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諜海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諜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可憐!可憐的亡命徒!她渡海來英的時候,是個一文不名的難民。後來斯普若太太收養了她的嬰孩,她是感激不盡的。」
「另外一件事,本來也可能給我一個暗示,那就是凡達.波朗斯卡和白蒂長得很像。我每逢看見那女人,總會想起白蒂。還有一件事,就是那孩子玩我的鞋帶。其實,她可能看見斯普若太太那樣做,才模倣的。並不是模倣卡爾.德尼摩!但是,斯普若太太一看見她玩我的鞋帶,她就在卡爾的房裡安放一些證據,故意讓我們發現。於是,那個秘密墨水浸鞋帶的故事,就渲染得更逼真了。」
「你們不曉得德國宣傳的力量有多大。他們專門打動人的某種心理,就是對於權勢的慾望,也可以說是一種貪心,這些人不惜出賣國家,並非為了金錢,而是為了一種誇大的妄想狂。他們準備為那個國家完成一種任務,於是,他們就會對他們自己的能耐,感到一種誇大妄想式的得意。天下烏鴉一般黑,每個國家都有這種情形,這是一種曉星(Lucifer)崇拜的心理,也就是對於個人榮譽的誇耀和欲望!」
葛蘭特搖搖頭。
「秋蓬,你要再說這個,我就親手斃了你!恍然大悟?悟到什麼?究竟所羅門王與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你先說。」
「我曾經有些懷疑歐羅克太太,有時候對凱雷夫婦也有點懷疑……」
秋蓬笑了,她說:
「啊!」亞伯特說,「我並不覺得怎麼奇怪。我搭了一個麵包坊的貨車趕去。我們在大門口倒出一堆東西。大概是茴香……,也許是氣味像茴香的東西。」
葛蘭特先生說:
「我知道你們會來的。」秋蓬說,「我當時只好盡量拖延時間。要不是已經看到你們由他背後開門,我也許會假裝要招供出來。不過,真正令人興https://www.hetubook•com•com奮的,還不是這個。我突然一切都明白了,並且發現到自己多麼笨,怎麼一直都沒注意呢?這才實在令人興奮呢!」
「我很慶幸,卡爾與這件事沒有關係。」唐密說,「過去,我感覺到很喜歡這孩子。」
「還有那本《鵝公公,鵝婆婆》呢?」
葛蘭特先生笑了。
「可是,」亞伯特說:「我仍然是吃了一驚。因為,我知道你在那房子裡,但是不知道你會不會遇到危險。我們由後面的窗口爬進去,剛好趕得上救你。」
「就是白蒂說的那些很壞的故事書呀!」秋蓬驚奇的說。
「你怎麼會明白了呢?」唐密問。
「獵狗總是善於聞味道的呀。」葛蘭特先生說,「他們在車站找到了你的蹤跡,後來又聞到你在輪胎上磨過鞋底味道。我們就依照這個線索跟到那個矮樹叢,再上去到了石頭的十字架,然後尾隨你越過草原。敵人看到你動身了,便也開車離開那個地方,他們怎麼會曉得我們已經不費吹灰之力,追上你了呢?」
「秋蓬,你把一切情形都告訴我們罷。」唐密極力勸她說明一切經過。
她盡量喝一點陳年白蘭地,來振奮一下摧毀的神經,一面微笑的望望唐密,望望葛蘭特先生,又望望亞伯特。亞伯特正坐在那裡,面前放著一品脫啤酒,笑得嘴都合不攏來。
他又加以補充:
「是很『壞』的陰謀嘛!」葛蘭特先生冷冷的說,「《小號手傑克》裡面有我們海軍部署的周詳計劃。《空中的約翰》裡面同樣的包含著我們空軍的部署。我們陸軍方面的情形,在那本《有個小人,他有一根小槍》裡也有正確的記載。」
