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心之罪5:撒旦的情歌

作者:阿嘉莎.克莉絲蒂
心之罪5:撒旦的情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部 奈兒 第三章

第二部 奈兒

第三章

精確、枯燥、平板的字句,一個個從老律師嘴裡唸出來。他的意思再清楚不過了!錯不了!說得這麼清楚,甚至沒留下任何一個可疑的漏洞。弗農聆聽著,臉色非常蒼白,雙手緊抓著椅子的扶手。
如果永遠見不到她了,他會介意嗎?其實不會。只要她健康、快樂、有人關照就夠了,他不會想念她,也永遠不會渴望有她陪伴。因為,很奇怪地,他並不真正喜歡她。他不喜歡她雙手的觸感,總是必須勉強自己才能給她一個晚安吻,他沒辦法告訴她自己的心事——她從來不懂也不明白他的感受。她一直是一個善良慈愛的母親,他卻根本不喜歡她!想來大部分的人都會說這樣很可怕吧……
他站了起來。「很感謝你邀請愛妮德去期末慶祝週,她因此興奮得很。弗農,如果你知道那女孩對你是什麼想法,你會覺得相當自負。啊,好吧,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他發出震耳欲聾的笑聲,然後砰地關上前門。
賽巴斯欽保持著激怒人的冷靜。「我不知道。這件事情需要通盤考慮。弗農或許對音樂有棒極了的理論——卻沒有跡象顯示他有辦法把這些東西付諸實踐。」
「是的……不過只有一點點。我想我一直在堆砌著空中樓閣吧。」
然後是寒暄、驚呼、喜出望外。
「你知道嗎,這非常有趣,」他說,「就我看來,弗農的目標是某種徹底的、革命性的東西。他現在精通了你可能會形容為『主要事實』的事情,而且學起來的速度快得異常,老卡丁頓是這麼說的——雖然他自然對弗農的想法嗤之以鼻,或者該說,如果弗農曾經把這些想法講出來,他會嗤之以鼻。對這些想法感興趣的人,是數學家老傑弗瑞斯!他說弗農對音樂的想法是四維的。
喬用手肘把自己撐起來注視了一番,然後發出一聲叫喊。
弗農說,她可以幫他個忙,試著去結交一些音樂界的朋友。「就算吹法國號的都行。」他好心地說道。
喬跟愛妮德都在劍橋。弗農也勉強讓愛瑟兒舅媽來了,她是監護人。這個世界現在似乎大部分由班特家族構成。
他正在與她共舞。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可以這麼快樂。在他懷抱裡,她輕得就像一根羽毛、一片玫瑰葉。她一樣穿著粉紅色洋裝——不同的款式,衣裙在她周圍飄動著。
「好的。」
「那麼,戴爾先生,你有幾種選擇。你知道普桑修道院多年來都是沙爾蒙少校承租,他很想買下……」
「我給你地址。你一定要來看我們。」
「我會想辦法搞定。交給我吧。」
她又格格笑起來了,好像覺得那非常滑稽。讓人厭煩的女孩——老是在格格發笑;此外她還暴牙。
他再度置身天堂。她喜歡他……他知道她喜歡他。她剛才微笑了……
「維爾克被開除了。他無能到無可救藥的地步——這種事注定要發生。」
然後弗農心目中的「另一個長舌婦」說了關於「一等表親……這樣最不明智了」之類的話,然後麥拉突然微微漲紅了臉,提高嗓門說道:「喔!我不這麼認為。」
「非常好。那麼我想,最好的做法就是繼續出租。沙爾蒙少校想買下一個住處,這表示你要另找新房客。找新房客不難,重點在於:要出租多久?我會說,再度長年出租這個地方,並不是非常吸引人的做法。生命是難以確定的,誰知道呢,再過幾年事情可能會……呃……有相當大的改變,你可能就有能力搬回去住。」
她的眼睛越過勃納德的肩膀,跟他四目相望。她露出微笑。
「喔!有個跟自己相近的表妹是非常愉快的事,我敢說你會常常見到她。」
她有這麼想啊,有嗎?可是她現在不會覺得他很了不起了。他的心情再度陷入谷底。
「沒什麼。」賽巴斯欽坐下了,態度異常溫和。他填了菸草,點燃菸斗,在煙霧遮蔽之下才開口。
奈兒會不會嫁給他?會嗎?說不定她永遠不會正眼看他。一定有各式各樣的男人愛上她。
「鐘跟三角鐵難道還不夠嗎?」賽巴斯欽問道,「再來點合拍的銅鑼……」
「我……我想,我那時候是個可怕的小混蛋。」他囁嚅著說。
「弗農對音樂事業是認真的嗎?他會不會有成就?這應該只是一時的狂熱吧?」
賽巴斯欽,她叫他賽巴斯欽。好吧,她應該是會這樣叫他的——既然她都叫他弗農了。幸好賽巴斯欽除了喬以外誰都不在意。賽巴斯欽有錢又有頭腦,他疑惑地想,奈兒會喜歡賽巴斯欽嗎?
