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鬼戀

作者:徐訏
鬼戀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我可以問你的姓名麼?」
這是一句命令的語氣,我感到一點威脅,這像是指揮百萬大軍的語氣,是堅定的,誠懇的,充滿了信仰與愛的語氣,我想拿破崙一定也用這樣的語氣叫他的士兵為他赴死。
「但是可以美得過分。」她笑了。接著她同我談到許多美學上的問題,話就談遠了。
「我想,你以後就叫我『鬼』就是了。」
有一陣風,我打了一個寒噤,我問:
「你自然可以叫我鬼。」
「真的麼?」她回過頭來,還是那樣美麗,沒有一點變幻。
「我不相信叫人有自由的,在你們人的社會裡,兒子叫爸爸不是必須叫爸爸嗎?所以叫人也要一定合理的。」
但是她好像忘了似的,再也沒有提起,不知不覺我們到了斜土路,她叫我回家,我想送她到家她一定不肯,她說下去還有十幾里地呢。
「不,我走得很熱。」
「回去,聽我的話,回去。」
「那https://m.hetubook.com.com麼你的稱呼法是合哪一種理呢?」我爭執的理論是退後一步了。
「『鬼』,我不願意,你能告訴我叫你什麼名字麼?」
「那麼你走你的,我走我的。」
「好。」她冷靜地說:「那麼到徐家匯路的時候,我倒要試試你的膽子看。」
「好的,我聽從你。」
「你的故事很有趣,但是駭壞的不是我,倒是你自己。」
「我的確是鬼,但鬼不見得不高貴,為什麼你要把她看作這樣低賤?我本來是鬼,為什麼要叫『神』呢。」她很憤怒地說,可是到此忽然一笑:「人,你究竟是一個凡人。」
「那麼我叫你『神』好了,我想你假使不是人,那麼一定是神;假使是人,那麼神是也可以代表你的高貴。」
「我一定要送你到家。」
「我?」我矜持著說:「告訴你我有同故事裡的男子一樣的大膽。」
「但是同你在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起,我願意做鬼。」
「那麼到底鬼是怎樣呢,你終該知道得很詳細了。」
「你是不是叫慣了人世間那些什麼翠香,寶英,菊妹,黛玉一類的名字?所以一定要在不是人的上面也加一個名字,好像許多人把狗叫做約翰,把貓叫做曼麗,把亭子叫做滴翠,把山叫天平,叫做天目,把自己的街屋叫做『葛天山莊』、『臥雲』、『吐雲』一樣嗎?這是太『俗氣』了。」
「加害於我,只要是你親手加害的,我為什麼不願意接受?」
她的博學與聰敏很使我驚奇,很可能的使我相信她是一個鬼,但是這個鬼也好像更不可怕了。
「不,你一定要回去。」她目光銳利地注意著我,使我不敢對她凝視了,我垂下頭。
「不,下去都是鬼域,於人是不方便的。」
我講完了這個故事,又拿出香煙,給她一枝,我自己銜了一枝;有點風,劃了和*圖*書兩根洋火都滅了,大概是霞飛路吧,那時候自然沒有現在熱鬧,又兼是深夜,死寂得沒有一個動物同一絲有生氣的聲音,街燈昏暗異常,月光更顯得皎潔,路樹遇風蕭蕭,我好像溶在自己所講的故事裡頭,而身旁的女子正是我故事裡的人物;當我為她燃煙的時候,我的手似乎發著抖,我怕我會照出她忽然變了形,或者嘴唇腫起來,或者眉梢眼角彎下去,或者頭髮豎起來,鼻子變了二個洞……但是還好,她竟還是這樣的美好。她吸了一口煙,一面噴著煙,一面說:
「天下過分的事情都可以駭人的,太大的聲音,太小的聲音,太強的電光,太弱的磷火都可以駭壞人;所以太美的形狀,同太醜惡的形狀一樣,都可以駭壞人。」
「這因為你沒有見過鬼,今夜你就會知道最美的東西也可以駭壞人。」
「你的話或者有理,但是你不知道什麼是美,美就在不能夠過分,一過分就不是美和_圖_書了。」
「那麼你為什麼說你回頭要現鬼相駭我呢?」
「這是人編的故事。」她說,「人終以為鬼是醜惡的,人終把吊死的溺死的死屍的樣子來形容鬼的樣子。」
我本來是凡人,所以我就默然了。
「鬼不是很多,怎麼可以籠統叫你為『鬼』呢?」
「你感到冷麼?……」
「自然啦,我是鬼,怎麼會不知道鬼事?」
「但是你放心,我不會加害於你,也不會請吃牛糞。」
這時候我們已經到了徐家匯路,算已是荒僻的地方,我期待她的變幻,什麼是美得可怕的形狀呢?我等待降臨到我的面前。
我怕了,我實在有點怕起來,我沒有說什麼,抽著煙默默的伴著她走。她似乎感到似的,安慰我說:
「那麼人也不只你一個,我為什麼要籠統叫你為『人』呢?」
「那麼叫我怎麼稱呼你呢?」
「為什麼鬼在用醜惡可怕的鬼相來駭人呢?」
「可怕的東西一定是醜惡麼?」
「因為我和圖書只認識你一個『人』,假如你也不認識第二個『鬼』,那麼叫我『鬼』豈不是很合理麼?」
「沒有美的東西是可怕的。」
實在,她的美已經征服了我,無論她說話的態度與舉動。她那時的確有權叫我死,但是假如她變成可怕的醜惡的鬼相,我還是願意死麼?這個問題一時佔了我的心靈。我說:
「真的,我敢說。」我認真地說,「我終覺得伴你走一條路是光榮的事。」
「鬼是沒有姓名的。」
「但是我相信,至少我是不會被美所駭壞。」
我忽然感到我應當稱呼她什麼呢?我問:
「所以呀!不過你叫我是你的自由。」
這時大家走得非常慢,好像是散步,不是在走路,我眼睛望著天平線,她大概在看我,我不敢把視線同她銳利的眼光相碰,夜靜得一片樹葉翻身都可聽到,這樣沉默了大概有十幾分鐘。
「但是你是人。」
「我不許你送。」她站住了。
「你以為我怕再走十幾里地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