唐密生氣的哼了一聲。
「為什麼?」
「斯普若太太為什麼要收養那孩子呢?」
「當然是因和圖書為那個外國女人是孩子的親媽呀。」秋蓬說話的聲音有些發抖。
「我已經事先統統安排好了,只要打一個電話給裁縫,說不試樣子就好了。那就是通知魚已上鉤了。」
「統統都在那一套破舊的、複印的兒童讀物裡。」
葛蘭特先生點點頭。
「這個,我自始至終,都是個傻瓜。這裡的人我都曾懷疑,就是沒懷疑到斯普若太太身上,我確實感到自己受威脅彷彿是處在險境一樣。有一次,我偶然聽到那個提到那月四號的電話。這個感覺就在聽到那電話以後才有的。那時候有三個人,我認為普林納太太和歐羅克太太最危險,其實是大錯。真正危險的人物是那個毫不惹人注意的斯普若太太。
葛蘭特先生搖搖頭。
「我卻懷疑布列其雷少校。」唐密插嘴了。
「那以後,」唐密說,「就全是亞伯特的功勞了。他像一隻獵狗似的一路聞到『走私客歇腳處』,我也用鼾聲發出求救信號,他立刻就聽懂了。然後,他就去將這消息報告葛蘭特先生。他們兩個那天夜裡很晚才趕來。我再用鼾聲和他們連絡,結果商量好:我還是暫時不動,以便等到他們的船到時,一網打盡。」
「那麼,現在呢?」秋蓬問。
「那個可憐的,感傷的人兒,那個大家都當作白蒂母親看待的女人!原來一直都是她在暗中活動!」
「於是,他就上鉤了,這是我早就希望的結果。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信,這樣一來,他的馬腳就都露出來了。」
「她與I.R.A.有關係,別的毫無問題。」葛蘭特先生說:
「我真高興!我為雪拉慶幸!當然啦,我們把普林納太太錯認為敵https://m.hetubook.com.com人的間諜,實在太笨了。」
「為了要偽裝!那是一種手段高明,利用心理學的偽裝,誰也不會想到一個大間諜會把孩子拖入漩渦。我從來沒有認真的懷疑到斯普若太太身上,主要的原因也就在此。就是因為她有這麼一個孩子在身邊。但是,白蒂的親媽後來很想女兒。她打聽到斯普若太太的住址,便到這裡來。她在附近蕩來蕩去,等候機會。最後機會來了,她就把孩子帶走。
「你要明白,在我們的政府機構中,要是有這樣的人發佈矛盾的命令,要是有這些人擾亂我們的軍事行動,敵人的侵略計劃勢必會成功。」
「他沒事。」他說,「其實,還有一件事,你聽了會覺得驚奇的。」
「並不是什麼傷感,可憐的女人,」葛蘭特先生說,「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人物,而且是個聰明的演員。並且,實在令人惋惜,她還是英國人呢。」
秋蓬停頓一下,然後繼續說:
「那麼,」唐密說,「該說你的了。」
「那本書還是用隱形墨水寫的,如果用適度的試藥,就可以顯出來。上面有一份重要人物的名單。這些人都是宣誓效忠敵人,準備協助他們侵略英國的,其中有兩個警察局長,一個空軍副司令,兩個將官,一個兵器工廠的廠長,一個內閣大臣,還有許多警監和地方防備軍的司令官,陸海軍各種次要的人物,也有我們自己的情報部人員。」
秋蓬說:「那麼,我就一點兒都不可憐她,也不佩服她了。她這樣幹,甚至並不是為了祖國。」她又帶著一種新的好奇的表情望著葛蘭特先生,「你找到你要找的東西嗎?」