「喔,你是個很可愛的人。賽巴斯欽沒有改變多少,對嗎?」
「應該是。」
親愛的西德尼舅舅:hetubook.com.com
「不過我懂得他的重點。弗農並不是在創造新東西;他是在找出某樣已存在的東西,還滿像個科學家的。」
他的舅舅伸出一隻巨大方正的手制止了他。「如果可以的話,咱們就把話講到這裡。我不想現在聽到答案,花點時間考慮一下,等你從劍橋回來以後再說。」
喬用一種實際到難以置信的語氣說道:「哇,這不是很奇怪嗎?誰會想到奈兒.維爾克會出落得這麼標緻?我好奇的是,她是不是還像以前那麼蠢。」
在他返校的前一天晚上,西德尼舅舅到凱瑞小築來了,麥拉推著弗農跟他一起進書房,然後說道:「弗農,你舅舅西德尼要跟你稍微談一下。」
弗農沒有堅持要問個清楚;他懶得探問沒直說的理由。
弗農的右手臂在痛。愛妮德跟他坐同一條船,而她是個沉重的同船夥伴。唔,這不打緊。西德尼舅舅似乎很高興,而他是個正派的老好人;他提出那種建議真是太好心了。多麼可惜啊,他——弗農——沒有多點班特血統、少點戴爾血統。
「有何不可?以前的人還不是把動物的腸子繃緊,然後發現那截腸子會發出一種嘎嘎響的噪音;還有人拿蘆葦葉片來吹,然後喜歡上那種聲音。我很好奇人類是什麼時候想到要用黃銅跟鐵製造樂器的……我敢說某些書會有答案……」
有個微弱的記憶在他心裡擾動,有人說過:「弗農,戴爾家族的人從來就不幸福或者成功。他們做不了什麼大事……」是誰說的?那是一個女人的聲音,場景是在花園裡——還有彎曲纏繞的香菸煙霧。
「你聽說西德尼舅舅的提議了嗎?.」
他瀏覽著河流沿岸。有艘平底船繫在一棵樹上,上頭有四個人——但弗農眼裡只看得見其中一個。
他一直記得,他還小的時候就覺得,要是他們別煩他就好了。他想起自己發明的那些荒唐遊戲,就暗自微笑。葛林先生!他清清楚楚記得葛林先生,還有那三個玩伴……想不起來了,他們叫什麼名字啊?
