等到把馬拉到地面那裡時,我們說不定已經找到他了。不過還是把馬兒們帶出來吧,而且要有過夜的心理準備。」
「沒問題,我稍後回電給你。」
從我的相關資訊來看,在事件指揮指導方針裡,顯示為第二級緊急事件,這和第一級緊急事件,只有在救援速度和人數以及最初投入的設備有些許差異。然而,因為我有冬季獨攀四千公尺以上高山的豐富經驗,現在卻消失了將近一個星期之久,故史汪在緊急事件應變上增加了迫切性。
「羅斯頓太太,我們找到妳兒子的車了。」史汪用友善的聲調緩慢地說著,他這種說話方式是長時間和民眾互動而養成的習慣。
媽媽倒抽一口氣,興奮地對在場的人轉達這個消息,差一點就尖叫出來:「他們找到艾倫的卡車了!感謝上帝!」史汪把最新的狀況告訴媽媽之後,她和蘇、安開心擁抱著,並到後陽臺祈禱我能被搜尋到,這也是她們現在唯一能做的事。
早上九點,亞斯本的亞當警長帶著一張我作廢的支票前往聯邦銀行。請銀行經理批准他進入我的簽帳卡紀錄以查詢我的行蹤。當出納員進入我的帳戶時,一群人都盯著她的電腦螢幕。

「請問是哪位?」媽媽走下樓應門並大聲問著。原來是教會另一位朋友,蘇.道斯。蘇和她的丈夫凱斯是我在就讀高中時參與的HOPE青年計畫社團的聯合負責人,我常和他們處在一起,也擔任過他們的女兒潔米的鋼琴老師,一直到畢業上了大學,我們m.hetubook.com.com全家與蘇一家都很熟。
「謝謝你的協助。我們會派人到現場。」
「費用是二十二塊多美金。」當時我買了水、果汁、水果、糖果條和墨西哥捲作為存糧。

「看起來最後一筆交易是在二十五日,在莫亞布一家商場。」
「就這樣嗎?二十五日之後都沒有交易紀錄嗎?這個系統多久更新一次?」

史堤夫問:「你有請人去席格斯孔洞找嗎?」
你必須先相信,才能想像。
由於前往馬蹄鐵峽谷的登山口位置在剛過韋恩郡的郡界,搜尋可能超過艾卡隊長可搜尋的權限範圍。雖然我的車子是停在韋恩郡,如果我往北進入峽谷,我就置身於艾默立郡;如果我往南,我就是在韋恩郡。取得道格的許可後,艾卡隊長繼續擔任指揮官,展開一連串的應變指揮。他已經打電話給猶他州普賴斯公共安全局的調度員,請求直升機支援。
阿布奎爾克山區救援聯盟的領導人史堤夫.帕契特坐在家中的廚房,考慮接下來的搜索必須要做的事。史堤夫身兼聯盟電工,目前沒有工作(通常大約每六個月就會有四到六個星期是這種情況),因此他有時間可貢獻在搜尋計畫上。他撥了通電話給艾卡隊長,討論目前的搜尋情況。
在史汪的要求下,科羅拉多州的一家私人包機公司,在週四中午之前派遣了一架直升機前往馬蹄鐵峽谷。接著,國家公園管理局也另外徵用了一架飛機,用來協助搜尋任務。在任務目標裡,史汪宣布他的第二順位目標(第一為保證搜救人員的自身安全)就是——「找出艾倫的位置、接近他,並在二〇〇三年五月一日晚上八點之前將他運送出來」。
在丹佛的家中,媽媽和安正另外進行一項新的計畫。她們製作了一張協尋海報,準備以傳真方式發給格蘭莊遜地區的聯合衛理公會,請他們帶著傳單到鎮上的加油站,看看是否有人見過我。媽媽剪下我在國會峰上的自|拍照,把那張照片貼在一張影印紙上,並寫下我的體型特徵與卡車的相關資訊,最後還附上了亞斯本警方的電話。正當她和安在影印機旁印製複本時,門鈴響了。

艾倫.羅斯頓,二十七歲白種人,一百八十八公分,七十五公斤,棕眼棕髮。座車是一九九八年份褐紫紅色的豐田Tacoma,車頂有頂蓋和滑雪板架。https://m.hetubook•com•com

