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四章 一

第十四章

「啊!你還要提起那個藍眼睛的青年嗎?其實,他的眼睛是棕色的。我是指東尼.馬斯頓呀,畢賜福太太。但是,在這一國東尼碰巧是我們最可靠的支持者。我剛才不是說過嗎?只要弄幾碼帆布,就可以產生驚人的效果。至於擊落傘兵,其實是一個圈套。可是,你一聽到,不加思索,就信以為真了。」
「是的。」秋蓬的態度很堅決。
「很對。」海達克說。在他聲音中微含嘲笑的意味。
「真的嗎?我們不願讓你的朋友一找就把你找到了。你明白嗎?他們如果依照線索來找你的話,就會到亞魯找一個坐在汽車裡的男人。一個面容迥然不同的護士,在一點至兩點的時候走進這裡的一所牙醫院。誰也不會將這件事牽扯到你的失蹤上面。」
海達克說:「我佩服你的膽量,你知道嗎?我實在佩服得五體投地!抱歉之至!我們不得不這樣逼你的口供。你在逍遙賓館究竟發現了多少秘密?這是我們必須要知道的。」
「你原來知道這個,是嗎?」他說。
秋蓬的聲音發抖。
「沒聽說過?」
海達克中校靠在他的椅背上,慢慢的說:
那麼,唐密的失蹤,與海達克中校有關係嗎?海達克在這方面擔任什麼任務?一陣胡亂的猜想,如怒潮似的,湧現在秋蓬的心頭。但是,她堅決的擺脫了這些臆測。這正是必須集中和_圖_書所有的才智來應付的時候。
「唐密嗎?」海達克中校說,「他一直都在那個老地方——完全在我的掌握之中!現在全看你的啦。你要是回答我所問的話,令人滿意,他還有一線生機。不然的話,我們照原計畫進行。我們準備當頭一棒,將他擊斃,載到海上,然後投到海裡。」
她說的是英語,他的態度也完全是平常的樣子。
海達克說:「慢慢我都會告訴你的。」
他說:「你知道是那一天嗎?」
「沒有。」秋蓬說。
「四號!」
秋蓬乖乖的坐下來。她答道:
「我們要掃除昏庸和無能;掃除賄賂和腐化的行為;掃除自私自利和貪贓的現象。我們這個新的國家需要像你們夫婦這樣的人物,像你們這樣勇敢而有才幹的人,過去是敵,將來可能為友的人。在這個國家裡面,就好像在其他的國家一樣,有很多人贊成,並且信仰我們的計畫。你要是知道這種人的數目有多大,你就會感到驚奇的。我們要創造一個新的歐洲——一個和平而進步的歐洲。你要用這種觀點來看它,因為,你要相信我,事實上我們理想中的歐洲就是這樣子……」
「請你告訴我:我應該做些什麼,好嗎?」
海達克中校鎮定的說:
又是一陣痛苦的沉默。秋蓬深深的透了一口氣。
「艾爾登護士!好極了和*圖*書!」
「其實我願意怎麼騙你就可以怎麼騙你。」她指出這一點。
「鵝公公,鵝婆婆!」
「你來了。」中校說。
秋蓬只是不齒地望望他。
他說:「弄幾碼帆布,塞在樹叢裡,就可以產生驚人的錯覺。布侖肯太太呀!我並不是賓尼恩大夫。賓尼恩大夫在職務上說是我的私人牙科醫師。承蒙他幫忙,把他的手術室借給我用。」
秋蓬厲聲說:
秋蓬鎮定的說:
「你的樣子很好嘛。」他和藹的說。
他猶豫了一下,然後問:
「我是說你的先生,唐密.畢賜福呀。他近來化名麥多斯先生,住在逍遙賓館,現在近在咫尺,他就在我們的地下室,綁得好好的哪。」
「你這一套廢話,我不明白是什麼意思。」
海達克中校露出吃驚的樣子。他的前額現出很深的皺紋。
「我要知道你是替誰工作。不管那個指使的人是一人或是幾個人,你究竟是用什麼方式聯絡?到現在為止,你都報告些什麼情報?你所知道的,究竟有多少?」
「我奉命來此以後遵照你的詳細指示。」
「我不相信。」
秋蓬望著他,一面暗自盤算著,用什麼話來回答,才能有效果。可是,她所想到的只是一句又幼稚又粗俗的話:
「你要知道些什麼?」
接著是一片死樣般的沉寂。中校說:
「現在,你一切都完了,你知道和-圖-書嗎?就像寓言裡的蜘蛛對著蒼蠅說的話:『你是自投羅網了』。」