這一切結束得太快了。雙方說了再見,他們再度朝上游去。
他當然可以對她動之以情,哀求她採取行動,因為他非常想要那裡。
「西德尼舅舅,你實在是太好心了……」弗農開口了。
他腦中響起一陣舊時八卦的回音。
西德尼舅舅吞吞吐吐了一會兒,然後讓人相當意外地直取重點。弗農從來沒這麼喜歡過他舅舅;他自以為逗趣的舉止態度全擺到一旁去了。
「喔!運氣真差!」弗農試著要把心思拉回來表示同情,「或許她會改變心意的,」他含糊地說道,「他們說女孩子會這樣。」
「如果你有個……」
不過那裡不是她的家,那裡對她來說,永遠不可能跟凱瑞小築相提並論。
而且他總會以某種方式,回到普桑修道院。
「恐怕這對你來說很震撼。」這位老律師在握手的時候說道。
弗農並不覺得好奇,也就不再多問。
「弗萊明先生,可以請您再說一次嗎?」
這怎麼可能?不可能!然而說到底,多年前弗萊明先生不就說過一樣的話了嗎?對,不過那時候還有「二十一歲」這個神奇的字眼可以指望,當時還能指望「二十一歲」會奇蹟似的讓一切好轉,然而取而代之的卻是:「提醒你,現狀比令尊過世時好太多了,但是假裝已經走出困境並不妥。那筆貸款……」
一個有趣的兒童世界——一個有惡龍與公主的世界,與奇異卻實在的現實混合在一起。曾經有人告訴他一個故事——有個戴著一頂綠色小帽、穿著破爛的王子,還有一個住在塔裡的公主,在她梳頭髮的時候,那頭金髮閃亮到四個王國都看得到。
音樂響起來了。他情急之下說道:「奈兒,我以前是叫你奈兒,不是嗎?」
他用手實驗性地劃過洗手缽的邊緣。喬打著冷顫,用雙手蓋住耳朵。那聲音的音量加強了,弗農露出迷濛狂喜的微笑。
他記得,那時候他認為她是個討厭鬼,奈兒!他竟然說她是討厭鬼!
「喔,我不認為會這樣。」弗農講得很籠統。
她的聲音繼續往下說——多麼迷人的聲音啊。你想要聽那個聲音,而不是聽那些字句。
「我不知道弗農是會成功,還是會被當成瘋子,我想那https://m.hetubook.com.com條界線是非常模糊的。老傑弗瑞斯非常有熱忱,但他沒有要鼓勵弗農的意思。我認同他的想法,他說過,發現新事物、然後讓世人面對它,是沒人感謝的苦工,而從所有的可能性來看,至少要再過兩百年,弗農即將發現的真理才會有人接受。傑弗瑞斯是個老怪胎,總是思考著空間中的虛擬弧形,或者類似的事情。
「喔!但是我可以這樣做嗎?」她的聲音聽起來很懷疑。
那時對弗農來說什麼都不重要,只有一件事除外。喬私下跟賽巴斯欽談到這件事。
「喔,好啦,親愛的,別擔心,冥冥中自有安排。你必須去跟你舅舅好好談一談。」
他母親似乎總是神祕兮兮地在跟朋友講悄悄話。有一天弗農就聽到她在跟朋友們說悄悄話。
「人應該要能夠捕捉、駕馭這種聲音。但要怎麼做到呢?這個聲音很美妙飽滿,不是嗎?就像一個圓。」賽巴斯欽硬是把那個洗手缽從他身邊拿開,但弗農隨即在房間裡繞圈圈踱步,實驗性地敲響各種高腳杯。
一日復一日,他們跳舞、吃早餐,用難以置信的高速開車呼嘯穿過鄉間,在弗農房間裡坐著抽菸聊天,然後再去跳舞。徹夜不睡是一種光榮的優點。清晨五點,他們去遊河。
「哥倫布與蛋就像你跟玻璃高腳杯。為什麼不是寫字石板跟石板筆?」
「對……他們真的相當密不可分……所以我想這樣比較明智……真是可惜……」
「是因為這該死的錢。」賽巴斯欽憤怒地說。
他有好多好多事想對她說——不過他不知道要從何開始。他聽見自己說了些關於地板與音樂的傻話。
他脫口說希望今晚能再見——她要去參加哪個舞會?她說了。那裡不好。明晚——謝天謝地,他們會參加同一個舞會。他匆匆說道:「聽著,你必須留一、兩支舞給我……你一定要……我們已經好幾年沒見了。」
