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章 十三

第四章

十三

「我也是剛知道。六點多的時候,我在東單十字路口遇上了你哥,那會兒我還不知道你小子又流竄到北京來了。」
二壯猶豫了一下,接過了煙,大惑不解地望著侯勇,一腔的火氣不知不覺漸漸地消了。
「信不信由你,你到底來不來?」
侯勇主動用打火機給二壯點燃了香煙,然後兩眼只望著對面牆上的年歷發愣。那年歷上有一大幅彩印的體操女運動員的照片,展現著她在自由體操中的一個優美造型。二壯原以為侯勇是讓那年歷畫給吸引住了,細一觀察,才發現他兩眼的焦點並沒有聚在那幅年歷上,他不過是朝著那方向想心事罷了。這神情倒引起了二壯的好奇心。在他想來,侯勇這幾年好比是在路上揀了金元寶的人,得意還得意不過來呢,哪會有什麼憂愁?沒想到眼前的這個侯勇,竟緊蹙眉頭,滿臉喪氣,似乎心裡頭堵著的那份不痛快,比他二壯也不在以下。這究竟是為了什麼呢?
「我還沒吃飯呢!」
「你甭拿甜話糊弄我——」
「你輕點嘿!」錢大爺走過來,瞪了他一眼。
「我和-圖-書一時半會兒去不了。」
侯勇不願馬上回家。他就勢坐在錢家的床鋪上,掏出煙盒來,先讓了錢大爺一支,然後掏出打火機,給自己和錢大爺都點燃了煙。
侯勇就要把電話掛上了,這時他聽見葛佑漢又補一句說:「別跟你哥說是我打的電話。」
「上我這兒吃乾燒魚吧。」
誰知這時的侯勇,恰又處於良知甦醒的狀態,他願與一切人友好,更願自己作為一個純潔的好人。他仰起頭來,對二壯微微一笑,遞給他一支煙,和解的說:「唉,心煩,我坐坐就走。」
「你倒跟我拿起大來了!告訴你吧,只要你這回能開出兩份證明,我保證你回去就可以打鋪蓋卷兒——」
「吃完飯我還有事哩。」
侯勇咀嚼著剛才的電話,滋味複雜。葛佑漢怎麼消息這麼靈?啊,對了,同飛機的一位同志,不就住在葛佑漢他們那座樓裡嗎?這個葛佑漢可真厲害,他能最充分地利用一切他所認識以及他僅僅是知道的社會關係,去為自己謀取利益!侯勇知道,葛佑漢有一個小本兒,記滿了人名、職務m•hetubook•com•com、地址和電話號碼。有的,屬於他經常利用的關係;有的,屬於他偶一用之的關係;有的,就像冰庫裡的魚肉禽蛋一樣,屬於暫時冷凍「以備不時之需」的關係——
「嘿,這你就別問了,我這人能掐會算。」
「你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你出來一趟,我跟你細說。」
「嗨,我們這兒反正離新僑也沒多遠。」
「那你他媽幹嘛說是新僑飯店?」
「這還像句話。」
「在我們樓下公用電話這兒。」
「電話裡怎麼跟你說?你小子來不來?」
「光啷」一聲門響,打斷了侯勇的思路,他抬眼一看,原來是二壯回家來了。二壯和侯勇雖然同在一個院裡長大,但他們從來玩不到一塊兒。這幾年,出於一種微妙的原因,他們兩人的關係十分緊張。此刻二壯剛從大門口回來,他在那裡目睹了蔡伯都領著侯瑩出去,猜出了他們的外出目的,心裡正發堵,偏又一回屋就看見侯勇坐在他的床鋪上,一副大少爺的架式,蹺著二郎腿,抽著過濾嘴煙,心時不由得冒出一團無名和圖書火來,他毫不客氣地衝著侯勇說:「打完了沒有?打完了走人!」
侯勇猛曝了一口煙,爾後突然把還剩大半截的香煙掐滅,站起身來,擱下四分錢硬幣,道了聲「回見」,便扭身出屋。臨出屋,又猛地轉過身來,囑咐說:「再有我的電話,就說我沒回來!」二壯呆呆地望著他,他推開門,大步地走了。
「想啊。」
「廢話!」侯勇重重地撂下了耳機。
「你他媽究竟怎麼知道的?」
「那我吃完飯去吧。」
「什麼事兒?」
「你他媽小子別不知好歹。你還想不想調回北京了?」
「你明兒來。」
「侯勇嗎?」葛佑漢不大放心地問。
「怎麼?——」
錢大爺抽上了侯勇給他的煙,也就不再生侯勇的氣。裡屋的小閨女在喊他吃飯,他便衝侯勇點點頭,管自進裡屋吃飯去了。
上次出差回來,侯勇和葛佑漢見面時,葛佑漢提出過這樣一種「三角互相」的方案:侯勇通過岳母,求岳母的妹妹——某醫務部門的領導幹部——把某個在市政府工作的幹部的兒子,安排到她那個部門當化驗員(該部門自hetubook.com.com定了若干招工名額,只招收本部門工作人員的落考子女,因此還需要侯勇岳母的妹妹暫把那市政府幹部的兒子認作乾兒,她自己沒有子女,乾兒自然就應當照顧了);這樣,那市政府幹部便可為侯勇「按政策」辦成調動的事——前年是侯勇讓父親開出一紙有慢性病的證明,再讓派出所和街道辦事處開出一紙父母身邊無子女的證明(這還需要先讓侯銳一家三口的戶口遷出,並且讓侯瑩早日出嫁);然後,那市政府幹部再出面,幫葛佑漢調到一個又高級又閒散的單位去。剛聽到這個複雜、綱密的文案時,侯勇不免吃驚,他問:「那幹部既然有權,怎麼不直接把他的公子安排到他管的部門,倒還要繞著彎兒來求我呢?」葛佑漢呵呵地笑著說:「如今稍微有點身分的人,在『走後門』,這個問題上都是『兔子不吃窩邊草』;再說,你老婆二姨那個單位可是塊寶地,出國的機會多啊;第三條,現在誰也不甘心白吃人家的後門,白吃進去,將來風聲一緊,開後門的一檢查,你就得玩個物歸原狀!現在時興對開www.hetubook•com.com後門,最好是交錯後門,誰也沒白吃誰的,像樣子那麼緊咬著,將來就是有人想整頓風紀,死疙瘩結他也解不開,只能是『既往不咎,下不為例』——」一番話說得侯勇汗毛直抖。侯勇有時候自愧自悔,覺得自己在生活的染缸裡把靈魂污染得夠卑污的了,但在葛佑漢面前,他又覺得自己實際上同白連花也沒有多少區別——他憤懣,他痛苦,為什麼走蔡伯都那樣的生活道路,成功的機會只有萬分之一,而像葛佑漢這樣地生活,卻能夠不斷地「有志者事竟成」?
「明兒我得去辦事,辦完事回西郊。」
「你小子這回再求求她,不行你給她咕咚跪下。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想啊!想你還不來找你葛大哥。上回提的那檔子事兒,成了!」
「那你吃完飯來吧。」
「真的?可我岳母她——」
「嗯」侯勇知道,葛佑漢不希望是侯銳來接這個電話,侯勇把美夢破滅的一腔怨氣都體現在這句問話上:「你他媽究竟在哪兒給我打電話呢?」
「沒那份興趣。」
那「喂,喂」的聲音,一聽便能判斷出來,打電話來的是葛佑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