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最後一吻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最後一吻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部 農莊的陌生人

第二部 農莊的陌生人

「我們有客人,漢斯,」那女人用德語說:「帶……黛絲到廚房去好好招待她。順便端些酒到小餐廳來。」
突然,我跑到門口,聽出祖父嚴厲的聲音,「丟臉!……可恥……回你房間去,我會懲罰你,明早再說,你真是恬不知恥,我簡直不相信……在我的家裏……會發生這種事。」
那是一個奇怪的晚上。我們像平常一樣的吃晚飯。祖父很開心,因為一切都進行得很順利,正如他的希望。亞瑟也很高興。姑媽跟平常一樣,甚少說話。也許她希望蘭欣不要像她這麼服從,說不定她也在計劃著如何背叛祖父。
「但是從來沒有經歷過像今天下午這麼愉快的事。」他說。
愛婷小姐問我蘭欣到哪去了?當我說我不知道時,她也沒有追究。我想她一定認為反正蘭欣和亞瑟快結婚了,用不著多管。
「她會了解的,」蘭欣說。
「他要我嫁給亞瑟,因為亞瑟已理向他提出來了,他也答應了。他認為我絕對會接受。」
傭人說:「她不在家。」
蘭欣告訴他我們住在灰石莊園,還有我們認識伯爵夫人的經過。「她邀請我們再來。」她銳。
「祖父會答應嗎?你又沒有衣服。」
她幾乎哭了,我們兩人緊緊握著彼此的手。我永遠忘不了教堂的那幕情景,愛婷小姐沒有責備我們,她自己也因為教堂的那幕情景嚇得發抖。
「不過我們實在太莽撞了。」蘭欣說。
「怎麼弄?」
蘭欣容光煥發,但沒有人注意到異樣,祖父倒是很溫和的看著她。
當晚我們都睡不著,一直談著下午的經歷。蘭欣決定一星期後再去拜訪他們。
澳斯點點頭,慌張的跑了出去。
蘭欣說:「我們會說德語,沒有關係,我們的女教師是半個德國人,她教過我們德語。」
我們愈來愈興奮,蘭欣更是掩飾不住她的期待,我相信姑媽一定察覺出我們有點不對勁,但是她也有她的心事,根本無暇追究。我相信自從查理來過之後,她一定在偷偷跟他約會。
「我們不是親戚,你能自我介紹一下嗎?」
「辛娜,你說你最希望什麼?」女主人問道。
艾姆太太坐下來,兩腿分開,兩手平放在胖胖的膝蓋上。她說:「他們走了怎麼辦,他們一年只待幾個月。」
蘭欣說說這不算是拜訪,這是擅自闖入。
黛絲不禁笑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
當我們到達格蘭特農莊的馬廄時,漢斯早已在那裏等著我們。他兩腳一併,向我們鞠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躬,我想這全是看在蘭欣的份上。當她開始和他用德語交談時,他更加高興了。他的頭髮是白金色的,連睫毛和眉毛都是,皮膚紅冬冬的,牙齒很整齊,一副樂天派的樣子。
我們來到日光浴室,這裏和灰石莊園的日光浴室不一樣。兩邊都有窗戶,我想像得出一群歡樂的男女,穿著美麗的服裝,在這裏談天說笑。牆上有個眼洞,不過設計得十分隱蔽,要不是漢斯指給我們看的話,我們一定會忽略過去的。
第二天早上,我們全體被召集到教堂,蘭欣、我和姑媽坐在第一排。蘭欣臉上仍然煥發著光采,她還在沉迷於昨夜的舞會。祖父和亞瑟進來。我注意到祖父臉上的不悅之色。
「用不著,」黛絲得意的說:「我已經找到工作了。」
她雙拳緊握,臉上的神色足以說明一切。舞會很棒。她整晚都和男爵跳舞。每一個人都認為她最美。「舞會好像是為我開的,藍道夫男爵……他很好,正是我理想中的男人。」
「振作起來,碧芭,」她說:「不會太久的,只等我們安頓好,他必須立刻回國,因為那裏有很多陰謀。我們兩人已經再分不開了,所以我必須跟他回去。我們今晚就走,幫我收拾東西,不要太多,他給我準備新的。我要帶走那件禮服。黛絲會幫我送到農莊去。碧芭,你別怕,也別難過,我一定會回來接你的。」
「再見!寫信給我,一定要讓我知道發生的每一件事情。」
「就是那個手腳不老實的漢斯嗎?」蘭欣問道。
走出一道拱門,我們置身在一道走廊中,沿著走廊,經過好幾扇門。漢斯把手放在唇上,示意我們安靜,黛絲輕輕的笑了。我們愈來愈興奮。我多麼想立刻回去告訴祖母說我們參觀過她的老家了。
「你去吧!」絲安慰他道:「我們會照顧自己的。」
這是第一次她不再事先和我商量,我實在擔心。我覺得一切都變了,黛絲走了,蘭欣也神祕兮兮的。她到底是要聽從祖父的話和亞瑟結婚呢?還是真的另有打算?