「當然,斯普若太太發現白蒂不見以後,快要急瘋了。但是,無論如何,她不要找警察局幫忙。因此,她就寫了一封信,假裝說是在她房裡的地板上和-圖-書找到的。她就用這個圈套誘使海達克幫她找。後來,我們尋到那可憐的女人時,她恐怕露出馬腳,便把她打死。她非但絕對不是不會用槍的人,而且,她的槍法還很好!是的,她打死了那可憐的女人。因此,我一點兒也不可憐她。她這人壞透了。」
「他沒讓我們軍方槍斃罷?是不是?」秋蓬注意到他用「過去」,那種字眼兒,才這麼問。
「葛蘭特先生對我說,到處都有第五縱隊的活動,他們專門挑最不像是有這種活動的地方來從事活動。因此,他們何不派一個人假裝是同德波拉一夥的,來騙我們呢?我不敢確定,但是,我仍然是夠機警的,所以,我就編了一個彼此通消息的密碼,當然啦!我們實在的密碼是一個明信片,但是,我對東尼撒了一個謊,告訴他那個『孤蓬萬里,萬里鵬程』的密碼。
「你記得有兩個女人為爭小孩子到所羅門王面前告狀的故事罷?所羅門王說:『好罷。把這孩子劈為兩半。』於是那個假的母親說:『好罷。』但是那真的母親說:『不!孩子還是讓她帶去罷!』她不忍心看到她的孩子讓人殺死,你說是不是?那天晚上,斯普若太太開槍打死那個外國女人的時候,你們都說,那簡直是奇蹟,因為,要是一不小心,很容易打死那個孩子。當然啦,要是我們注意的話,當時就會明白的。假若那孩子是她親生的,她無論如何不敢冒那個險。這就表示:白蒂不是她親生的女兒。她必須打死那個外國女人,原因就在此。」
「就是『鵝公公,鵝婆婆』那個兒歌。」秋蓬立刻說明,「我一對海達克提起這個兒歌,他立刻變得面無人色。那並不是因為那個兒歌多麼無聊,多麼粗淺。我立刻發現到那兒歌對他是有作用的。同時,我又看到那個叫安娜的女人臉上的表情,很像那m.hetubook•com•com個波蘭女人的表情。當然啦,當時我想到了所羅門王,便馬上恍然大悟。」
「海達克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我們的弟兄就佔據了『走私客歇腳處』。今天晚上,就抓到了他們的船。」
「現在,」他說:「讓他們來罷!我們已經嚴陣以待了。」
秋蓬點點頭說:
「我沒有多少好說的。」唐密說,「我發現那發報機的秘密,純粹是偶然的。我以為可以脫身的,可是海達克太精明了,我瞞不了他。」
唐密和秋蓬目不轉睛的望著他。
「後來,」秋蓬接著說,「我就走出逍遙賓館,自投羅網了。當然啦,那麵包坊的貨車很不費力的就跟蹤著我到了火車站。我買車票的時候,有人從身後面走過來,聽見我說要買一張到亞魯的火車票。這以後的事,要不小心,也許會很困難的。」
「我一直糊糊塗塗,一直等到他失蹤以後,才明白。這一點唐密都知道。當時,我正和亞伯特計畫一套辦法,於是,東尼.馬斯頓就從天而降。起初,看樣子彷彿是沒有什麼,正是平常追求德波拉那一類的年輕人。不過,有兩件事,讓人不得不用點腦筋。第一,我同他談過話以後,我愈來愈相信:我以前沒見過他,他也沒到我們家去過。第二,他雖然似乎知道我在利漢頓的一切活動,他卻以為唐密現在在蘇格蘭。那似乎是有問題的。他要是知道我們的情形,他就該知道唐密的情形。因為,我的行動,多多少少是非官方的活動,因此,這一點,我覺得奇怪。
「他立刻就給斯普若太太打電話。然後她就拿一把錘子,跑到大門口的車道上等著,她離開牌桌大約只有三分鐘。我倒的確注意到她回來的時候有點兒上氣不接下氣,但是,我並沒有懷疑她。」
「我早就該知道的。」秋蓬說。
葛蘭特先生又附帶說明了他那部分的經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