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河邊的錯誤

作者:余華
河邊的錯誤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章 八

第一章

「那麼你是四點左右就去了河邊?」馬哲問。
「碰到了一個,然後我和他在街旁人行道上聊天了。」
然而一個星期下來,儘管所有該考慮的地方都尋找過了,可還是沒有找到那筆錢。馬哲不禁有些急躁,同時他覺得難以找到了。儘管案件尚留下一個疑點,但馬哲為了不讓此案拖得過久,便斷然認為么四婆婆將錢藏在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而決定逮捕瘋子了。
馬哲驀然想起什麼,他問:「是不是像一把柴刀?」
「你剛才說是熟人,可又記不起是誰了。」馬哲微微一笑。
「在那一個多小時裡,你去了什麼地方?」在翌日的下午,馬哲傳訊了許亮。
「這是很正常的。」他說,「比如你寫字時往和圖書往會寫不出一個你最熟悉的字。」說完他頗有些得意地望著馬哲。
許亮想了一下,然後說:「記不起來了。」
他們先是說沒再看到什麼,可後來有一人說他覺得瘋子當初另一隻手中似乎也提著什麼。具體什麼他記不起來了,因為當時的注意力被那條水淋淋的衣服吸引了過去。
馬哲彷彿一下子沒有明白這話是什麼意思。
馬哲沒有說話,慢慢走到窗口。這二樓的窗口正好對著大街。他看到不遠處圍著一群人,周圍停滿了自行車,兩邊的人都無法走過去了。中間那瘋子正舒舒服服躺在馬路上。因為交通被阻塞,兩邊的行人都怒氣沖沖,可他們無可奈何。
接下去要做的事是盡快找https://www.hetubook.com.com到么四婆婆生前積下的那筆錢。「我要排除搶劫殺人的可能性。」馬哲說,看來馬哲在心裡已經認定罪犯是瘋子了。
「碰到熟人了嗎?」
老郵政弄有兩個人曾在案發的那天傍晚五點半到六點之間,看到瘋子提著一件水淋淋的衣服走了回來。他們回憶說當初他們以為瘋子掉到河裡去了,可發現他外褲和襯衣是乾的,又驚奇了起來。但他們沒在意,因為對瘋子的任何古怪舉動都不必在意。
「沒有。」許亮懶洋洋地說:「我在街上轉了好一會。」
「總不會永遠記不起吧?」馬哲說。
可那人怎麼說也說不清楚,只能說出大概的形狀和大小。
於是馬哲決定搜查瘋子m•hetubook•com.com的房間。在他那凌亂不堪的屋內,他們找到了么四婆婆那把遺失的柴刀。上面沾滿血跡。經過化驗,柴刀上血跡的血型與么四婆婆的血型一致。
「也很難說。也許我明天就會想起來,也許我永遠也想不起來了。」他用一種無所謂的態度說,彷彿這些與他無關似的。
「可是。」小李說,「那是個瘋子。」
那人聽後眼睛一亮:「像。」
那人名叫許亮,今年三十五歲。沒有結過婚。似乎也沒和任何女孩子有過往來。他唯一的嗜好是釣魚。鄰居說他很孤僻,單位的同事卻說他很開朗。有關他的介紹,讓馬哲覺得是在說兩個毫不相關的人。馬哲對此並無多大興趣。他所關心的是根據鄰居的回憶,hetubook.com.com許亮那天是下午四點左右出去的,而許亮自己說是五點半到河邊。
與此同時,馬哲調查了另一名嫌疑犯,那人就是瘋子。在瘋子這裡,他們卻得到了意想不到的進展。
「還看到了什麼?」馬哲問他們。
這天馬哲讓許亮回去了。可是第二天許亮仍說記不起是誰,以後幾天他一直這麼說。顯而易見,在這個細節上他是在撒謊。許亮已經成了這樁案件的重要嫌疑犯。小李覺得可以對他採取行動了。馬哲沒有同意。因為僅僅只是他在案發的時間裡在現場是不夠的,還缺少其他的證據。當馬哲傳訊許亮時,小李他們仔細搜查了他的屋子,沒發現任何足以說明問題的證據。而其他的調查也無多大收穫。
關於瘋子提著水淋淋的和*圖*書衣服,老郵政弄的人此後幾乎天天傍晚都看到。據他們說,在案發以前,瘋子是從未有過這種舉動的。而且在案發的那天下午,別人還看到瘋子在么四婆婆走後不久,也往河邊的方向走去。身上穿的衣服正是這些日子天天提在他手中的水淋淋的衣服。
「那人是誰?」
當馬哲一聽說那天傍晚瘋子在河邊洗衣服時,驀然怔住了。於是很快聯想起了罪犯作案後的奇特現場。當初他似乎有過一個念頭,覺得作案的人有些不正常。但他沒有深入下去。而後來瘋子在河邊洗衣服的情節也曾使他驚奇,但他又忽視了。
「什麼地方也沒去。」他說。
當馬哲決心已下後,小李卻顯得猶豫不決。他問馬哲:「逮捕誰?」
「你能談談印象嗎?」馬哲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