弗萊明先生露出微笑。「我確定你會這麼說。坦白講,很高興聽你這麼說。戴爾家族擁有普桑修道院已經……呃……讓我想想,快五百年了。雖然如此,如果沒向你說明買方出的價錢很好,我就是失職了;要是你後來又決定要賣,想再找個合適的買家可能不容易。」
他用力把身體轉向側面。他通常不是很能體會自然之美,但今天早晨他被世界的美麗打動了。蒼白、閃爍著光芒的河流、堤岸上到處開著花的樹木。
弗農本來並不知道。他很清楚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母親不告訴他?她沒有勇氣嗎?他總是認為她會跟他一起回普桑修道院,不盡然是因為他希望她一起去,比較像是因為——很自然地——那是她的家。
他嘟噥了幾句關於倫敦生活的話,她把住址給他,母親會很高興再見到他的。他把地址寫了下來。
他暫時停筆。賽巴斯欽心神不寧地來回踱步,這干擾了弗農。
一條巧克力呼一聲越過他的頭。愛妮德的聲音伴著一聲格格嬌笑說道:「真要命,我就是丟不直。」
幸運的是,這件事沒人再提起。讓人喜出望外的是,喬獲准照她的意思做了。她去了倫敦——雖然在某種程度上,還是有人監管與陪伴她,但她總算達成心願了。
「他這樣不是很滑稽嗎?」愛妮德格格笑道。這讓整個對話停擺了——至少現在如此。
「母親,我似乎不真的算是個繼承人啊!」
喬有一次脫口說道:「你到底為什麼要請愛妮德來?」
他這麼回答:「喔,母親一直堅持……反正這不重要。」
弗農並不真的很介意她在場。他太專注於自己的想法,對外界沒那麼敏感,所以察覺不到。愛妮德跟愛瑟兒愛怎麼笑就怎麼笑,隨她們高興。
「我一進來你就閉嘴了。我很納悶,這一切到底怎麼回事?」
最近賽巴和_圖_書斯欽老惹她生氣。對他來說最重要的,似乎就是冷靜分析的能力。如果他有熱忱,他也小心翼翼地藏匿著。
可是,不行,絕對不行!你不能哀求一個你其實不愛的人施恩。弗農並不真正愛他母親。他不相信自己曾經真正愛過她。這件事說來如此古怪而悲哀,還有一點可怕,但正是如此。
「我說,弗農啊,我昨天晚上向喬求婚。她拒絕了我。」
如果能夠一直這樣下去,直到永遠就好了。
「誰是一等表親啊?」弗農後來問道。「這樣神祕兮兮的是怎麼回事?」
她的聲音非常柔和,微笑著.望進他眼裡——有那麼一點羞怯。真是美麗動人……動人……比他本來想的更美麗動人。他像個張口結舌的傻瓜,為什麼說不出一句話?某種聰穎、機智、吸引人的話。在又長又柔軟的金棕色眼睫毛襯托下,她的眼睛多麼藍啊。她就像是樹梢上開著的花——仍然保持純淨,有如春天。
我考慮過您的提議了,如果您還想用我,我很樂意進入班特公司。只怕我派不上什麼用場;不過我會用我所知的一切方法努力。我還是認為您極為好心。
「我自己沒有兒子,只要你願意,我很樂意把你當成自己兒子一樣照顧。我家有得是女兒,而且還多得很。容我提醒你,這並不是一輩子做苦工,我不是不講理的人,而且我跟你一樣了解你現在的處境。你還年輕,等你從劍橋畢業、進入商業界的時候,得從底層做起。你只能先領一份普通薪水,然後一步步往上爬。如果想在四十歲以前退休——你是可以那樣做,好讓自己開心——到時候你會有錢去住普桑修道院。
「我就直接說我要說的話了,弗農——不過在我講完以前,我不希望你插嘴,懂嗎?」
「看在老天的分上,坐下來吧,」他惱怒地說,「你是怎麼啦?」
為什麼他不能表現得聰明伶俐,說些機智的話?
