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出嫁從夫

作者:古靈
出嫁從夫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六章 說謊

第六章 說謊

兩天後的午夜上更時分,三輛豪華的大馬車從睿王府出來,悄悄地出了京城。從那晚起,睿王爺和福晉帶著八大侍衛和四個俏婢就此從京城消失,除了康熙,沒有人知道他們往哪兒去,也沒人知道他們為什麼離開,連太皇太后問起,康熙也不肯鬆口。
康熙又瞟了一眼海珠,「等安全了就會回來。」
對他來說,釦兒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都可以先擱置一旁,可是,要如何才能保證她的安全是萬無一失的呢!
靠裡的床邊站著兩位俏麗的少女,其中一個眼角瞟到年輕人的出現,趕緊拉著另一位少女同時半矮下身子。
「嗯、嗯!」釦兒直點頭,下巴在常寧胸口上啄個不停。「我希望知道她們也和我一般快樂,我希望大家都快樂。」
好,常寧心想,那他就來做個小小的試驗吧!
常寧不禁啼笑皆非。「妳耍我!」
「謝謝你。」常寧由衷的說。
「我娘還說……」虎子遲疑著不知道該不該說。
釦兒聽得張口結舌。「嫁……嫁給巴……巴額圖了?!」
海珠暗中拉拉正與康熙閒聊的太皇太后的衣袖,太皇太后馬上會意過來。
「對!她嫁給巴額圖了,」常寧神情肯定,「那已是兩個月前的事了。」
康熙二十年四月底,原本平靜安詳的鴻雪山居開始出現一個嘈雜聒噪的聲音,那是嬰兒的啼哭聲。
剛用過晚膳不久,常寧便哄著釦兒去睡,他輕手輕腳地離開寢房來到大書房(鴻雪閣裡的書房),坐到書桌後打開湖南來的軍情報告仔細研究。
「海珠,妳忘了自己在跟誰說話嗎?」
釦兒倒抽一口氣,連忙捂著自己的嘴巴,雙眼幾乎驚凸出來。
「我娘說……」虎子搔搔頭,有點尷尬的笑笑。「指使的人八九不離十是個女的,因為……因為……」
該死!一定是海珠!好狠毒的女人哪!難道她不知道釦兒已經懷有五個月的身孕了,這時候打胎大有可能連釦兒的命也給打掉了嗎!或者,她根本不在乎?!
「對,對,打草驚蛇。」虎子直點頭。「我娘說不能教人知道這個毒計失敗了,否則,他們會立刻再想出第二個毒計來害福晉,這樣,王爺就沒有準備的時間了。」
「好,虎子,我還有一些問題要問你,希望你能詳盡的告訴我。」
常寧看著紙包。「這是什麼?」
「那……」釦兒一臉的迷惑。「她們幹嘛拚命跟你招手,還笑得那麼親熱啊!」
「我明白了。」常寧也是這麼想,但是,愛慕他的女人那麼多,教他怎麼追查起?從底下一層層慢慢往上追?這得要花多久的時間?而這段期間,釦兒不是都得處於危險之中嗎?
無那,好個淒惶的我!
誰伴明月獨坐?
「打草驚蛇。」查鮫插嘴道。
「王爺好像聽不見。」
從小在宮中長大的常寧自然瞭解這種情況,因此,他總是遠遠避開嬪妃們所住的宮殿,以免引起是非。而且,他早早便已搬出宮中,住到睿王府,所以,宮中大多數的女人都不認識他,當然,他也不會認識她們。
應該快了吧?
不祥的感覺爬上常寧的脊椎骨,「從頭仔細說。」他沉聲道。
沒人知道那天晚上,常寧把康熙從毅惠貴妃身上硬拉開後,他們兩人到底在南書房裡談了些什麼?