「碧芭是我們的將軍,我們都服從她的指揮。」蘭欣格格笑道。
「你從來也沒有乖過。」
我嚇了一跳,然後她又用外國腔很重的英語問道:「誰在那裏?我知道你在那裏,我看見簾子下的腳。」
「舞會。」
「好像在很遠的地方。」蘭欣說。
「我得走了,」漢斯害怕的說:「我一定要下去迎接,全體工作人員都得下去集合,我不能遲到……。」
「只是多了一個亞瑟。」我一說出口就立刻後悔了,何必提他來掃興呢?
「上哪?」
「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不用擔心吧!漢斯會把我們弄出去的,他很聰明。」
「你真笨!」她說。
「祖父一點也不知道。」蘭欣說。
「看樣子,」她說:「情勢愈來愈明願了。碧芭,我該怎麼辦?」
「漢斯說,這次他們要大肆鋪張,因為男爵回來了,他是一個要人,不過在他們國家中,有些人反對他,」
«真是一次奇興的遭遇,伯爵夫人把我門們當作貴賓一樣的款待。她問了我們一大堆問題,我們告訴她因為父母去世而來灰石莊園投靠祖父。辛娜也問了我一些問題,蘭欣和女伯爵談話。我就和辛娜聊天。
他立刻跑到窗旁,兩手抱著頭往外看。
「有什麼關係,」黛絲說:「誰會知道呢?」
「什麼時候?」
「是的。」蘭欣說。
「你來看我們?」她對我說。
蘭欣認為伯爵夫人很可愛。
「真是一幢可愛的老屋,」蘭欣說:「跟灰石莊園完全不同,你覺得嗎?碧芭,這裏沒有那種陰森森的感覺。」
「請坐,」女主人www.hetubook.com.com說:「你們是從灰石莊園來的,那是一座大房子,比這裏還大,我們不過是個農莊而已,真高興你們過來玩。」
「太好啦!」我說。
「我們被逮住了,漢斯和我,在墳場。我喜歡去那裏,……」
「要偷偷的做好。」
我們擬定了一個計劃,舞會那天晚上,蘭欣先溜到黛絲家裏換衣服。黛絲的母親也願意幫忙。她才不怕被祖父發現。「他不會趕走我們,」她說:「因為我們替他工作得太久了,我丈夫很管用的。」
漢斯把手指擺在唇上示意我們安靜,我們躡手躡腳的走過去。
我心想,這真是使他大大震驚。
鐘聲響了十一下,我的心狂跳著,仍然不見蘭欣的影子,不過十一點還早。
「哦?」
「我們今天下午就去看伯爵夫人如何?」蘭欣說。
一天,黛絲興沖沖的衝進我們房間。我們不再當傭人般看待她,而她也已經成了我們的同謀。黛絲不是那種尊重權威的人,她很莽撞、感情用事、心地善良,卻也是個包打聽。她和管家葛瑞芙太太不和。葛瑞芙太太經常威脅她,要把她開除,她卻毫不在意。
「這使我更感到我們的生活無聊,難道一輩子要過這種無聊生活嗎?」
「從這裏可以看到大廳,」他說:「那一邊牆上也有,可以看到小教堂,隨時可以看看到底是誰來了。……」
一切都安排好了。
「她去農莊了,」艾姆太太告訴我們,「去看漢斯斯,」她很沉重的說:「她終於被趕出來了,起初我還以為是因為舞會的事。」
「你跟伯爵夫人是親戚嗎?」蘭欣問。
「很簡單,」蘭欣說:「這件禮服要馬上做,做的時候不要告訴別人是我做的。」
「太美了,」蘭欣屏息道。
「我太興奮了」,她說:「你猜怎麼樣?伯爵夫人邀我參加他們的舞會。」
「藍欣每天都溜去農莊,有時獨自騎馬,但我知道她絕不會單騎,一定又是和那位浪漫的……」
他的英語只有一點點外國腔,長得非常英俊,金髮,高大,大約廿歲出頭,灰眼睛,一臉笑意。
「我叫黛絲,」黛絲說。
「碧芭,別開玩笑了。」
葛瑞芙太太帶著黛絲進來,她穿著自己的衣服,而不是灰石莊園的制服。
「怎麼回事?」
「我倒想洗耳恭聽她的高論。」
「我不知道,」她說,不過她的眼神中卻充滿若有所思的樣子,我想她一定在打什麼主意。
「真有意思!」蘭欣嚷道:「你記得祖母說過這些眼洞嗎?他們有時候不去做禮拜,就從眼洞望下去……」
「我知道,」黛絲說:「不過沒關係,我去找漢斯。」
「什麼?」我們異口同聲道。
她一直送我們到大門口,黛絲已經在等我們了。回家的路上,我們興奮的談著。黛絲說漢斯很高興,因為我們沒有把他牽扯進去。
我想還是講實話比較好。「我們正在參觀這幢房子,」我說:「我們都對這裏很感興趣,因為這裏是我祖母的老家。」
這幢前一刻還是靜悄悄的房子因為主人的抵達,突然之間熱鬧起來。黛絲悄悄的湊近眼洞觀望,並招手叫我們過去。
「哦,碧芭並不沉默,她也很會說話的。」
「我們這裏還不是也有人愛睡午覺,」蘭欣說。
「時間很晚了。」
「你是誰?」女孩問道。
黛絲告訴我們,這次舞會將是他們在農莊舉行過的最盛大一次。這是為了一位十分重要的人所舉行的,也許就是蘭欣的那位愛慕者。「好多的食物、鮮花……」黛絲說:「我想決不比白金漢宮的宴會要差。」
蘭欣說了不少話,她似乎變得格外興奮。也許她想在可怕的生日宴會來臨前,讓自己好好享受一番。雖然她發誓說她絕不接受祖父的安排,但她卻並沒有想出對策來。我看得出她喜歡這位藍道夫男爵,而他也喜歡她。時間過得很快,她最後只好依依不捨的告辭。
她搖搖頭。她看來很開心,難道她又遇見了另一個愛慕者嗎?
