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十

第三章

「那是,我能理解。我發現,在你們那種工廠裡,小伙子大姑娘們打扮得比廣州、上海還『匪』,連北京王府井街上的小年輕們都顯得『怯』了——」
進了院門,穿過門洞,往左一拐第二個門便是侯家。門半掩著,半截布簾擋住了裡頭。蔡伯都敲了敲門上的玻璃,屋裡響起了侯銳的聲音:「請進!」
「還沒調成呢。」蔡伯都開朗的眉宇間現出了幾條煩惱紋,「我們現在住處附近倒有幾個工廠,工種也還能跟她的對口,人家是全民所有制,她這種大集體的工人不要。」
侯勇不由得連連點頭,每次同蔡伯都交談,他總覺得自己心裡的渣滓能沉澱下去,靈魂能呈現出一種清澈寧靜的狀態。他想:倘若社會上的人都能像蔡伯都一樣,該有多好!如果他們山西工廠裡的一半多的人是蔡伯都這種人,他又何必非死乞白賴地奔北京臍呢?
蔡伯都掀開門簾進到屋裡,注意地觀察,只見侯銳滿臉高興地從方桌旁站了起來,手裡捏著剛才還在看的一本新版本《呼蘭河傳》;侯勇斜倚在外屋大床的被窩垛上,舉著一面圓鏡子,顯然他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是在檢查自己的面容,見蔡伯都來了,立即放下鏡子,起床下地;蔡伯都朝裡屋一瞥,只見侯瑩安穩地合衣斜臥在大床上,下半身蓋著https://m.hetubook.com.com淡藍色的毛巾被;擱放在小衣櫃上的半導體收錄機裡,正播放著一首抒情的民樂曲,音量適中,襯托出一種小康之家的閒適氣氛。他心中不禁暗想:「二壯怎麼荒報軍情呢?這景象,怎麼會是剛吵完架呢?」
侯勇不但不生氣,反而笑著默認了。在蔡伯都面前,他覺得哥哥有權利這樣說他。
「嗨,跟他們說她是蔡伯都的媳婦,不就行了嗎?」侯勇當真不能相信,憑蔡伯都的名氣不能解決問題。
蔡伯都從容地回答說:「有時候,膽大妄為就是本錢,『文化大革命』當中,我們劇團有個主兒,他發了好大一筆橫財,怎麼回事兒呢?他什麼本錢也沒有。有一天,他忽然心生一計,宣佈成立了個『毛澤東選集第五卷編印委員會』。他先打電話給紙庫,告訴他們這一『特大喜訊』然後問:『印好以後,你們要多少?』人家問:『多少錢一本?』他說:『不用給錢了,你們撥兩噸紙支援我們就行。』於是紙就有了。又打電話給印刷廠,同樣那麼說,告訴人家『不用交錢,幫我們印一下就行。』又打電話給裝訂廠,也是同樣的話。最後他打電話到中學,找紅衛兵總部,說『有一批這樣的紅寶書,一塊錢一本,你們幫著m.hetubook.com.com賣一下,白給你們五百本。』於是他連手都沒動,書就印出來了,也都賣掉了。紙庫、印刷廠、裝訂廠各得到了一千本,紅衛兵得到了五百本,都很滿意,而且最後紅衛兵還認認真真地把賣出的一萬本的書錢給他送到了手中。他那書裡的材料全是從各種造反派小報上拼湊的,有的甚至是他從和毛澤東毫無關係的書上瞎抄的——直到人們發現他整天往家裡提整只的火腿、整筐的罐頭,覺得可疑,這才把他查了出來。你們看,在沒有法制的情況下,加上普遍性的愚昧無知,甚至沒有一分錢的本錢也能幹出這麼大的『事業』來!」
「唉呀,忙透了。」蔡伯都訴苦說,「今天讓去開這麼個座談會,明天讓去開那麼個見面會,還有外事活動,煩死人——」
想到這些,侯勇不禁問道:「我秋嫂的工作調好了嗎?」
「恐怕那些工廠裡管人事的幹部,是不看你編的那些戲的!」侯銳對蔡伯都說,「你有再大的名氣,在這些事上也沒什麼用!」
「呵,你什麼都知道,難怪,劇作家嘛!什麼時候你上我們廠裡體驗生活,我給你當秘書!」
「那讓我去,我不嫌枯燥。」侯勇揚起嗓子說,「你哪知道,我們在山西過的日子有多枯燥!」
「哪裡,十回裡頭頂多有一回是hetubook•com•com宴請,你當外事活動有意思哩,其實枯燥得很——」