不過喬與賽巴斯欽之間的不和卻讓他有點困擾;他們本來一直是那樣團結的三人組口。
「我不該說的。首先呢,我可能是錯的,其次,我實在討厭干擾事情(可能會有的)正常發展。」
賽巴斯欽的聲音說道:「他要睡著了。醒來啊,你這掃興鬼!愛妮德,塞一條巧克力給他。」
然而對於現在的喬來說,熱忱似乎是世界上最必要的東西。她對失敗者和弱勢者有一股熱情;她是為軟弱與受壓迫者挺身而出的鬥士。她覺得賽巴斯欽只對成功有興趣,她認定他只以金錢為標準來判斷人事。他們碰面時,大半時間都沒完沒了地在吵架拌嘴。
「喔,沒什麼啦,我們講的是某些你不認識的人。」她看起來臉很紅,表情不太自在。
「哎呀,是喬.魏特,還有弗農!好久不見了,不是嗎?」
「傑弗瑞斯滿腦怪點子,只要跟他問起方形跟立方體、幾何圖形跟光速,他就會狂熱地講個沒完。他還寫信給一個叫做|愛因斯坦的德國人。奇怪的是,他一點都沒有音樂天分,然而他卻能看出——或者他自稱如此——弗農要往哪個方向去。」
「在你們離開以後,我們也很快就搬走了。我父親放棄了他的工作。」
「親愛的,你說神祕兮兮?我不懂你是什麼意思。」
「我的錢。我們還小的時候,喬總是說她會嫁給我,她喜歡我,我確定她喜歡我。然而現在我所說所做的一切動輒得咎。如果我受人迫害、遭人鄙視,或者難以見容於社會,我相信她會立刻就嫁給我,但她總是想站在弱者那一方,在某種程度上,這是個極其優秀的特質;不過這有可能會被實踐到根本該死地不合邏輯的地步。喬很不講邏輯。」
賽巴斯欽長長的黃色臉蛋現出一抹微笑。
「不行,」弗農說,「我要玻璃……把威尼斯玻璃跟瓦特福水晶擺在一起……你真有美學品味,賽巴斯欽,有沒有可以拿來弄破的普通玻璃杯……所有叮噹作響的碎片啊,玻璃……真是神奇的東西啊!」
他平靜地對弗萊明先生說:「你說得很對,我確定我母親不希望離開凱瑞小築。」
期末慶祝週結束了。弗農坐在書桌前寫信:
她繼續說下去:「我那時候覺得你很了不起,弗農。」
「你那曲裡拐彎的俄國心靈還真會想。」
他自私地想著自己的情事。在他看來,賽巴斯欽這麼渴望跟喬結婚是很古怪的。多得是其他適合他的女孩子啊。他重讀一遍剛才的信,然後補上另一句:「我會像個黑奴一樣努力工作。」
「嗯哼。」弗農含混地應道。
麥拉希望弗農在期末慶祝週時邀愛妮德到劍橋去,她堅持要他這麼做,他只得屈服了。無所謂,反正賽巴斯欽有喬作伴,他自己也並不太介意。跳舞還滿討厭的——會干擾音樂的每件事都很討厭……和-圖-書
「是的。」
不過,當然了,生命從來不是這樣。弗農覺得似乎才過了一秒鐘,音樂就停了。他們並坐在椅子上。
「這房間裡有好多玻璃杯。」他讚賞地說道。

他徹底地絕望,一片黑暗的悲慘感受籠罩著他。
船慢慢地朝著下游漂去——一個奇異、安靜、在魔咒籠罩下的世界,這是因為附近沒有人類吧,他想著。仔細去想,是人類太多才把這個世界給糟蹋掉的。人總是在吱吱喳喳談話和格格傻笑——然後在你只想獨處的時候,追問你在想什麼。
「哎呀,」她大叫道,「我知道了!對,我很確定,那是奈兒.維爾克……」
「你認不認識任何巴松管樂手?」
他很想念喬,凱瑞小築少了她,變得死氣沉沉的。另外就是愛妮德更常出現了,她總是會來看麥拉,弗農只得勉強自己帶她去一家新開幕的溜冰場溜冰,或去參加這個那個無聊至極的派對。
喬陷入沉思。
「弗農……」喬踢了他一下,喚回他的注意力。「你沒睡著,因為你睜著眼睛。可是我們跟你講了四次話,你都沒回答。」
奇怪的老頭,為什麼他要擺出那副狡猾又成竹在胸的表情?