時間差不多了,蘭欣站起告辭,伯爵夫人歡迎我們下次再來。蘭欣很想邀她去灰石莊園玩,但她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她再過一會兒會回來,我是否可以代表她招待你們?喝杯茶再走如何?現在不正是貴國喝下午茶的時間嗎?」
「幸虧他沒買成,」蘭欣說:「他會把這裏弄得和灰石大廈一樣死氣沉沉的。現在,你不覺得它是一幢很好的房子嗎?有種異樣的氣氛。」
「可以這麼說,不管它吧!現在還是好好享受這個愉快的下午吧。」
「我叫蘭欣.艾爾,住在灰石莊園。」
「拿去吧,」祖母笑著說,好像她也看得見似的。「去找布珍妮,叫她立刻替你做。她做得很好,她常常替別人裁製舞會禮服。」
「碧芭,」她說,滿臉堅定,「我去定了。」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有人輕輕的敲門,我趕忙打開,黛絲閃了進來,她的頭髮凌亂,神色慌張。
「湯姆不會抱怨的,我敢向你保證。」
這時茶端進來了,還有一些稀奇古怪的點心,那是我們從來沒看過的,上面裝飾得五顏六色。
我們堂而皇之的登門拜訪伯爵夫人。拉門鈴後,一個傭人出來開門。
「你又是怎麼回事?」
衢欣打斷道:「我們從灰石莊園來,也許我們該走了。」
「那是因為祖父的關係。」
「去看她的確很有意思,」我說:「但是跟這件事情又有什麼關係?」
「你一定經歷過不少事情?」蘭欣說。
亞妮最高興的事情就是看見祖母快樂。她有一次悄悄的告訴我,自從我們來了以後,她改變很多。
「你們迷路了嗎?」他看著蘭欣說:「也許我可以幫忙。」
蘭欣笑了,女主人也跟著笑了。
「我才不怕他,我討厭他……還有那個沾沾自喜亞瑟。我討厭灰石莊園,我要離開那裏。」
料子找出來了,蘭欣一見之下就興奮得大聲嚷叫,星星光亮如新。
我回家https://m.hetubook.com•com替她守門,等她回來時,還得替她開門。她會先回黛絲家,換下禮服再回家,禮服就放在黛絲家收藏起來。
「漢斯說我可以跟他們去。」
我們坐在窗邊等著,黛絲無精打彩,我在想,她走了以後會怎麼樣?她在我們姊妹的生活中,扮演了一個實在相當重要的角色。
祖父目光炯炯的看著黛絲,我在想,他一定回憶起昨晚當場逮到她的情形。他最高興揭發別人的罪狀,好使自己期得更有德行。何況這不是像偷竊之類的小罪。我在想,他是否準備強迫黛絲在衣服上繡上紅字。
「蘭欣,什麼事?」
我幫她收洽東西,她興奮得有點語無倫次。「在你走前,你一定要先去看看祖母,告訴她。」
蘭欣走上前很端莊的用德語道:「對不起,我們很失禮,隨便闖入了你們的房子,因為這裏以前是我們祖母的老家,她又常跟我們提起,所以我們一直很想來參觀一下。我們不知道你們會回來,想趁你們回來前進來看看……」她沒有再說下去,那個女人一直好奇的看著她。
她搖搖頭。「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我現在要出去。」
看來真是無望,不過有道件事讓她去傷腦筋,至少可以使她暫時忘記生日的宴會煩惱。
「那邊有樓梯,」漢斯接道:「是通往小教堂的,我們不用。再上去,是一間餐廳。」
「我要和藍道夫結婚,我們馬上就走——因為情勢很緊急了。」
蘭欣大約清晨兩點才回來,我迅速跑下去替她開門。她兩眼發光,臉上的表情如癡如醉。黛絲趕忙把剛才發生的事告訴她。
我們一路談著這件事,晚上睡覺時也談。蘭欣相信她參加舞會一定是出自藍道夫的主意。
我一點主意也沒有,雖然我們常常討論:這件事情。蘭欣也已經打定主意,只有逃走一途,這是唯一的辦法,但是問題是逃到哪裏去?