「稽山罷霧郁嵯峨,鏡水無風也自波,莫言春度芳菲盡,別有中流采枝荷。」
后妃可謂女人之極位,有野心之徒想把女兒送人禁宮,也有許多女子企盼著排人鳳侶,親沐龍恩,然而,在宮廷裡的生活,女人為了爭寵奪愛,卻是充滿了骯髒的交易和殘酷的爭鬥,即使有多麼純潔的心靈,也難免被燻染得又黑又臭。
「啊……」釦兒只能張著嘴,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沒關係,繼續說。」
良久之後,「常寧,我能不能去看看我大姊?」釦兒小小聲地問。
m.hetubook•com•com子立刻與有榮焉地挺起胸膛。「小的也這麼覺得。」
「啊!王爺,現在已經是二更,皇上已經安寢了,您想把他從哪一位妃子身邊挖起來嗎?」查鮫喃喃道,然後輕嘆一聲,回頭對被睿王爺一眨眼就不見人影的「神功」給驚得目瞪口呆的虎子苦笑了笑。
他推開左邊的房門,踏進佈置素雅得體的房內,淺綠色的簾幕,淺綠色的掛毯,淺綠色的紗幔,淺綠色的髹漆,連那從冰花格子窗檻透射進來的陽光,看過去也是朦朦朧朧的淺綠色。
康熙淡淡地回道:「不知道。」
「那可不行,」釦兒的神情看來極為嚴肅。「我娘說過的,做兒子的要聽阿瑪的教導,女兒則由作娘親教導,所以,他一定得聽你的話才行。」
——李清照.如夢令
「爺……」她嬌聲喚道。
「大家都知道福晉對我很重要,我很感謝你……」常寧再次誠懇的表白。
無視於路過的宮女、太監們投射過來的詫異眼光,俏麗的海珠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如何坐上睿王側福晉的位子上。
在這裡,山是寂靜的,林木是寂靜的,樵徑也是寂靜的,或有蟲聲唧唧,卻更點綴得這座名山的野曠與遼闊。
康熙瞄了一眼海珠。「是生了。」
在那有一人高的牆頭門招上,有四個鐵劃銀鉤的大字,鴻雪山居。
常寧微笑,「你叫什麼名字?」
常寧一咬牙。「皇上從沒寵幸過妳二姊,和她同住在啟祥宮的蓉嬪便常藉機嘲諷她,她……小寶貝,妳應該知道妳二姊的個性,她的脾氣火爆,又容不得別人欺負她,所以她……」他無奈地搖搖頭。「她破了蓉嬪的相!」
「安全?」太皇太后困惑地重複。「什麼意思?有人要傷害常寧嗎?」
「還……還是告訴我吧!」
康熙已經派遣了三位大內密探開始調查這件事。
「常寧……」釦兒滿懷感激地輕呼。
算了!常寧灰頭土臉的決定,如果連一句簡單荒謬的「我是男的」,都會說上一炷香還說不完,這人實在沒有說謊的天分。而且瞧著釦兒那張脹得通紅的臉蛋,只敢望著自己腳丫子的眼睛,臉上的神情更是明明白白的寫著——
「常寧,你什麼時候開始變笨了?才幾天大的娃娃怎麼聽得懂你的話嘛!」她嘲笑他。
釦兒的呼吸又摒住了,「可是?」她的心七上八下地凝住他。「可是什麼?」回家後不就沒事了嗎?
「我說娶不娶側福晉是爺自己的事,我是不能干涉的。除非……」
無盡的相思,無邊的哀愁,愛意太深,沒有盡頭;思戀太苦,不能再長……海珠告訴老天,真的不能再長了!
康熙瞧著海珠默不出聲,海珠正想再追問一次,太皇太后及時喝阻了她。
「罷了。」康熙知道在沒有抓到證據前是動不了她的,為這一點小事而打草驚蛇是沒有意義的。
「小笨蛋?!」釦兒大叫。「你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唔……」
然後,他開始教她說謊。
「王爺,膳房的二手說有緊急的事想向王爺親自報告,」在書房們口守衛的是八大護衛之一的查鮫。
海珠!
我共影兒兩個。
海珠一凜,忙矮下身軀。「海珠無禮,請皇上降罪。」
「我二姊怎麼樣了?」釦兒擔憂地問:「你老實的告訴我,常寧,不管是好是壞,都不要瞞我好嗎?」
康熙沒有做任何辯駁,他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除非證據到手。
瞧著睿王爺似乎沒有不高興的神情,虎子才又放心大膽的說下去。
北京城長壽宮裡,康熙照例在下朝後來向太皇太后請安。
「不是就快睡,別再多話了!」
常寧雙目一凝。「那你怎麼知道是打胎藥?」
「什麼事!」
而當承乾宮內小夫妻倆情意繾綣、如癡如醉地沉溺於溫情摯愛中時,承乾宮外卻有一條寂寥的婀娜身影倚在欄杆上,用一雙妒恨的眼和_圖_書眸直盯著承乾宮,她那張俏麗動人的嬌靨面無表情,雙頰卻偶爾抽搐著,似乎正在深思。
小伙子吞了吞口水。「小的……小的有一個同鄉是宮裡的太監,呃!他是內染織局的……他……他昨兒個來找小的,承諾小的……承諾要將正陽門外大街的酒樓送給小的一家,教小的把這個……」小伙子指指藥包。「想法子把這個……讓福晉吃了。」
常寧蹙眉。「不是我不讓妳去,而是我聽說妳大姊因為皇上很久沒去找她,所以心情很不好,常常會打罵宮女出氣。妳現在有了孩子,我可不希望出什麼差錯,妳懂嗎!」
她這副模樣根本不叫善意的謊言,應該叫百分之百坑死人的謊言!
