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十一

第三章

十一

蔡伯都繼續說:「年歲大了點,有四十四了。五七年被錯劃成了右派,後來遭了不少的罪。劃右以後,原來的對象不敢再跟他好,倆人分手了,從此他沒有結婚,現在給他平反了,恢復了行政十八級待遇,回到出版社編文藝書。這一年多來我跟他挺熟的,我和別的朋友都勸他抓緊解決終身大事,他也下了決心——」
母親可是覺著說了半天還沒說到點子上,她問:「這人掙多少錢呢?他結婚有房嗎?」
「伯母,我吃過飯了,真的!」
侯家兄弟和母親一聽這話,不由得迭聲歡呼起來:「你想得可真周到!」「小瑩十點鐘才上晚班,完全來得及!」「小瑩有什麼不方便的,東單公園又這麼近!」
「——怎麼樣,還沒解決嗎?」蔡伯都問。
「可他這樣的人,恐怕要求很高吧?」侯銳問,「我們小瑩可不怎麼懂文藝,對他的口味嗎?」
侯勇倚在那裡冥想了一陣,忽然發覺蔡伯都和哥哥已經轉換了話題,正在議論侯瑩。
「他說了,他不一定要搞文藝的,當年他那個對象就是個搞文藝的,起頭倒挺來勁的,這邊拉和圖書小提琴,那邊就寫詩——可反右鬥爭一到,那對象就嚇傻了,一點也不中用,在他心上劃了好大一個血口子——如今他要求的是賢妻良母,模樣兒順眼、脾氣溫和的就行——」
母親硬逼著她和蔡伯都各吃了一碗雞蛋掛面,這才允許他們二人出發。侯銳和侯勇在這時候變得異乎尋常地一致,他們都親熱地囑咐著妹妹:「大方點兒,要主動跟人家找話說,千萬別再一問三不知——」
蔡伯都告訴她:「行政十八級,掙八十七塊五。他屬於落實政策的對象,剛分到個獨間的單元。那單元說是獨間,其實過道很大,足能當客廳和飯廳。」
蔡伯都便告訴他們:「是個出版社的編輯——」
他們心裡對蔡伯都的感激之情,達於極點,當年侯銳找不到合適的對象,正著急時,也是蔡伯都給他介紹的白樹芬。侯家全家人都記得,那是一個下著小雨的春夜,他們一家五口都到大華電影院看電影去了,回到家,開了門,拉開燈。侯瑩頭一個發現了地上有張折成「又」字形的紙條兒,撿起來就著燈光一hetubook•com.com看,原來是蔡伯都留下的,蔡伯都來找侯銳,撞了鎖,很著急,當天他要回湖南探視父母,是提著旅行包來找侯銳,打算說完話就去北京站的,蔡伯都站在侯家門口想了想,這事也不便讓鄰居轉告,於是便在屋簷下寫好了那麼個紙條,從門縫裡塞進來。紙條上告訴侯銳,前次跟他講過的那個地質學院的待分配學生白樹芬,同意跟他明天下午三點在中山公園水榭見面,由蔡伯都的女朋友葉玉秋陪著,白樹芬是葉玉秋娘家同院的鄰居,這個紙條後來果然成就了侯銳和白樹切的終身大事。難道蔡伯都是侯家的天遣恩人嗎?他竟又一次在關鍵時刻突然出現,要為侯瑩解決困惑已久的問題!
「那小瑩可太符合他的要求了!」侯勇興奮地說,「我們小瑩是打著手電也難找著的賢妻良母!」
恰在這時,母親從廚房裡端著一盤炸好的花生米走進來了。蔡伯都忙叫「伯母」,母親見是蔡伯都,頓時眉開眼笑,歡迎說:「唉呀,你如今好出名,到我親家母那兒去,那麼多掛領章帽徽的人,提起你來就跟當年提起https://m.hetubook.com.com梅蘭芳一個樣兒!你在我們這兒吃便飯吧,讓他們哥倆陪你喝上一盅!」
