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十二

第四章

十二

他眼瞧著侯家的三個孩子在這院裡長大成人,所以他覺得自己有權力「老大」、「老二」地稱呼侯銳和侯勇;對侯瑩,他倒是叫「小瑩子」,而且表現出一種特殊的愛憐。
關於這個小女兒的事,當然算不得父親的什麼歷史問題,但因為他歷史上的污點早已在解放初就向組織上交代得一清二楚了,那時候實在沒有別的可以補充,便只好把這類「長期向組織隱瞞的問題」寫出來,以求過關。這事後來當然不了了之。誰會去追究一個只活了三年的小生命的問題呢?可是自從侯勇知道以後,他卻對這個神秘的姐姐充滿了幻想。近幾年來,特別是當他在山西工廠裡閒得悶得發膩的時候,他便有枝有葉地hetubook.com.com編撰起關於這個姐姐的浪漫故事來:她的白喉後來治好了。她平安地長大成人;四十年代末,她隨養父養母到了香港,在那裡最好的中學畢業以後,便到日本留學去了;最後,嫁了個美國人,遷到美國定居,入了美國籍:她今年該已是三十四歲,一頭披肩的長髮,一身洋味十足的衣衫,人還沒走近,香水味兒先飄了過來——她會突然出現在侯家的小屋中,演出跪認雙親的動人一幕;她給家裡人帶了些什麼東西來呢?當然,最起碼得有勝利牌彩色電視機和森寶牌收錄兩用機,也許還會有那種一分鐘出像的彩色照相機——她該不會帶袖珍電子計算機來吧?和-圖-書侯家的人用不著那個,不過既帶來了也就收下,可以拿到東單北大街的三羊信託商店賣掉,再用賣得的錢買點別的東西——是把她請到岳父家作客,還是把大舅子、小舅子、小姨子等人請到她下榻的飯店去見面呢?那時候,該死的妻舅和小姨總該懂得,侯家同彭家就算不是門當戶對,也總算勢均力敵了吧?也許,還可以通過姐姐和姐夫的關係,移民到美國去,所以,應當抓工夫學一點英語,還要學會開汽車,以便去了能很快適應那裡的生活——
進了錢大爺家安放公用電話的那間小屋,侯勇掀起電話聽筒,他不禁閉上了眼睛,彷彿聖徒等待奇蹟出現,然而,話筒那邊的兩聲「喂,喂」,立時就和_圖_書把他那連細節都栩栩如生的美夢擊得粉碎!
錢大爺掀開門簾,伸進頭來傳呼。
錢大爺家安著架公用電話。侯勇不在家時,侯家難得去打次電話;而只要侯勇一回來,這電話簡直就成了侯勇的專機,找他的,他往外打的,一天總得八九次。
「老二呀,你的電話!」
「不行,家裡一堆的事兒,今兒個下午電話又多得邪乎!」錢大爺說著就撤。
侯銳起身對錢大爺致意:「錢大爺,您來坐坐!」
侯勇一邊往外走一邊問:「哪兒打來的?」
自侯勇懂事以來,他時常琢磨這個問題;為什麼哥哥比自己足足大了九歲之多?在哥哥和他之間,父母難道沒有生過別的孩子嗎?他也曾問過父母,父母都說和_圖_書生是生過兩個,但由於難產,結果生出來全死了。一九七〇年,「清理階級隊伍」的時候,父親在家裡寫交代材料,侯勇偷看了,才知道那兩個孩子並不全是生下就死了,其中第二個,是個女孩,生在一九四六年,當時父親因為在日偽的海關裡當過最低級的職員,國民黨來接收以後,把他給辭了,所以有兩年多是失業狀態,於是乎母親把那個女孩子在醫院就沒有領回家來。據父親的交代材料說,他們生活好轉後也曾去打聽過,醫院的老護士還記得這回事,告訴他們那女孩先被一家闊人領走,但三歲時便得了白喉,後來送回到這家醫院醫治無效,才死在了她出生的地方。
錢大爺說:「新僑飯店!」
侯勇原以和*圖*書為是岳父家裡打來的,估計雪韻給家裡寫的信,已經抵達,所以彭家知道他已到京。但彭家對他似乎從未有過這樣高的熱情,因此侯勇內心很快又推翻了這種猜測,他正往別處猜時,錢大爺卻告訴了他這樣一個地點。新僑飯店!那是外賓和華僑才住得進的地方,難道——
從侯家的南屋走到錢家的西屋,大約只需要二十多步,在這三十多步裡,侯勇的心中卻狂想聯翩,積蓄已久的一種嚮往,如彩蝶般在他眼前翻飛——
這次的電話,來自新僑飯店!會是誰呢?侯勇激動得耳朵都冒熱氣。
不過,總得侯勇主動往外打上一個電話,他回京的消息才能傳佈開來。這天侯勇還並沒有往外打電話呢,怎麼就有人主動打電話找他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