不知道過了多久,忽然響起幾聲輕細的敲門聲。
「王、王爺……」小伙子抓抓頭。「小的只是做應該做的事而已。」
海珠急急的問道:「是格格還是世子?」
「別操心妳大姊,她很會照顧自己,而且,我聽皇后說她也有身孕了。只要能生下個皇子,她的未來也會有個依靠了。至於妳……」常寧捧住釦兒的雙頰在她唇上輕啄一下。「我不要兒子,我只要妳給我一個像妳這麼可愛的小笨蛋就行了。」
試驗三……
「那也得說清楚了再走嘛!什麼都沒交代,猛地就不見了人影,也不想想有多少人在替他擔心哪!」太皇太后抱怨道。
小伙子先是緊張兮兮的左右看看,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個紙包放在桌上。
常寧疾步往門口走去,「我要進宮。」
「是,奴婢記住了,爺。」
一抹無奈的苦笑緩緩出現在她唇邊,她原本並不是這種心狠手辣的人呵!
「海珠只是太關心常寧和他的福晉,所以才無心放肆的,」瞧著康熙似乎仍然不太高興,太皇太后忙為海珠說好話。
「那……」她還想再賴皮耍賴。
「等妳把孩子生下來,再將身子骨養壯了之後,我再陪妳一起去看妳大姊。」常寧安慰地拍拍她的背。
燈書欲眠時,影也把人拋躲。
「那……不是很好嗎?」釦兒滿眼的疑惑。
「那?」釦兒猛然抬起頭。「你知道!」
現在?!
在天井交談的兩個男人,其中一名白衫飄飄的俊逸年輕人一聽見嬰兒啼哭聲便匆匆結束談話,往後面那兩棟相連的院房疾步而去。
常寧不禁失笑,「教他?那也得他聽得懂啊!這時候,他是任誰的話也不會聽進去的。」
「王爺吉祥。」
「哦!這樣……」太皇太后側首與海珠相覷一眼,隨即又回過頭來問:「他有沒有說什麼時候要回來?」
釦兒的笑容褪去,呆呆的盯著他半晌。
「剛睡醒就哭,這是他的習慣嘛!」靠坐在床頭餵奶的釦兒瞄了一眼常寧。「你這個作阿瑪的應該教教他,肚子餓了說一聲就行了,別老哇啦哇啦的大哭嘛!那麼愛哭,一點男孩子的氣概都沒有。」她抱怨道。
「一定得聽才行!」釦兒卻不肯妥協似的堅決道。
該死!到底是哪一個惡毒的女人搞的鬼?不但要教釦兒失去肚子裡的孩子,還要讓她永遠不能……
三個女孩同時失笑,釦兒的嘴巴更是咧得大大的。
常寧往後靠在椅背上。「有事嗎?」
「皇上,有常寧的消息嗎?他的福晉應該生了吧?」
「啊!」釦兒聞言愣住了。
「怎麼會不知道?」海珠脫口便責問。
位於浙江紹興城西南的會稽山,因大禹治水在此會諸侯論功行賞而得名。
「爺,您不擔心夫人對您使用『善意的謊言』嗎?」奴婢好奇的問。
「常寧給朕的書信中只說已經生了,並沒有說明是世子還是格格。」
對不起,我在說謊,請不用聽我放屁!
