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馬背上的惡魔

作者:維多利亞.荷特
馬背上的惡魔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三、塞爾凡尼古堡之三

三、塞爾凡尼古堡之三

「不,我是想現實問題。」
里昂看到我,問我對舞會的觀感。
「妳在嘲笑我。」
「妳是說羅勃.葛拉斯維耶嗎?他是個好青年。」
我從未想到瑪格的母愛竟然如此深厚,她一向變幻莫測,因此我相信那些從外表看來不像是母親的人,一旦有了孩子,她就會大大改變的。
他認真的態度令我深受感動,然而他是對的,母親確實教導我要隱藏內心的感覺,讓理智來判斷行為準則,我說:「我相信要不了一個星期,你就會厭倦島上的生活。」
「我們去巴黎的時候,妳必須有幾件衣服可穿。」瑪格說,我注意到每當她提到巴黎之行,眼睛就特別發亮,她是在想著她的「計劃」
「但願妳沒被嚇到。」他對我說。
「我幾乎認不出自己。」
「妳在動什麼腦筋?」
很像是里昂的臉。
「小姐,我可是個自由人。我可以選擇我所要的新娘子,只要她不嫌棄我,沒有人會注意我的……除非我挑選一位貴族人家的小姐,而她也接受我。這麼一來就要難倒她的家人了。伯爵也會很高興,但是大家都知道我的身世,知道我只是個幸運的農夫,若非因為愛我,不會有人願意嫁給我的。」
她說:「葛拉斯維耶先生,這位是我表姊。」
「哦!是的……但絕非葛拉斯維耶家人,除非他成為合法子女,這是當然的。如果他果真成為伯爵的繼承人,情形就截然不同了。妳知道他的婚事為何一直懸而未決,我們以前一直認為伯爵會娶葛布麗葉,只要他獲得自由,他就會使事情變得很單純,因此艾丁尼必須等候。他不會要一個門不當戶不對的新娘,他想他結婚後,立即成為伯爵家的繼承人,他還想知道,隨著婚姻而來的會有些什麼好處。」
「我們去吃晚餐吧。」瑪格提議。她轉身向我,說道:「我們訂婚的事要在晚餐時候宣佈。麥妮娜,妳一定要陪著我,妳和羅勃一定要做個朋友。」
他站在樓梯間的頂樓接待賓客,看來容光煥發。瑪格就在他身旁,紅光滿面的,深褐色的絲絨使她看來更艷麗。他看到我時,眼睛一亮,盯著我的長袍。我猜對了,我的衣服款式與別人的相比簡單多了,我卻沒有想到,正因為我的穿著樸素,才顯得出眾。
「我向她買的。」
「那我們愛怎麼跳就怎麼跳好嗎?」
「關於我倆締結連理的事呀!」
「打破窗子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是隱藏在背後的陰謀。有時候,我感覺到整個社會結構要被瓦解似的。」
「我相信我對妳的評價十分準確,妳看我多麼的愛妳,當妳發現我真心愛妳時,妳對我的好感有沒有增加?」
有一天他說:「我們就這樣進展下去,速度實在夠慢了。」
「和妳在一起時心情就特別開朗,這是個好預兆。」
「我保證我是個累不倒的獵人,除非獲得獵物,否則我絕不放棄。」
「妳的口氣就像安妮娣,沒有一件事不可能的。不久我就要去巴黎,到時候我相信我會在爸爸的賓館裏招待葛拉斯維耶一家人,之後我們會回到這兒完婚。妳要和我去巴黎,那時我們就有機會了。」
兩個就要結婚的人還這麼客套,不過她顯然沒說錯,葛拉斯維耶先生說他很高興認識我。
「妳來參加這個舞會,我真高興。」他說,「我猜一定是瑪格麗特勸妳來的。」
「麥妮娜,妳覺得他怎麼樣?」
我還在猶豫,他繼續說:「請吧!妳不怕說實話,是不是?」
「如果https://www.hetubook.com.com妳接受了伯爵的禮物,妳就不至於這麼寒酸了。」我如此告訴自己。不過那當然不用說的,雖然我是一隻不受注目的小飛蛾,最起碼我沒有失去尊嚴。
我很想認識他。看到神采奕奕,笑容可掬的羅勃我真的吃了一驚。瑪格所描述的一付饞相,使我以為他會是個食量驚人的大胖子。完全不是如此,羅勃.葛拉斯維耶不但身材頎長,風流典雅,他年輕和藹的神態尤其令我喜歡。