「我們現在住在倫敦,我父親五年前過世了。」
他心心念念的全是樂器——它們的音域跟力道。喬自己也拉的小提琴似乎是他最不感興趣的一種。喬實在不是討論單簧管、伸縮長號跟巴松管的合適對象;弗農人生中的雄心壯志,似乎就是跟這些樂器的樂手培養友誼,好得到理論以外的實際知識。
「對,是愛妮德。兩個大的已經嫁了,兩個小的還在念書。愛妮德大概比我小一歲。」
弗農覺得很安慰。他忘記賽巴斯欽的招風耳了,沒有哪個注意到賽巴斯欽那兩個耳朵的女生會愛上他的。可憐的賽巴斯欽,他被耳朵給毀了,運氣真背。
可是賽巴斯欽出人意表地嚴肅。
「沒問題。」
他等到弗萊明先生說完了,才說道:「但如果我母親……」
弗農似乎也跟她有了距離,音樂是他現在唯一想談的事情,而且談的是她不熟悉的面向。
「聽說了。弗農似乎心情輕鬆地把這件事情否決掉了,不過你明白吧,那個提議滿好的。」
眼看著奈兒的舞伴到了,他倉促地脫口說道:「能再度見到你真是太美好了。奈兒,你不會忘了我吧?我會出現在倫敦的。能再次看到你真是……真是棒得不得了。(喔!該死,我之前就講過這句了!)我是說……這實在好極了,你不明白的。可是你不會忘記吧?」
「到哪去都可以靠那對耳朵認出他!」奈兒說著笑了一聲。
真愚蠢!跟西德尼舅舅談能有什麼好處?
「好吧,」最後她說道,「你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我一點都不懂。不過看來弗農似乎可能會大獲成功。」
他一邊回答,一邊覺得自己像個白痴:「喔,那個,我很遺憾,真是太遺憾了!」
「你該不會要他接受那份工作吧?」喬發火了。
「喔,當然了,如果戴爾太太有打算……」他沒把話說完就停下來,然後補上一句,「可是,容我說一句,每次有幸見到戴爾太太的時候,她的心意看來似乎是非常堅定——確實非常堅定。我想你應該知道,她在兩年前買下凱瑞小築了?」
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她。
「是什麼?」
期末慶祝週!
他試著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輕快,像隨口提起似的。但他心裡有個狂野的聲音說道:「漂亮?她很迷人,她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女孩。我要去認識她,我必須認識她,我要娶她……」
不可能!這不可能。奈兒.維爾克?那個蒼白、瘦巴巴,有著粉紅色的鼻子,穿著不合身衣裳的奈兒?時間能玩出這種惡作劇嗎?要是如此,那還有什麼是能確定的?以前的奈兒跟現在這個奈兒是不同的人。
她已經離開他身邊了。他看著她在勃納德的臂彎裡旋轉。她絕對不可能喜歡上勃納德的,是吧?勃納德是個徹底的傻瓜。
「我不認為『獨立生活』這套把戲適合喬,」弗農對賽巴斯欽說,「和-圖-書她大部分時候像一隻憤怒的貓。我不懂為什麼我母親會同意,六個月前她還誓死反對這檔事,是什麼改變了她的心意?你想得出原因嗎?」
「你弄出的聲音會害水手溺死。」喬說道。
傑弗瑞斯說弗農小時候不喜歡音樂,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對他的聽覺來說,音樂是不完整的——就像是隨手描出來的畫,而且整個透視是錯的。我猜想,現在的音樂對弗農來說,就像是我們耳中的原始野蠻人音樂——大多數都是難以忍受的不和諧雜音。