在這之前,亞當警長已得知我在二十四日時曾於葛蘭伍德溫泉加油,葛蘭伍德溫泉是位在咆哮溪和科羅拉多河交叉處的城市,在那裡從七十號州際公路往西或往東去都有可能。以目前最新獲得的資訊,亞當知道我到了莫亞布,並且在二十五日時離開,但仍舊不知道我到底去了什麼地方。


——《Kiss or Kill》作者馬克.推特
下午一點五十六分,泰瑞駕駛飛進東北方位的馬蹄鐵峽谷,朝著壁壘溪和格林河的匯流點接近。他在懸崖下穩穩地駕駛直升機長達三十公里遠,順著峽谷底彎曲的壁壘溪溪床前進。葛瑞格和米區除了要仔細觀察峽谷地上的腳印之外,還要留意直升機螺旋槳和岩壁之間僅剩的些微距離。

喬治雅根據媽媽所提供的資訊,用無線電發了一份全州性的尋人啟事:
當泰瑞將直升機拉起飛出峽谷時,米區終於在這一個小時的飛行裡第一次放鬆呼吸,並期待再次踏在陸地上。

「我三天前就看過那輛車子,而且它還停在那裡。」他告訴艾卡隊長。
但其實有一條從下聖拉斐爾路延伸的泥土路,可由艾默立郡的南部切過去,再進入峽谷地邊緣的一處三不管地帶。「或許在『強盜雞窩地區』裡。」艾卡隊長心想著。強盜雞窩地區裡有許多峽谷,大部分在土地管理局的管理範圍上,從下聖拉斐爾路延長的部分可以進入,盡頭在迷宮區的支線。艾卡隊長知道,這個迷宮區吸引相當多的人由艾默立郡穿到韋恩郡,他認為值得打個電話過去探詢。
泰瑞花了一個小時飛到峽谷下方,一直飛到抵達格林河為止。葛瑞格和米區沒有看到健行者的任何蹤跡,不過他們猜測如果我受傷了,可能無法向直升機打信號,畢竟有太多岩石、樹木和陰影處,讓他們無法查覺我所在的位置。
「二十四日,在城裡的克拉克超市花了美和*圖*書金約二十九塊。」當時我為了和布萊德去滑雪還有接下來的猶他假期,在二十三日傍晚買了雜貨,但超市直到午夜才處理交易。

即使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格林還是含蓄地說,「嗯,我想可能就是那輛車。」
每天到馬蹄鐵峽谷的遊客通常不到十人,週末時可能人會多一些,而幾乎每位遊客在半天之內就可進出那座峽谷。國家公園管理局每天都會派管理員在峽谷裡的大壁畫站哨,以監控遊客並保護有五千年歷史的岩石雕刻。管理員通常是每天第一個抵達也是最後一個離開登山口的人,他們習慣看到停車場沒有車子,或者頂多有一、兩輛車子和搭好的帳篷。當一輛車子整個星期都在停車場裡,他們當然會注意到。而且我的卡車很討人厭地擋住入口道路正對面的歡迎招牌,非常顯眼。
艾卡隊長問:「你們有人可以去查看一下牌照嗎?」

「這筆之前呢?」
泰瑞的飛機是第一個抵達馬蹄鐵峽谷的。米區.衛得烈警官帶泰瑞去看我的車,查看了一些車上的設備,他們和登山口的土地管理局以及國家公園管理局管理員快速討論之後,認為尋找一位經驗老到健行者最適當的地方,就是搜尋峽谷的北端接近格林河的交叉處,所以第二架直升機抵達時,會飛過峽谷的上半部,往登山口的南方去。
艾卡隊長派了米區.衛德烈警官開車到登山口,接著請調度員試著用無線電尋找韋恩郡的柯特.泰勒警長。泰勒警長要到下午才有班,還好副警長道格.布利斯一個小時內就回電了。
艾卡隊長重新思索搜查路線,「我們已經找了本郡的上半部。」艾卡隊長心想。「還有中部大部分的登山口。如果他在本郡內,可能會在南部。遊客到那下面去做什麼呢?那兒連路都沒有。」

黑暗中,媽媽在家中樓梯的地毯上呆坐了三個小時,這時的她,因為被過度的緊張與焦慮侵襲,身體縮成像胎兒般的姿勢,不然她應該還記得中學的我上下這樓梯時,總愛一次踩兩階,因此還挨了不少罵的蠢事。
「我們派人出去,也出動了越野車,但沒有任何發現。有兩位警官去『喬之谷』尋找,然而在那裡也沒有任何發現。我們會在天黑之前撒回全部的人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