祖父也意會到這份不尋常的氣氛,對這種事情,她似乎比明眼人還敏感。「我總覺得不大對勁,孩子們。」
漢斯突然臉色大變、他靜靜的站著,頭貼在牆上。
「等一下要從馬廄那邊繞過去,」她告訴我們說:「漢斯說這段時間,傭人們都在午睡。」黛絲伸了伸舌頭:「外國人最愛睡午覺了。」
一吃過晚飯,我們立刻回到房間,蘭欣準備十點離開。十點差一刻,我陪她溜出去。我拿著她的外衣,以防萬一被發現,不致讓人看出她要出遠門的樣子。
「她會找到事情的,她會照顧自己。」
「我會好好的招待你,不過在……」他猶豫了一會兒,很悲傷的看著她,「我們國內亂糟糟的,不過一向如此。」
辛娜坐下來,打量著我們。酒已經送來了,我們一面喝酒,一面聽女主人說話,她說她母親是俄國人,因此她女兒有個俄國名字。她是賓道伯爵夫人,他們一家要在這裏住上一陣子。
「那裏經常有,」黛絲以行家自居的口吻說著。
「你別牽扯到德國人的政治糾紛中,黛絲,」蘭欣故作嚴肅的說:「我聽說他們的政爭很厲害。」
我叫黛絲回去睡覺。她很不情願的走了。蘭欣也脫衣上床。
「是的,去他的國家,碧芭,我好快樂……只有一件事……就是跟你分開。」
他要送我們,蘭欣大為驚慌,他只好不再堅持,不過還是有禮的把我們一直送到大門口,並且以吻手禮告別。我注意到他握著蘭欣的手很久很久不放。
「黛絲,你在說什麼?」蘭欣說。
「哦……政變……對。」
「你改變主意了嗎?」
蘭欣和我回到教室,愛婷小姐的臉色蒼白,一言不發。
傭人開始退下,各自回工作崗位。
黛絲很佩服蘭欣以高明的手法,解決了這場尷尬。
蘭欣走出來。她知道反正藏不住了。
「黛絲,」蘭欣說:「我們好擔心你。」
「很遠,……不錯。希望能有機會邀情請你到敝國參觀。」
她搖搖頭,「等我辦完了事情再告訴你。」
「這個人竟然在如此神聖的地方犯下如此可恥的罪行,」祖父繼續說:「我要大家跪下來,為這個罪人禱告,祈求上帝給她一個悔改的機會。」
我從祖母那裏回來不久,蘭欣回來了。我從來沒有看過她這麼興過。「我要離開灰石莊園了,」她說。我們兩個緊緊抱住。
我們爬上更高的地方。「他們常到這間喝洒。」
樓梯上傳來跑步的聲音,還有說話聲。房門打開時,我們剛剛躲好。我的心狂跳著,唯恐被發現。萬一對方再®訴祖父,那我們的麻煩就就大了。
事情的發展急轉而下。灰石莊園的宴會宜佈了,日期訂在九月的第一個星期,客人會在星期一到達,蘭欣的生日是在星期二,宴會將一直舉行到星期四。
「又有……政變是嗎?」黛絲說。
「我們只能猜,也許他們會逃走,她一定不會嫁給她不愛的人。她一定不會願意去做一個你祖父的犧牲品。」
結果沒有,那她在哪裏?祖父不是說:「回你房間去」,但是她並沒有回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能有機會遇見你和沉默的這一位,真是太榮幸。」
「這麼快就要走了嗎?」他說。
「真的……我不懂,蘭欣小姐……」
「不,」我說。
「怎麼了?」黛絲問道。
請柬統統發了出去。家裏上上下下都在忙碌著準備,葛瑞芙太太特別高興,好久沒有這麼熱鬧過了。未來幾年中宴客的日子會愈來愈多,接著將是婚禮、小孩滿月,當然還有我的婚禮。
「漢斯說:『你何不到農莊來?我去替你說。』我已經見過大廚了,他叫我明天上工,在廚房裏幫忙,他們的廚房真大!」
「跟平常一樣。」她笑了一下,「你知道湯姆很火漢斯,漢斯給我寫了一張紙條,我弄丟了,一定是被湯姆撿到的。我沒想到他會告密。剛才你祖父一定先偷看了我們好一陣子,然後才出現把我抓回來,你聽到他罵我的話嗎?他一定會趕我出去,媽會說什麼,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我送進來的,還要我學做乘女孩。」
正在這時,漢斯出現了。他很緊張,當他看見我們時,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想起了www•hetubook.com.com「神在天上」,望著黑漆漆的夜空和綴滿的繁星,我為蘭欣的幸福禱告。我又記起了父親說過的一句西班牙俗話,「種瓜得瓜。」