「不會永遠忘掉,偶爾還是會想起來的,我認為。」
「我相信他的婚禮也一定會很隆重。」
瑪格、里昂、艾丁尼和我,我們時常一塊兒出去騎馬,有時伯爵也加入。每當伯爵加入,他就設法支開其它人好與我單獨相處。他們都曉得他的用意,也都盡力討好他。面對他們四人,我也無可奈何,因此我和他並騎的機會很多。
「我們要不要打個賭?」
伯爵低聲說:「很抱歉我必須離開一會兒,待會兒見。」
「我生性多疑,我知道你是博得女人好感的箇中高手,你那五花八門的求愛方式一定非常的多采多姿。」
「妳在譏笑我?」
「你不能設法阻止嗎?」
我回到房裏,把衣服脫下平放在床上,頭發放鬆下來,垂到肩膀,這時有人敲著門。
「可是妳很靠近窗戶,距離火線最近。」
「我覺得我不該來,我不適合來這兒。」
「他很年輕嗎?」
我們聊些輕鬆自在的話題,我注意到瑪格神情愉快,這令我放心,她慢慢接受父母為她安排婚姻的事實,知道自己必須接受這樣的安排,依我看,沒有一個年輕人會比羅勃.葛拉斯維耶更讓她傾心了。
「甥女呀!這是多麼殘酷呀!」他自言自語道。接著又說:「妳該和羅勃認識一下,來吧!」
「人一旦走錯一步,就永遠無法改變。」
「你知道我不會的。」
「小查羅士呢?」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知道故事又要重演了。有一群生活貧困的不滿份子正在對揮霍過度的貴族發出憤恨和嫉妒的怒吼。
「而且,告訴我實話,麥妮娜,妳對我並非不尊重?」
「妳對我判斷錯誤。而且我懷疑妳是不肯正面同答我。我問妳,妳不會討厭我吧?」
我看到里昂向我走來,覺得心跳加劇。
我向我那位同伴告別後向大廳走去,心中感到釋然,我弄錯了,不可能是里昂做的。
瑪格快樂地在我面前一件件的試穿,並且打算把她的幾件舊衣服讓給我,說安妮娣可以幫我修改,我買了幾件,在安妮娣的手藝下,修改成適合我穿的衣服。
「我很害怕。」
「啊!我已經套出妳的口供了,我一直認為妳想迴避我,因為我無法名正言順地向妳求婚,而妳因為妳的教養,也無法名正言順地接受,是不是這樣?妳說!」
「因為他需要她的教導。」
「我們對妳百依百順,希望妳喜歡我們這兒,妳卻還是口口聲聲說要走,說不過去吧?」
「我承認。」我說。
「我相信,」我說,「當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表達愛慕之意時,他會設法去滿足她的虛榮心,使她禁不住內心的喜悅——如果她是真誠的——她會欣賞他的態度,因為沒有人會看輕自己的。」
「你嘲笑他,你自己呢?」
他的話像是命令,我很奇怪大家居然毫不猶豫的坐下來。
多麼豪華的盛會,這座大廳一定出現過很多次這樣的場面,但我相信沒有比這一次更豪hetubook•com•com華的。鮮花是從古堡的溫室裏採來的,台上,高腳桌上都擺滿著一大盆一大盆的鮮花,芳香而艷麗。這麼高雅的氣派令我有點兒迷惘,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堂皇的場面,和與會男女華美的衣著。這座古堡裏今晚是最金碧輝煌的夜晚。吟遊詩人聚集在高腳桌的周圍,賓客們的舞步非常高雅,與我在家裏所看到的略有不同。
「怎麼說才是?」
「我在學校裏也教人跳舞,我的舞是向家母學的,但是這兒的舞不太一樣。」
「這樣的問題是用不著有答案的。妳應該知道我馬上就會離開這兒,只要瑪格高高興興地完成她的終身大事,我就會回英國去。」
他又笑起來:「多麼生動的敘述,可愛的麥妮娜,」他說,「這麼說,我是因為愛慕妳才想得到妳一點點讚賞。妳知道我愛慕妳的程度有多少,因此我能得到妳相當程度的敬重。」
「大概十八歲左右吧!」
