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二

第八章

「啊,親愛的。」
「當然,他們什麼也搜不出。他們會找出什麼?」
「不,」雪拉說。
她又大聲的說:
「他們將要過的,是一段絕好的,安靜日子……」
「他們不是這麼說的。他們現在正在搜索他的房間。」
可是,她既然了解自己的任務,又如何會懷疑呢?
雪拉帶著將信將疑的神氣,望著她一兩分鐘。
「這不會是真的。我知道卡爾是什麼樣的人。我可以了解他的理智與感情。他最喜歡研究科學。他最喜歡工作。他最喜歡科學的真理和知識。他對英國政府很感激。因為英國政府讓他在這兒研究工作。有的時候,他聽到人家用殘酷的字眼兒來罵德國人,便想到自己是德國人,而感到非常難堪。但是,他始終是反對納粹黨的。他反對納粹黨人所代表的精神——自由的否定。」
雪拉用責備的眼光望著她。
「好罷。你要這樣說的話,我就相信你和-圖-書。」
雪拉走到門口。
那女孩子的聲音很鎮靜,毫不露感情。她說:
秋蓬說:「假若他是無罪的話……」
「胡說,孩子,絕不會有這樣的事。」
雪拉鎮定的說:
雪拉說:「我怎麼辦呢?」
秋蓬厲聲的說:
「他們把他帶走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
這簡單的,可憐的問題,害得秋蓬連忙退避,不知如何回答才好。她無可如何的說:
「我怎麼辦呢?我怎麼辦呢?」她跪在床畔,痛哭起來。
「也許會用這種方式報效他的國家罷!這是一種可能性,對不對?」
秋蓬撫摩著她的褐髮。不久,她用軟弱的聲音說:
雪拉昂起頭來,激動的說:
「我以為這是……」秋蓬猶豫的說:「一種可能性。」
她想:「但願不是真……的但願不是真的……」
逍遙賓館的門外有一輛汽車,上面有警察局的字樣。
「我?」
她走了出hetubook•com.com去,隨手帶上房門。
「是的。」
「原來,你以為他是間諜?」
「也許……也許不是真的。他們也許只是要管訓他。其實,你知道,他究竟是外國人,而且是我們的敵人啊。」
「他們把卡爾逮捕了?」
不管他們倆是否同謀,反正這個女孩子對卡爾.德尼摩是一往情深的,秋蓬感覺到她的心如刀絞,對這不幸的年輕女子感到同情。
「你知道,他的任務可能就是以難民身分到英國來,表面上露出好像是激烈的反對納粹黨人,然後,偷偷的蒐集情報。」
秋蓬說:「他當然會這樣說的。」
「雪拉,你聽我說。喜歡與否,與事實毫無關係。英國和德國正在交戰。我們為國效勞,有許多方式。其中一種就是蒐集情報,在後方工作。這是一種勇敢的工作,因為,要是失敗——那就……」她的話略有間斷,「完了。」
「可是,孩子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以為我能怎樣幫助你呢?」
雪拉打斷了她的話碴兒。
年輕人實在令人感動。他們會相信你真是喜歡他們。不過,的確如此。她喜歡卡爾。她確實是喜歡卡爾。
走到門口,她看見一個個子高高的人,由窗口轉過身來,不覺大吃一驚,停住腳步。
「那有什麼分別?警察會栽贓的。」
秋蓬想到那幾個虛構的人物:道格拉斯、雷蒙和西瑞爾。
「這個……他們要是查不出什麼東西……」
她記得一個有名的女伶說過一句《奔往大海的騎士》的臺詞:
雪拉說話的時候,她的聲音像豎琴發出的哀調:
那女孩子一直走到她面前。秋蓬現在看得更清楚了,一張悲劇型的,雪白的面孔上,她那雙眼顯得更亮了。
秋蓬一心一意在想心事,並不怎麼注意這個。她轉過門口的汽車道,走進前門,逕直上樓,到她自己的房裡。
痛快!……這句臺詞的和-圖-書澎湃情感實在令人著迷……
「警察嗎?」
「那麼,我們就沒有希望了。他們會把他帶走關在牢裡。將來有一天破曉時分,他們會讓他靠墻站著,將他槍決。就是這麼一個下場。」
「你的母親也許會這樣說,但是,她錯了。相信我的話,絕不會有這樣的事。」
「英國警察什麼都幹得出。這是我母親說的。」
「你認識的人多。你的兒子有的在陸軍,有的在海軍,他們認識有力量的人。這話我聽你說過好幾次。我以為,也許你能請他們——幫幫忙。」
「哎呀!」秋蓬感覺到自己對於這種情勢,難以應付。雪拉的聲音雖然很鎮定,可是這背後的玄虛,秋蓬是絕不會看錯的。
「有什麼問題了?」
秋蓬慢慢的說:
「你也和他作對嗎?我還以為你喜歡他呢。他也這麼想。」
「原來如此。我真懊悔,不該來請你幫忙的。」
「啊,該死,該死,該死的愛爾蘭人!」秋蓬一時www•hetubook•com•com百感交集,不禁憤憤的這樣說,「他們為什麼會如此歪曲事實,害得你也不知道你自己的立場?假若卡爾.德尼摩是間諜,那麼,要是槍斃他,實在是罪有應得。我必須堅持著這種想法。不應該讓那個有愛爾蘭口音的女孩子迷住我的心竅,以為這是一種英雄和殉難者的悲劇。」
雪拉說:「你可回來了。我在等著你呢。」
她有點兒渴望的說:
「雪拉,你太相信人了。你相信卡爾,也許是不智之舉。」
「哎呀!」秋蓬說,「是雪拉嗎?」
雪拉說:「你以為卡爾……」
她那受辱的、驚愕的神氣,實在是千真萬確,絕對不會是假裝的。假若秋蓬曾經懷疑雪拉也參與其事的話,她這種懷疑,在這一剎那之間,都化為烏有了。她現在認為:那女孩子確實不知情,一直毫不知情。
「我不知道,我還以為你會知道的。」
「恐怕,」她說,「他們幫不了什麼忙。」
秋蓬覺得很不舒服。她突然說: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