海達克中校又笑了,可是,這絕對不是愉快的笑容。
「布侖肯太太呀,這個,你又作何解釋呢?」
「你還是不要作聲,也不要想驚動鄰里。不等到你張口叫喊,你就要見閻王了。並且,你即使是叫喊出來,也不會引起鄰居的注意。因為,當牙醫用笑氣麻醉病人時,病人也會叫的。」
海達克微微一笑,彷彿是聽了句開玩笑的話。
「不錯,你很有不屈不撓的精神。你這一類的人往往都是如此。但是,你那另一半怎麼辦呢?」
「沒關係,因為你對我說的話,我都要考查一下。」他把椅子拉得更近些。他現在的態度絕對是在向她懇求的樣子,「我現在完全了解你的心情。對於賢伉儷,我是衷心的佩服這一點,請你相信我,並非過譽之詞。你們有毅力,有膽量。我們的『新英國』所需要的就是你們這樣的人才。所謂『新英國』就是你們現在這個無能的政府瓦解以後新成立的一個國家。我們想把一部分英國人化敵為友,那要挑優秀的才行。如果到必要的時候,我可以下令結束了你先生的性命。其實,這正是我的職責。但是,我實在不忍心這樣做。你的先生是個好人。他這人鎮定,謙和,而且聰明。我可以告訴你一個天大的消息,在英國,這是很少人知道的。我們的領袖並不打算像你們所想像的那樣征服這個國家。他的目的是締造一個新的英國——一個自立更生的強國。統治的不是德國人,而是英國人——出類拔萃的,有頭腦,有教養,有勇氣的英國人。這樣一個國家,就樣莎士比亞所說的『前途無量』!」m.hetubook.com.com
「是的,」秋蓬說,然後,彷彿是呈遞國書似的,加了一句:「艾爾登護士。」
「你似乎樣樣都想到了。不過,你可曾想到,我還有朋友,而且他們知道我在什麼地方?」
「真的,布侖肯太太!或者,你也許更願意讓我用你的真姓來稱呼罷?畢賜福太太?」
「那麼,毫無疑問的,你聽說過逍遙賓館這個地方罷?」
秋蓬低下頭,但是沒說話。她準備讓他先起頭。
「是因為你收到那封署名阿鵬的信嗎?你不知道那是東尼的傑作嗎?你無意中將密碼告訴他,卻給他不少方便呢。」
秋蓬聳聳肩膀。
海達克中校點點頭。
這時候,秋蓬聽到一聲輕微的卡塔聲,又看見他的手裡閃動著鋼鐵的藍光。現在,他說話的時候,和*圖*書露出冷酷的調子了。
秋蓬想一下,馬上決定該怎麼說。
「你這是什麼意思?」
秋蓬沉默一兩分鐘,然後說:
「我勸你還是明白招出來罷。你曉得嗎?牙科醫生的手術椅和器具,還可做別的用途呢!」
他帶著讚賞的態度望望她。
「你大概知道你應該做些什麼罷?」海達克接著說,「請坐。」
他的聲音動人,富有磁性。當他探過身來的時候,看他的樣子,就好像是一個坦率的英國海軍一樣。
秋蓬沒有回答。
沉默片刻,秋蓬說:
「真的嗎?」秋蓬問。
「賓尼恩大夫,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我今天早上才用跳傘降落的。」
海達克中校的臉上掛著狐疑的笑容。他說:
「你沒有聽說過逍遙賓館這個地方嗎?這倒是使我非常驚訝的!我還以為在最近一個月裡,你一直都住在那兒呢。」
她現在站了起來,露出很恭敬的態度,完全是一副德國女人站在「老爺」面前的神氣。
海達克中校會不會認出她的真面目?
「那麼,唐密……那麼,唐密……」
「你真是用心良苦!」秋蓬說。
「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辦?」秋蓬這樣想。
他的身子向前屈,接著說:
她事先已經下了決心,無論看到的是什麼人,她絕不露出認出對方身分,或表示驚奇的樣子。並且,她也有相當的自信。她自己並未表現出與當前的局勢有不利的跡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