我在自己的臥房裏,看看自己,覺得很漂亮,我不斷梳頭髮,直到我確信頭髮會發亮,我相信媽媽如果看到我也一定會稱讚我一番,我照著臉部的輪廓,照著流行款式挽出一個高髻,再留一束頭髮讓它垂到肩膀。我知道我已經相當美了,瑪格一定要我在太陽穴上貼一塊小黑綢,「它使妳的眼睛看來更大,更藍,」她說,「這樣看來時髦些。」
「等到那一天,你得到結婚的允許,你就不會向我求婚了,因你會發現我倆不適合結婚。」
「她使妳改變主意了,好女孩。」
「可你還不行。」
我們並肩騎回古堡。
她終於走了。我覺得很疲倦,卻睡不著,睡著後又噩夢不斷,夢中看到里昂憤怒的臉不斷向我湧來。
「如果幾年前,只有瘋子才會這麼做,現在可不同了。這是老百姓不滿的表現,我們回到大廳吧!他們正在跳舞呢!」
「她是這麼說的,但我認為我該回英國。」
嘈雜的談話聲接著響起,伯爵又說話了:「顯然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一些宵小份子的惡作劇,我們繼續用餐,就當此事沒發生過。」
「我告訴她不久就要離開。」
我顫抖了。
「可是我怎麼知道呢?但願我能看到他。」
「伯爵夫人還住在這個堡裏,說這樣的話未免令人嫌惡。」
我的同伴說:「這又是他們的預演,上個星期,德韋西家中才鬧過一次,那時我正在那兒吃晚飯,一顆石子從窗外飛進屋子裏,不過那是在巴黎。」
有人拍我的肩膀,我回頭一看,是伯爵站在我身旁。
「一定是可惡的農夫幹的。」
她熱烈地談著她的計劃,很少提及丟石子打破玻璃窗戶的事。
「那樣沒有用,事情已經過了,妳必須忘掉那一件事。」
「我本來想替妳做一件閃閃發亮的衣服,妳現在穿的是瑪格麗特的衣服,我認得出來。妳竟然能接受她的東西,卻不能接受我的。」
「妳是說羅勃嗎?他一表人才。」
「你和我玩猜謎遊戲。」
古堡裏上上下下都在忙著準備瑪格的婚事。安妮娣宣稱自己會被累倒,說她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完成這些工作,布料的顏色不對,沒有一件事是對勁的,瑪格的衣櫃一定會累死她。可是,一件又一件漂亮衣服卻不斷的完成。
「我相信他一定獲得最好的照顧。」
剎那間喧嘩聲靜止了,傳出了驚叫聲和玻璃陶器皿的玻裂聲。
「那是不可能的。」
「你自己的佃農嗎?」
「你看過未來的新郎嗎?」我問。和圖書
「會是誰幹的?」我問道,一面望著他,「他這樣做有什麼好處。」
他放聲大笑,我知道有幾個人把眼光投向我們。我可以想像他們對我的評判是:甥女?這個甥女到底是誰?他們對我的猜疑一定如里昂和艾丁尼。
「也回到貧困中。」
「經驗永遠是個有價值的東西——不管是從哪一方面來看——而我的經驗告訴我,我再也不會愛上其它女人,除了妳以外。」
「麥妮娜,要不是為了小查羅士的緣故,我一定可以忘掉詹姆士,我該怎麼辦呢?我該告訴羅勃嗎?」
「不,我相信妳只要決定做一件事,就一定會成功的。要不是那位笨蛋喬爾,妳可能還在經營著那所學校呢。他真是個傻瓜,也許有一天,他會領悟到自己曾經失去了什麼?再回來想要重新開始。麥妮娜,我有個問題要問妳,請妳用心回答,我知道妳對我的生活方式很不以為然,妳相信我,這是教養的問題。我是照著祖先的方式過日子,這是一種承襲的風氣,妳所受的教養就完全不同。對妳而言,我非常的邪惡……缺德與魯莽是不是?妳承認吧!」
「我以為像你這樣的人會控制自己的情緒。」
「我也許很幸運,我並非沒有才幹。」
「多麼卑鄙的行為。」他一邊說著,一邊拉了一張椅子在我對面坐下來。
「就兩個家庭而言,這是門好親事。我是說她會有好嫁妝,他會給她好歸宿。這對於貴族家庭而言,是雙方所盼望的,因為這樣的結合使雙方更強更大,婚禮今年以內就會舉行。瑪格麗特當然是家中的重要成員,現在我們要看誰將是艾丁尼的新娘子。」
「哦!那個嗎?」她總算說了,「那種事到處都有,大家都不注意了。」
「每一個獵人都會嘗到第一次狩獵失敗的滋味,你就要嘗到了。」