母親只同她說了一遍動員她去見面的話,她便頷首同意了。侯勇為她兌溫水供她洗臉,侯銳幫她挑選素雅大方的衣衫以事裝扮,母親撂下廚房的活兒,親自動手為女兒梳理整飾頭髮。當侯瑩梳妝打扮完畢,亭亭地玉立在大家面前時,每一個人都不禁有點兒吃驚,這就是平時望去平淡無奇的侯瑩麼?
「媽,」侯勇爭著報告,「人家蔡大哥今天是專為給小瑩介紹對象來的。」
「蔡大哥,你眼皮兒雜,你還不給介紹一個!」侯勇插|進去說,「給介紹個文藝界的嘛!」
蔡伯都陪侯瑩走出院門時,二壯仍舊站在院門外的路燈下,仍舊把雙臂抱攏胸前。他用驚異、憤懣、憐惜、鄙夷交混的那麼一種複雜的眼光,盯著走出門來的侯瑩。侯瑩垂下眼瞼不去看他,但分明感覺到了他的存在。夢中的影像飄過了侯瑩的腦際,她感到面頰被夜風吹拂得像爬動著螞蟻。蔡伯都對二壯投去一個微笑,算是告別,二壯卻不折不扣地回敬了他一對白眼仁。
m.hetubook.com.com什麼真的假的,我讓你吃,你就給我乖乖地吃。吃不多,夾兩筷子也算看得起我們。」
母親端著那盤花生米進了裡屋,盤裡的炸花生米滾落了好幾顆,她就勢把盤子擱到了縫紉機上,這才發現,侯瑩已經坐了起來,顯然,她聽到了外間屋關於他的談話。從侯瑩那閃閃發光的眼神,她判定侯瑩心裡同她一樣地嚮往著到東單公園去同那個編輯見面。
「我今天到你們家來,還就為的是這件事。」蔡伯都這話一出口,侯銳和侯勇都不禁身子往前一挺,睜大了雙眼盯住他,滿心高興地等著他往下說。
母親直著急,她不懂:「編輯是哪一行?」
蔡伯都說:「我這一段確實太忙,往後約,我怕顧不上跟你們聯繫,誤了事兒。依我的主意,最好今天晚上就先見個面,簡單地談一談,看看雙方印象怎麼樣。這位同志就住在崇文門的新大樓裡,離這兒很近。他每天晚上都要到東單公園散步。我剛才從他那兒來,來之前我跟他把小瑩的情況說了一下,他表示只要小瑩方便,可以就在今晚到東單公園見個面,初步地談一談——」
「是嗎?」母親這一喜hetubook.com•com非同小可,她頓時覺得滿屋子都是光明。心下暗想: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剛才一家人還為小瑩的事又吵又打,誰知天賜良緣竟在今天!她忍不住坐到籐椅上,手裡卻還端著那盤花生米,迫不及待地問:「伯都你給介紹個啥樣的呀?」
「可不,一過年她就該二十七了,可真不能再耽誤啦!」侯銳歎著氣說。
母親聽了這話,心裡直起急,可得趕緊讓小瑩跟這人掛上鉤,該不會他們正說著話的當口,別的人家已經把姑娘送去供他挑選了吧!她依舊端著那只盤子,連連地問:「啥時候讓他們倆見見呢?你來一趟不容易,能不能今兒個就約個準日子?」
的確,侯瑩被外間屋的談話聲吵醒,並且聽清是蔡伯都在講給她介紹對象的事以後,她的心上就生出了新的憧憬。幾十分鐘以前的那場糾紛在她心靈上投下的陰影,迅速地被這意外的消息驅散了。啊,編輯!那是有學問的文化人,是二壯之流所不能比擬的。四十四歲,足足比她大十七歲哩,可是她寧願嫁個年歲大而穩重老成的人——
「就是跟大學裡的講師、教授一路的文化人兒,」侯銳告訴她,「管編書的。」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