蔡伯都靠什麼出的名?真像哥哥說的那樣,什麼後門都不走,硬是拿出光閃閃的劇本來,一鳴驚人的嗎?這,倒也還能理解;可他出了名以後,卻並沒有因此而獲得比葛佑漢更好的生活條件。這,侯勇就百思不得其解了。對於哥哥和蔡伯都的老同學葛佑漢,侯勇比哥哥、蔡伯都更為熟悉,葛佑漢曾經長到侯家,託侯勇搞過汾酒,作為交換,他在高價花生油還很難買到時,一次就給過侯勇一塑料桶的花生油,並且還只按市價收錢。他們兩人單獨交往過許多次,一些情況是侯家其他人完全不知道的。侯勇很看不起葛佑漢那種公開的俗相,葛佑漢有一回在飯館同侯勇對酌,把腆出的肚子拍得叭叭響,噴著唾味星子,哼小調似地對侯勇說:「爹媽給了我一副好下水——」那模樣兒差點讓侯勇把吃到胃裡的酒飯全嘔出來。葛佑漢算個什麼呀?一非黨員幹部,二非「三名三高」,不過是個連教課都有困難的掛名兒的區區中學教師,可他住的是什麼、穿的是什麼、用的是什麼、吃的是什麼!他並且能把自己那位比他還要俗氣的老婆,從集體所有制的工廠調到區文化館裡管資料!生活在我們這個社會裡,不信走後門可不行!蔡伯都從前門和*圖*書進去,名氣鬧騰得這麼大了,可他住得比葛佑漢差、過得比葛佑漢苦!
「外事活動還不好?」侯勇羨慕地問,「淨吃宴會吧?」
侯勇聽完嚷了起來:「厲害!真厲害!蔡大哥我是說你真厲害,你把咱們社會上的事看得真透!可我又不明白,你怎麼對別人的邪門歪道弄得那麼清楚,自己辦起事來,倒又膽小又窩囊呢?」
蔡伯都坐到了方桌一邊,侯銳坐在另一邊,侯勇坐在床邊上,倚著床欄,三個人都真誠地微笑著。
侯銳發議論說:「葛佑漢也確實讓人納悶,你記得咱們在大學的時候嗎?他考試總是差點不及格,顯得比誰都窩囊——可他現在混得比你還強。他真是個司芬克斯之謎,他能走通那麼多後門,究竟有什麼本錢呢?」
侯勇望著蔡伯都,覺得這位劇壇新星實在是有點神秘。蔡伯都的「老底兒」他很清楚,因為早在十幾年前,蔡伯都僅僅是哥哥的一個普通同學時,就常來他家。蔡伯都的父母都是無權無勢的一般機關幹部。蔡伯都的三親六戚裡,似乎也沒有什麼文壇上的名人或文化部門的官兒。據說他的成功,全靠自己投稿。蔡伯都從上大學時起就不斷給報刊投稿,記得他還借用過侯家的地址當通訊處。那時候他寄出一百篇得退回九十九篇。侯銳說過,在大學宿舍裡,蔡伯都的枕頭最高,m•hetubook•com•com因為枕頭底下墊的都是退回來的廢稿——真沒想到,蔡伯都現在出了這麼大的名!蔡伯都實在是其貌不揚:個頭又瘦又矮,真可以說是尖嘴猴腮,鼻梁上還架著副深度近視鏡!可就是這麼一副相貌,竟在電視螢光幕上出現了許多次,據說還有不少女孩子給他投寄求愛信呢——
「那可不。」蔡伯都坦然地說:「看我編的戲的人,又都幫不了我這個忙!」說完呵呵笑了起來。
「你這個貴客,又有好久不登門啦!」侯銳埋怨說。
秋嫂就是蔡伯都的愛人,名叫葉玉秋,也曾隨蔡伯都來過侯家,侯勇和侯瑩都稱她為秋嫂。秋嫂是一九六六屆的高中畢業生,後來分配在一所集體所有制工廠當工人,原來上班較近,這下蔡家搬到了東郊,她每天上下班得用上兩個多小時,因此大家都很關心她的調動。
侯勇便建議:「那你幹嘛不找葛佑漢幫忙呢,他門路可多哩!」
蔡伯都和侯銳對望了一眼,笑著對侯勇說:「作人,就得作個正人君子啊!當然,我不是說葛佑漢跟那個傢伙一樣,邪到犯罪的路上去了,可像他那麼整天鑽縫子找機會,有時候連自尊心都丟盡了,即便能得到些物質上的好處,終究活著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能當秘書?」侯銳衝著侯勇說,「你寫的字跟猴兒撒的柴禾棍兒一樣!你教你蔡大哥走後門還差不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