「一定,再見。」
「你想蘭欣和藍道夫男爵會怎麼樣呢?」我問道。
大家立刻沉默不語。我們都在想他們離開的事。艾姆太太當然不願意失去黛絲。蘭欣一想到他們的離開,也不禁沮喪萬分。
「別擔心我們,」黛絲說。
傭人對我們的去而復返,毫不及驚奇。年輕人以德語叫人端茶來。
「把她帶進來,」祖父叫道。
「怎麼辦?他們回來了,這麼快。應該是明天回來的,你們三個怎麼辦?」
「我想那是多事之地。」她說。
亞瑟起來講了一段為犯罪付出代價的長篇大道理,然後大家禱告。黛絲一臉困惑的站在那裏。我真想上去摟住她,告訴她,不管她在墳場上幹了什麼事情,她絕不會比祖父壞。
「你們在幹什麼?」
「漢斯說他十一點半可以開溜,我們約好在墳場見面。」
「我永遠也忘不掉今晚,」她說:「他要送我回家,他先陪我到黛絲家,等我換完衣服出來後,他還站在外面等我,一直送我到草坪,我把一切事情都告訴他了,……祖父和亞瑟的事。他很了解我的處境。」
我看著蘭欣走進格蘭特農莊後,立刻回到灰石莊園,坐在窗口,瞪著外面的草坪。我可以看見遠處農莊的高塔和燈光,彷彿還聽見悠揚的樂聲。我也看得見教堂和墳場。我想起了可憐的姑媽和查理,他們沒有勇氣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而蘭欣卻決不會缺乏勇氣。
大廳裏黑壓壓的一片人,我們剛才在廚房看到的那個胖廚子,穿著一身雲白的制服,戴著雪白的高帽子和手套,精神抖擻的正站在行列前面,站在他對面的,是一個相當神氣的女人。
「我看必須找一個仙子來,」我說:「她能夠把一顆南瓜變成一輛馬車,把八隻老鼠變成八匹駿馬,再替你變出一套美麗的衣服。」
「漢斯說他要帶我們去參觀那幢房子,我告訴他你們想去。他打算在主人回來的前一天帶我們去參觀,時間不多了,他們馬上就回來了。」
「她很快回來嗎?」
艾姆太太說:「上帝保祐。」
「你們留在……躲在……」他看看四周,「看見那些窗簾嗎?躲在後面吧,如果有人進來的話。等一會我會來帶你們溜出去。現在……我非得走了。」
「你告訴她我們來過好嗎?」蘭欣說:「告訴她我們很同情她。」
那份請柬是由漢斯交由黛絲轉給蘭欣的。伯爵夫人具名。邀請蘭欣當天下午三點去看她,她有事商量。由於請柬上沒有提到我的名字,因此蘭欣單獨赴約。我在黛絲家等她回來。
一個女孩走進屋內。年紀大約跟我一樣。一頭金髮結成兩條整齊的辮子。皮膚白皙,藍色的眼睛生得很近。她站在屋內四處張望,突然用德語。道:「誰在那裏?」
傭人搖搖頭,看來她也不在。白跑一趟了,我們只好打道回府。正當這時,一個年輕人騎馬回來,他從馬背上跳下來,向我們一鞠躬。他喊了一聲,一個馬伕跑過來把馬牽走。
祖父舉起他的手說:「我非常難過,因為我們的某一位僕人,竟然做出可恥的勾當,使這個家族蒙羞,我從來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
「但是你過生日的禮服不是……」
那女孩用德語說她最希望客人來,我們想那女人一定是女孩的母親,她叱責女孩道:「當著客人面前說德語是不禮貌的,你學過英語,你該講英語。」
我們萬分興奮的去找布珍妮,黛絲跟我們一起,她認為她跟我們是一黨的,她從一開始就參加了這件事情。她和漢斯的事情終於被湯姆發現了,她說:「湯姆氣得跳腳,他要找漢斯算帳,讓他們去打吧!反正我高興。」
「當然去,」我們一起跑到她家,艾姆太太在,滿屋子的小孩,黛絲不在家。
那天下午,蘭欣對我說:「我要去看黛絲,你去不去?」
「還不是為了你呀!」黛絲說。
「那其他人呢?」
我沉重的點點頭。
「過來,」祖父說:「我要大家都從你身上得到一個教訓。」
一個女人走進屋內,她一看見我們,很是訝異。我們想這下可真的被逮住了。
「這件可恥的事情,令我無法啟口,這位僕人被我當場捉住。這是我的責任,我真不敢相信我的僕人會如此可恥,現在我要她站起來,我要禱告上帝,要上帝原諒她,給她一個悔改的機會。」
黛絲從漢斯那裏得知,伯爵夫人邀請蘭欣參加舞會是因為男爵的命令。他是他們中間地位最高的人,但是,漢斯不肯透露他的真實身分。「他以後會告訴我,」黛絲說。她還告訴我們伯爵夫人的野心很大,專門替她的孩子找一些有權有勢的皇族結親。