大內密探?!這是因為常寧對康熙稟明,沒逮到證據、抓到人,他是不會回京的。而且,他猜測下手的對象身份很特殊,後台又硬,非特https://www.hetubook.com.com別謹慎行事不可。
「我統統不認識。」他乾脆明說。
好吧!常寧心想,他換個法子好了,只用點頭、搖頭來表示,總該沒有問題了吧?他退而求其次的要求。
從那一夜匆匆離開京城來到這兒後,他們的生活過得極為平淡單調,甚至可以稱得上無聊。但釦兒似乎反而比較喜歡這種恬淡儉樸、自由自在的日子,甚至還不斷問他是不是能夠永遠住在這兒不回京了。她變得更健康,也變得更圓潤而豐盈,膽子也大多了,不再會老是大驚小怪的哇哇大叫。
釦兒怔愣地瞧著他。「爺啊!」
太皇太后直皺眉搖頭。「這常寧也不曉得在搞什麼鬼,好好的幹嘛跑到別的地方去生孩子?在自己府裡生不好嗎!真是的!」
她唯一煩惱的是,釦兒絕對不能生下兒子。
常寧往床邊走去。「小寶貝,孩子怎麼又哭了?」
常寧輕歎一聲。「可是,皇上嫌她太過尖酸刻薄又善妒,就……不再去找她了。」

常寧擺擺手。「說過多少次了,在外頭不用叫我王爺,也不用行禮,免得引起他人的注意,不記得了嗎?」
常寧點點頭。
「小的就溜出王府,到城外西四牌樓附近找了一家藥鋪子幫小的看看這是什麼藥?結果卻是這麼個害人的玩意兒,所以,小的立刻就跑回來想跟王爺說,可是,我娘說最好等沒有旁人時再跟王爺說,免得打什麼草……什麼蛇的……」他書讀得不多,一時忘了那句艱難的話。
「太皇太后問我反不反對讓你娶側福晉。」
查鮫在一旁聽到,不禁倒抽一口氣。
「令堂還說了些什麼,儘管說出來沒關係,說錯了我也不會怪你。」他需要一些線索。
常寧笑笑。「你知道這事是誰指使的嗎?」
但是,多少個黎明,她神思恍惚,睜著一雙期盼的眼眸迎接望穿秋水的另一日;多少個黃昏,她淌著淚水,咀嚼著天邊如血的夕陽;多少個輾轉反側的漫漫長夜,她淚水淋漓地望著明月,在冷寂的屋中苦苦徘徊……
「謝皇上不罪。」盈盈起身後,海珠忙退到太皇太后背後噤言,不敢再出聲問話。
而最令他感到滿意的是,釦兒在他積極的教導和沒有壓力的環境下,她那根深柢固的男尊女卑的觀念已經開始動搖,譬如,她不再堅持出了寢房就不能叫他的名字,現在的她,無論走到哪兒都是常寧、常寧的大喊。
常寧無奈的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好、好,我教,我教,我會天天在他耳邊嘮叨,一直到他開始聽話為止,這樣行了吧?」唉!夫綱不振啊!
若再往裡走,便可看出這是一座十分寬敞整潔的四合院落,大天井,裡外各三進,再往後,還有兩棟相連的院房和大片的花園。
小伙子舔了舔乾燥的唇,「回、回王爺,這是打、呃!打胎藥,而且會讓女人不能再……懷胎了。」他沙啞地說,聲音有點顫抖。
釦兒驚呼一聲,大紅的臉蛋兒頓時被藏起來了。「你……你亂說!」
「告訴我,常寧,」釦兒興奮地叫道:「快告訴我,她們好不好?皇上喜歡她們嗎?我可以去看看她們嗎?」
「妳知道妳爹是很貪心的,」常寧冷笑,「升了參領他還是不滿足,所以,妳二姊一回家,就教妳爹給綁到巴額圖家中拜堂成親了。」
「皇后對妳的印象很好,她說她從沒見過像妳這麼傻氣憨厚的女孩,她覺得妳很可愛、很討人喜歡,所以,她願意看妳的面子,僅把妳的姊姊趕出宮送回家去。」
「有什麼好擔心的?她只要光用點頭、搖頭來回答我的問話,我就知道她有沒有說謊了,這叫做『此地無銀三百兩』,」他可是如來佛、釦兒哪逃得過他的手掌心?
