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河邊的錯誤

作者:余華
河邊的錯誤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五

第一章

「你們這幢樓裡住了多少人?」馬哲上前搭話。
「你常看到過什麼人嗎?」馬哲又問。
他又看到了那個瘋子蹲著的背影。瘋子依舊在水中玩衣服。瘋子背後十米遠的地方就是曾擱過么四婆婆頭顱的地方。
「找那個常去河邊的人。」孩子搶先回答。
「是一個大人。」
那是一家工廠的集體宿舍樓。馬哲朝它看了很久,然後他像是想起了什麼,便離開木橋朝那裡走去。
「我們去找他吧。」馬哲說。
馬哲問他:「你怎麼在這兒?」
這天傍晚,馬哲又獨自來到河邊。河邊與他上次來時一樣悄無聲息。馬哲心想:這地方真不錯。
老頭聽明白了,他想了想後說:「我不知道誰經常去河邊。你們自己去找吧。」
「是嗎?」馬哲說。
「我沒有胡說。」孩子可憐地申辯道。
「是的,是一個很好的大人。」孩子此刻開始得意起來。
馬哲看了他一會,然後點點頭就走了。孩子追上去,說:「我沒有說謊。」
和_圖_書「當然知道。」孩子用手一指,「就在這幢樓裡。」
那老頭抬起頭來看了一會馬哲,然後問:「你找誰?」
「看到過。」孩子立刻回答。
孩子仰起頭問:「你不想聽嗎?」
在他不遠處有一幢五層的大樓,他轉過身去時看到一些窗戶裡的燈光正接踵著閃亮了,同時他聽到從那些窗戶裡散出來的聲音。聲音傳到他耳中時已經十分輕微,而且雜亂。但馬哲還是分辨出了笑聲和歌聲。
老頭又猶豫了起來,結果還是說:「我真不知道。」
兩人朝那幢大樓走去。那時天完全黑了,傳達室的燈光十分昏暗,一個戴老花眼鏡的老頭坐在那裡。
馬哲回過頭來問老頭:「他叫什麼名字?」
「抓到了嗎?」孩子跑到他跟前時這樣問。
走到馬路上,他看到不遠處有個孩子正將耳朵貼在一根電線桿上。他從孩子身旁走過去。
老頭猶豫了一下,說:「我不知道。」
馬哲搖搖頭。
那人一愣,隨和*圖*書後轉身就走。馬哲覺得他走路時的腳步有點亂。
馬哲感到這聲音裡有些顫抖,馬哲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
「放你的屁。」那人此刻已經怒不可遏了。
馬哲正要轉身走的時候,那孩子突然叫了起來:「公安局找你。」馬哲看到一個剛從身旁擦身而過的人猛地扭回頭來,這人非常年輕,最多二十三歲。
「有一次他朝我笑了一下。」孩子非常感動地告訴馬哲。
馬哲像是明白似地點點頭。然後拍拍孩子的腦袋,說:「你再去聽吧。」
嚇得孩子趕緊躲到馬哲身後。孩子說:「你是去過的。」
孩子不禁失望地埋怨道:「你們真笨。」
這時馬哲開口了,他十分平靜地說:「你走吧。」
馬哲依舊沒有說話,那人卻朝孩子逼近一步,吼道:「我什麼時候去河邊了?」
這個時候,馬哲又聽到了那曾聽到過的水聲。於是他提起右腳輕輕踢開了鵝,往前走過去。
於是孩子變得垂頭喪氣,他說:「是爸爸m.hetubook.com.com不讓我去的。」
馬哲繼續往前走。此刻天色在漸漸地灰下來,剛才通紅的晚霞現在似乎燃盡般暗下去。馬哲聽著自己腳步的聲音走到一座木橋上。他將身體靠在了欄杆上,欄杆搖晃起來發出「吱吱」的聲響。欄杆的聲音消失後,河水潺潺流動的聲音飄了上來。他看到那瘋子這時已經站了起來,提著水淋淋的衣服往回走了。瘋子走路姿態像是正在操練的士兵。不一會瘋子消失了,那一群鵝沒有消失。但大多爬到了岸上,在柳樹間走來走去。在馬哲的視線裡時隱時現。他感到鵝的顏色不再像剛才那麼白的明亮,開始模糊了。
「就是他。」孩子說。
「胡說。」那人又吼一聲。
「去河邊?」老頭一愣。他問馬哲:「你是哪兒的?」
馬哲回頭望去,此刻孩子已經離開電線桿朝他跑來。馬哲馬上認出了他,便向他招了招手。
馬哲繼續問:「你知道他住在什麼地方嗎?」
孩子萬分惋惜地走開了,走了幾hetubook.com.com步他突然轉過身來說:「你要我幫你抓那傢伙嗎?」
回到住所,馬哲對小李說:「你明天上午去農機廠調查一個年輕人,你就去找他們集體宿舍樓的門衛,那是一個戴眼鏡的老頭,他會告訴你一切的。」
「喂!」那孩子叫了一聲。
「你不去河邊玩了?」
「真的不知道?」馬哲走上一步。
孩子在一旁說:「他要問你為什麼常去河邊。」孩子說完還問馬哲:「是嗎?」
在所有的人都不敢到這裡來的時候,卻有一個瘋子經常來,馬哲不禁啞然失笑。他覺得瘋子也許不知道么四婆婆已經死了,但他可能會發現已有幾天沒見到么四婆婆,么四婆婆生前常趕著鵝群來河邊,現在瘋子也常到河邊,莫不是瘋子在尋找么四婆婆?
「常去。」孩子點著頭,很興奮地朝他走了過去。
「他是公安局的。」孩子十分神氣地告訴老頭。
然後他看到了在晚霞映照的河面上嬉鬧的鵝群。么四婆婆遇害後,牠們就再沒回去過。牠們日日在此,https://www•hetubook•com.com牠們一如從前那麼無憂無慮。馬哲走過去時,幾隻在岸上的鵝便迎著他奔來,伸出長長的脖子包圍了他。
「不聽。」
一個星期下來,案件的偵破毫無進展。作為凶器的柴刀,也沒有下落。么四婆婆家中的一把柴刀沒有了,顯而易見兇手很可能就是用這把柴刀的。據老郵政弄的人回憶,說是么四婆婆遇害前一個月的時候曾找過柴刀,也就是說那柴刀在一個月前就遺失了,作為一樁搶劫殺人案,看來兇手是早有準備的。馬哲曾讓人在河裡尋找過柴刀,但是沒有找到。
已經走起來的馬哲,聽了這話後便停下腳步,他問孩子:「你以前常去河邊嗎?」
「聽聲音呀,那電線桿裡有一種『嗡嗡』的聲音,聽起來真不錯。」
「是誰?」
「是男的嗎?」
這幢聳立在不遠處的樓房,正是剛才引起馬哲注意的樓房。
那人朝他倆看了一會,然後走了上去,走到馬哲面前時,他幾乎是怒氣沖沖地問:「你找我?」
「我知道。」馬哲親切地拍拍他的腦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