蘭欣用德語問他男爵會停留多久。黛絲聽了堅持要他們講英文,因為她聽不懂。
我去看祖母。把舞會的事情說給她聽,她笑著聽著,拉住我的手。「我知道你們兩個過得很好,我就死也瞑目了。」她又說:「所謂過得很好,是說過得有意義,過得很幸福……也許這樣的要求嫌太多……但是你們一定要追求你們自己的生活。你祖父使我過得……很空虛。他也使葛麗絲活得很空虛。你父親不接受他的安排,你們也要像他一樣勇敢。選擇自己要走的路!不要後悔,因為這是你們自己的選擇。」我知道她說得對,我把黛絲的事情告訴她。
有人走上樓來了,我以為蘭欣會衝進來。
「哦,他……比以前還壞,不過他很高興看到我——」
「你別向我們保證,你該向湯姆保證。」蘭欣笑道,我們都笑成一團。暫時忘了籠罩在心頭的陰影。
黛絲走上前,臉色蒼白,不像平常那麼鎮定,但是卻又有一點不屑的神氣,不再是平日那個嘰嘰喳喳的黛絲。
「我們來拜訪伯爵夫人,」蘭欣說:「事先沒約好,……她不在家。」
「這件事情必須小心謹慎,」我說:「每一項細微末節都必須注意提防。」
「不,」她說:「這只是開始。」
她走了。
我們面對面的站在灰石莊園外和圖書,夜靜悄梢的,一點風也沒有,蘭欣緊緊的抱住我。
「我祖父是在罵你嗎?」她點點頭。
「漢斯只告訴我一點。」
「你怎麼說?」
「我們家的規矩很嚴,」她說。我認為她對他說了太多我們家的事。
「今天真有意思,」蘭欣說:「真是新鮮得很。」
禮拜終於完畢。祖父說:「收拾你的行李,再也不要讓我們在這裏見到你。」
漢斯聳聳肩。「不知道,」他說:「這要看……」他的英語有很重的外國腔,「我們不知道,……。」
雖然生日愈來愈近,但蘭欣卻反而興致愈高,她每天都溜去農莊,有時她獨自騎馬出去,但我知道她絕不會是一個人單騎。一定是和那位浪漫的男爵在一起。
「我們很擔心她,她怎麼辦?」
我們知道了這個年輕人是藍道夫男爵,他家住在一個叫做布魯斯坦的地方。
「小碧芭,」她說:「我多希望能帶你一起走,那我就心滿意足了,我答應會儘快來接你……」
蘭欣兩頰泛著玫瑰紅,藍色的眸子明亮得有如夜空的星星。「你太客氣了。」她說。
「難說,」蘭欣說:「來吧!先藏起來吧!」
「請跟我來,」那女人說:「你,你是?」
「你瘋了,我還以為是蘭欣呢!我們到窗口去坐著,我得替她等門,她一定還在跳舞。」
「請進,」他拉了一下門鈴,傭人來開門。「我們有貴客光臨。」他說。
第二天,當我們去看祖母時,她立刻察覺出我們的心事。她感覺到蘭欣的不安,她以為一定跟亞瑟結婚的事情有關。我們沒等多久,就把舞會的煩惱和盤托出。祖母是個極富浪漫思想的人。當年卻嫁給了像祖父這樣呆板的人,實在是一大悲劇。
「他們不會到這裏來,」我說:「他們會先回各自的房間去梳洗。」
可憐的布珍妮,我知道她為何害怕,她怕祖父,她住在祖父的茅屋中,如果他知道她替他孫女偷偷做了一件禮服,他一定火為震怒。最後我們終於達成協議,布珍妮在她家裏做這件禮服,而我們絕不洩露。
我和蘭欣一起到黛絲家,我們幫她換禮服,當她換上那套天藍色的禮服,像個童話中的公主一般,再也沒有比雪舫紗更能適合她的衣料了。她看起來,十全十美。
「那實在太棒了,」蘭欣說。
「漢斯說就是有人沒睡也沒關係,他們都想見見你們,因為西斯會告訴他們,你們是灰石莊園的小姐,他深以能夠為你們服務為榮呢。」
「能有像你這樣的美人光臨,才是我們的榮幸。」
「那太好了,語言不通是最糟糕的事情。」
幾天後,她事先跑來告訴我們,那天下午可以去參觀,因為主人明天會到。整個早上,我們興奮不已,我相信愛婷小姐一定察覺出了異樣。下午,我們偷偷溜了出去,在黛絲家會面。
「離開英國?」
「你真客氣,」蘭欣以嬌媚的口吻說。
「這是晚飯後,女士們休息的地方,」蘭欣說:「這樣男士們便可以在桌上高談闊論了。」
「那麼辛娜小姐呢?」我靈機一動道。
我很擔心,因為蘭欣一點也不在乎,而我想不透為什麼。
種瓜得瓜,你的選擇是什麼,你所得到的結果就是什麼,沒有什麼好怨天尤人的。父親當初反抗傳統,走出了他自己的路。祖父也是一意孤行。而我當然也絕不要讓他控制住自己的一切。