虎子搖搖頭。「小的跟娘親也琢磨了許久,可是,我娘說小的那個同鄉說的話聽起來似乎也不怎麼知情,約莫是要一層層往上追才能知道真相了。」
常寧雙眼一瞇,下顎驀地繃緊,兩手緊握著扶手,手背上青筋暴露。
康熙注視看海www.hetubook•com•com珠略顯不安的神情。「朕也不清楚,等他回來後,朕再問他好了。」
常寧的雙唇已覆住釦兒聒噪的小嘴,堵住了她所有的抗議與掙扎,也燃起了他倆的情慾愛火,於是,銷魂帳內再起纏綿……
常寧重咳兩聲。「妳叫我什麼?」
釦兒的興奮笑容慢慢僵住了。「怎、怎麼……她……她們過得……不好嗎?」
常寧沉吟著。
常寧驀地站起來,一直在旁邊屏息注視他陰晴不定的臉色和咬牙切齒神情的查鮫和虎子不禁都嚇了一大跳,虎子嚇得還往後退了好幾步。
常寧臉上淨是無奈的苦笑,心中卻是萬分的欣慰。
「王爺,小的雖然不太聰明,可也不笨,」虎子傲然的抬起下巴。「既是娘娘的好意,直接交給王爺就行了,幹嘛還要偷偷摸摸的要小的暗中弄給福晉喝?所以,小的今兒個就溜……」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頭,沒敢繼續往下說。
常寧滿意地嗯了一聲。「什麼事?」
「可是……」常寧還想說之以理。
他沉默了一會兒,「我知道。」他不想騙她。
「妳不睡還這麼多話……」常寧嘴角微揚,「是不是還想要?」他曖昧地笑道,大手也不安分的亂動起來。
「常寧自然有他的道理,太皇太后。」康熙意有所指的再看向海珠。
在會稽山半山之陽有一處石岩,這片白色的地面,佔地約有百丈方圓,前臨深壑後依絕壁,有修篁千竽,迎面搖曳;有蘭花百株,散置四周,在這優美的景色裡,數座紅牆綠瓦的院房建在其中,放眼望去,讓人有置身在圖畫裡的假象。
常寧闔上眼,「我又不認識她,理她作啥?」
當然是在覬覦妳的丈夫囉!常寧在心中說道,並睜開右眼。「宮裡大部分的女人我都不認識,誰知道她們跟我打什麼招呼,或許是她們認錯了人吧?」他懶得去探究那些女人的心態。
「常寧,你剛剛說……宮裡的女人你大部分都不認識,那……我姊姊……你也不會知道她們在哪兒囉?」她好想念她們喔!
「認錯人?」釦兒懷疑地瞪著他,就算她再遲鈍,也知道不可能會有人認錯他,畢竟,像他這麼俊逸出色的男人並不多見,她們絕不可能認錯的。
只因皇帝只有一人,後宮佳麗卻有三千,能得寵者畢竟佔少數,而失寵者只能與孤燈相伴,走完落寞孤寂的殘生。很多不甘寂寞的嬪妃便暗中與常到官中的貝勒、貝子們或宮中的侍衛甚至皇子或官員私相往來以遣苦悶。事實上,歷朝歷代的後宮都是相當淫|亂的,只是程度深淺有所不同而已。
「王爺,您叫我虎子就行了,」虎子抬手用衣袖抹去淚水。「我娘都叫我虎子。」
試驗一……
「以她的罪行,皇后本來要將她杖打二十大棍再打入冷宮,是我……我請皇后看在妳的面子上……」
可以?他看到釦兒同意的點頭,心中非常愉快,忙道:「那就這樣了,以後有什麼不能說實話的,就用點頭、搖頭來代替說謊。」
常寧仍然沒說話。
不行,她完全沒改進,沒關係,重新來過。
她偶爾還會開開他的玩笑,捉弄他,而且次數越來越多;有時她甚至會反抗他的話,對於這一點,他實在不能肯定這樣是不是算好的改變?同時她也真正瞭解了她的身份是「可以要人腦袋的福晉」。這一點對她很重受,否則,只要隨便一個人隨便一句狠話。就能教她嚇得屁滾尿流,那怎麼行?