我折衷了一下,說:「妳先別告訴他,妳最好等一段時日,妳和羅勃之間互相瞭解,友誼、愛情、容忍……這些都會慢慢累積起來的,時候一到,我想妳會明白的。」
「如果你不喜歡我這身衣服,我很抱歉。」我回答。「而且,如果你認為我不宜出現在這種場合,你不歡迎……」
「我也是,這不是很好玩嗎?我還以為他一定長得很可怕。妳說對了……當然妳一向都是對的,不是嗎?最起碼妳是這樣想的,先把他想得難看些,看到本人之後才會喜出望外,不管如何,我已經喜歡上他了。當我和他共舞的時候……哦!我多麼希望……我不曾愛上詹姆士.偉德。」
「妳認為我能嗎?」
「知道是誰嗎?」
瑪格走進來。
我終於可以放心,我看得出她已經接受了羅勃,並準備多多瞭解他。我不能說他們倆第一眼就看上對方,不過最起碼他們心裏並不討厭對方。
我發覺他和瑪格一樣,領悟力很強,讓我感覺到蠻舒服的。我們談了一會兒全是有關騎馬和鄉村風光的事,這時,瑪格和她的舞伴出現了。
我那件修改過的長袍子,別著一隻貝殼胸針,母親視之為寶物,一生只戴過兩次。我一身打扮,像極了一隻撲向蜻蜓陣的小飛蛾。
「妳與眾不同,妳不要別人恭維妳。妳知道,在我心目中沒有一個客人比妳更受歡迎,更合宜。令我失望的是,我們時間不多,妳卻在跟我磨時間。」
這樣子論斷伯爵夫人令我難受,因此改變話題說:「所以艾丁尼不久就要有新娘子了。」
這真是個餿主意,我以前不也曾打過諸如此類的如意算盤,那是為https://www.hetubook.com•com了安排瑪格所編織的夢,為了避免瑪格再度陷入歇斯底里的情形,而且我注意到瑪格,凡事都為了小查羅士著想。
我害怕的站起來,看到伯爵衝到窗邊向外觀看,大聲對僕從說:「放出狗,好好地搜查。」
「妳是刻意地稱讚我。」
「不,我只有在高興的時候才會開朗起來,這是由不得我的。」
「什麼?高貴的伯爵跟一位失敗的女教師?」
「親愛的甥女,我看得出來,妳是以自傲來裝扮妳自己。」他說。
「我們不被允許單獨行動的。」
「你嚇著了?」
「總有一天……我會的。我現在要妳回答的是如果我真誠的向妳求婚,妳會怎麼樣?」
「有時候——這就是生活——生活和愛是同一件事,但是妳仍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我目前有妻子,內此我不能結婚,如果我……」
我們挑選一張靠窗的桌子坐下,有我、瑪格、羅勃和另外一位青年,他是羅勃的朋友。
「嘎嘎響的門總是會響一段時間,事實上嘎嘎響的門才會引起注意,因此它們比不受注意的正常門要捱得久一些。」
我看看自己的衣服。「很好看呀!」他向我保證,「許多人看起來都是一個樣子,盲目地追求時髦,幾乎分辨不出誰是誰。妳與眾不同,妳有獨特的風格,這一點令我高興。」
「我們可以打聽,妳和我……我們可以去打聽看看的,麥妮娜。我們可以去找老葉,她一向幫助伮伮照顧嬰孩,我要去找她,到時候妳跟我一塊兒去。」
「可能是附近農莊的人。」
「你是在開什麼玩笑?」
「我從來不打賭的。」
「是的,」他繼續說:「這好像很無情,但是我曾經告訴過妳,法國人很現實。我們總是面對現實……伯爵也是這樣。他總希望快點擺脫掉自己的太太,娶個健康的女孩,好得個婚生子。」
他搖搖頭:「如果在五十年前,還有點辦法。也許我們是逃不掉了。過去幾個世紀以來,法國一直動盪不安,英國也是。英國老百姓不同,他們並不那麼激烈,也許英國人比較冷靜,他們會用心去思考革命可能招致的後果。法國人民就衝動多了。而且從妳我兩人身上,也就可以看出兩國人民的不同。妳冷靜,善於隱藏內心的激動。妳是箇中高手。我敢說令堂一定教導過妳過份流露內心的感情就是缺乏教養。噢,麥妮娜……只要和妳在一起……我可以放下許多的……到遙遠的地方去……離開法國……或許可以到熱帶海洋某一個小島上去……在那兒只有妳我單獨在一起,做我們想做的事,談我們想談的……在那兒我們可以過平靜相愛的日子。」