蘭欣不能再裝病而繼續把我們的房間當成避難所。她現在必須出現在餐桌上。祖父以一種較溫和的眼色歡迎她。亞瑟堂哥表面雖然很自制,但卻明顯的看得出來他非常樂於再見到她?至於姑媽,她的神采依然煥發,那是從查理.達文來過後就再也沒有消失過的,我注意到她穿著一件裝飾了漂亮花邊的衣服。
「等一下,」那女孩說,她跑到門口,用德語喊了一聲。
「碧芭,我很聰明的答應了。」
「我也希望能有此機會。」
蘭欣被恭維得心花怒放。他們很快便聊得很投機,她告訴他我們在灰石莊園的生活情形,他仔細的聽著。
漢斯一臉驚訝的神色,黛絲向他走去,我相信她一定在向他貶眼,雖然我並沒有看見,她跟他一起走出去。我和蘭欣跟著女生人走下樓梯,走進剛才我們經過的一個小房間。
「我們來拜訪伯爵夫人,」蘭欣用德語。
「那你認識我父親和母親?」
我看到她眼中的光芒,我知道她絕不甘心那樣。
「你叫什麼名字?」她問道。
蘭欣事後說:「你知道生日宴會上他要幹什麼嗎?他會宣佈我們訂婚。」
不算快了,我們已經聊了一個半小時了。
當布珍妮看見我們拿去的料子時,不禁大吃一驚,再聽我們說是要去參加舞會穿的,更是驚訝。
等到終於看不見他後,我們開始拔腿跑回灰石莊園。
「你怎麼了?你不高興我去嗎?」
「是你的生日舞會嗎?蘭欣小姐。」她問道:「葛麗絲小姐已經找我去過灰石莊園了,她已經買好了料子。」
半小時後,她回來了,她的雙頰微紅,眼睛發光。
「我們怎麼辦?」蘭欣問。
「這是另一件,」蘭欣說。
「你是來看我們的?」
「我知道,我都想過,不過我已經答應要去參加。」
氣氛很緊張,改變最明顯的是祖父,他變得溫和多了,他以他所能表現出的最和溫態度來對待蘭欣。有一天,他到花園找她,說他要跟她散一會兒步,事後蘭欣告訴我,他散步時一直談著產業的事情,這地方一年的收入是多少,艾爾家在這裏有多少年的歷史……又有一天早上,他希望她和他一起坐馬車去看看那些佃戶,亞瑟堂哥一路陪著。他們在總管安德生的家裏喝酒,安德生對她必恭必敬的。
「擅自闖入?」她說:「這是英國的習俗嗎?」
「舞會怎樣?」我問道。
亞瑟在蘭欣的旁邊坐下,祖父站在講台上。蘭欣挪向我身邊。不知道亞瑟注意到她這個動作沒有。
「不,」蘭欣說:「這是一件特別的禮服。」
「你看見了他嗎?」我問道:「那個藍道夫?」
那女人說:「我們剛剛才到,你們就過來看我們,真好。喝杯酒再走吧。」
「她巴不得有客人來玩,很榮幸有機會認識你們。https://www.hetubook.com.com
「就穿你那些暗色的衣服嗎?」
「蘭欣.艾爾。我住在灰石莊園,這是我妹妹碧芭,這是我們的傭人黛絲。」那女人點點頭,笑了起來。她一直看著蘭欣,而蘭欣的樣子真是可愛,兩頰泛紅,目光炯炯。
還有兩侗月就是蘭欣的十七歲生日。一天晚上,晚飯時祖父提議應該慶祝一番,姑媽立刻緊張的摸著衣領,勉強裝出興奮的樣子。她很清楚慶祝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她也明白蘭欣勢必又將成為祖父的另一個犧牲品。
「都是湯姆,」她說:「他告我們的密。」
可憐的蘭欣,她實在太沮喪了,因此巴不得奇蹟出現,使事情能有意外的改變。
「來吧!」漢斯說。我們跟著他由邊門進去,走進一條黑黑的通道,來到一間寬敞的廚房,地上鋪著磁磚,放著兩排板凳,拱門下吊著一個籃子,裏面放著蔬菜和各種不同、看來怪異的食物。一個大胖子在一張椅子上睡著了。
「我們現在該藏起來了,等一下漢斯會找到我們藏在哪兒的。」黛絲說。
「可憐的黛絲,她就是愛往墳場鑽。」
餐廳很美,有三面大窗子。大桌的燭台和大廳中的一樣,牆上掛著藍色和奶油色的繡帷,和椅墊同樣顏色,同樣質料。
「故作寬宏大量狀,」蘭欣小聲道。
不過蘭欣根本沒有注意我在說些什麼,她完全沉浸在她自己的歡樂中。
「怎麼會?」我說:「我巴不得你去跟藍道夫跳舞,徂是我實在想不出你有什麼辦法解決這些難題。」
「蘭欣,這一切都過去了,」我說。
「誰知道,她現在自由自在了。」
「我會來接你。」