「我會的,不過不是用你想的那種方式,你這個老蠢貨。」弗農想道,「那會是因為我在音樂界建立起名聲,而不是因為我母親死了。我確定我希望她活到九十歲。」
弗農仍然在大廳裡皺著眉頭。西德尼舅舅其實表現得很得體——相當得體,但這不表示他打算接受舅舅的提議。就算拿全世界的財富來都不能拆散他跟音樂……
「事情的重點就只有這樣:我希望你加入班特公司。現在記住我說的——不准插嘴!我知道你從來沒有想過這些事,而且我敢說現在這個主意對你來說不是非常容易接受。我是個坦白的人,而且我很能面對現實;如果你有一筆好收入,可以像個紳士一樣住在普桑修道院,就不會有任何關於這件事的問題了,我很清楚這一點。你就跟你父親那邊的親人一樣,不過你身上還是有不少班特家族的血,弗農,而且血統是注定會顯現出來的。
當然,當然,他們從來沒提過有這筆貸款吧?嗯,他猜想跟一個九歲的男孩提這種事沒多大用處。兜著圈子講話並不好,擺在眼前的事實是,他負擔不起住在普桑修道院的費用。
「不」字立刻從弗農口中像槍彈似的爆出來。
「我猜想,你要回去跟你母親共度二十一歲生日吧?」
一波巨浪般的絕望氣餒掃遍他全身,她永遠不會嫁給他的。像他這樣口舌笨拙的傢伙,哪有可能?她在跟他說話——老天爺啊,他一定要試著聆聽她在說什麼,還得很聰明的回答才行。
「這是不可能的。」
賽巴斯欽的態度卻很讓人洩氣。「我不會這麼說。弗農可能是個天才——而那是相當不同的事情,沒有人歡迎天才。另一方面來說,他可能就只是有一點點瘋狂。有時候他開口大發議論,聽起來真是瘋狂,但不知怎麼地,我總是有種感覺,他是對的——以某種古怪的方式,他知道他在講什麼。」
真是褻瀆神聖!他覺得自己跟喬之間有了寬廣如海洋的隔閡。喬根本就不懂。
喬說她不認識。
傻瓜——講不出話來的傻瓜!幾分鐘過後,另一支舞開始了。她會從他身邊被人帶走,他一定要想出計畫——設法安排再跟她相見。
「高腳杯交響曲。」喬口氣刻薄地說道。
「我希望你會早早結婚,早婚是非常好的。你的長子可以繼承地產,其他的兒子則進入他們可以展現本事的一流公司。班特公司讓我很引以為傲——就像普桑修道院讓你自豪一樣,所以我了解你對那個老地方的感情,我不希望你被迫把那裡賣掉;過了這麼多年以後還讓那個地方脫離家族掌握,就太可惜了。好啦,我的提議就是這樣。」
一個穿著粉紅色晚宴洋裝的女孩,有著滿頭金絲般的秀髮,站在一棵開滿粉紅色花朵的樹下。
他跟弗萊明先生又多談了幾句,然後就起身準備離開。
整個世界感覺像夢境一樣。喬在說話:「如果那是奈兒,我肯定要跟她說說話。我們過去那裡吧。」
「你真讓人生氣。」喬說著掉頭就走。
「你可以跟你的舅舅班特先生談談,他是非常精明的生意人。他有個跟你年紀差不多大的女兒吧?」
她在說話,舞蹈之間的隨口閒聊。倫敦社交季,光想就覺得可怕——她要夜復一夜地參加舞會,有時候一晚上就有三場。他被這個念頭困住了。她會嫁給別人,一個富有、聰明、逗人開心,很快就會贏得她芳心的傢伙。
「抱歉,我在看那邊的那群人。那個女孩相當漂亮,你不覺得嗎?」
「什麼該死的錢?」
「怎麼了,當然啊。」她笑出聲來。「你還記得嗎,我們以為犀牛會來追我們的那天,你把我從籬笆上用力拉出來?」
「我是可以猜猜看。」他說道。
為什麼他要常常見愛妮德?她是個乏味無趣的女孩。不過弗萊明先生當然不知道這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