那一張臉消失了,但是我的視線仍然停留在窗外,突然有一顆石子打破玻璃窗,飛穿而過,掉落在屋裏。
「你倒是很抬舉我。」
「很隆重……但也許會有幾分保留,不要忘記這其中還有一些阻礙的。我想這個婚禮會造成伯爵和伯爵夫人之間的爭議。這也許是葛布麗葉的哥哥路西因到這兒來的原因。他們想讓艾丁尼成為合法的兒子,如果伯爵認為他不可能得到一個婚生子,他可能會另作安排。」
「為什麼?」
「毫無目的的追求,毫無疑問的,你馬上就會厭倦了。」
我很高興,也開始喜歡他了。
「妳怎麼辦得到,妳連他在那兒都不知道。」
他是要里昂走開,里昂鞠個躬,走了。
「不,」他鄭重地說:「我要妳教我如何謙虛,如何寬仁,如何享受生命。我要妳教我幸福之道。和-圖-書
「我會找機會離開這兒的。」
我鄭重地說:「我無法相信你,你愛過許多女人。」
「目前的一位,當然是最愛慕的。」
伯爵握住我的手,打量著我的衣服,嘴唇間露出笑意。
「我們不妨試試看,好不好?」
「我有個計劃,我已經想好久了。我們帶著我的婢女咪|咪和她的未婚夫巴塞爾一塊去。他們兩人不久就要結婚,我答應他們,等我一嫁到葛拉斯維耶家,他們也要跟著我去,並且在那兒完婚。他倆柔情蜜意的,不會注意太多的,不論如何他們會很願意幫助我的。」
這兒的酒是伯爵莊園中的葡萄園裏釀造出來的。我想起住在附近的窮苦農夫,他們看不到餐桌的擺設。我仰首找尋里昂,想知道他是否與我同感,但是我看不到他,只看到葛布麗葉和她的哥哥。她一身長袍閃閃發亮,顯得燦爛艷麗,但是我覺得有點過份誇張,艾丁尼就在她旁邊,一副引以為傲的模樣。
「我是說,我會有機會去找小查羅士。我只要確信他活得很快樂,得到很好的照顧,我就放心了。」
「這表示你能夠在你願意的時候,使自己變得開朗些。」
我笑了:「我也一樣。妳知道嗎?我們都是幸運的人。」
「我想妳是打算在她結婚後和她一塊走。」
他說:「里昂,謝謝妳關照我的甥女,現在我自己來。」
「多多反省,就會減少錯誤。」
我靜默了,這種事我能怎麼勸呢?我怎麼知道如何做才能對羅勃和她之間的幸福有幫助?
「他等伯爵夫人死啊!」
我們加入舞者行列,他一直配合我的舞步。我一向很喜歡跳舞,不由得忘記衣著之不足。
我看一看他的鞋子,並不髒,表示在幾分鐘前他不可能在戶外,外頭整天都下著雨,草地是濕的,如果他曾出去,一定是無法掩飾的。
我又一次的猶豫了好久。
我跳了起來,起先我還以為會是伯爵。
「這一點我可沒有這樣的功力,恐怕妳必須教教我,因為妳的自制力令人羨慕。舞會那天石頭從外頭飛進來時,妳有沒有被嚇著?」
「希望瑪格喜歡他。」
「妳的解釋很正確,也很輕鬆。想想看,我們終究要在一起,可是為何要如此縱容……妳是不是稱之為『求婚』?」
最令我困擾的是,我剛才看到出現在窗外的那一張臉到底是誰的。看樣子不像是里昂。
「是的。」
「發生得太突然了。」
他說:「妳已經回答我了。」
「我為什麼不能稱讚妳?我們跳舞好嗎?」
「我要離開這兒是因為我受不了你。」
吃晚飯時,伯爵宣佈這門親事,與會者均報以熱烈的掌聲,瑪格和羅勃站在伯爵身邊接受親友的祝福,我留在餐桌旁與我的舞伴說話,不到幾分鐘,就聽到背後有聲音響起,我轉過頭去看。因為我很靠近窗戶,正巧看到一張臉……往屋裏張望著。
「哦!妳把衣服脫了。」她說。「我要與妳談談,因為,今天晚上我一定睡不著。」她坐在我床上。
「我相信妳也喜歡我們的邂逅,我們的舌戰,對不對?」
「他怎麼安排?」
「你是指什麼?」
人們逐漸向新廳移動,餐桌業已擺好,佈置的典雅又一次開了我的眼界,我從來沒想到過食物可以擺得如此高的藝術境界。菜色非常豐富,侍者穿著伯爵家顏色鮮艷的制服,成為這個家庭景致的一部份。
「這麼說其實也沒錯,很可能是我的佃農幹的,事實上,我打賭是他們幹的。」
「當然不是。」
「我覺得我們會是最適合的一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