常寧略一思索問出第一個問題。「是你那個同鄉告訴你,那是打胎藥的嗎?」
「除非什麼?」
天知道!康熙在心底冷嘲,「朕知道。」
「不,不要。」小伙子的一張臉驀地漲得通紅。「請王爺不要這麼說,這……這是小的應該做的……天啊!請……請王爺不要這麼說。」他急得都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讓他進來吧!」
常寧腦中突然靈光一閃,雙眸驀地睜大。
常寧為難地注視看她久久不說話。
可是沒過多久,釦兒又m.hetubook.com.com開口了。
「哦……」釦兒甜甜的一笑。「常寧。」
不!至少海珠知道這是為什麼,但是,她還是不知道他們到哪兒去?也不知道……
試驗二……
「你不想要酒樓嗎?」與他狂怒的心境完至相異,常寧輕柔地問。
釦兒笑得好開心。
「好,我不說,」常寧點頭道:「但是,你的恩情我不會忘記的。」
「妳二姊……」常寧頓住了,他實在不知道該不該讓她知道。
承乾宮睿王爺寢殿裡,釦兒軟軟地趴在常寧光裸的胸前,兩臂交疊,下巴擱在上頭,兩眼微合。
常寧一看,立刻記起他,這人剛進府不久,應該不到兩個月,還帶著孱弱得連站都站不住的娘親和白癡妹妹跟著他進府裡來。當時釦兒立刻為他娘請大夫。那大夫說他的娘親只要多補一補,至少還有十幾二十年好活,於是,隔日,釦兒就將五支自高麗進貢來的人參,擱在他娘親的床頭。前些日子,常寧似乎還看見他攙著他的娘親在花園裡散步,由那老婦人紅潤的氣色看來,應該離康復不遠了。
絕對不能!
呃!結果仍一樣,他還是再來一次好了。
「嘎?不認識!」釦兒張大了眼。「那……那另一個從昆寧宮出來的……」
常寧點點頭。「令堂很聰明。」
「雖然這裡是承乾宮內,但這裡也是寢房。」他明白指出。
等他們回京後,她自然會再想出更妥善的辦法來毀掉釦兒的生育能力,但是,釦兒這次絕對不能生下兒子,她只能生女兒,絕對不能生兒子!
而海珠呢!她自以為她精心的安排是不可能追查到她的身上,不僅是因為她的聰慧,而且在宮裡待了這麼漫長的一段時光,什麼勾心鬥角、陰謀詭計她沒見過?從別人的失敗當中擷取經驗,讓自己立於最安全的角落,由他人出面,層層安排、左拐右轉,即使事情敗露,她也不必擔心要負什麼責任。
噗哧!
「嘎!」小伙子滿佈淚水的臉倏然抬起,淚眼迷濛地看著常寧嚴肅的神情。
門打開,查鮫領著一個瘦小的、約莫二十多歲的小伙子進來,他一臉緊張害怕,但卻毫不遲疑地跟進來。
「那……常寧到底是有了世子還是格格?」太皇太后幫海珠詢問。
「常寧,剛才……來承乾宮的途中,有一個好美的女人在跟你打招呼,你怎麼都不理人家啊?」沒道理啊!
常寧皺眉,膳房?二手?他會有什麼事需要親自向他報告?
釦兒聞言,才放心的呼出長長一大口氣。
常寧深深的看她一眼,才慢慢說:「妳大姊……皇上寵幸過兩次,她也升為玉嬪了,皇上讓她住到儲秀宮。」
「除非我生不出兒子,那時,我就一定得教爺娶個側福晉才行。」
「王、王爺……」查鮫追在後頭,正想提醒常寧這會兒已經是二更時刻,但身影一晃,常寧已渺無蹤跡了。
即使她必須不擇手段!
常寧不再說話,反正該說的他都說了,就讓她自個兒去慢慢消化這些消息吧!
「妳怎麼回答?」
「不要!」小伙子斬釘截鐵地搖頭,「小的,還有小的娘親、妹妹在這裡過得又舒適又愉快,小的要酒樓幹什麼?」他說著便激動起來了。「小的不是一個沒良心的人,如果不是王爺收留小的一家,如果不是福晉把那麼多名貴的補品給小的娘親吃,小的……小的一家甚至沒有吃過年夜飯……小的……小的現在才能活得像個人……小的……小的……小的不是一個沒有良心的人!」他低下頭不斷啜泣。
常寧的神情十分方怪。「妳真的想知道?」
常寧攢眉極力回憶幾天前太皇太后告訴他關於海珠苦戀他的事,還有釦兒告訴他的話……
他舉了很多例子來讓她明白「善意的謊言」是很重要的,而她也終於瞭解了。
「是,王爺。」
「可是……」他欲言又止。
釦兒笑咪|咪的點頭。
「也不認識。」
「不是,他告訴小的,是宮裡的娘娘關心福晉的身子,所以,特地弄了一包補藥,要給福晉進補的。」虎子老實的說。
「還有……」,她還扳著指頭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