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六

第二章

「禮貌?禮貌多少錢一斤?」侯勇不等母親開口便接上去說,「我瞧見這麼個家心裡就煩,還臭講究什麼禮貌!」又不等氣得咬牙的侯銳開口,伸手伸過母親臂彎裡的菜籃,剛看了一眼便說:「誰吃這個帶魚!跟您說過,雪韻他們家從來不吃這號無鱗魚!」
侯銳實在憋不住,終於爆發了。他把桌子一拍,臉上肌肉繃得緊緊的,命令似地說:「媽,您成他的什麼了?您就不該這麼寵著他,他憑什麼在這兒擺譜兒?——」
侯銳也便放小聲量說:「可他也是個大人了嘛!」
侯銳沒話說了,的的確確,好幾年了,他們留在北京的一家人,湊齊了一台電視機的錢。但無論是老頭子,還是侯銳夫婦,加是侯瑩,都不能從單位裡搞到一張電視機票,而侯勇上次出差回家,輕而易舉地就給弄到了一台十二時電視機,使這十六平方米的空間,每晚增添了許多的樂趣。小廚房也是侯勇連找磚帶託人,幾天之內給蓋起來的;母親還和圖書忘了提及煤氣罐,那也是侯勇出差期間給弄的;而侯銳,這類的事他不是不想辦,卻一件也辦不成——在這樣一種情況下,怎能不承認侯勇在家庭中的特殊地位,又何必去奢求他的禮貌呢?
侯銳坐在那裡使勁嘬煙,不言聲了。
但是,也常有這樣的情形,便是或逢自己家的屋子漏雨,或因侯銳夫婦和孩子一齊回了家,而適逢侯瑩也在家休息,屋子裡亂成一團,每一行動便覺磕手碰腳時,她便不由得因暗暗地與親家家裡的情況相比而心緒黯然。親家家雖好,畢竟不能常去;去了雖能享受一番,卻也畢竟不能將那裡的好處馱回這裡。而一旦知道人世間原存在著遠比自己舒適享福的所在,每日裡這種粗糙猥瑣的生活便格外難以忍受。當這種心境襲上身來時,她又不由得賭氣地想:又何必攀上這麼一門親家呢?
進屋的是他們的母親。
然而畢竟是老二給她的生活帶來了新的東西。老二每次出差回來,她所hetubook.com.com採取的一個行動,便是提上菜籃,到東單菜市場去採購一番。此刻她正是從菜市場回來,菜籃裡塞得滿滿當當。
侯銳氣得想衝過去跟他大幹一場,母親把菜籃擱到飯桌上,伸手攔住了老大,壓低聲音說:「你就讓著點他吧,你比他大九歲哩!」
母親忙說:「你早不講清楚,明兒個我就去買鴨子,鴨子倒比雞還好買。」
「媽,您不知道,小勇他越來越沒禮貌了。」侯銳忍不住對母親說,「我好聲好氣問他話,他來回來去地干撅我。」
母親氣餒了,辯護說:「雞都成壞東西了?那還有什麼能吃呀?」
每次從西郊回來,她的精神世界都要變得更加豐富,而鄰居的老年婦女們,有時甚而還包括時常喝得醉醺醺的西屋錢大爺,也都要到她屋裡坐坐,聽她講述親家家裡的種種情況,對於某些細節,他們還常常要一再詢問,井同講述者一起發出嘖嘖的讚歎。
但是侯勇的眉眼越發難看了,m•hetubook•com•com聲調也更加難聽:「你們有什麼見識?只當雞就是好東西!人家現在都不吃雞,雞身上有癌細胞,吃了不保險!——」
是老二侯勇的婚事,使她一下子獲得了許多過去從不曾嚮往的東西。她被當作高級幹部的親家,迎進了四室一廳的高級單元房。保姆為她擦拭好了澡盆、放好了溫水,請她先去沐浴;飯菜質量之高是不用說了,飯後的龍井茶有點喝不大慣,也姑且勿論;最令她感嘆的,是從電冰箱中端出來一大盤水果。那麼大的蘋果,那麼勻淨的鴨梨,那麼水靈的葡萄,也都還不算稀奇,那皮兒紅得像潑了雞血、肉兒白得像雪花凝就、味兒美得像能把魂兒勾去的鮮荔枝,在這夏末時節,你就是拿著一百塊錢,奔王府井,奔西單,也買不著啊!——看完了電影似的彩色電視,親家母拿出自己多餘的一身毛巾布睡衣、一雙繡花的緞面皮底拖鞋,請她到特為她鋪設的席夢思寬式單人床上歇息,你想她是怎樣的心情?
https://www.hetubook.com.com這是一位已經五十八歲的婦女,體態已經略顯臃腫,頭髮也近乎全白,但面龐的皮膚還很紅潤。仔細望去,就會發現大兒子侯銳眉眼非常像她。侯勇可是全然不像她,但這兩年來,她最鍾愛的,偏偏是對家裡人說話一律粗暴蠻橫的這個老二。
母親連忙道歉似地說:「嗨,那不是老頭子他喜歡就著糖醋帶魚喝兩盅嗎?你就別下筷子吧,我這兒買的有雞——」
母親直望著老二,生怕老二動氣,誰知侯勇在這種情況下卻莞爾一笑,瞟了侯銳一眼說:「算啦算啦,媽,您快拾掇去吧;哥哥這是又嫉妒上我啦——」說完便邁腳鑽進了裡屋。
侯勇把菜籃子一推說:「現在講究吃鴨子,雞是熱性的,吃了上火;鴨是溫性的,吃了補人!」
母親誠懇地說:「小勇沒少為家裡謀福利,沒有他,咱們能看上電視嗎?沒有他,咱們連小廚房也搭不起來喲——」
她原是附近一家街道繡墊社的工人,前年退的休,在她的老二戲劇性地娶了一和_圖_書位軍隊幹部的千金以前,她的視野所及是極為有限的,她的日常生活中也簡直沒呈現過什麼異彩,他們那個以繡邊、烤黃小桌墊為業的小小作坊,除了兩三個半殘廢的男人外,全是些未蛻盡家庭婦女氣息的中、老年女工。記得有一回他們所屬的街道辦事處從農村弄來了一車麻梨,不知怎地忽然也想到了他們那小小的繡墊社,允許他們也去購買一次便宜貨。這件事竟使得她和她的同事們無比激動,這既體現著一種政治待遇,也體現著一種福利享受。她們提前下了班,結伴來到了街道辦事處的大院裡,排隊等候著秤自己的那一份梨,輪到自己時,她們便盡可能地挑揀大個幾的,請求允許多買一點,而全然不顧周圍人們的輕蔑與嘲笑,麻梨提回了家,她特意洗淨了一隻大瓷盤,充當臨時果盤,將每隻梨子都試淨供了起來。當晚上燙過了腳,與老伴分食麻梨時,她覺得那滋味簡直不啻王母娘娘宮中的仙桃。
忽然,裡屋先是發出一聲尖叫,接著便有人痛哭起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