那一天終於來到,我們極力掩飾住滿溢的興奮。上課時心不在焉,愛婷小姐只好警告我們要用心。我想她也一定察覺出有些不對勁的現象,家裏頭上上下下都知道蘭欣終究會嫁給亞瑟的默契,因此她以為一定與這件事情有關。
他領我們到上次喝酒的那間房間,請我們坐下。
宴會前兩個星期,祖父叫蘭欣到他的書房去。我在我們的房間焦急的等她回來,看來危機終於到了。
她說:「蘭欣一定要去參加舞會。」我心想沒有衣服怎麼去呢?不過祖母既然這麼說,她就一定會想出辦法的。她相信在她櫃子裏會找出一些料子來,她曾經為了第二個孩子慶祝滿月時,準備了一塊藍雪舫紗的料子,上面還綴著許多小星星。「那是我所見過最美的一塊料子,可惜孩子流產了,那塊料子從此束諸高閣,只怕星星會生銹……我叫亞妮找找看。」
我早知道這是無可避免的,她決不會嫁給亞瑟。我極力想為她高興,但是一想到自己的孤獨,就再也高興不起來。
我走到窗口,外面靜悄悄的,我又走回門口傾聽著。有人上樓來,是祖父回到他的房間去了。我又困惑又害怕。
我們正準備離開時,黛絲回來了。她跟早上看來完全不同,我們飛奔過去擁抱她。她看起來很高興。
「不錯,」她懊惱道:「看樣子我明天非得收拾行李滾蛋了。不過我可以去格蘭特農莊做,漢斯會介紹我進去。」
我們走進一間高大美麗的大廳,一邊牆上有一個巨大的壁爐,壁爐前面擺著幾張椅子。大廳中央有一張巨大的橡木桌,桌上放著一支燭台,靠牆有一些木頭椅子,牆上也掛著一些兵器,很可能是祖母的祖先用過的,想來這些家具當初是和房子一起賣給這些外國人的。「這是大廳,」漢斯說。
她總算同意了,立刻畫樣子,我們七嘴八舌的爭論著,一定要她做出這件禮服,能顯出蘭欣白皙優美的頸子和織細婀娜的腰肢。
黛絲和我也走出來。那女孩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我想那是因為我們同年。
「別那麼喪氣,總會想辦法弄出一件的。」
「萬一被發現,他們會怎麼說我們?」蘭欣說:「我們不該在這裏的,我們真的不該來的。」
她說:「他永遠認為自己代表著正義和道德。黛絲是個隨便的人,她也許會惹上麻煩,但她自己會解決。他的冷酷、嚴厲、和自以為正義凜然的作風,只會使大家受罪。以前我不會說這些話,……也不會想這些事,但是自從瞎眼之後,我知道自己去日無多了,反而能夠很清楚的回顧過去的日子,當時雖然明眼,卻反而看不清楚。」
就從那時開始,事情發生了變化。
我在原地站了很久,一直到看見她進入黛絲家中,才慢慢走回靜悄悄的灰石莊園,一種寂寞孤獨的深刻感覺襲上心頭,那是我從前所從來沒有嘗到過的滋味。
蘭欣突然說,「我恨他,他是個邪惡的老傢伙,我決不待在這裏。」
「我聽到馬車車輪聲,糟了,一定是……。」
「我派……」
「舞會?」
門打開了,一個全身大禮服的男人走進來,大聲宣佈主人的光臨。接著進來一男一女。傭入們立刻鞠躬到地。在進來的那一群主角中,有一個身材修長金髮的年輕人。全部大約有廿人左右,其中還有一個小女孩和一個小男孩。
「你要走……」我顫聲道:「我一個人留下來……。」
黛絲更是興奮得不得了,她和漢斯又好起來了。湯姆嫉妒得臉部發綠。
「那是因為我們的家具是暗色的,」我說。
她去了一小時後終於回來,興奮得兩頰發紅,很久以來,我沒看過她這麼高興的樣子。
「湯姆一定不開心,」我說。
布珍妮來替蘭欣裁製新衣,顏色是暗紅色的。也給我做了一件深藍色的。布珍妮顯得有點尷尬,她一直為了那件雪舫紗的晚禮服而惴惴不安,替我們私下做禮服雖然和黛絲的事情不能相提並論,但結果卻都將一樣。「他一點同情心也沒有,」她說:「如果他算是個好人的話,願上帝保佑我避開好人遠遠的。」
布珍妮更加害怕萬分。
「難怪祖父一直想買下來,」我說。
他為了禮貌轉過來看著我,不過我發現他很難把眼光從蘭欣的身上移開。
「要來的事情總歸會來,」她若有所悟的說著,說起話來口氣像個祖母,耐人尋味,卻充滿樂觀。「等著瞧吧,馬上就會有大事要發生了。」她很興奮的說:「漢斯回來了。」
「男爵回來,」他說:「這是一件大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