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立體交叉橋

作者:劉心武
立體交叉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章 十七

第五章

十七

侯勇一看腕上的手錶,已是八點五分,他沒有工夫吵架,他怕去晚了見不著葛佑漢,那傢伙經常是神出鬼沒的;因此,他便和和氣氣地對侯銳說:「去趟北新橋,業務上的事,晚上人家在家,晚上去家裡找比白天去單位找好說話。」說著他拔腿便要出去。
白樹芬一見小叔子出來,也便招呼說:「你們仨先喝酒吃飯吧,我跟媽、小琳琅等你們吃完了再吃。」
誰知,臨出門他被嫂子白樹芬給叫住了。
「老二,吃菜呀!」父親象對待貴客似地,滿臉笑容地招呼他說:「吃塊帶魚吧,你媽的手藝,退休以後提高了不老少——」https://m.hetubook.com.com說著,便往侯勇的碗裡挾紅燒帶魚,侯勇端起碗,使勁地一躲,父親吃了一驚,筷子一抖,一大塊紅燒帶魚中段掉到了地下。
侯銳見侯勇自動下了台階,也便光是瞪了他一眼,不再說什麼,悶頭只管喝酒。
侯勇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過去面牆坐下,同父親、哥哥一起喝酒。
本來,立體交叉橋這個題目,是最能使他們一家人息掉宿怨的;但是侯勇一摸酒杯,就不禁想起了剛才接到的電話,葛佑漢還等著他去呢!去幹什麼?去走路子調回北京!欲成此事先需如何?先得讓哥嫂https://www.hetubook.com•com侄女把戶口遷出去!先得讓侯瑩嫁出去!什麼立體交叉橋,什麼拆遷,沒影的事兒!有影的事兒便在今晚!想到這裡,他便繃著一張臉,對於父親的問話,只是「嗯」、「哼」地敷衍著。
父親的神情,使侯勇多多少少有點良心發現,他便掩飾說:「在飛機上我就有點反胃,這會兒好像更厲害了。我今天不想吃葷腥——」說著他挾了一筷子涼拌黃瓜,吃完又喝了一口酒。
一時間屋子裡變得異常肅靜。
又喝了幾口酒,侯勇就起身宣佈說:「我還有事兒,得出去。不在家吃飯了,你們吃吧!」
https://m.hetubook•com•com勇淡淡地「嗯」了一聲。他心裡想:你這當嫂子的,說這話就算賢慧了嗎?其實主要還不是因為屋子小,沒地方,倘若這屋子寬,八仙桌往外一抬,你保管得同時上桌子吃。
父親和母親望著他,光知道用眼神問:「你去哪兒?」卻都說不出口。侯銳自然不會沉默,他梗著脖子問:「你怎麼這時候還出去?」
父親滿臉尷尬,確確實實下不來台。他驀地回憶起當年被單位裡「專政」時的情景。他被關在地下室中交代歷史上的罪行,每天認認真真工楷書寫好幾張信紙的交代材料,寫完以後,就不免要想點別的,他常常想到的,便和圖書是老伴作的紅燒帶魚,尤其是當看守人員給他端來窩頭和白菜湯時,他就極其生動地回憶起那紅燒帶魚的色、香、味,乃至於剛出鍋時,帶魚段表面上那閃閃發響的小油泡。後來「落實政策」,放他回家了,邁進家門,他對老伴提出的頭一條要求,便是「買點帶魚燒給我吃吧!」老伴提著菜籃,從東單一直尋覓到哈德門外,才終於買到了二斤帶魚,回家來沒歇著,立即拾掇、烹燒——唉,記得那一天侯銳不在家,侯瑩也在兵團沒回來,就侯勇從插隊地點回來探家,侯勇簡直是撲上去搶著吃,一大盤紅燒帶魚,侯勇倒吃去了三分之二,那情景真是歷歷在目啊;可今和-圖-書天,侯勇成為「將門貴婿」了,人家不屑再吃這種無鱗魚!——想到這兒,父親有點撐不住,眼圈兒頓時紅了,鼻子一陣陣發酸,他嘆了口氣,仰脖喝乾了大半杯二麴酒。
母親發現了這一鏡頭,忙走過來勸解,先對老伴說:「人家老二如今不吃這無鱗魚!」又勸侯銳:「成啦成啦,好不容易全家團團圓圓的,你就少說兩句吧!」
外屋關於拆遷和修建立體交叉橋的議論,把侯勇從裡屋吸引了出來。侯勇的重返外屋,使父親非常高興,他甚而產生了一種感激兒子「賞臉」的心情。
這情景使侯銳萬分憤慨,他不禁紅漲著臉,喝斥侯勇說:「你怎麼回事兒?給你臉你不要!」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